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38. 你输了
  营地的正中是一片空场,这里是营地里那些黑猫商会的护卫用来活动的一小块场所。

  此刻,一名手持长柄重锤的魁梧壮汉正站在中间。而在他面前的,则是一名右手持剑横举的黑发年轻人,在这名年轻人的身后,地面被拉出了一道长痕,那是他冲锋而至的痕迹。

  这两个人,便是正在决斗中的汉克和肖恩!

  有风。

  汉克可以感受到一股强风倏然而起,可是在这周围却明明没有气流的痕迹。下一个瞬间,他才发现,那根本就不是什么风,而是肖恩举剑而刺的动作——因为动作太快、太猛,仿佛连空气都可以刺穿一般,气流缠绕在剑身上急速掠动。

  他的第一个反应是:不可能!

  然后第二个反应,才是要挡住肖恩的这一击。

  意识里所看到的场景,在这一瞬间被拉得非常漫长,无论是气流从剑身上卷动而过的痕迹,还是长剑刺击的动作,在汉克的眼里都一一呈现出来。他唯一所能够做到的,就是举起手中的重锤去挡下肖恩如此凌厉的一击!

  “铛!”

  剑尖,刺在了重锤的锤面。

  “嘭!”

  气流,在重锤的锤面炸开。

  “隆!”

  震动,从锤面上传递开来。

  肖恩和汉克两人皆是一震,唯一不同的是,肖恩因用力过猛而略微有些酥麻。但汉克作为防御方,他几乎是完全承接了这股力量的冲击力和爆发力。

  脚步,不自觉的向后踏了一步。

  有一,自然有二。

  连退两步的汉克脸色一白,眼里已不再是震惊,而是**裸的惊恐:二阶实力者怎么可能有如此强的爆发力!

  抡起重锤,汉克猛然向前一挥,可是传来的空阔感则让他明白,自己的这一击根本没有打到肖恩。待重锤从自己的面前移开之后,他才发现自己和肖恩的距离已经又一次拉到了十米开外。

  这一切和最开始的情况似乎没什么变化,可是在场的其他人却是知道,在第一轮的较量中,他们引起为傲的英雄汉克,却是已经输给了眼前这个一头黑发的瘦弱年轻人。

  汉克的脸色微白,他终于不敢再小觑肖恩了,因为他发现肖恩绝对是一个难缠的对手。

  一触!即退!

  根本就没有任何趁胜追击的念头,若是换了常人来的话,刚才那一下只怕会大感兴奋,随即便展开抢攻。但是肖恩不仅没有,反而迅速的拉开了距离,明显是打定主意不会贸然出手进攻。而这一点,才是汉克最为顾忌的,因为他实在太清楚自身的弱点在哪了,若是继续冲上去的话,只怕还会再吃一次亏。

  而有些亏,只会吃一次。

  “你不上了吗?”肖恩凝视着汉克,他的脑海里此刻只有一种感觉,那就是现在的汉克在自己眼里居然充满了各种各样的破绽,“既然你不上,那么就换我吧。”

  长剑一提,肖恩立即便展开了进攻,只是这一次他并没有使用冲刺,而是如同汉克之前那般冲了上去。

  肖恩的奔跑没有汉克那种地动山摇般的惊人声势,可是却反而有一种让人根本无法喘过气来的巨大压力。

  面对这股直面而来的沉重压力,汉克不由自主的从单手提锤变成了双手持锤,脸上的神色也不复之前的轻松,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全神贯注般的凝重。

  如果在此之前有人跟他说,一个二阶的实力者可以让他感到麻烦的话,那么他绝对会嘲笑对方是在白曰做梦。可是现在,肖恩给他的感觉却已经不是麻烦那么简单了,面对肖恩这个二阶的实力者,汉克此刻的内心居然没有一种赢得了的把握。

  不可能!

  像是突然惊觉到了什么,汉克的内心产生了严重的震撼,他居然怯了!

  堂堂一个三阶实力者面对一个二阶实力者,他居然怯了!

  这不可能!

  汉克像是要否定什么似的,他突然发出了一声怒喝,此情此景就如同一头凶兽要挣脱束缚于身的锁链那般。

  他猛的举起了手中的长柄重锤,面容狰狞,然后狠狠的朝着地面挥落!

  “轰隆!”

  一声惊雷般的炸响,锤面触地的那一瞬间,一道无形的波纹便已经从中扩散出来。在这一瞬间,营地内所有人都感受到了地面的震动,就好像是地震了一般,那些受伤了还未完全痊愈的人在这种时候根本就站不住脚,纷纷摔倒在地。

  而长柄重锤落下的地方,一尺之内的地面更是布满了如蛛网般的裂痕。

  锤震!

  这并不是一个伤害型的技能,但是却是一个可以破坏敌人重心的技能,尤其是面对正在冲锋中的敌人时,效果更是极其有效。不过唯一的缺点就是这个技能是不分敌我——至少在现实里,任何范围类的技能都是不分敌我的。

  一个锤震落下,汉克微微抬头,双手的动作也开始举起长柄重锤,他深信此刻已经破坏掉了肖恩的重心,那么连带着那股冲锋的锐气也会被一并破坏,这样的话战斗就又回到了均势的局面。可是现在,彼此之间的距离那么近,他使用的又是长兵器,汉克已经有足够的自信可以轻易的解决掉肖恩,他不想在拖延下去了,速战速决才是真正的兵家之道。

  说到底,肖恩终究只是一个二阶实力者!

  又是有风起。

  一股狂风忽然从汉克的左边吹过,强烈的气流宛如利刃般刮得汉克的脸颊生疼。

  为什么会有风?

  汉克有那么一瞬间的茫然。

  为什么会有血腥味?

  为什么左脸似乎有什么流下来了?

  汉克伸手一摸,有一股温热而粘湿的触觉,摊开掌心一看,左手已是一片通红。汉克惊恐的快速抬头,此刻在自己的前面哪还有肖恩的影子!

  不可能!他怎么可能会没有受锤震的影响!

  风至。

  这一次,汉克的反应很快——或者说,在惊恐的思维下,他已经失去了思考能力,体能上的条件反射已经快过了思维的判断——他头也不回的单手持着重锤的长柄,往身后就是一个挥扫。

  “铛!”

  又一声刺耳的交击声。

  汉克回过神,意识到手中重锤另一边传递而来的力道,他知道此刻已经不是去思索为什么锤震会对肖恩无效的原因了。他瞬间加大力道,同时赶紧转身面对肖恩,对于力量他有着绝对自信,只要肖恩敢这样和他正面交击碰撞,他便有绝对的把握可以压死肖恩。

  一力降十会!

  可是当汉克开始加重力道,甚至是双手持柄准备猛压的时候,却是突然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肖恩的长剑已经撤开了。

  剑锋从握柄处拉出了一道喷溅的火花。

  肖恩轻巧的摆脱了对峙力的漩涡,轻轻的后退了一步,然后身形一转,已经从左侧绕过,再度挥剑抢攻。

  而反观汉克,因为肖恩的后退撤剑,他施加的力道缺乏对峙目标,突然的加力瞬间便破坏了自身的重心,整个人被自己手中的重锤带得偏了出去,踉跄几步。

  一力降十会?

  这只是一个笑话!

  面对肖恩再一次从自己的右边攻了过来,手中的长剑直取自己的颈动脉,汉克此刻也顾不得其他,左脚用力一跺,强忍住脚上反馈回来那股冲击力痛感,右手握紧重锤的长柄,往后一拖,利用长柄的末端部分遮挡住自己的颈动脉,卡在了肖恩剑势的攻击轨迹。

  也幸好这重锤的握柄是精铁所致,否则的话只怕这一下便是直接破柄夺命!

  可是肖恩却也并没有就此放弃攻击,手腕微微一偏,直刺的一剑剑势轨迹便跟着一偏,剑锋擦着柄末而过,又是一缕火星四溅,而前面擦柄而过的剑身,却是又在汉克的左脸上再添一道功绩。

  强忍着脸颊上传来的痛楚,汉克发出野兽般的嘶吼声,单手握柄猛然一抬,重锤离地面数寸。

  看到汉克这个动作,肖恩的眼神终于起了一丝变化。

  “死吧!”汉克狞笑。

  重锤猛然落地,左手则朝着肖恩的头抓了过来。

  又是一个锤震!

  锤震确实并不是一个伤害类型的技能,但是却是可以破坏敌人的重心稳定姓,而且在极度接近的范围内,甚至还会附带上一个眩晕的dubuff。汉克能够处心积虑的等到这个时机再施展锤震,这以他的智商而言,已经非常不容易了。而在如此接近的范围内,只要被眩晕到的话,那么下场如何绝对是可想而知。

  能够在这个世界真刀真枪的拼杀这么久而还活着的,每一个人必定都有一些小聪明。

  太勇敢太愚昧的,早就已经被这个世界的优胜劣汰法则淘汰了。

  只是,汉克的亮点也就仅此而已了。

  汉克的重锤即将落地,他的左手临近了肖恩的面前。

  肖恩微微调整了一下身形,手中的长剑已经抽回。

  “轰隆!”

  汉克的重锤落地,地面的尘土微扬,尘埃与细小的沙石跳起,无形的波纹扩散开来,烟尘微扬。

  肖恩的身形微动,强风的气流席卷,身影与手中的长剑掠过,极致的残影逐渐消失,剑光闪耀。

  汉克的左手终于弹出,可是他却抓了空——左手只从肖恩的残影穿过。

  肖恩的长剑架在汉克的咽喉上,冰凉的剑锋让汉克感到了死亡的惊惧。

  “咔嚓。”

  一声微响,汉克手中那柄重锤的锤身与握柄的衔接处折断了,这个位置正好是肖恩之前长剑从上面切过的地方。

  “你输了。”

  ========分割线========

  睡了两个小时,又一次起床了!

  三江票目前暂时第一,你们给了我荣耀,那么加更爆发就是我唯一回报你们的方式。这是今天的第三更了吧?

  四月一曰愚人节,我说今天爆发,不管你们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

  所以,三江票呢?推荐票呢?会员点击呢?我们只差一点点就可以进周点击榜了。

  诸君,你们还在等什么呢?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