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102. 老兵的来意

102. 老兵的来意

  “嘿,你们怎么有空过来?”肖恩笑着向这些老兵们打招呼,同时邀请他们就坐。

  以这些人的人数,恰好将整个暖风之家一楼的位置都坐满了。

  “老板,给这些家伙每人来一杯麦……黑麦酒!”肖恩本想说麦酒的,可是想到麦酒要一铜币一杯,而黑麦酒却是一枚铜币两杯,于是果断换成了黑麦酒。

  “放屁!”一名老兵笑骂一声,“你从杜鲁恩子爵那压榨了那么多钱,居然只请我们喝黑麦酒!太小气了!老板,换酒!”

  “对,换酒!”另一名老兵也跟着起哄,“给我们都来最好的酒!”

  “没错!”老兵们的气氛,很快就被点燃了,大家哄笑着开始闹了起来。

  这一幕,让肖恩不禁回想起从前,那个在游戏中叱咤风云的他,每一次拿下某某副本的首杀或是打通什么极难的副本后,团队里的人都会很热闹的去酒馆大吃大喝的闹一顿,那是一段非常充实和开心的曰子。

  摇摇头,肖恩将缅怀的感伤抛出脑海。现在的他,已经有了更重要的责任和负担,因为追随他的人已经不再是永远不会死亡的玩家,而是一个个活生生的真人,他们有自己的思想和喜怒哀乐,同样也有着自己的生命,所以他现在需要做的,就是给这些追随他的人,提供和创造一个更好的生存环境。

  酒馆内的起哄还在继续,酒馆老板有些为难的望着肖恩,毕竟肖恩才是他的金主。

  看到老板投来的眼神,肖恩笑了一下,然后才说道:“老板,那就给他们每人来上一杯葡萄酒。……五枚铜板那种就好了,反正你给他们最好的,他们也是当水喝,根本就不在乎喝下去的玩意到底是什么味道。”

  “胡说,我们当然知道了。”一名老兵不屑的嚷道,“我可是喝过朗尼红葡萄酒呢!”

  “你那瓶酒只是瓶子是朗尼而已,里面装的都是黑麦酒呢。”另一名老兵毫不客气的开始揭底。

  “哈哈!”

  被揭穿的老兵脸色泛红,其他老兵却是欢腾的嘲笑起来,于是场面又一次热闹起来。

  很快,酒馆老板就开始给每位老兵都送上一杯葡萄酒,杯里的颜色有些浑浊,并不清澈,不过酒香却是货真价实的。有些老兵像只小猫一样舔了一口,然后脸上就露出了几分陶醉的神色——这是真正懂酒的老兵;而有些老兵则喝了一口,咂了咂嘴,似乎觉得不怎么过瘾,就又喝了一大口——这是懂得喝酒的老兵;而剩下最后一部分老兵,一口就喝了半杯,想了想就又把剩下的半杯给喝掉了——这是真正在喝酒的老兵。

  所谓的百态,就是透过细微处观察整个世界。

  一杯酒喝完了,很快就又一杯端上来,然后一桶酒完了,酒馆老板不得不去酒窖再搬出一桶。而随着老兵们越来越欢快的说笑着,喝酒的速度也就变得更快了,不多时就开始有第一个喝醉的老兵倒下,这时大家就会嘲笑这个老兵,却是浑然不在意自己是否会成为第二个。

  阿尔弗雷德只陪这些老兵们喝了一杯,然后就起身离开前往弗雷根爵士的府邸。他要去和自己的女儿谈一谈,看看她愿不愿意跟自己走,当然如果女儿不愿意的话,阿尔弗雷德也不会说什么,只是或许会有一些失落。其实最近几次和自己的女儿见面,阿尔弗雷德就已经感觉到自己的女儿似乎有些变了,毕竟由俭入奢易,而由奢入俭难,尤其是肖恩决定要去当一名开拓骑士,那么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恐怕生活会变得非常的艰辛。

  酒馆内,老兵们聊的话题开始变得复杂而多样化起来,其中有一些明显已经不适合塞西莉亚听。可是所谓的不适合也只是肖恩觉得而已,真正的情况是塞西莉亚会和这些老兵们一起讨论女人,尤其是在听到老兵们对女人的要求是胸部越大越好,屁股越大越好时,塞西莉亚就会一脸不屑的翻白眼。

  在老兵们的眼中,塞西莉亚或许是一位优秀的指挥官,但绝对不会是一个好女人。

  因为她的胸部不大,而且屁股也不大,不好生养。

  结果这句评价一出,气得塞西莉亚当场就要用火球术砸人。也幸好有肖恩在,才及时阻止了这一场悲剧,而那几位明显已经喝醉了的老兵却丝毫没有感觉到他们已经在鬼门关绕了一圈,依旧是咂吧咂吧的继续讨论着“好女人”的话题,甚至开始说起前几天在安罗拉城那家记院里的女人。

  塞西莉亚的脸色,已经黑得可以滴出墨汁了。

  这种嬉闹,一直持续到了傍晚,老兵们才终于一个接一个倒下。而肖恩,看着钱袋里少了的一枚波多罗亚金币,其实倒也不怎么心疼,只是脸上不表现出几分肉痛的神色,他就觉得不太舒服。

  “今天真的是太谢谢您了,肖恩大人。”一名老兵望了一眼倒在桌子上的那些战友,有些赧然。

  “来要酒喝,不是你们的本意吧。”肖恩望着那些老兵,眼里也多了几分柔和,毕竟是真正曾经生死与共的,他对杜鲁恩是很厌恶,但是对于这些老兵却并不是如此,毕竟如果没有这些老兵的话,塞西莉亚当时也不太可能活得下来,“老彼特,怎么样了?”

  这名老兵突然沉默了好一会,然后一口气将杯里剩下的半杯酒都喝光,接着才一脸悲痛的说道:“彼特大人……死了。”

  肖恩和塞西莉亚也都陷入了沉默,肖恩突然有些明白,为什么这些老兵们都会喝得酩酊大醉,甚至在今天一天的谈话内容中,全部都刻意回避了关于汀德斯堡内战的事。

  “怎么……死的?”肖恩问了一句,在这种时候,他突然很想抽烟。

  “伤口恶化,汀德斯领内没有治疗牧师。”这名老兵叹了口气,“现在城堡里已经没有守卫了,就连仆役也走了很多。……我看,汀德斯领也差不多要完了吧。”

  肖恩叹了口气,不过这一切都是杜鲁恩咎由自取的,他当然也不会同情:“那么你们有什么打算?”

  “肖恩大人,我们听彼特大人说过,您似乎领导着一个佣兵团。”这名老兵用一种希冀之色望着肖恩,有些期期艾艾的说道,“您看,是不是可以……”

  “你们想加入我的佣兵团?”肖恩有些诧异。

  “是的,如果您不介意的话……”

  “我当然不会介意了。”对于这些老兵愿意加入到自己的团队,肖恩当然是很高兴的,毕竟这可是一股新生力量,而且都彼此也算是知根知底,“但是……我马上就要南下前往莱恩公国了,我准备去那边当一名开拓骑士,然后打下属于自己的领地。你们愿意跟着我前往那么远的地方吗?”

  “这……”这名老兵完全没想到情况会变成这样,一时间倒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你们今晚就在这里住下吧,明天商议了之后再告诉我结果吧。”

  肖恩倒也不急,如果这些老兵愿意加入,他倒是可以省了一些事,但是如果没有的话也没什么,反正前往莱恩公国时肯定是要经过贸易之城的,那里是整个大陆的金融中心,泛大陆商会联盟的总部就在那里。基本上任何能够卖的东西,在这里都可以买到,其中就包括奴隶,而肖恩要成为一名开拓骑士,肯定是需要参与战争的,而战争自然是需要士兵。

  招募的话,不仅用时太久,而且还要和来应召的人谈条件,自然远不如购买奴隶来得方便。当初在游戏中,需要快速补充大量兵力的时候,领主玩家也都是采用购买奴隶的办法,当然忠诚度是一个很需要面对的问题,前脚买完奴隶后脚就逃了大半的情况,当初在游戏中可不少见。

  而肖恩已经说到了这个份上,这名老兵当然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点头应是。

  本来肖恩和塞西莉亚是要采购一些东西,顺便去马车行买远途马车的,但是今天显然已经不可能了。所以两人也就没再出门,而是简单的用完晚餐后,就开始等阿尔弗雷德的回来,其实对于阿尔弗雷德的女儿希娜,肖恩和塞西莉亚还是比较喜欢的,因为那是一个挺乖巧的小女孩,虽然住在弗雷根爵士的府邸,多少受到一些糖衣炮弹的攻击,但是目前整体还比较像正常人。

  不过在肖恩的查看下,这个小女孩目前并没有显露出太过出色的天赋,五项个人属姓都是正常的“2(10)”,明显还处于发育状态。不过这种数据,肖恩其实是非常喜欢的,因为这代表着对方还是“村民”状态,完全可以根据恰当且合适的训练,培养出一个优秀的人才出来,不过正常情况下都是【物理类】职业。

  【施法类】是需要天赋,而【神术类】则需要虔诚的信仰。

  希娜有没有天赋,肖恩不知道,但是他只知道,在经过弗雷根那种糖衣炮弹之后,希娜是不可能成为一名牧师的。而目前肖恩的团队里,最缺的就是牧师类的职业的,尤其是以后如果真的要上战场,神官的加持类神术,可是非常重要的能力呢,尤其是在一些激战之后,有没有牧师神官直接决定了一支军队是否拥有长时间持续作战的能力。

  而据说,雷鸣的女武神亚丝娜,就有一支信仰战争之神的神官团。

  这天晚上,老兵们都在暖风之家睡了个安稳觉,可是阿尔弗雷德却是一夜未归。

  窗外的天色已经泛亮,塞西莉亚低声问道:“希娜会跟着老弗雷德回来吗?”

  “希望会吧。”

  (未完待续)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