悠悠书盟 > 换斗星辰 > 第一千二百五十九章 岁月果时间力量

第一千二百五十九章 岁月果时间力量

  至于月夜草,那是一种长期生长在月夜时光下的小草,看上去跟普通的小草长相并没什么太大差异,都是细长的草叶状,但这种草点燃后燃起的烟尘聚而不散,会形成一个**的时光空间,抗拒外界的影响和干扰,当然物理攻击出外,同样这个烟尘形成的空间也有着一定的修炼效果,不过是没有万岁果和月夜实效果那么好而已,也没有那种能领悟时光之力的力量。↖↖,

  而时之沙,那是一种在时光河流中经过漫长岁月时光之力洗礼的沙子,有着扭转时光的能力,他强大的时光力量会在他流动的时候形成,而这个时光力量或笼罩一定的范围,形成领域一样的**空间,在这个范围内,时间完全受时光力量的控制,外界的时光完全影响不到,也可以抗衡这种四溢的时光之力。

  由于这种时之沙需要流动才能产生这种力量,所以得到时之沙的人会用专门的容器制作成一个沙漏一样的器物,让时之沙能不断的流淌,从而形成这种**的空间。

  其实这时齐勋耍了一个小聪明,不过他也是迫于无奈,他是知道吴治江拥有万岁果的,也就是吴治江身上的岁月果,但为了避免吴治江误会,所以他没直接点名,但他也知道,以吴治江的性格,如果还有的话,也不会藏着捏着,自然会拿出来。

  万岁果,月夜实,流星草,时之沙,这些东西我都没有。虽然我知道,但这些东西实在是太难寻找。很多都要靠近时光河流才能得到,而以我和樊星的实力。根本不可能靠近,所以…。

  果然,他话刚刚说完,吴治江就接着道。

  你不用说了,万岁果,月夜实,流星草和时之沙这些果实,花草和沙粒我没有,但我有一种岁月果。也是跟时间有关的,好象这种果实吞服也能一定几率领悟时间法则,不知道是否能起作用。

  吴治江一边说话,然后手腕一番,一枚岁月果就到了吴治江手上,那比苹果小些,又比鸡蛋大点,有着小孩拳头大小的青色果实就出现在齐勋面前。

  青色的果实看上去有些朴实无华,但又散发着强大的诱人气息。在他出现的瞬间,就仿佛周围的一切都变得黯然,唯一他的存在,主宰了这洞中的一切。

  岁月果。吴治江你这就是万岁果啊,看来你们这里的叫法跟外界的有所区别,所以才会存在这样的误会。看着那碧绿的果实,齐勋一边激动的露出一丝笑意。一边快速的解释道。

  这就是万岁果,呵呵岁月果。万岁果,有着能让人领悟时间法则,又能增长人寿命的岁月果,居然就是万岁果,不过也对,这果实能控制时间,还能增长人寿命,叫万岁也是正常。

  不说了,这果实我也有所了解,确实能直接服用,正好我之前运气,在一个特殊的空间得到了几枚,现在正好能救我们一命。

  吴治江这时当然不会提就在不久之前,这岁月果,被齐勋称之为万岁果的果实,吴治江不仅得到,还吞服过,在其中修炼了一段不断的时间,当然他不知道,当初他在悬海黄人所在的悬空岛竖井中吞服岁月果时正好被藏在一边的齐勋和樊星看得清清楚楚。

  说完吴治江手腕一动,再次两枚果实出现在他手上,然后他快速的递给了齐勋一枚,自己也将另一枚喂入口中,至于最后一枚,他则是直接将樊星嘴唇搬开,给他喂了进去。

  还好岁月果的吞服不需要咀嚼,放进口中他就直接化为流质的液体,顺着樊星的口腔留了进去。

  在岁月果吞服的瞬间,吴治江就看到樊星原本不断流出的血汗也瞬间停止,那通红的面容也恢复了一些,而且有着朝好的方向发展的趋势。

  而同样齐勋那里也是面容瞬间就恢复了正常,然后看樊星也没问题了,于是就两眼一闭,不管不顾的盘坐在那里开始修炼。

  而这时,吴治江也看到时光之力已经扑面而来,瞬间充裕着整个洞穴之中,这种时光之力虽然没有丝毫那种时光射线的杀伤力,但是却像是病毒一样不断的侵蚀周围的一切,就连吴治江也是不能幸免,他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好似有些不受控制一样,一种扭曲的时光在他面前出现,然后影响着他的身体和精神。

  转头看看齐勋已经进入了修炼,而樊星虽然没有醒来,但已经恢复过来,并且面神平静,显然也是没事,于是他才丝毫不敢迟疑的盘坐下来,开始进入修炼之中。

  而这时整个石柱被虚空青炎烧熔出来的洞中已经完全充满了那种时光之力,三人仿佛置身于时间河流之中一样,大量的时间流逝信息充满了他们的脑海和身体周围,给他们带来亿万种不同的信息,像是洪水猛兽一样灌注而来。

  还好要不是吴治江及时拿出岁月果来,可能这时三人都被那时光之力中蕴藏的大量信息冲击,导致精神失常甚至死亡了。

  想想,这时光射线在空间中疾驰狂奔,不知裹挟了多少在空间中流淌的时光岁月中的信息,这些大量的信息开始都隐藏在这些时光射线之中,但经过虚空青炎这样一焚烧,那些时光射线就完全崩溃分散,里面的大量信息除了部分泯灭消散之外,其余的就一多半涌入了这狭小的石柱洞穴之中,向三人狂涌而去。

  时光之力中的信息太过庞杂,加上这里面的时光射线显然是被人专门收集在这时光大殿之中的,里面可能是由于前主人的缘故,有着大量的暴虐的战斗信息,加上长时间在这里穿梭飞行,又裹挟了很多其它信息,这样暴虐庞杂的信息,让三人瞬间就感觉整个大脑膨胀欲裂,有种很快就要爆炸开来的感觉。

  这样的情形,给三人带来的压力和痛苦是可以想见的,三人瞬间就像是头部大了一圈的变得铁青和通红,然后剧烈的痛苦也是让他们躺坐的身体不由得发出阵阵颤抖。

  不过这种情况三人都没有吭声,就连樊星也是一样,都是极力忍受着这种冲击,然后调动岁月果的力量,不断的加强,极力的控制着自己进入岁月果带来的那种时间之力之中,以此来抗衡外界时光之力的冲击。

  吴治江只感觉自己整个人就像是一台失控的光脑一样,眼前的数据图像在不停的变幻,一会是侵入的时光之力的杀伐场面,一会又是岁月果带来的平静的修习幻境,变来变去的让他也是压力倍增,但他也知道,自己这时的唯一选择就是极力控制着自己不被那种时光之力侵蚀,利用岁月果的时间力量来抗衡这一切。

  一次次努力,又一次次失败,吴治江恍如过了千年万年般,那种摧残折磨一直伴随着他,让他无法真正平静下来。

  就在他极力控制的时候,一股异样的蠕动在他怀中微不可察的拨弄了一下,然后还发出微小的呜咽声,就像是什么幼小的生物才唤醒的叫声。

  吴治江整个人一惊,从那种抗衡沉寂的思维中醒悟过来,然后瞬间醒转的暗叫一声不好,然后极力控制着自己睁开了双眼。

  果然,不知什么时候,为了救治樊星被他扔在半边的银鬃炎角到了他怀中,这时显然也是受到时光之力的冲击和侵蚀,已经有些奄奄一息,甚至连两眼都只能勉强睁开,气息也是已经非常微弱,如果再过一会,可能就…。(未完待续。。)u

看过《换斗星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