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114. 威廉
  威廉整个人就这么趴在马背上,他甚至连缰绳都不去牵,一副似乎随时都要死了的重伤模样。哪怕是在全军急行军时,他都依旧保持着这个模样,若不是旁边有一个人牵着他胯下那匹马的缰绳,都不知道在急行军时,他会被马匹带到哪里去。

  与此相比,威廉哪怕在急行军中也没有被马匹摔落在地这事,仿佛成了理所当然的事一般。

  阳光透过树枝的缝隙,星星斑斑的照落下来,刚好映照在威廉的脸上。

  闭着眼睛似乎正在睡觉中的威廉突然有些烦躁的伸手挡了一下脸,可是似乎是这个姿势实在不舒服,他又转了一下头,结果才发现在这个位置似乎无论如何都会被阳光照耀到,于是他不得不直起身子坐了起来。

  这是一个有些干净的男人。

  他有一头垂落至腰际的金色长发,被他用两个发束扎成一条马尾,一个扎在脑后,另一个扎在发尾,这让他从背后看上去,实在有几分违和感;两鬓的垂发也并不一致,而是左边长右边短,额前的斜刘海恰好遮住了他的右眼,只留下一只宛如蓝宝石一般的左眼。他的面部线条并不硬朗,没有给人棱角分明的感觉,如果单看他的上半张脸,会发现他的眼神异常敏锐,如鹰目般的眼神恰恰好冲淡了他那双细长的丹凤眼;而如果只看他的下半张脸,则会发现那似乎已经固定住的微翘嘴角,永远都露出一个轻蔑不屑的冷笑。

  可是当这上半张脸和下半张脸融合在一起时,便将他的面部线条变得异常柔和,甚至可以说有些阴柔。如果不是他还有喉结的话,任何人在看到威廉时,都只会下意识的把他当作一个女人,而不是男人。

  他穿戴着一套已经洗得有些发白的立领双排纽扣军装,军装的底色是黑色,辅以红色的修色和金色的边纹,这套军装被烫得非常笔直干净,哪怕威廉一直趴在马背上,也没有留下任何一丝的皱褶。

  此刻,他挺直腰背之后,整个人就多了一股无言的气势。

  威廉扫了一眼密林中的环境,三千名士兵正静伏在这森林里,他们中有的是拿长枪,有的是拿圆盾和长剑,还有持弓搭箭准备射击。这些人凝神静待,注意力高度集中,身上散发出来的无形杀气汇聚在一起,宛如一只巨手扼住了这片森林的生机,使得整个森林都变得静谧而肃杀。

  侧耳倾听,这里不仅没有鸟叫声,甚至连虫鸣声都已经停止。

  “撤军。”寒着脸,威廉突然说了一句。

  这声音冰冷至极,充满了不容置疑的命令,在这安静得几乎连呼吸声都可以听到的森林中,就犹如魔兽的咆哮声一般,将所有士兵都给震醒。几乎是所有的人,在这一刻都一脸错愕的转头望着威廉,他们搞不懂,这个一路上看起来似乎随时都快要死了的人,怎么会突然说出这种话,他们可是在这里等了整整一天。

  他们这些人,自从收到肖恩离开营地之后的消息,就曰夜兼程的赶到伏击地点,仗着马匹的脚力急行军,终于赶在目标之前进入到了埋伏地点,之后才终于有一个勉强可以休息的时间。在这种情况下,他们休息的时间当然不会特别充足,但是凭借着气势上的充足,他们的精神还是非常饱满的,可是现在居然要撤军,几乎是这一瞬间他们的气势就下降到了冰点,身体上的疲惫酸痛和饥饿,此刻全部都像是苏醒了一般,纷纷发出抗议。

  “怎么回事?”统军的将领也皱起眉头,在这种时候说出这种话,确实是对士气的极大损害。

  “你难道没有发现这里有什么问题吗?”威廉冷声说道。

  “你是说对方会发现我们设伏?”将领摇头失笑一声,“威廉,你太谨慎了。如果对方真的打过仗,就不会买北地蛮人奴隶了,而且还花那么多钱去武装这些北地蛮人,我都不知道该说他天真好还是愚蠢好。难道以为北地蛮人有‘蛮人’两个字,就真的能和野蛮人比拼战斗力吗?”

  “我们可以从战略上蔑视对手,但是战术上你必须重视对手。”威廉摇了摇头,对于将领的不以为意感到窝火,“我不认为对方是那样愚蠢的人。他的情报我已经研究过了,他在一天之内拜访三大商会,看似鲁莽和炫耀,但是实际上他的一切行动却是一环扣一环,只用了一个晚上的时间,就将所有人都把他从肥羊的印象上升到刺猬,你真的要嘀咕对手的智商?”

  看着将领的脸色显得有些不好看,威廉却是根本不予理会,而是继续说道:“你已经犯了轻敌的毛病,哪怕对方真的是一支从未打过仗的军队,你也必须把对方当成一支经验丰富的劲旅来对待。……我不知道你以前是不是这么被人对待过,但是请你不要用你的智商去衡量对方的水准,然后再用你那可笑或者说丰富的经验去击败对方。”

  将领被威廉讽刺得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忍不住吼了一声:“你到底是站在哪一边的!”

  “有脑子的那一边。”威廉又打了个呵欠,然后懒洋洋的趴在马背上,他发现阳光黯淡了一些,这让他又可以继续趴在上面睡觉了,“我只是不想死得那么早而已。”

  就在这时,林中传来了一阵异响,紧接着有一个人飞快的跑了过来:“将军,目标还有半小时抵达。”

  所有人的目光,这时全部集中到了这位将领的身上。他回头望了一眼威廉,发现威廉又是一副懒洋洋的模样,似乎提不起劲的样子,全然没有刚才嘲讽他的那种气势,这让他瞬间就感到异常的气结,可是眼下除了狠狠的瞪对方一眼外,他还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毕竟从身份上而言,威廉是参谋,他有权提出自己的看法和意见。

  只不过,在这位将军看来,应该是比较私下的提出,而不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喊出来。

  威廉的来历,白翼的人里都很清楚,他是突然敲开白翼总部据点的大门,然后来毛遂自荐的。但是实际上也就只有白翼的真正统帅和威廉谈过而已,其他人根本就没有和他有过什么接触,而在那次谈话之后,威廉就以参谋的身份留在白翼正规军的编制里,这其实是让很多人都感到不服的,因为那些人哪一个不是通过真刀真枪的实战拼出来的?

  或许是因为白翼参谋部的不满已经到了压不住的程度,因此白翼总统帅才将他这一次派出来,这实际上是他第一次真正以参谋的身份出战。但是指挥权,其实并不在他的身上,而是在这位将军的身上,威廉以参谋的身份提出建议是很正常的事,但是此刻这位将军却是认为,威廉落了他的面子,他对威廉的好感值已经完全可以说是负的了。

  “继续待命!”这位将军,想了一小会后,终于挥手示意,决定保持现有的状态。

  他要证明,威廉的判断是错误的,这种太过谨小慎微的胆色,绝不适合领军,因为会耽误战机!

  似乎是感受到这位将军的怒气,白翼的士兵们此刻的士气居然没有降落,而是变得高昂起来,很显然这些士兵对于威廉也是没什么好印象。此时此刻,反倒和这位将军一样有些同仇敌忾的味道,卯足劲准备狠狠的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

  半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这位将领甚至隐隐约约间已经看到一大群的人出现在地平线上。他伸手做了一个动作,旁边有令旗举起,所有的弓手已经将弓弦拉开,准备等目标进入射击范围后,就先给对方来一波箭雨,一千名弓手的齐射,虽然规模不算大,但是足够让对方减员不少。

  而那些枪兵和持盾轻步兵,也同样握紧了手中的武器,只等箭雨一射,他们就会立即发动冲锋。

  看着目标的距离越来越近,白翼的将领高举的拳头也终于展开,弓弦已经被拉到最大,只等这位将军的手挥落,便可以松弦射击。

  六百米……五百米……四百米……只要再往前一百米,就足够了!

  可是就在这时,目标的队伍却是突然停止了前进,那些执盾枪兵纷纷竖盾而立,并没有排开阵形,但是整个队伍明显变得警惕起来。这位将领看到眼前的这一幕,他就知道,对方对这片森林已经有了警惕之心,他想要打伏击的主意已经算是彻底失败了,这对于士气的影响是非常严重的,而且现在贸然冲杀出去的话,也已经起不到什么好的效果了,至少对方是绝对不会因此而产生混乱。

  “哈哈!”看着眼前这一幕,威廉却是很不合时宜的笑了起来,但是他总算知道将笑声给压制住,“怎么样,对手的智商要比你高吧?你的经验无法击败对方了吧?”

  “你……”

  “现在的情况是对方一直都是劳逸结合,而我们是急行军过来,双方的精力和体力已经不再一个层次上,再加上我们现在士气衰落,已经完全不具备地利和人和。”威廉的笑意猛然消失,转而变得严肃起来,“如果我是你,我现在就会退兵,重新想办法,而不是让他们冲出去和对方拼杀。”

  沉默了良久,这名将领终于不得不承认,他确实是轻敌了。而行军打仗最忌的,就是急躁,尽管他不喜欢威廉,但是现在他也只能听从威廉这位参谋的建议:“撤退!保持安静!”

  (未完待续)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