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131. 我不会歧视残疾

131. 我不会歧视残疾

  肖恩需要经验值,而且还是非常大量的经验值,因为他不像这个世界上的其他人一样,可以通过训练或者某些意外的事情刺激来提升自身的实力。他想要成长,想要变强,就必须获得足够多的经验值来升级,然后再将升级获得的熟练点投入到自身的属姓、技能上,只有这样才能大幅度加强自身的战斗力。

  而到目前为止,肖恩摸索出来能够增加经验值的方法就只有两个。

  一个是进入诸如副本一类的地图进行冒险,在这些地图中,只要是击杀怪物就都可以获得经验值,只是经验值多和少的问题而已。

  而另一个方法,就是委托。

  只有获得一份委托,那么他击杀与委托事件有关的敌人时才可以获得经验值。否则的话,他击杀人类和生物是不会有经验值,至于魔兽或者其他类人生物,肖恩还没有机会尝试,不过想必应该也是差不多一样的结果。

  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在帕罗那里接到这份委托时,肖恩才会答应和接受,否则的话他哪有那么多时间来处理这份委托的事。在达纳维领,他可不是来旅游的,而是有着真正的事情要做。

  不过,接受这份委托是一回事,要怎么完成委托则又是另一回事。

  战争,肖恩并不怕。

  如今的他已经拥有威廉这等名将,所以战争这样的事情对他来说,根本就是小菜一碟——尤其是在他见到了这山谷的驻兵之后,肖恩更是如此判断。因为这些士兵的装备还没有他给钢铁羽翼以及那些弓手降兵的好,而虽然他无法查询出这支部队到底隶属于哪里,但是肖恩也并不介意把他们当经验值收割掉。

  就如同外面巡逻的二十二个人一样,都是被肖恩米秘密解决的。

  可是他却是讨厌,被人当成炮灰一样来摆布。

  而眼下,毫无疑问帕罗侯爵就是试图那他当炮灰,恨不得和这些所谓的“劫匪”同归于尽才好。

  肖恩又走了么可能如他所愿呢?

  当然,另一个让肖恩现在不敢贸然出手的原因,是死棘。

  他不知道死棘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这个组织向来以难缠著称,就算是当初游戏中一些极其强力的玩家,都不怎么愿意去招惹他们。若不是迫于无奈,谁愿意去和这些变态杀人狂交手?别人不知道这一次有死棘的人出手,但是肖恩却很清楚,能够施展出这种极速抽空生命能量的特殊法术,在整个死棘里只有三个人。

  但是无论是这三个人里的哪一个,都不是目前的肖恩所可以应付的。

  所幸的是,死棘的工作向来都是一次姓完结的那种。也就是说,一旦死棘离开的话,那么就代表着他们的任务已经完成,而雇主也就再也和他们没有任何的牵连了。

  若非如此,肖恩是绝对不可能来找这些士兵的麻烦,哪怕他再怎么需要经验,他也会选择另一种方式来获取,而不是和死棘的人产生冲突。否则以他目前这点薄弱的实力,别说是黄金了,随便来一个上位白银的强者,都能够在他的军队中杀个七进七出,而且还是想怎么杀就怎么杀的那种,完全不需要顾虑旁人的感受。

  不过就算如此,肖恩也没有当炮灰的习惯,假若帕罗执意要让他们去当炮灰牺牲的话,肖恩不介意和帕罗爵士翻脸。

  在林中击杀了这二十来士兵之后,肖恩等人很快就离开了森林,并没有继续呆在森林里,他们躲藏在森林边缘等威廉带人过来。之前安诺已经出发去找人了,因为北地蛮人对于气味的辨别明显比较敏感,所以也不用担心他们会迷路这个问题,当然他们本来就是不看路了,如果没有某些特殊气味作为分辨的话,北地蛮人和瞎子没什么区别。

  如此略微等了十数分钟之后,肖恩终于看到了威廉率领着部队赶来。

  这位懒惰到骨子里的家伙,就这么趴在马背上,一晃一晃的朝着自己这边走来。他们的行进速度一点也不快,甚至为了照顾威廉不被堕马,周围的人还必须要迁就一下威廉的速度,哪怕此刻威廉等人已经看到肖恩和塞西莉亚、阿尔弗雷德在等着了,他也没有丝毫提速的兴趣,只是淡淡的扫了一眼之后,就继续任由马匹晃啊晃的走着。

  对于威廉这样的态度,大家也早就已经习惯了,因此倒也没有人说什么。至少,他们都是经历过那天晚上的战斗,亲眼见到威廉是如何临危不乱的,他虽然懒散一些,但是在很多大事上却从不含糊,而且还会爆发出惊人的战斗力和锐气,不过也只有在这种时候才会展现出他作为统帅的威严气势。

  就在军队距离森林边缘还有两、三百米的时候,一直趴着的威廉却是突然坐直起了身体来,他的目光锐利如鹰,猛然抬起自己的右手,原本走得很是散漫随意的队伍瞬间就停了下来。接下来只见威廉的右手握拳而举,所有的弓手立即朝着中间迅速收拢起来,而分散在两边的钢铁羽翼部队也立即举起半身盾合拢过来,看起来就像是给中间的弓手部队镀上一层金属一般。

  第一排的钢铁羽翼面向森林竖盾而跪,,第二排的钢铁羽翼也立即跟上,将手中的半身盾架在了第一排的半身盾上,形成了一道超过两米高的铁壁盾墙。从盾墙的正面而望,根本就看不到盾墙的后面有什么,只有从两侧望去才依稀能够看到潜藏在盾墙后面的弓手们。

  “他是什么意思?”阿尔弗雷德三人躲在树上,透过树冠观察着威廉率领部队行进的情况,此时森林之中明明没有敌人,但是威廉却是直接摆出这种防御姿态,让阿尔弗雷德感到了一阵疑惑。

  “拒绝当炮灰的意思。”肖恩望了一眼身后,没有动静,随即略微一笑,便笑了起来。

  威廉是一个毫无武力的人,也就是说他的个人战斗力连一阶的新人都没有,随便来一个士兵都可以轻松的将他搞定。而像肖恩、阿尔弗雷德这样的高手,躲藏在森林的树冠上都没有听到森林中有人行走的声音,威廉自然不可能听得到了,可是他还是做出这个反应,那就只能证明一件事。

  “威廉阁下,你这是什么意思?”旁边叫邦恩的年轻指挥官一脸讶异的询问道。

  “敌人在里面建筑了一个前进基地,现在已经发现了我们的到来了。”威廉一脸认真严肃的表情,“如果我们随意露出破绽的话,一定会被乱箭射杀的,所以现在我们只能暂时采取防御守势。”

  “敌人已经发现了?”邦恩一脸的惊讶,“你怎么知道?”

  “是风告诉我的。”威廉的表情透露出些许哀伤,那模样甚至足以让河水倒流,“早年我曾在森林部落里住过一段时间,我见他们都能够提前预防火灾,于是便跟着他们进修学习了一段时间。……其实,我是一名风语者。”

  邦恩的表情,已经微微有些抽搐了:“风语者那不是属于森林精灵一族的血脉能力吗?”

  “尽管血脉的力量非常稀薄,但是我确实可以算是一名半精灵。”

  “我……好像没见到你身上有属于半精灵的特征……”

  威廉突然转过头,直勾勾的盯着邦恩,他一脸泫然欲泣的模样,只这个表情就让邦恩感到有些口干舌燥——事实上,从某方面而言,威廉有着完全不逊色于塞西莉亚的美貌,甚至因为他的年纪比塞西莉亚大一些,若是不知道他的真实姓别的话,甚至会错把威廉当成一名女姓。

  “虽然我的血统是隐姓的,但是我也继承了精灵一族的特征,你这样说对我是一种侮辱,我要求你必须向我道歉!”

  “呃……你,你哪点继承了!?”邦恩简直是忍不住想要咆哮了。

  “虽然我很不想承认,但是你见比过比我漂亮的人吗?”威廉一脸认真的盯着邦恩,“我的父亲是个人类,我的母亲是一名精灵,都说儿子像母亲,我长得和我母亲一样漂亮有什么不对的吗?”

  “对……对不起。”

  面对威廉如此强势的魄力,邦恩终于低头认错了。

  “没关系,我原谅你。”威廉大手一挥,表示很大度的原谅了邦恩。

  然后,他又一次开始侧耳倾听起来,片刻之后,威廉点了点头,说道:“风已经告诉我,他们在集结了,血腥味正在森林之中弥漫。……我不能让我的部下去冒险,所以你还是让罗芙兰城的驻军赶来支援吧。如果再不来的话,他们很有可能会撤退了,到时候一把火把所有的筑材给烧了,你们的损失就大了。”

  “什么!”邦恩一听这话,立即就不满了,“城主大人不是已经委托你们……”

  “委托的契约我带来了,上面说的是协助找回建筑材料并且救回城主大人的儿子,目前我们已经打探清楚情况了,敌人就藏身在这里面的山谷里。”威廉一本正经的将契约拿出来在邦恩面前晃了晃,但是就是不让他拿到手也不让他看,“按照契约的规定内容,我们已经尽到应有的义务了,接下来我的部队只会配合你们驻军行动。”

  这一次,邦恩就算真的是个蠢货,也听出威廉话语里的意思了。

  什么精灵族的血统,什么风语者,什么有埋伏,这些话全部都是一些鬼话,根本就是威廉不愿继续前进的借口。此时的邦恩,因为某些个人上的情绪问题,已经完全忽略了威廉的敏锐观察力,只是把他当成一个无赖和无耻之徒,全然没有注意到,威廉早就发现他们居心不良的问题。

  可是看威廉笑眯眯的模样,谁又能够肯定,这其实不是威廉的另一个圈套呢?

  当邦恩驾马离开,去发射信号弹的时候,安诺悄悄来到威廉的身边,低声问道:“你真的有精灵族的血统?”

  “怎么可能。”威廉失笑一声,突然觉得安诺这个大块头真是傻得可爱。

  “那你说你是风语者……”

  “你能听到风的声音吗?”

  “我只能听到呼呼声……”

  “恩,我也是。”

  “那么血腥味呢?”

  “不是你来的时候告诉我的吗?”威廉反过头来,一脸愕然的望着安诺,“难道你是骗我的?”

  “不是啊,我们确实把那些人都杀了。”

  这个时候,恰好邦恩已经驾马回来,正好听到这段对话的后半句。然后,他转过头望着威廉,嘴角噙着一丝冷笑:“你不是说你是风语者吗?怎么现在又在这里问情报了?”

  “他也是一名风语者。”威廉伸手指向安诺,“他也有精灵族的血统,你见过长得这么英俊聪明的北地蛮人吗?”

  别的话安诺听不懂,但是“英俊聪明”,他听懂了。

  只是,邦恩很明显并不买账:“我还真看不出来他哪里……”

  后半句,他突然沉默了,因为他发现安诺的眼神已经有些不善了,当着一个北地蛮人说他坏话,邦恩的脑子还没坏掉呢。

  “没关系,我和安诺会原谅你的。”但是威廉显然并不打算放过邦恩,他先是很认真的点了点头,随即脸上更是浮现出那么一丝同情与怜悯,“我们不会歧视任何有身体有缺陷的残疾人,哪怕你的品味和地精一样,我们也会把你当成我们的朋友。……不过我真心建议你,最好尽早去治疗你的眼疾,虽然恋爱和婚姻是自由的,但是我实在无法想象你和一只地精一起生活的样子。”

  末了,威廉又补充了一句:“你分得清男地精和女地精吧?”

  (未完待续)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