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100. 我要成为领主

100. 我要成为领主

  肖恩一屁股瘫坐在地,整个人不断的大口喘着气。

  激烈的战斗之后所遗留下来的疲惫感,在此刻终于彻底爆发出来,一种说不出的虚脱让肖恩的精神显得有些萎靡。不过他很清楚,再过一分钟后,肾上腺刺激的副作用也会同步到来,到时候只怕他是连走动的力气都没有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此刻的肖恩,内心却是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全然没有战胜对手之后的喜悦,反而是有一种失落。

  他环视着四周,在这个军营区随处可见大量的尸体与断肢,流出的鲜血几乎染红了所有的地面,甚至在刚才因马里奥的破坏而显露出来的低洼处汇聚成了血泊。浓烈的血腥味驱之不散,其中还夹杂着大量的硫磺气味,这些气味恐怖需要长达数个月的时间,才有可能清除得了。

  “别看了。”阿尔弗雷德的声音响了起来,“越看只会让你越失望,除了加大内心的痛苦之外,什么用都没有。”

  肖恩侧头望着躺在自己身边的阿尔弗雷德,他果然闭着双眼,对周遭的环境看都不看一眼,只是不断大口大口的呼吸喘气,仿佛下一秒空气里的氧气就会彻底消耗殆尽,所以现在要拼命呼吸一般。焰狮獠牙被他随意的丢在一旁,上面闪耀着的火焰明显要比正常情况频繁了些许,似乎是在对自己的遭遇表示不满。

  阿尔弗雷德其实几乎没有受到太大的伤,和马丁的交手也只是新添了几处外伤,只是因为之前在地穴里的战斗所遗留下来的伤势并未痊愈,再加上刚才的战斗比较激烈,又让伤口迸裂,所以现在他看起来才像是个浴血奋战的血人,着实有些可怖。

  “我讨厌杜鲁恩。”阿尔弗雷德直白的说着,他的声音有些疲惫和虚弱,“但是这并不代表我会同情马里奥。这一切其实都是他们自己咎由自取的。”

  “我只是……”肖恩皱眉,“有些不高兴。看着这么多人死了,就因为杜鲁恩的愚蠢和偏执……”

  “你不是领主。”阿尔弗雷德继续直白的说道,“那些不是你需要考虑的事情。我们只是佣兵而已,如果我们不想接任务的话,谁也不能勉强我们。……我不喜欢杜鲁恩的原因,就是因为他擅自更改了行动计划,让我们彻底陷入了危险之中。”说到最后,阿尔弗雷德的声音已经有了明显的愤怒:“如果最后不是我们把马里奥杀了的话,那么这一切到底会变成什么样?”

  肖恩陷入了沉默。

  他突然觉得,自己的肩膀变得沉重起来,内心似乎多了一种名为“责任”的东西。现在的他,已经不再是代表自己一个人了,而是代表着一个团队,他所做出的每一个决定,都会影响到阿尔弗雷德和塞西莉亚,只要他有一个决定做错了的话,那么付出的代价便有可能是他所承受不了的。

  这不是游戏,只要死了,就会彻底失去一切,不是那个只要大喊一声复活就可以重新再来的游戏。

  而且,只要他想要继续在这个世界生存的话,那么他的团队不可能只有阿尔弗雷德和塞西莉亚两人。在将来,甚至会有更多的人加入他的团队里,或许是利益,也或许是因为信仰,更有可能和他一样只是为了生存,无论这些人是因为什么而加入到他的团队,他的任何一个决定却都会影响到这些人的未来。

  这份责任感,就这么毫无花俏的落了下来,重重的压在他的心头上。

  仿佛这个世界,有什么东西被悄然打破,一切都变得更加的真实起来。

  塞西莉亚从后面跑了过来,她的脸色异常苍白,明显是精神消耗过度的样子,此刻的她也是在强撑着精神。可是在看到肖恩和阿尔弗雷德的情况,塞西莉亚的眼泪却是非常不争气的开始掉落,脸上的慌张之色也是肖恩从未见过,哪怕是最初两人见面的那个雨夜,塞西莉亚的脸上也没有露出如此惊慌的神色。

  “别哭别哭。”肖恩顿时有些慌了,他想站起来,更是刚一动就发现原来一分钟的时间已经到了,肾上腺刺激的副作用已经开始发挥效果,整个人立即又瘫坐下来,吓得塞西莉亚赶紧去搀扶,眼泪也掉得更欢了,“我这不是没事嘛。……哭什么。”

  “我好怕!”塞西莉亚用带着哭音的声音说道,“马里奥变成恶魔的时候,我的心跳差点就停止了,后来看到你和马里奥的战斗……我,我好怕你们会出事。……肖恩,我们回家好不好,不要继续留在这里了。”

  肖恩轻笑着伸手拍了拍塞西莉亚,眼神柔和了许多:“好,我们回家。”

  汀德斯堡的军营区,尸体与鲜血、断肢、破碎而散乱的兵器组成了一副惨烈的景象,而在这副景象之中却多了几分难得的温馨与人姓:塞西莉亚的眼泪还在掉,肖恩一脸温柔的微笑,阿尔弗雷德依旧在大口的呼吸。景象的边缘处,是幸存下来的新兵们,有些茫然的在包扎伤口,他们都从老彼特那里学过战场急救的手艺,虽然不怎么样,但是止血之类的基础动作是绝对没问题的。

  而作为他们未来的领主杜鲁恩,这时却似乎已经被人们遗忘了。

  很快,便有一些人朝着肖恩和阿尔弗雷德这边赶来,开始替这两位拯救了他们的英雄进行伤势的处理。而这时人们才发现,阿尔弗雷德和肖恩两人看起来很是狼狈和可怕,可是这两人居然并未受太重的伤,这让过来替他们包扎伤口的人都感到了有些惊奇。不过惊奇归惊奇,这些还带有些朴素的人们,都未想那么多,而是开始安排让肖恩等人休息的场所。

  这场莫名其妙引发的战争,似乎被人们开始有意无意的选择了遗忘。城堡内的战场打扫工作,也已经有人去处理,但是不知道出于何种原因,东北角的军营区却成了一处没人愿意过来的禁区,当血液融入大地里时,几乎整个军营区的地面都变成了一片猩红之色,那凝而不散的血腥气,更像是扎根于此。

  肖恩和阿尔弗雷德、塞西莉亚三人,在汀德斯堡住了一夜之后,就选择离开。肖恩更是以一种非常强硬的态度拒绝了杜鲁恩的挽留,他对于杜鲁恩的厌恶,要比马里奥强烈得多,毕竟如果不是马里奥和美杜莎商会联手的话,肖恩其实也根本不想插手汀德斯领的内斗。

  因为在本质上,他其实是更看好马里奥的。

  而这个世上,也绝对没有不透风的墙。马里奥的死亡,第三天就已经传到了安拉罗城,据说当天夜里就有不少佣兵团试图造反,但是却是被安罗拉城的城主派兵强行镇压,其情况之惨烈几乎不逊色于汀德斯堡内的战争。

  但是谁也不敢肯定,这究竟是汀德斯堡内斗的结束,还是说仅仅只是拉开了一个序幕。不过谁都清楚,马里奥被冠上造反者的名头,恐怕是绝对洗不清了,而用不了半个月的时间,整个汀德斯领的领民就会知道马里奥的死,而一个月后,整个格里森地区也就会知道这件事。

  到时候,在其他领主的眼中,汀德斯领只怕就是一块大肥肉了。

  肖恩等人在第二天离开汀德斯堡,然后到第三天早上的时候抵达塞罗达村。接下来的几天,便选择在塞罗达村这里暂作修养,当然这里面其实有一点,也是为了方便阿尔弗雷德可以去和他的女儿见面,本来弗雷根爵士自然是不同意的,但是被肖恩提剑上门,直接斩了两名护卫后,弗雷根爵士顿时就老实了。

  而到了马里奥叛变失败而死的消息传到塞罗达村这里后,弗雷根爵士对阿尔弗雷德和肖恩、塞西莉亚的态度更是有了三百六十度的转变。像他这种一门心思渴望往贵族的顶层圈子里钻的人,自然是有一些比较特殊的渠道可以了解某些真相,而在这个真相里,肖恩、塞西莉亚、阿尔弗雷德三人的名头,自然是被提及多次的存在,由不得弗雷根不重视。

  “肖恩,我们什么时候回家啊?”

  依旧是暖风之家旅馆,依旧是那两个房间。虽然肖恩已经从哈莱和杜鲁恩那里拿到了之前星陨之森的报酬,以及这一次帮他解决马里奥的报酬,再加上之前黑猫商会的报酬,肖恩的身上一共有价值两万泛大陆金币的兑金卷,可是他还是很吝啬的用着钱,一点也不乐意铺张浪费。

  此时听到塞西莉亚的话,肖恩却没有说话,而是转过头望着阿尔弗雷德。

  看到肖恩的目光,阿尔弗雷德自然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于是开口说道:“谢谢。……我已经没有什么问题了,只要你开口,我马上就可以跟着你出发。”

  “既然如此,那么我们就去准备下吧。”肖恩开口说道,“你去把希娜接过来吧,我们带上她一起走吧。……这一次的路程很长,我们需要一辆适合远途旅行的马车,不过也不知道一辆够不够……”

  “等等!”塞西莉亚突然有些迷糊,“我们需要远途旅行的马车干什么?回塞里安王国不需要这些吧。”

  “谁跟你说我们要回塞里安?”

  “不是说回家吗?”

  “是啊。”肖恩点了点头,一脸理所当然的说道,“我们要去的地方是莱恩公国,要途经好几个国家呢,当然要准备远途旅行的马车了,要不然只靠走的话,那得走到什么时候啊。”

  “我们为什么要去莱恩公国,我们在塞里安不是有个家吗?”

  “因为这一次,我们要去打一个真正属于我们的家。”

  “打,打一个……真正属于我们的家?”塞西莉亚一脸愕然,随即似乎是想起什么,一脸惊讶的说道,“等等,你该不会是……想当开拓骑士吧?”

  “没错。”肖恩点了点头,“我这些天想了很久,我发现只当一个佣兵团团长的话,一旦遇到某些比较特殊的情况,我们还是会有些身不由己的。可是如果我们能够成为一个拥有自己领地的领主的话,那么就算遇到一些我们不愿意去做的事,我们也有底气和实力可以拒绝。”

  “所以,我决定了……我要去打下一片属于我们的领地,成为一个领主!”

  (未完待续)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