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132. 让人失望的军队

132. 让人失望的军队

  威廉始终坚持不进军,邦恩也毫无办法,毕竟这支部队并非受他管辖和统帅。

  时间没有过多久,大地的另一端,就传来了轰隆隆的响声。

  一道滚滚而至的烟尘蔓延而起,从高空俯瞰,便可以看到这道滚动的烟尘犹如一条黄龙般,在大地上飞舞着。落后于这条烟龙之后大概数百米的位置,是一支步兵队伍,人数比起前面的骑兵要多上将近一倍,不过武器配式倒是有所不同,主要是以弓兵为主,盾兵只有区区一百来人。

  不过考虑到这是一支城防驻军,并非野战军,因此弓箭手的配备比例稍微多一点也是正常的。只是比起轻骑兵的急行军,步兵队伍虽然速度稍微放缓不少,但是实际上也是小步跑的前进,这对于体力的消耗量其实也不低,尤其是一会明显还有一场仗要打,结果这个时候居然还不保留足够的体力……威廉微不可查的摇了摇头,内心发出一声叹息:如果只是这种质量部队,我凭手头上这支部队也可以轻松的吃掉了。早知道是这样的实力,我也就不用那么费心费力的去算计了,都不知道对方这支老爷兵能不能上战场。

  事实上不止威廉看出这支军队的虚有其表,就连阿尔弗雷德和塞西莉亚也都同样皱起了眉头,两人的脸上都显露出几分不可思议。在他们的印象中,贵族的私军应该是非常骁勇善战才对,因为贵族间爆发战争的次数是最多的,经常有可能因为一件小事就演变成一场战争,尤其是在莱恩公国这里,这种事更是经常发生。

  所以,经常打仗的军队,怎么可能会是弱旅呢?

  但是摆在眼前的事实却是,这支军队的情况看起来,甚至不如白翼雇佣兵团。

  肖恩总算知道,为什么一支百人轻骑兵会全军覆没了。像这样的军队,别说是百骑了,就算是千骑万骑出去了,遇到一个下位黄金的死棘成员,也休想回得来。

  很快,百名轻骑兵就在威廉的军队附近勒停。

  他们似乎知道自己的骑术不是特别好,因此并没有秀骑术的想法,只是很干脆的将缰绳一扯,就试图勒住战马。但是也不知道是训练不够还是其他什么原因,威廉甚至看到有不少轻骑兵驾驭着战马往前踏了十来步才终于停下来,本来保持着奔驰状态就已经彻底失去阵形的轻骑兵部队,此时变得更加散乱了。

  再略微等了将近半个小时之后,另一支步兵军队才终于姗姗来迟,可是看他们那近乎筋疲力尽的模样,威廉实在很怀疑这支部队还能不能打仗。不过对方的指挥官既然什么都不说,威廉也完全懒得去问,他对这支军队已经彻底失去了兴趣,同样的对于这支军队的指挥官,也没有丝毫的兴趣。

  一个连行军节奏都不会控制指挥官,有什么价值?

  看部队已经集合完毕,肖恩和阿尔弗雷德、塞西莉亚便从树冠上落下,然后朝着威廉这边走来,双方很快就汇合到了一起。

  这个时候,昨天和肖恩打过交道的那名指挥官,便带着邦恩和另一名看起来似乎也是指挥官模样的人走了过来。双方对于彼此似乎都有些怨念和不满,因此并没有什么客套的寒暄之类的话语,一开口就直奔主题。

  “请问威廉阁下打算怎么做?”昨天那名指挥沉声问道。

  “按照协议委托,我们的责任已经完成,剩下的就是你们的事了。”威廉毫不含糊的回答道,“我们只会从旁协助你们的进攻,但是并不受你们的统帅,而且我们也会自行视情况是否决定撤退。”

  说到这里,威廉斜视着在这三名指挥官身后的那支所谓的“军队”,这一次轮到他的脸上露出轻蔑之色了,很明显记仇的威廉还在记恨昨天那位指挥官在旅馆的行为。

  然后,是毫不留情的嘲讽:“我相信,我们很快就需要撤退的。”

  “作为协同作战的部队,我有权要求你们的部队归我统帅。”这名指挥官也是寸步不让,打的是什么算盘已经一目了然。

  “我拒绝。”威廉一声冷笑,态度极其强硬,“如果你们还不能够了解我的意思,那么我就明确的向你们重复一遍。……我很怀疑你的指挥能力以及你们的用心,所以我拒绝交出我的指挥权。我的部队只会从旁协助你们的进攻,具体的战况和战机将会由我自行判断,所以如果你们想要我的部队负责正面作战的话,那么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这是不可能的事。”

  “你!”

  “肖恩阁下,这难道就是你们……雇佣兵团的态度吗?”邦恩看双方都已经有了火气,而且他也知道威廉的牙尖嘴利,于是便试图转移目标。

  “威廉的态度,就是我的态度。”肖恩想都不想,懒洋洋的回了一句,“在战争爆发的时候,包括我在内的所有人,都得完全遵照威廉的指挥和委派,所以如果你们还有什么疑问的话,就去找威廉吧。”

  在肖恩看来,专业的事情就应该交由专业的人手去处理。

  经验值他固然想要,但是如果是要让他的部队去当炮灰,这是绝不可能的,反正他已经升到五级也掌握了第一个咒印刻纹,剩下的实力强化就要等到十级才有。可是他和安诺、阿尔弗雷德等人联手暗杀二十多人后才增加百分之九的经验值,而升级之后经验值的增幅又会加大,按照这个数据计算,他就算是将整个山谷里的敌军都屠戮干净了还不知道能不能升两级呢,而为了这么一点小利就舍掉手上这支部队。

  肖恩怎么可能做得出?

  这可是活生生的人命啊!

  可不是游戏中的一段数据!

  虽然他知道战争不可能不死人,但是如果因为他的决定和一些政策,可以少死那么几个人的话,肖恩还是非常乐意的。这并不是什么悲天悯人的心绪,也不是什么为了收买人心的仁义,而仅仅只是肖恩是这么想的,所以他也就这么做了,至于原因?肖恩从来就没考虑过。

  关于指挥权的交涉,就此破裂。

  邦恩和另外两名指挥官,也回到了自己的部队之中,开始进行他们的布阵和战术。

  “我不会愧对你的信任的。”威廉望着肖恩,然后叹了口气,这一瞬间的模样要多妩媚有多妩媚,完全就不像是一个男人所应该有的表情,“这一战,你准备怎么打?”

  肖恩微微一笑,道:“尽可能的消灭敌人。”

  “我明白了。”威廉点头,一脸肃杀。

  很快,罗芙兰驻军部队就完成了战术安排和布阵。

  他们采取的作战方式非常的老套,就是盾兵负责前阵,后面跟着枪兵和弓手,三方彼此的间距是三十米。再之后,是由另一名指挥官率领着的轻骑兵部队,他们并没有行动,似乎是在原地待命休息,不过这种战术布阵倒也是比较正常,毕竟在森林地形,并不利于骑兵部队的进攻。

  哪怕是轻骑兵部队,也是一样的。

  但是塞西莉亚和肖恩在看到这个布阵时,皆是摇了摇头,对于这支贵族驻军最后一点期盼也消失得无影无踪。而就连肖恩和塞西莉亚都如此了,更何况是威廉这个眼光挑剔的很的人?

  “都是一群脑子有坑的蠢货。”威廉不屑的撇了撇嘴,“他们以为拿盾的就是防御兵种吗?也不看看圆盾和半身盾的区别!第二作战序列的枪兵居然还和盾兵拉开距离,他们到底是在想什么?而且在森林地形作战,弓手部队居然是收拢集中阵形,他们这是嫌目标不够大吗?”

  这一刻,威廉身上某个机关似乎被人开启了一般,嘴皮子像倒豆一般噼里啪啦的说个不停。但是尽管他的吐槽在继续,可是手上的动作却也没慢,几个手势一起,整支部队就像是齿轮一般精密的运转起来。

  威廉知道北地蛮人不懂得战阵变化,但是他也没有喊肖恩制订那些口号的姓格。所以他干脆在弓手部队中挑选一些人出来,将他们和北地蛮人重新编排成五个小组,然后让北地蛮人记住自己的指挥官,就好像是五个小齿轮一般,而他的命令也将通过这些指挥官精准的传递到各小组,让这五个小齿轮变成一个大齿轮。

  这种指挥方式虽然简单,但是对于北地蛮人却非常有效。

  而威廉,当然也不可能继续坐在马上,这样的目标实在太显眼了,作为一个优秀的统帅他当然不可能犯这样的错误。

  一百名北地蛮人举起手中的半身盾,然后小心翼翼的前进着,从一开始他们就按照各自小队的队长命令,形成五个读力的半弧阵在前进,可是这五个半弧阵却又是彼此紧密结合在一起,任何一个半弧阵露出的破绽都会被另一边的半弧阵给弥补,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全方位的圆阵,只是从高空俯瞰的话,这个圆阵看起来却像是五朵花瓣。

  这就是威廉自己研创出来,最适合于森林地形行进的步兵防御阵——花阵。

  而近百米弓手,也都是在贸易之都那种地方真正经历过无数拼杀的老兵。他们虽然是降兵,内心多少也有些忐忑和不安,可是一旦进入战斗状态之后,他们却是变得沉稳宁静下来,内心种种忐忑和不安也完全消失,因为他们很清楚,如果在这个时候分神的话,那么第一个死的就是他们。

  既然都是经历过残酷战争的老兵,因此自然也就不需要威廉再作任何提醒与安排。

  进入森林的瞬间,除了被威廉点过名的三十人处于花阵的中间,如同花蕾一般之外,其他的弓手全部都分散在花阵的周围,小心而谨慎的借助着树干前进。至于这些弓手降兵会不会有人趁机逃跑,那就不是肖恩等人可以控制的了,毕竟本来就是投降的士兵,多少也有一些威胁和强迫,所以自然不可能指望他们的忠诚。

  而几乎是威廉的部队在森林中的阵势才刚刚展开,一阵密集如簧的弦绷声便在整个森林之中回荡着,无数的箭矢猛然间倾泻而至。肖恩很快就体验到那天晚上他对白翼雇佣兵团那惨不忍道的攻击方式,十数名弓手和北地蛮人,在措不及防的情况,接连倒下,其中几人更是当场阵亡!

  “盾阵!”威廉第一时间就躲到北地蛮人的盾牌后面,同时还不忘了下达指挥命令,“自由射击!”

  (未完待续)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