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126. 误会与冲突

126. 误会与冲突

  “我是罗芙兰城的驻军指挥官。”这名军人跟随在阿尔弗雷德的身后进入旅馆,他扫了一眼旅馆内稀稀疏疏坐着的众人,人数并不多,大概有三、四十人的模样,不过大多数都是北地蛮人。

  这名军人的眼里,闪过那么一丝不屑。

  尽管隐藏得很好,但是在场的诸人哪一个是平常人,基本上除了背对着他的阿尔弗雷德和天生就有些傻乎乎的安诺外,肖恩、塞西莉亚和威廉都显尔易举的捕捉到了他眼里闪过的那一丝轻蔑。

  北地蛮人,在任何自认为稍微有点见识或者说军事常识的人眼中,都算不上什么优秀的士兵,他们的智商是硬伤。至少在此之前,威廉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那天晚上他才对此稍微有所改观,而通过之后的一系列观察,威廉发现北地蛮人并不是不适合当士兵,只不过要想让他们形成真正的战斗力,需要花费的时间非常长而已。

  当然,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威廉觉得如果把北地蛮人训练起来的话,或许真的可以弄出一支悍不畏死的强军。

  圣乔尔斯帝国的纯白之翼之所以那么强大,不就是全部都由清一色的无畏骑士所组成的吗?如果北地蛮人也能够发展成那样的话,战斗力只怕也不会低到哪里去。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是,北地蛮人的补充极为容易,整个奴隶市场上超过百分之五十的奴隶都是北地蛮人,而且在大陆西北角的辽阔冰域上,还有着无数的北地蛮人部落。

  唯一需要让威廉烦恼的,就是如何尽可能的提升这些北地蛮人的实力了。

  要知道,无畏骑士的实力可都是货真价实的上位黄金呢,一支由数千名上位黄金组成的骑士团,当然能够逼得玛姬帝国那支才千名不到的神圣傀儡不敢正面应战了。

  北地蛮人的实力,也就是勉强达到下位青铜而已,平均水准甚至只有学徒程度。

  威廉打了个呵欠,然后转身用屁股面对着这位所谓的指挥官,开始思索着要如何全面提高北地蛮人的战斗力。毕竟这支钢铁羽翼,可是真正属于他名义下的军队呢,所以他当然需要好好的整顿和训练了,至于和这位明显鼻子与眼睛的位置对调的指挥官交流,他是完全没有兴趣。

  看到威廉的态度,这名指挥官额头上的青筋跳起,不过却还是很好的压制住了怒火,因为眼前这些人根本就不是他麾下的军队,而雇佣兵团的素质是什么样的,他内心也有数。与其在这里和对方闹得不欢而散,还不如抓紧时间赶紧办理正事重要,如果是因为他的原因而出了什么差错的话,他的指挥官位置也就当到头了。

  “我想请问一下,你们什么时候能够动身?”这名指挥官用一种还算客气的语气说道,“交易是在后天中午,帕罗爵士希望能够在此之前把这件事解决了。”

  这话的意思不难理解,就是希望肖恩等人尽快出发,最好是现在就动身。

  不过肖恩哪有可能被人牵着鼻子走,他现在已经确信,帕罗爵士这个老歼巨猾的家伙就是希望拿他们当炮灰,于是态度非常冷淡的说道:“明天早上吧。现在大家都累了,也需要休息一下,而且弗雷德才刚刚绘上魔纹,需要时间休息一下以调整状态。……这位指挥官阁下,你明天再过来找我们吧。”

  “城主大人希望你们可以现在就出发。”这名指挥官的态度依旧非常客气,只是声音里多了几分不容置疑的命令味道。

  从爵士上升到城主,这是一种本能上的气势威压,很明显这位指挥官是希望通过帕罗的名头来压制住肖恩等人。如果是一般的雇佣兵团,那么倒很有可能就此听从对方的命令和指挥,毕竟没有人会愚蠢到去得罪一个城主,尤其是现在还在这位城主的地盘上。

  但是很明显,肖恩并不是所谓的一般雇佣兵团。

  他毫不客气的挥了挥手,就像是在赶苍蝇那般,冷淡的说道:“告诉城主,我们需要休息。明天早上六点之后,我们才会动身,如果你们实在等不及了的话,就你自己带人出发吧。”

  “你!”

  “弗雷德,安诺,送客啦。”肖恩根本就不再给对方说话的机会,很干脆的下了逐客令。

  阿尔弗雷德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肖恩的态度变化这么快,不过此刻肖恩的态度已经如此强硬了,作为他麾下的一员,阿尔弗雷德自然是以肖恩的命令为第一准则,自然也是走到这位指挥官的面前,很客气的说了一声请。只不过这位指挥官似乎并不买账,依旧站在原地盯着肖恩,目光要阴冷了些许,身上的气势已经开始在积蓄。

  安诺可没那么多的顾忌,他大咧咧的从桌子后起身,直接走到这名指挥官的面前,本来有阿尔弗雷德在说话,他就站在一边看着。可是这位指挥官不仅完全不理会,甚至还是散发出杀意,安诺脸上的笑容瞬间就没了,他比任何人都要敏感于杀气的散发,直接一伸手就朝对方的衣领抓去,想当场制伏这位指挥官。

  可是还不等安诺的手伸到他的面前,这名指挥官的双手瞬间齐动,后发先至的搭上了安诺的右手手腕和手肘,只要他的双手同时发力,立即就可以将安诺的右手掰断。

  而几乎是在这名指挥官的双手一动的同时,阿尔弗雷德也跟着动了起来——他往后踏了一步,左手朝后一挥就拿住了被放在桌子上的焰狮獠牙。这把长柄战戟在他的手上就如同一把小孩子的玩具一般,在左手挥动的同时,也轻轻抛到了右手上,微微一抬,战戟的枪尖就已经顶在了这名指挥官的咽喉上。

  枪尖微微散发出来的灼热感,让这名指挥官的瞳孔猛然一缩。但是很快,他的目光就由这一分诧异演变成了震惊,自己胸口处传来的硬物感让他明白,不止是咽喉被人用利器顶着,就连胸口也是,而且在他低头的同时,看的则是另一把魔化兵器。

  两把魔化兵器!

  “你们这是什么意思?”这名指挥官强自镇定下来,沉声询问道。

  “你是什么意思,我们就是什么意思。”肖恩的眼神一片冰冷,他手中的长剑从安诺的肋下伸出,恰好抵在这名指挥官的心脏处,只要他敢妄动的话,肖恩就敢直接一剑贯穿对方的心脏。

  但是就算这样,肖恩也觉得这是一笔亏本的买卖!

  安诺的手臂,可比这个废物的命值钱多了。

  “只是一场误会而已。”

  这名指挥官望着肖恩,有些忌惮于他的实力,在他看来这些人里只有那个魔动战士能够和自己相提并论,但是没想到的是,自己居然看走眼了,他连这个柴纳斯人到底是如何出手的都没看清楚,直到胸口被硬物抵住时他才发现,自己的要害居然全被威胁了。

  此时此刻,既然形势比人强,他当然不会乱来,搭在安诺右臂上的双手缓缓松开,然后举了起来。

  肖恩将手中的长剑收回剑鞘之内,冷冷的望了一眼这名指挥官,沉声喝道:“滚,明天换一个人来,要是如果还是你来的话,这个委托我们就不接了。魔纹描绘该多少钱我们还你。”

  强忍着内心的怒火,这名指挥官很是客气的点了点头,并没有多说什么,转身就离开了。

  等到确定对方已经离开之后,阿尔弗雷德和威廉两人才同时表达了自己的不满。

  “你刚才不应该那么做的。”阿尔弗雷德摇了摇头,他的眼界依旧还是停留在那名佣兵团团长的份上,或者说还是保持着作为一名普通村民的眼界,“得罪了他,对我们都没什么好处,尤其是我们现在还在这个城市里。”

  “这一点我很赞同。”威廉点了点头,难得和阿尔弗雷德站在了同一阵营,“你刚才确实不该那么做,甚至是让他滚,你要知道他是一名军人,军人就会有属于军人的骄傲。你那样做只是平白树敌而已,对我们没有任何好处。”

  “我发现原来你也有说正常话的时候。”阿尔弗雷德点了点头,似乎非常赞同威廉的话。

  不过对于阿尔弗雷德的认同,威廉却是表示出完全不屑的模样:“要是换了我,我就绝对不会放他回去,起码干脆点直接把他杀了,绝不会有那么多的废话。”

  还在点头中的阿尔弗雷德瞬间愣住,然后一脸愕然的望着威廉:“我收回刚才的话,你从来就没正常过。”

  “我只是以最合适的方案进行考量而已。”威廉耸了耸肩,然后自顾自的说着,“就算你放他回去,你也不应该对他说明天让他换个人来,这样的话如果他要搞什么小动作针对我们,我们就会处于非常被动的状况。……而且,刚才最恰当的做法,是让安诺让他折断一只手,之后再出手击杀他,这样的话我们就占据了大义。”

  说到这里,威廉又转过头望着安诺,笑道:“安诺,刚才你就算被他折断一只手,你也不会介意的,对吧?”

  面对威廉的询问,安诺想了好一会后,才傻乎乎的问道:“被折断后有饭吃吗?”

  “有。”威廉笑着点头,“有很多饭可以吃,而且还可以暂时不用工作。”

  “嘿嘿。”安诺傻笑着抓了抓后脑勺,“那么随便折吧,一只手而已。”

  “你看。”威廉转过头面对着肖恩和阿尔弗雷德,“当事人都不介意,所以我们刚才应该将计就计的。”

  “你真是一个疯子。”阿尔弗雷德一脸目瞪口呆,他虽然可以理解牺牲这种含义,当初在佣兵团里时也没少见,但是如此轻描淡写的环境下就做出这样的决定,阿尔弗雷德还是有些无法接受。

  “在我看来,安诺的一只手比他的命贵多了。”肖恩撇了撇嘴,对于这个傻大个的乐观和天然,他是完全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作为一名指挥官或者领主,他自然得承认威廉说的话有道理,有时候可以通过一些小小的牺牲换取更大的利益,只不过作为一名玩家来考虑的话,他却是无法接受这种行为思想。

  “行了,反正话说都说出去了,也不在乎他们怎么看。大家今晚就好好睡一觉吧,说不定明天可能要打两场硬仗呢。”

  “我倒不这样看。”威廉嘀咕了一声,然后重新躺到桌子上,“在见识了你们两个的实力之后,明天来配合我们的人肯定会换一种态度,甚至说不定那个帕罗城主还会拉拢我们呢。”

  (未完待续)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