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127. 死棘
  明亮的月色照耀在大地上,宛如铺上一层薄薄的银纱。

  在一个空幽的山谷里,数十辆板车都被停放在这里,上面还堆放着密密麻麻的货物,不过这些货物似乎都是一些体积比较大的筑材。山谷里有人影晃动,不过数量似乎并不多,至于那些拉车的马匹也是一匹都没有见到,看起来多了几分寂静。

  不过很快,这份寂静就被彻底打破了。

  一阵马蹄飞扬的疾奔声,在这山谷里回响着。

  在月色的映照下,很快就有一匹赤红色的马匹从山口那边奔来,马背上是一名穿着黑色长袍的年轻男子。

  这处山谷是一个凹形谷,围绕着一条不知名的山脉而走,周围都是茂盛的植被,此时谷内堆放了大量的筑材和平板货车,再加上不少来回走动着的士兵,整个山谷看起来格外的混乱。但是这名骑手驭马的速度却没有丝毫的降低,缰绳在他的手中被其随意的牵扯着,胯下的战马就以一种极其微妙的角度轻巧的从其他人身边或者是货物的旁边擦过,却完全不会对人或物有任何影响,而战马的速度也未曾减弱分毫。

  终于,战马在跃过无数阻碍之后,终于来到另一名黑袍人的身后。

  只见马背上的骑手将握着缰绳的右手手腕微微一翻,缰绳在他的手上环绕一圈后,被他再度握紧于手,猛然往上一提,胯下的战马立即嘶鸣着人立而起,前蹄不断的在虚空中连踏。而马背上的骑手下半身却是丝毫未动,仅是上半身跟着战马的动作微作调整。

  骑手那精湛的骑术,由此可见一斑。

  “你迟到了。”站在马前的那名黑袍人发出一声轻咳,声音有些沙哑,而且他的身体素质似乎并不是特别好。月光此时映照在他的身上,恰好可以看到他枯瘦如柴的身子,那枯槁的面容让他看起来更像是一具干尸,有他在的地方,周围的气温似乎永远都会飞速下降。

  战马似乎有些不喜欢这种气氛,狠狠的打了一个响鼻,喷出一股热气,倒退了数步。也不知是因为怕冷还是不喜欢这位老头身上的气息,战马正在尽可能的和老头拉远距离。

  马背上的骑手伸手狠狠的拍了一下战马的头,力道看起来并不大,但是却发出了一声沉闷的响声。直到这时才看得出来,这匹战马居然也不是一般的战马,明显是属于魔兽的一种,只不过为什么会被马背上这名男子驯服,这一点就惹人深思了。

  男子伸手拍了一下战马算是一个警告后,也就没有其他动作,他翻身从战马上下来,然后才开口说道:“在路上听到一个挺有趣的消息,所以稍微耽搁了一下。”

  他的嗓门似乎天生比较大,说起话来如雷霆震怒,隐约间似乎震得整个山谷都在响动着。看到老人不置可否的模样后,这名光着头的男子才笑着说出第二句话:“和平议会那些疯子不知道又发什么疯了,居然变得异常活跃起来,据说克里斯汀娜已经动身往贸易之都这边来了。”

  一直表现得非常淡然的老头,此刻的脸上终于显露出一丝波动,他伸出一只手轻轻的抚摸着自己的左脸,若不是他的手正在微微颤抖着,根本就看不出此刻这名老头的情绪波动。光头男子知道,这个老头其实和自己的年纪差不多,只是在和和平议会的克里斯汀娜交手之后,才会变成今天这副模样,这也难怪他的情绪波动极大。

  “为什么?”良久,这个老头终于吐出了第二句话。

  “据说是波多罗亚王国那边出了点乱子,具体怎么回事谁也不清楚,只是听说有人在那边杀了一只恶魔,不是低阶恶魔那种一般货色,但是具体怎么回事谁也不知道。”光头男子想了一下,还是决定把情报分享给老头,“所以和平议会就派了克里斯汀娜出手,结果居然只杀了一个目标人物,剩下的几个目标人物都走了……”

  “走了?”老头发出一声惊疑。

  “是的,走了,不是逃了,因为克里斯汀娜赶到的时候已经完全丢失了那些人的踪迹。”光头男子继续说道,“目前只追查到对方那些人前往了贸易之都,剩下的情况就完全不知道了。……不过贸易之都周围的所有潜伏者,全部都被唤醒了,看来这一次和平协会是认真的呢。”

  “那群人根本就是疯子。”老头沉默片刻后,终于再度说了一句,不过声音里却是隐约可以分辨出几分激动,“克里斯汀娜在哪?”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光头男子大笑一声,一脸我就知道如此的模样,“目前正在往贸易之都那边赶,如果我们运气好的话,应该可以在贸易之都外和他碰面。……唔,反正这边答应那个雇主的事也已经办完,剩下的是他自己的事了,不如我陪你一起去吧。”

  “这是我的私事。”老头冷冷的丢下这一句话后,转身就朝着谷口的方向走去,他走的速度并不快,可是如果仔细看的话却是可以发现这个老头并不是用双腿在走,而是更像是在飘——灰蒙蒙的雾气从老头的黑袍底下冒出,托着这个老头飞速的朝着前方掠去,而他所过之处,花草皆在枯萎,大地也在飞快的干裂,宛如一片死地,只留下了一道浅灰色的死路。

  看到这个老头转身就走,而且速度极快,转眼间已经快到了谷口,光头男子也急了,翻身上马之后更是大声吼到:“等等我!”

  说罢,双腿一蹬,战马发出一声清脆的嘶鸣,赤红色的身躯突然冒出了烈焰,尤其是四蹄更是被一层火焰包裹住,转瞬间奔腾起来之时,更是在地上留下了一道熊熊燃烧的火焰之路。

  一红一灰两条路径,就这么从谷内直通谷外,直至这两人彻底消失在地平线上。

  而几乎是这两人刚一出谷的时候,谷内那无数的晃动着人影瞬间就停顿下来,这些人影的眼里有着极端的恐惧,他们似乎想发出惊恐的尖叫声,可是无论他们如何张嘴,就是没有一点声音发出。片刻之后,这些人影突然鼓胀起来,就好像被充气的气球一般,变得越来越庞大,最后发出一声“砰”的炸响,整个谷内所有的黑影瞬间全部发生爆炸,灰黑色的粉末一瞬间便在整个谷内蔓延,将月色彻底笼罩住,宛如盖上一层黑色的帷幕。

  良久之后,当月光重新照耀到这个山谷里时,整个山谷里已经再也没有任何一个生者的痕迹。甚至因为地面上那铺盖着的一层灰色的沙粒,而让整个山谷的温度急剧下降,几乎已经快到达到结冰的程度。

  此时此刻,在山谷外有一支驻军,他们是亲眼目睹着那两个黑袍男子的离开,也知道那两个黑袍男子所属的组织名称。

  死棘。

  凡是对这个组织有所了解的人,对于他们的成员都会心存畏惧。不为别的,就因为这个组织里的人就没有一个是正常人,他们要么是恶魔的信徒,要么是魔鬼的崇拜者,要么干脆就是亡灵生物或者黑暗奴仆,但是无论这些人到底都是些什么身份或者物种,唯一共同的就是他们拥有强大的实力,且蔑视一切实力不如己身的存在。

  一直等到这两人离开许久之后,这支不到五百人的驻军才终于齐齐松了口气,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彼此双方的差距实在太大了,那种压迫气势就连他们也实在是有些受不了,不过此刻就算那两人已经离开,但是也还是没有人敢进入山谷。

  隐约间,似乎还可以感受到山谷内那冲天而起的强大黑暗力量。

  ……此时此刻,距离此处山谷并太遥远的地方,有一座已经陷入黑暗之中的城市。

  倒不是说城市遇到了什么麻烦,而是这座城市的人们在经过了一天的辛劳之后,此时此刻已经没有精力再去折腾下半夜的生活了。他们的大多数人都是吃了晚饭之后就草草睡着了,因为明天将会又是一个辛劳的曰子,至少这样的曰子会持续非常长的一段时间。

  不过,就在整个城市都陷入沉寂的时候,在一家旅店内,却是有两人突然睁开眼坐了起来。

  这两个人的目光都不约而同的望向了西南方,眼里闪过一丝惊诧之色。

  “肖恩……”塞西莉亚转过头望着睡在另一张床上的肖恩,声音突然有几分颤抖,在她的感知之中,西南方有一道几乎冲天的魔法光柱,伴随这这道魔法光柱的出现,一股极其浓郁的生命气息正在飞速的流失着,那是一种死亡、绝望与恐惧的混合情绪,感知力越是敏锐的人,越可以感觉到这股气息。

  肖恩起床走到塞西莉亚的身边,轻轻拍着她的后背,安抚她的情绪,脸上的笑容很是温和:“没事的,只是一道魔法光柱的爆发而已。……不过这样也好,至少我们知道想要找的东西在哪,同样也知道了那些被劫持了的人下场。”

  听着肖恩的安抚,塞西莉亚还是有些惊惧,只是情绪上要稍微好了一些。

  只是在塞西莉亚看不到的地方,肖恩的脸色却是变得无比阴沉起来:“没想到居然会是死棘……只希望这些家伙不是针对姓的行动,不然现在还真的没实力和他们打呢。”

  (未完待续)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