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104. 杜鲁恩之死

104. 杜鲁恩之死

  漆黑的夜,无光,月亮今晚似乎也在偷懒。

  在安罗拉城外的一处山头上,有一座城堡孤零零的矗立着。这座城堡里如今只剩下几位稍微有些老迈的奴仆,其他的就连城堡的驻军和那些年轻的仆役也早就走得一干二净,事实上若不是这些老迈的奴仆实在没什么地方可去的话,他们其实也不愿意留在汀德斯堡里。

  因为如今的汀德斯堡,看起来就像是一座鬼堡,阴森得可怕。

  不过今天的汀德斯堡,似乎又和平常有很大的不同。谁也说不清楚到底是因为什么,总感觉今晚城堡的气氛格外的沉重,似乎就连空气也都彻底凝固起来,粘稠得让人有些难受。

  杜鲁恩有些烦躁的将被子掀开,起身走到桌子边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咕噜咕噜的喝下去,似乎觉得不太解渴,于是又再度喝了一杯。可是内心的烦躁情绪却是越来越沉重,恼怒的他狠狠的将手中的杯子扔了出去,砸在墙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然后就是无数碎玻璃片掉落。

  这大半个月来,他已经忙得有些焦头烂额,可是领地的情况却还是每况愈下。而自从老彼特重伤不治死了之后,汀德斯堡里仅存的驻军就一个接一个的辞职,他虽然有重新试图再去招聘驻军和守卫,甚至开出了很丰厚的报酬,但是就是没有人愿意来应征,甚至如今连那些年轻的侍女和其他仆役,也全部都辞职不干了。

  杜鲁恩有些颓然的坐在椅子上,脸上的神色显得格外的悲伤,他实在不明白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而前天,他甚至听说肖恩带着一群本是属于汀德斯堡的驻军离开汀德斯领时,他更是气得有些发疯,可是气完之后他又能做什么呢?什么都做不了,只是他真的不甘心,不甘心就这么被人看轻,虽然他很是努力的想要做出一番成绩来,但是这两天却实在想不出有什么好的办法能够改善领地的情况。

  “嘶——”

  突然,杜鲁恩好像听到在自己身后有什么东西撕裂的声音,惊得他立即跳了起来,赶紧转身回望。

  只见一个穿着一件白色外袍的人正背对着自己,这件白袍的背面绘有一个金色的天枰,天枰保持着平衡的状态,不过天枰的两端都没有摆放东西,而在这个天枰的左下角和右上角两处,却是绘有一串长有十三对绿色叶子的树枝。此时,这个人正蹲在地上涂画着什么,那撕裂的声音就是从对方在地上涂画的动作发出的,很明显伴随着对方的动作,自己房间里的地毯正在被对方撕扯着。

  在看到这个人时,杜鲁恩没来由的感到一阵心悸。

  似乎是察觉到什么,蹲在地上绘画的人突然停了下来,然后转过头望着杜鲁恩,笑道:“你稍微等一下哦,马上就画完了!”

  杜鲁恩这时才看清对方的相貌,这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女孩,尤其是她的双眼,乌黑明亮的瞳孔上有着许多细碎的银点,看起来就像是繁星闪耀的夜空一般,她的嘴唇有些薄,本该是显得有些阴冷刻薄的双唇却是在她小巧的鼻子衬托下,显得拥有一番极其独特的味道,再配上她那瓜子脸和乌黑如瀑的长发,给人的视觉冲击极其强烈。

  就在肖恩还在回味对方的美貌时,这个女孩终于跳了起来,很是高兴的拍着手:“终于画好咯。”

  杜鲁恩低头一看,这个女孩画的是一个天枰,和她衣袍后的天枰一模一样,只是唯独少了两组树叶。不过杜鲁恩虽不懂对方为什么要画这个,但是他对于这个女孩有着极其强烈的好感和冲动,竟是忍不住的开口问道:“你叫什么名字?你为什么会来我的房间?”

  “你就是杜鲁恩.罗伊斯吗?”女孩不答反问,在得到杜鲁恩的准备答复后,女孩才再度说道:“既然没找错人,那就该办正经事了。”

  “正经……”杜鲁恩很想问是什么正经事,不过一句话只说了前两个字,就银靡的笑起来。

  可是很快,杜鲁恩的笑容就彻底僵硬住。

  因为他看到这个女孩突然伸出自己光滑白皙的右手,朝着自己一指,自己整个人就突然不受控制的飞起来,然后以一种极快的速度倒飞出去,重重的摔在墙上。可是这种重摔他却是没有被反弹回地上,于是那股加速度产生的力量全部就由杜鲁恩自己承受,只是这么一下,杜鲁恩就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似乎彻底被绞碎一般,异常的疼痛,然后一张口就是一大口鲜血喷出。

  这一次,杜鲁恩的眼里,终于多了几分恐惧。他从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很明显他和女孩之间的实力差距绝对不止一星半点,他很想开口求饶,可是话到嘴边却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完全说不出来,就好像声带被人切掉一样。

  “别吵。”女孩微皱了一下,柔声说了一句。

  下一秒杜鲁恩的嘴巴就立即闭合上,那上下齿猛然互相撞击的酥麻感几乎震得他整张脸都开始颤抖,眼里的恐惧之色更显。他拼命的眨着眼睛,露出了求饶之色,可是女孩却是连看一眼的兴趣都欠奉,只是继续举起自己细嫩的右手,虚空点了五下,杜鲁恩整个人就被自动撑成一个大字形。

  然后之前被女孩的手指点过的空气,就开始发出了金色的光泽。

  金芒开始逐渐扩大,五根拥有金色枪头的长矛从金芒中显露出来,随着小女孩挥手一动,这五根金色的长矛开始一根接一根的朝着杜鲁恩射了过去——第一根贯穿他的左手手掌,第二根贯穿他的右手掌,第三根和第四根分别贯穿他的双腿,将杜鲁恩牢牢的钉在墙壁上,剧烈的痛楚让他想要发出嚎叫,但是所有声音却是全部堵在他的喉咙里,完全喊不出来。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第五金色的长矛朝着自己的心脏射来。

  杜鲁恩拼命的扭动着身子想要躲避,可是那钉住他四肢的金色长矛却仿佛拥有某种禁锢力量一般,将他全身的力量彻底禁锢住,无论他的意识再强烈挣扎和波动,就是无法挪动身体分毫。

  “噗嗤!”

  一声微响,第五根金色的长矛,终究还是贯穿了杜鲁恩的心脏,彻底将他的生命终结。

  白袍少女站在原地等了数秒,确认杜鲁恩真的已经死亡后,她才再度挥了挥右手,五根金色长矛开始从矛底逐渐分解,变成金色的粉末,逐渐飘散在空气中,一直到矛尖处也消失之后,杜鲁恩才从墙壁上滑落。三道血痕,顺着杜鲁恩的滑落,从墙壁上蔓延而下,而至死,杜鲁恩的双眼已经睁开着,只是眼里充满着无尽的恐惧与绝望。

  女孩似乎很满意自己的杰作,她微微点了点头,然后左手从衣袋里掏出一张便签纸,右手伸回白袍的右衣袋,从里面磨出一只羽毛笔,轻轻的放在嘴里舔了舔,接着才在这张便签上小小的画了一个“x”。做完这一切后,女孩的目光微微下移,在这张便签纸上的第二行写着的是彼特的名字,女孩想了一下后,才再画上一个交叉,然后目光移向第三行。

  只见上面写着“肖恩,塞罗达村”几个字。

  “哎呀,塞罗达村好远呢,好麻烦啊。”

  看着这上面的内容,女孩苦恼的皱起好看的眉毛,然后才打开肖恩房间里通往阳台的落地窗,整个人跃上护栏上,接着再度一跃就跳向半空中,只是与想象中的画面不同,女孩并没有就这么摔落,而是仿佛在空中也有什么东西可以让她借力一般,一跃一跳间,就彻底远离汀德斯堡,朝着塞罗达村的方向跃去。

  不过这一次,女孩注定是要空手而归了,因为早在一星期前,肖恩就已经离开塞罗达村。而在两天前,更是已经离开汀德斯领,抄近道前往位于奇迹大陆的心脏地带——贸易之都。

  就算这个女孩的能力足够特殊,赶到塞罗达村的时候,最快也需要接近一天的时间。也就是说,等到她赶到塞罗达村时,已经是第二天晚上,这个时候说不准肖恩等人已经离开波多罗亚王国境内了。而以这个女孩明显不怎么擅长的社交能力,想要问出肖恩等人的去向,只怕也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事。

  这也就是为什么美酒与利刃酒馆的老板会说等到她重新找到肖恩的去向时,要花上一段不短的时间的原因。因为在找不到人的情况下,他相信这个女孩肯定会无奈的回去报道,然后等对方再重新调查完情况,怎么也得一两个月,一两个月的时间才追踪到肖恩去了贸易之都,然后想在贸易之都这种每曰人流量以百万为单位的地方再查找出肖恩的去向和踪迹……美酒与利刃酒馆的老板光是想想就觉得头皮发麻。

  女侍递着几个空酒杯回到吧台,然后若有所思的望向天花板,喃喃的说了一声:“似乎来了呢。……居然是下位黄金呢,对付一个刚刚进入下位青铜的人,这会不会太小题大做了些?”

  “大概是为了保险起见吧。”酒馆老板打了个呵欠,似乎有些睡眠不足,“毕竟那个小鬼可是正面击杀了一只恶魔呢,谁知道那是一只什么级别的恶魔。……不过,那些疯子不要来招惹我们就好,我可不想去把地窖里的两个棺材给打开。”

  女侍的脸上,露出窃笑。

  (未完待续)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