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93. 塞西莉亚的指挥艺术

93. 塞西莉亚的指挥艺术

  此时此刻,整个汀德斯堡,已经彻底陷入了一片战火之中。

  马厩处的战斗刚结束,餐厅里的因为突如其来的变故让马里奥和马丁两人跑了,偏厅的情况更是出乎杜鲁恩这方的预料,谁都没想到那十来名骑士居然会拼死奋战,一开始就重创了杜鲁恩安排在这边的骑士和护卫。而军营区这边,已经不能称之为战斗了,而是一场彻头彻尾的战争。

  从一开始就,就直接进入白热化的战争!

  轰鸣声、爆炸声、惨嚎声,在汀德斯堡的军营区回响着。

  这里是鲜血与死亡交织而成的末曰景象,分属于不同阵营两方的尸体,全部已经超过三十具,但是大多数却并不是黑骑卫队的尸体,而是城堡内的新兵。这些没什么战斗经验的新兵,在面对经历过多场战斗的黑骑卫队,他们更像是一群拿着武器的小孩子,而且这些小孩子里还有不少人都是马里奥安排的钉子。

  面对突然临阵倒戈的一击,更是加剧了新兵队伍的士气消耗,因为谁也不知道身边一起奋战的战友,会不会在下一刻突然变成敌人。纵然老彼特曾经身为一名军人,也拥有一定的指挥能力,可是他却也依旧陷入了某种僵局之中,若不是有塞西莉亚这位魔法师在,这支新兵驻军早就因为士气的问题而溃散了。

  一个小女孩子都有直面敌人的勇气,难道他们这些大老爷们连个小女孩还不如吗?

  “塞西莉亚小姐,现在情况非常混乱,还请你暂且退到一个安全的地方。”老彼特单手持枪,鹰目如炬,他已经下达了命令,禁止任何人靠近塞西莉亚五米以内,违者皆斩。

  塞西莉亚的身体微微颤抖着,她其实是有些害怕和恐惧的,虽然也经历过几次很凶险的战斗,但是和眼前的战争一比,那些战斗简直就像是小孩子过家家一般可笑。第一次亲身体验到的战争场景,比她从书籍中看到的还要更加的残酷,更不是她那天马行空般的想象力所能理解的真实。

  在她看来应该是无所不能的魔法,也第一次让塞西莉亚有了一种无力感。

  火球术的威力虽强,而且还附带着爆炸和溅射的伤害,可是如果无法落在人群之中,火球术所能造成的伤害甚至还不如焰之矢。可是焰之矢却也并不是眼下最合适的魔法选择,虽然能够穿透黑骑卫队的铠甲,可是如果他们先用盾牌挡上一挡的话,那么最终造成的伤害,自然是要打上一个折扣。

  除此之外,还能够让塞西莉亚选择的魔法并不多。

  石油术加上火球术或者焰之矢的配合,形成的火墙确实能够有效的阻拦黑骑卫队的反扑。但是石油术还是油腻术和泥泞术的结合,这更是加长了塞西莉亚的施法时间和魔力消耗,而且黑骑卫队也不是傻子,一旦发现不对的话他们自然是会立即进行紧急规避。

  此时,老彼特也是看出了塞西莉亚的无力,因此才建议让她退到较为安全的后方。他知道这个小女孩对肖恩有多么重要,如果她在这里出事的话,那么想必杜鲁恩也会和肖恩交恶,这其实才是老彼特最不愿意看到的场面——不知道为什么,老彼特的直觉告诉他,和肖恩为敌的下场是非常可怕的。

  而且,塞西莉亚现在在这处战场上,更多的是一种军队灵魂的象征。哪怕她不再出手,但是只要还在这里,那么这群新兵就不会因此而溃逃,而是会继续坚守着岗位和黑骑卫队死战。老彼特很清楚,当这场战斗结束之后,这些新兵们也会因此而蜕变为一支真正可以称得上是精锐的驻军。

  只是问题是,到时候最终还能活下来多少人?

  “塞西莉亚小姐!”老彼特看到塞西莉亚依旧没有退下去,忍不住再度开口。

  “我……没事。”塞西莉亚紧咬着自己的下唇,她的双拳紧握,指甲已经扎入了自己的掌心,她需要依靠些微的疼痛来唤醒自己的勇气,以抵御内心那不断产生的恐惧,“彼特先生,我觉得我们需要改变一下战术,不能再这么继续让伤亡扩大了。无论是在装备方面,还是战斗意识方面,我们都和对方有着不小的差距。”

  老彼特自然知道这些问题,可是这两个问题都是硬伤,不是光靠勇气之类的事情就能够解决的。战争不是儿戏,任何一个疏忽的决定都有可能导致军队的全军覆没,现在他们还能和对方展开激烈的拉锯战,双方互有伤亡,这完全都是因为对方没有指挥官,完全是依靠长久以来形成的战斗意识和经验在抵抗。

  可是老彼特也同样已经看出来,对方正在通过这种意识和经验逐步完善属于他们的中下层军官指挥系统,黑骑卫队的伤亡已经越来越少,反倒是新兵们的伤亡正在加大。

  这场战斗不仅对于新兵们而言,是一场磨刀石,对于那些黑骑卫队而言,也同样如此!

  “如果您信得过我的话,请将指挥权移交给我!”塞西莉亚做了一个深呼吸,终于内心最后那丝恐惧彻底压下,她的脸上流露出认真镇定的神色,目光也变得同样锐利起来。

  “你?”但是老彼特,还是怀疑自己似乎听错了。

  “是的,由我来指挥!”塞西莉亚点了点头,她的眼里并没有丝毫希冀或者渴望之类的神色,而是肃穆,很明显她知道自己在说什么,而这也同样并不是一个玩笑,“彼特先生,请您赶紧做出决定!战争的情况是瞬息万变的,由不得您进行长时间的思考!”

  “好!”听到塞西莉亚的话,老彼特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对塞西莉亚多了几分信心,咬了咬牙便点头同意了,反正情况也不可能比现在更糟糕了。而且就算是移交了指挥权,但是这也只是口头说法而已,他作为传达命令的副指挥官,只要命令不是合理的,他都可以拒绝传令。

  塞西莉亚在听到老彼特点头同意之后,她的目光立即转向军营区的战场。

  这处军营区,位于汀德斯堡内的东北角,占据了整个堡垒近四分之一的空间,可以容纳最多八百人的生活起居。建筑构造方面与城堡的本体形成一个较完善的整体,而且通体采用的也都是石材建筑,设有练兵场和训马跑道,但是却没有任何可以依赖的防御工事。

  军营区一共有三条出入口,一条是连接西北角的马厩,一条是直通城堡的正门,另一条则是通往城堡的内部。因为当初的设计理念是一旦发生战事,军营区的士兵可以在极短时间内迅速抵达城堡的各处,所以通往城堡内部的出入口几乎可以算是一处中枢核心,如果这里被占领的话,那么汀德斯堡的沦陷就只是时间问题。

  所以此刻,塞西莉亚和老彼特等人,便是紧守住这里。而通往马厩处的那条通道,则被塞西莉亚的火墙给覆盖住了,除非对方愿意冒着被烧死的危险强行通过,否则的话黑骑卫队的唯一正常通路,就只有朝城堡正门可行——只是这里,却是被老彼特派人死守着,黑骑卫队冲了几次都没办法突破。

  理所当然的,这里自然也成了战场上的绞肉机。

  “传令全军,收缩防线!”塞西莉亚只扫了一眼,内心就已经有了一个决断,她毫不迟疑的开始下达自己接手指挥权的第一条命令,“让正门的士兵全数撤回,把通道让给对方!”

  “什么?”老彼特有些难以置信,他的重点布防区就是那里,现在塞西莉亚居然要将此通道让给对方?

  但是塞西莉亚却根本不去理会,而是继续下达了第二条命令:“传令中枢防军,离开躲藏工事,阵形向两翼展开!”

  “你到底想干什么?”老彼特内心一惊。

  “传令!”塞西莉亚冷声喝斥,身上居然多了一种身为指挥官的威严气势。

  老彼特的眉头紧皱着,他发现塞西莉亚的这两条命令,虽不能算是错误,确实可以减少士兵的伤亡,但是却等于是把眼前辛苦建立起来的优势全部放弃。不过他也只是略微迟疑了一下后,就立即挥手示意旗手照此命令执行,因为现在双方的兵力对比已经开始逐渐接近一比一,在同等兵力的情况下,老彼特实在不认为这些新兵能够战胜对方。

  很快,汀德斯堡驻军的阵势立即就开始产生了变化。

  原本躲藏在城堡内的中枢驻军立即出阵,然后飞快的向军营区的两边铺开,而还在和黑骑卫队交缠的通道守军,则立即开始围成防御圆阵,然后逐步的朝城堡中枢这边退了过来。而黑骑卫队却是有些不明就已,他们在看到敌人撤退之后,居然开始下意识的追击上来,反倒是放弃之前打通通道夺路而出的念头。

  汀德斯堡的驻军或许不怎么擅长进攻,但是毕竟是守城驻军,此时排成圆阵之后,防守能力大增,伤亡果然大减。而黑骑卫队却并没有发现这一点,他们就像是一群输红了眼的狂徒一般,死命的追咬着,可是这种杂乱无序的作战方式,又怎么可能拦截得住一心后撤的汀德斯堡驻军,于是黑骑卫队不得不散开阵形,好以更大的包围圈来拦截。

  看到眼前的这一幕,老彼特的脸上露出了惊诧之色。这时他才明白过来,黑骑卫队并没有指挥官在指挥,打通通道的死战方式完全是对方出于本能的一种行动,而只要针对这一点的话,所能够做出的战术布阵就要多了许多。

  想到这里,老彼特不由得侧目看了一眼塞西莉亚,他没想到这个小女孩居然如此之快就看穿了对方的弱点,要知道在几分钟前,她还是一个害怕到一直在打颤的小女孩。可是转眼之间,身上居然隐隐有了大将的指挥风范,这种强烈形象差对比,让老彼特一时间却是有些难以接受。

  “传令中军,向左右两侧分散!”塞西莉亚再一次开口说道,这一次老彼特没有任何犹豫就让旗手执行了。

  塞西莉亚的目光,紧紧的盯着战场上的变化。

  黑骑卫队已经彻底散开了阵形进行反包围,可是就算这样也阻止不了汀德斯堡驻军的后撤;而另外数十名汀德斯堡驻军,也开始朝着左右两边分散,就好像是舞台上的幕布开始揭幕一般,如流水般有序。

  “传令中军,从左右两侧包围上去,压缩战场!……内部防御圈,展开钉刺阵形,反击!”

  几名旗手的旗帜一动,绕向两侧的汀德斯堡中军立即向着黑骑卫队发起进攻,而被黑骑卫队包围住的汀德斯堡驻军,也立即从防御圆阵变成了钉刺阵——竖盾而立,长枪从盾牌的缝隙之中捅出,就如同一只受惊而蜷缩起来的刺猬一般。在两相夹击之下的冲锋之下,黑骑卫队也不得不暂时收缩阵形进行抵御,以待反击。

  可是这样一来,黑骑卫队的活动空间自然是受到了极大的压缩。但是他们的内部,却并不是安全着的,钉刺阵哪怕是不再移动,只要不断的将长枪刺出,捅向那些因空间被压缩而后退的黑骑卫队身上,就已经是对他们的一种伤亡。转眼之间,本是想包围然后彻底吃掉这些残余汀德斯堡驻军的黑骑卫队,立即就受到了内外夹击。

  几乎是一瞬间内,黑骑卫队就有七、八人倒下,若不是他们身上的装备确实要比汀德斯堡驻军更好的话,只怕这个伤亡还会更重。当然,汀德斯堡驻军也不是没有伤亡,可是只要钉刺阵不被黑骑卫队强行攻破,那么最终伤亡惨重的必然会是黑骑卫队,而不是汀德斯堡驻军。

  而就在这时,一枚火球呼啸着呈抛物线的落入到了黑骑卫队的阵中,轰然炸裂!

  这一次,黑骑卫队因为作战空间的压缩,终于无法彻底避开火球术的轰击。而这也是战斗这么久,火球术第一次真正的威力发挥,只此一下就又让黑骑卫队交代了数人,而因为冲击波和地面燃烧着的火焰影响,暂时姓失去战斗力的人更多!

  老彼特此时才突然记起来,塞西莉亚也还是一个魔法师!

  从一开始的战术制定,居然就是为了迫使黑骑卫队的空间被压缩,好让火球术发挥出真正的威力。

  这不得不说塞西莉亚心思的慎密!

  (未完待续)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