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91. 强行击杀

91. 强行击杀

  肖恩根本不理会穆德斯这句废话,他在看到穆德斯的右手动起来的瞬间,他也开始快速的吟唱起咒文来。

  咒印剑士虽说能够运用一些魔法的能力,但是毕竟不是真正的魔法师,很多魔法都是经过改良,因此最大的特点就是咒文音节极短。这虽然牺牲了一部分魔法的威力和效果,可是对于近身战斗简直就是瞬息万变的情况下而言,这样更能发挥出真正的战斗威力。

  因此当穆德斯问出那句“你有这个能耐吗”时,肖恩的剑已经刺了过来。

  他的速度极快,挥出的剑犹如一道散发着三色的闪电一般,朝着穆德斯直刺而至。

  几乎是在肖恩动了起来之后,空气才传来一声噼啪的木材爆裂声。隐隐约约间,似乎有一股气流环绕着肖恩的全身而转,但是却并未给他造成任何阻碍,仿佛在这一刻,肖恩也成了这空气的一部分。

  强烈的死亡危机,让穆德斯感到自己的咽喉处传来一阵微微的刺痛感。他知道,这是因为肖恩的杀意所激,所以身体机能才会引起这种提醒,可是看着肖恩的速度如此之快,明明还有数米的距离居然转瞬即至,穆德斯也完全失去了思考的能力。他只能遵照着长久以来形成的战斗习惯和条件反射,在这一瞬间将手中的恶魔之书合上,然后抬手而起,以书面去抵挡肖恩的这突如其来的一剑!

  “锵!”

  奇异的金属异响,空气里回荡着。

  肖恩的眉头微皱,眼里闪过一丝“果然如此”的神色。他知道恶魔之书不是一般的书籍,而且也对这本书有了极深的警惕姓,甚至在穆德斯动用这本书之前就抢先出手,可是却还是没有想到,自己如此凌厉的一击,要知道自己这一击的威力,可并不仅仅只是仗着兵器的锋利而已,但是没想到还是被这本看起来有些破旧的书籍给挡住了。

  不过相对于肖恩的心思,穆德斯只能用惊骇来形容。

  恶魔之书是什么情况,他非常的清楚,若不是这本书,他就算是一直保持着锻炼,身体也比那些羸弱的魔法师好不了多少。而且恶魔之书,也并不仅仅只是看起来像书那么简单,这本书在必要的时候同样也可以当成一件武器来使用,它的坚硬程度丝毫不下任何一种魔化装备。

  而哪怕是优质的兵器打在上面,也休想伤到恶魔之书分毫,甚至还会在兵器本身留下缺口。

  穆德斯的目光,终于落在了肖恩的长剑上,看着上面那近乎晃花了眼的三种色泽,发出了一声低呼:“魔化兵器!”

  肖恩扫了穆德斯一眼,并不打算解释什么,对于死人肖恩的态度向来非常干脆。

  手腕微微一偏,长剑就从恶魔之书上横划而过,削向了穆德斯的手指。只要能够将穆德斯的四根手指削断,他不信穆德斯还能拿得住这本书,更不信他还能召唤炼狱生物出来。

  剑刃,从书籍的封面上划过,喷溅而出的火花顺着剑尖的轨迹溜出,可是封面上却未曾留下哪怕一丝白痕。

  穆德斯没有想到,肖恩居然会如此决然,甚至战斗经验和战斗意识也如此的丰富。心悸之余,却也没有丝毫的慌乱,毕竟他也不是第一次经历这种生死战斗了,但是每一次战斗的结果却是他活了下来,而他的敌人死了,穆德斯相信这一次也不会有丝毫的例外。

  所以他的右手,突然一松一滑,以手掌紧贴着恶魔之书的封底,躲开了肖恩这划向自己手指一剑。

  而当他感受到恶魔之书另一面传来的压力陡然一轻,穆德斯便知道肖恩的剑已经离开了恶魔之书的范围,他的身形猛然向后一退,右手的拇指抵着封底,中指上升一搭,以两指轻巧的捏着恶魔之书,顺势往后一带,恶魔之书就立即朝着穆德斯后移过来。之后穆德斯的右手突然一松,然后左手一探的接住了书籍,以与之前一样的手势将手掌展开,恶魔之书立即再一次自动打开,然后疯狂的翻起页来,停留在了刚才打开的那一页书页上。

  肖恩的目光一凝,却是咬了咬牙,再度发动了冲刺,朝着穆德斯冲了上去。

  他的身体素质,比起最开始在星陨之森的时候,自然是要好上很多,但是在如此短时间内接连两次冲刺,那突然产生的爆发力和空气双重压缩下所形成的压力,对于他而言,依旧是一个不小的负担。但是只要身体还能够承受,肖恩就绝不会吝啬于战斗技巧,因为他很清楚,和一名魔法师战斗是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不能被对方拉开距离。

  尤其是一名懂得召唤术的魔法师,那就更不可能让他有时间召唤出魔法生物来。

  穆德斯的内心闪过一丝愤恨,他没有料到肖恩居然会如此难缠,如果早知道这样的话,他一定会在马车内先将召唤生物给召唤出来后,才下马车和肖恩说那些废话。但是这个世界可没有“早知道”,所以目前占据着节奏优势的,是肖恩,而不是他穆德斯。

  好不容易再一次打开的恶魔之书,就这么逼着再一次合上了。

  书内的恶魔,发出了不甘的咆哮和愤怒,那股震动力甚至影响到了持书的穆德斯。这一次,他未能及时的用书去挡下肖恩的长剑,虽然他的身体素质得到了一定程度上的强化,但是他终究还是一名魔法师,正常状况下他都是依靠魔法来战斗,而不是像肖恩这样挥舞着兵器杀入敌阵。

  长剑,撕裂了穆德斯的长袍,带出一蓬血花。

  从剑刃上传来的触感,让肖恩知道他已经伤到了穆德斯的手骨,如果刚才那一剑再深入两分的话,绝对可以将穆德斯的手给斩下来。带着略微的一丝惋惜,肖恩重新调整了一下呼吸节奏,将体内因为第二次冲刺产生的那一丝闷气呼出,思考者所带来的冷静让肖恩总是能够以最巅峰的精神状态去和自己的敌人战斗。

  手中的剑锋,再一次动了起来。

  但是这一次,却不再是普通的攻击,肖恩已经开始动用了技能。

  持剑的右手微微一偏,斜挑而出的长剑在空气中突然一转,就朝着穆德斯的咽喉挥了过去。

  散发着三色光华的剑身,带着一种凶器所特有的冷幽,逼得穆德斯感到汗毛直立,似乎这一剑下一秒就会将他尸首分离一般。虽然已经接连交手了两次,但是这却是穆德斯第一次感受到肖恩的剑术精湛,慌乱之下,穆德斯只能勉力提起手上的左手,用恶魔之书去敲偏肖恩的这一剑。

  剑身顶端和恶魔之书互相碰撞,剑势微微一偏,但是肖恩却并不在意,而是顺势挺近,长剑朝前一送,横斩变刺击,而且速度还猛然提升了一倍,在穆德斯的思维反应完全跟不上的节奏下,就贯穿了他的左肩。

  长剑入体,撕裂般的痛楚瞬间就让穆德斯发出了一声惨嚎。

  不过肖恩的攻击,又哪会就此停止。

  他的手腕一转,刺入穆德斯左肩膀的长剑就顺势也跟着转动起来,宛如在穆德斯的身上挖洞一般。如此强烈的痛楚,又哪是穆德斯这个魔法师承受得住,他的意志在这一瞬间几乎就要崩溃了,如此剧烈的疼痛,甚至让他的五官都扭曲起来。

  而肖恩,也趁此机会再度紧逼,手臂弯曲的同时,手腕也跟着转动,通体而出的长剑再度转了一圈,穆德斯的声音已经不是惨嚎那么简单了。不过肖恩却没有放过对方的打算,弯曲的右手上臂微抬,紧接着手臂也猛然跟着抬动,全身的力量完全随着右手一动,长剑一挑之下就从穆德斯的左肩上破肩而出,随后又是一记顺势下劈,直接就将穆德斯的左手齐肩而断!

  依旧紧握着恶魔之书的左手,就这么掉落在了地上,发出一声不轻不重的微响。

  “啊!”穆德斯凄厉的惨叫声,几乎响彻整个汀德斯堡,但是他的面容却是以某种不可思议的速度快速消瘦下去,整个人突然间就从年轻人变成了老头子,“我和你拼了!……射杀!”

  一个独特的魔法音节从穆德斯的咽喉里发出,紧接着,穆德斯右手上那枚黑曜石戒指突然散发出一道诡异的黑芒。一股浓厚而粘稠的黑色雾气从穆德斯的身上冒出,然后在他的右肩上凝聚成一柄类似于长枪一样的黑色武器,枪尖处闪耀着的黑色光芒显得异常的冰冷。

  下一秒,长枪就朝着肖恩的头颅猛然刺落!

  在如此近的距离之内,穆德斯根本就不相信肖恩还能闪避得了!

  而事实上,以肖恩如今的实力也确实无法闪避得了这支黑色长枪的刺杀。但是,他却是根本就不需要闪避,他认得出这柄黑色长枪是一个五级的奥术类塑能魔法,所以他的声音也跟着响了起来。

  同样是一个魔法短音节,但是落在穆德斯的耳中,却犹如晴天霹雳一般。

  “屏障!”

  呼啸的狂风迅速凝聚,覆盖,当长枪刺向肖恩眉心的那一瞬间,大气屏障也恰好形成。

  只听得一声如同玻璃脆响般的声音传出,大气屏障与黑色长枪同时炸散成了一股魔法波动。在强烈的狂风轰炸之中,穆德斯却是感觉到自己的心脏位置突然传来一阵剧痛,低头一看,便看到了肖恩手中的长剑已经贯穿了自己的胸腔,鲜血正从魔法袍上不断的浸染而出,越扩越大。

  耳中,传来了肖恩自开战之后说出的第二句话:“你觉得,我有这个能耐吗?”

  穆德斯错愕的抬起头,伸出几乎枯萎得如同干枝一般的右手,搭在了肖恩的肩膀,似乎是要去掐肖恩的咽喉,但是无论他如何努力,却也根本就未能成功。他的咽喉发出“咔咔”的声音,似乎是想说些什么,可是却也是连一句话,都完全说不出来,只能干瞪着眼睛望着肖恩,眼里充满了不甘。

  (未完待续)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