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95. 猛虎与怒狮

95. 猛虎与怒狮

  看着马丁气势汹汹的单骑突阵,塞西莉亚就知道对方的目标是自己。

  可是令她感到有些惊讶的是,此时的她居然没有感到丝毫的惊惧,反而是显得无比的兴奋和刺激。尤其是马丁距离自己越近,她的心情就越平静,连带着的判断力和注意力也得到了极大的专注,而她的命令也开始下达得越来越快,汀德斯堡驻军的阵形变幻也越显高深莫测起来。

  就算是极其擅长打防御战的马里奥伯爵,此时也像是一个手持木棍但却面对着数只饿到了极点的野狼的人。一时间居然完全不知道该如何保护好自身,只能被动的挥舞着木棍,可是对于野狼而言却根本没有任何见效,身上的伤口正在不断的添加着,甚至已经开始被撕扯下好几块肉来。

  越是战斗,马里奥伯爵的内心就越是惊惧!

  一支没有经历过血腥战争磨练,仅仅只是经历过一些磨合训练,甚至还不能算是合格驻军的新兵军队,在塞西莉亚的手上,居然可以发挥出如此强大的战斗力?

  这怎么可能!

  马里奥伯爵甚至还不知道,这其实是塞西莉亚的第一次指挥,若是让他知道的话,只怕内心就不是惊惧了。

  数名围绕在塞西莉亚身边的旗手,从塞西莉亚越发冷静开始,他们的双手就没有停止过,从酸麻过后的无力,再到失去知觉,这几名旗手只感觉到双手似乎已经不是自己的,完全就是下意识的在进行着各种命令的传递。

  进攻、撤退、分散、围绕、纠缠、强攻、防御……一系列的军旗指令,透过这些旗手的指挥,变成一道道的命令,而经由新兵们的配合和执行后,就变成了一个个准确无比的战术。新兵们的情况,其实也比旗手好不到哪去,他们的大脑已经完全处于空白的状态,根本就没有时间去思索,仅仅只剩下对于命令上的本能反射,甚至就连配合都已经不需要了。

  他们只要看得懂军旗指令,就可以发挥战斗力。

  如同……一架架精密的傀儡。

  可是,塞西莉亚再怎么冷静,再怎么疯狂的下达作战命令,再怎么让新兵们的阵势变幻莫测。但是她和黑骑卫队彼此之间的距离,却也未曾拉开过,而任何一名新兵也根本就不可能挡得住马丁那不顾一切的冲锋,短短十数秒的时间,马丁就已经杀到了塞西莉亚十米开外的地方。

  当时间再度流逝了一秒,马丁距离塞西莉亚就只剩下五米了。

  这个时候,马丁已经再也听不到其他任何声音了,在他的眼里就只剩下塞西莉亚一个人。他的气势、杀意,全部都集中在塞西莉亚的身上,如此强烈的气势冲击直接就让塞西莉亚的脸色刷的变得更加苍白。他单手提着战戟的末端,战戟长约两米,只要再缩短三米的距离,他就有把握一击将塞西莉亚斩杀!

  区区一名魔法师而已!

  塞西莉亚的身体,开始发出一阵颤抖,这是在感应到了死亡的逼近,身体所做出的刺激反应。可是塞西莉亚却依旧没有后退的意思,因为她其实很清楚,哪怕自己逃跑,也绝不可能比马丁快,只是拖缓了自己的死亡时间而已。但是一旦失去了自己的指挥,汀德斯堡的驻军就会立即溃败,到时候就再也没有人能够阻挡得了马里奥了。

  哪怕是死,塞西莉亚也要尽可能的减少肖恩未来所有可能承担的风险和麻烦!

  三米。

  马丁右脚一个踏步,因为用力极猛,居然硬生生的将地面震出了一片蛛网般的裂纹,细碎的石子从裂纹中震起,再被马丁的气势一激,犹如子弹般朝着四面八方飞溅而出。他冲锋的身形猛然一顿,提戟的右手高举,冷漠的眼神盯着塞西莉亚,将塞西莉亚的气息彻底锁定,随后右手挥落,战戟发出的呼啸声撕裂了空气,斧刃更是因为极快的速度在空气里产生摩擦,变得泛红起来,大量的雾气蒸发而出。

  “锵!”

  一柄战戟,从塞西莉亚的头上递出,斧面与戟端的接点堪堪挡住了挥落的斧刃。

  “轰!”

  强风肆虐。

  这股强风,就在塞西莉亚的头顶处爆发,突如其来的风力吹得塞西莉亚满头金发飘舞。可是她却是始终坚持着睁开双眼,并没有将双眼闭上,而她的目光由始至终根本就没有去关心马丁这战戟是否砍中自己,真正能够让塞西莉亚有所关心的,就只有前方那处还在厮杀着的战局。

  手持战戟挡下马丁这一击的,赫然就是从堡垒内赶过来的阿尔弗雷德!

  他的左脸颊有一道刮痕,虽然很浅,但是依旧有鲜血流出,而身上的燕尾服也被他撕裂开来,露出了**着的上半身,双手上的臂甲同样清晰可见。只不过,他的右手上却同样是紧握着手中战戟的末端,以此作为自己手臂的延伸,挡住了马丁对塞西莉亚的这一击。

  这柄战戟通体红艳,隐约间似乎还可以见到红色的火焰在战戟上流动着。虽然同样只是单刃斧面,但是斧面上却是雕刻着一些奇怪的纹理,每当有战戟上流动着的火焰抵挡斧刃这里时,便会被这上面的纹理吸入,然后斧刃就会微微泛红,虽光华并不强烈,但是却也有一股焦灼的气息。

  而战戟的尖端,则是一个有螺旋纹理的枪头,枪头是黑色的,但是纹理却是红色的,犹如血液一般,而当斧刃处泛红是,枪头的螺旋纹理就会有火焰燃烧而起。这样的枪头在战戟的末端处也有一个,只不过要比前面这个稍微长了一些,如此一来哪怕是末端,也同样拥有足够的杀伤力。

  整柄战戟,不算两处枪头,便有两米之长。

  阿尔弗雷德的手,就握在战戟的末端,距离塞西莉亚同样有两米左右的距离。而和马丁的直线距离,则是四米,在两人的中间,是将这两位猛将视若无物,依旧淡定指挥着战争的塞西莉亚。

  “我们来继续餐厅内那未分出胜负的战斗吧!”阿尔弗雷德狞笑一声,右手开始发力,“这把武器叫焰狮獠牙,还只是一把半成品而已,不是真正的魔化武器,你不用担心我仗着兵器之利欺负你。”

  “哼!”马丁感受到战戟上传递回来的力量,冷哼一声,同样也开始发力。

  通过力量的传递,双方便同时感受到,自己的对手在力量上完全不逊色于自己——或者说,阿尔弗雷德可以感受到,马丁的力量比自己稍微有些优势。

  他不敢大意,因为战戟的下方就是塞西莉亚,无论是他还是马丁,只要两个人继续在这里争执,那么最终的结果都有可能伤到塞西莉亚。于是阿尔弗雷德右臂一抬,以极其强横的力道将马丁的战戟架起,然后抡起甩向了旁边,两把战戟同时落地,将地面狠狠的砸出了一个坑洞。

  下一个瞬间,阿尔弗雷德往前踏了数步,一把抓起塞西莉亚,就朝着旁边的一名旗手扔了过去:“小家伙,别站这里不动,很危险的!”

  被扔飞出去的塞西莉亚撞倒了一名旗手,两人翻滚在地,不过塞西莉亚却是立即就爬了起来,同时还把那名旗手给拉起来:“继续传令!”然后才回过头瞪着阿尔弗雷德,不满的抗议了一声:“大叔,你挡住我的视线了!”

  “没办法!”阿尔弗雷德头也不回,苦笑一声的回答道,手中的战戟已经在这个瞬间和马丁连拼了数下。

  空气里,突然溅起的火花,如同烟花一般璀璨。

  事实上,阿尔弗雷德其实还占了些兵器之利的。尽管手中这把“焰狮獠牙”确实是一件未完成的赶工之作,但是凭借肖恩的能力,自然是先将比较重点的工序给完成了,最大程度上提升这柄战戟的威力。所以在战斗的时候,当斧刃处泛红时,其实上面已经有温度极高的魔法火焰,对于许多兵器都是一削就断。

  同理,枪头处的火焰螺纹,也绝不是仅仅摆设那么简单。

  之所以说是未完成品,只是因为这能力还无法控制,火焰的燃烧完全是比较随机的姓质而已。

  而对于这把武器的锋利之处,马丁已经有了一个极其充分的体验——他的战戟只是和阿尔弗雷德的焰狮獠牙狠拼了数次而已,他战戟上的斧面就有一道似乎是被火焰融化了的缺口。但是他也不愧是一个战斗经验极其丰富的人,只凭借这几下交手,他就大致上已经弄清楚马丁这把武器的特姓,一旦战戟有火焰流动时,他就立即撤身回防,根本不和他硬拼。

  但是如此以来,马丁自然是无法抢得上风,因为阿尔弗雷德可不会跟敌人讲究什么骑士精神之类的玩意。他是一只疯狂且愤怒的狮子,战斗对于他而言,如何能够干脆利落的解决对手,那么他就怎么来。因此一旦马丁被迫回防后撤,阿尔弗雷德就立即欺身而上,步步抢攻、进逼,几个回合下来之后,马丁才惊觉,自己距离塞西莉亚已经越来越远了。

  在发觉了这个问题之后,马丁也不再后撤,而是选择了和阿尔弗雷德硬碰硬,试图朝塞西莉亚那边逼近。

  但是阿尔弗雷德怎么可能给马丁这个机会,他脸上虽露出狞笑与狂乱的兴奋之色,但是从他双眼流露出来的神色却是一直显得异常的镇定,明显根本就没有被心绪所扰。他就如同磐石一般,无论马丁如何冲锋,阿尔弗雷德却始终未曾退后分毫,不断的挥舞着手中的战戟和其对攻,实在来不及招架的,便直接以手去挡。

  直到这时,马丁才发现,原来阿尔弗雷德手上那一双臂甲,也不是寻常之物,其坚硬程度甚至比他所见过的军盾还要更加可怕。战戟和臂甲的碰撞,传递回来的反震力就连以力量和耐力著称的他,都会感到一阵发麻,在接下来的数秒内,他反而无法招架得住阿尔弗雷德攻击。

  而如此疯狂的进攻,却也极大的加剧了马丁的体能消耗,他不仅未能冲破阿尔弗雷德封锁,甚至反而隐隐有了落败的迹象。

  猛虎再可怕,也终究不是一只怒狮的对手!

  (未完待续)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