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133. 北地蛮人安诺

133. 北地蛮人安诺

  箭雨如蝗。

  漫天飞矢从林中四面八方射出,落在威廉的花阵上,却都被坚盾挡下,只发出一阵叮叮当当的声响。在经历最开始的一波箭雨袭击之后,完全采取守势的北地蛮人便再也没有被飞矢射中,连带着处于花阵中心的那些弓手们也被保护得很好,完全不用担心姓命威胁。

  随着花阵的收缩,整个阵形看起来就像是含苞待放的花蕾一般。

  但是相对于威廉这边局势的问题,罗芙兰驻军的部队,简直就可以说是一处修罗场了。

  箭雨的覆盖,是针对两边同时进行的。

  因为罗芙兰驻军的弓手部队将阵形收缩,因此也就成了对方重点打击的目标。那密密麻麻的箭矢起码是肖恩这边的两、三倍,而在第一波箭雨的倾泻下,罗芙兰驻军就有近百人永远的倒下,而受伤的人数甚至远远超过了这个数目,只是第一波攻击而已,罗芙兰驻军就陷入混乱的状态之中,甚至连最基础的反击都未能做到。

  然后,就是第二波箭雨。

  不过也因为有罗芙兰驻军在另一边吸引火力,所以看起来要更加谨慎和难缠的肖恩部队,自然也就没有遭遇到那么强烈的袭击,很明显对方的目的仅仅只是利用箭雨的覆盖来拖延住肖恩等人的速度而已。

  这个战术,跟那天晚上在伯莱斯森林肖恩动用的战术,简直如出一辙!

  他们只要集中兵力,先将数量较多,但是看起来明显更容易对付的罗芙兰驻军解决后,便可以集中兵力再反过来把肖恩这支部队给吃掉。毕竟肖恩这支部队,只有区区两百人而已,这个数量在敌人的眼中,明显并不算多,尤其是他们还有一百名被认为最不适合当士兵的北地蛮人。

  无论从哪个方面看,肖恩这支部队明显就是个软柿子!

  从目前的局势上来看,敌军的指挥官是否非常出色肖恩等人并不清楚,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对方至少比罗芙兰驻军那几个蠢货更懂得如何打仗。当然就战术上来是毫无新意的,可是战争从来就不需要什么新意,只要实用就行——而无疑,这个箭雨覆盖的战术在这种森林地形里,确实是最适用的。

  至少,肖恩的大部队确实是被拖住。

  而且对手的弓箭手数量也并不算少,连绵不绝的箭雨覆盖,再加上其中时不时夹杂而来的精准射击,都压得肖恩这边完全抬不起头。虽然他们的反击要比罗芙兰驻军好得多,可是怎么也算不上犀利,稀稀疏疏的几支箭矢射出去之后,都不知道有没有射中敌人。

  可是,与这紧张激烈的气氛所不同的,是花阵内,一脸兴奋的威廉。

  威廉的脸色泛起一阵酡红,那模样犹如醉酒,本就长得比女人还要漂亮的威廉,现在看起来更是充满了异样的魅力。他抿嘴而笑,眼睛明亮得惊人,他的鼻息极重,但是谁都知道,此时的威廉才是最危险的,他越是兴奋头脑就越会冷静,而思维上的加速更会让他拥有更快的判断能力。

  “对方指挥官至少比那些废物好。”威廉轻笑,声音粗重,“对付我们的弓手数量并不多,分成了两批……”

  如此说着的同时,威廉不知道从哪捡起一根树枝,在地上画了一个半弧,就像是一条分水岭。

  在分水岭的下方,画了一个圆圈,道:“这是我们。”

  接着,又在分水岭的另一边,分别在左中右三个位置上画了三个小一点的圆圈:“这是对方弓手的分布。……可能会稍微有点偏差,不过实际上应该差不多。”

  树枝在己方的圆圈一划,直接拉了一道直线切入左边的小圆圈,沉声说道:“一会开阵,所有弓手全部都给我把箭矢射向这边,不管有没有效,都给我盯死这里!……肖恩,弗雷德先生,你们领第四第五小队,快速朝右边插入,其他的不需要管,只要你们能够插入敌阵就足够了。”

  又是一条笔直的线,连接了右边稍小的圆圈和大圆圈。

  最后,树枝才落在了中间的小圆圈上:“塞西莉亚小姐,你的火球术能够丢到大概两百米开外吗?”

  “没问题。”塞西莉亚想了一下,随即点了点头,“不过……可能会引起山火。”

  “无所谓。”威廉想都不想,“那么中间这一批弓手就交给你了,塞西莉亚小姐。……安诺,一旦塞西莉亚发动攻击后,你立即第一时间带领第二队的人朝着中间冲上去,什么都不需要管,只管杀人!”

  “好!”安诺这个傻大个,笑着点了点头,脸上没有丝毫的畏惧。

  可是谁都清楚,中间这一条路,才是真正的危险,因为他要受到左中右三方的夹击。

  射想左边的箭矢,在这森林中只能盲射,因为彼此之间的距离起码有两百米,对方看得到己方,己方却看不到对方;右边的路,因为缺乏远程攻击,所以只能等到近身后才能展开袭击,虽是危险,却并不如中路,更何况威廉还只给安诺配了一队二十人,远不如右边这方四十人。

  “要不我来?”阿尔弗雷德皱眉。

  威廉摇了摇头,只说了一句话:“他是北地蛮人。”

  钢铁羽翼是一支纯由北地蛮人组成的军队,无论是现在还是将来,肖恩都已经决定绝不会混入其他种族部落,所以这支军团未来的团长,只会也只能是一人,那就是安诺。虽说现在的钢铁羽翼,都是安诺部族里的人,但是以后却也会有其他北地蛮人并入,因此安诺必须要从现在就开始培养。

  威廉不求安诺能够单独领军指挥,但是至少他必须勇猛无双,永远都冲在最前线。

  又是一阵密集的箭雨倾泻,叮当作响。

  当最后一声声音停下的那一瞬间,威廉的双唇,轻轻的吐出一个词:“开阵!”

  犹如水银泻地,又如昙花一现。

  钢铁羽翼的坚盾齐齐放下,动作整齐划一得完全不像是北地蛮人的行为。原本层层叠叠而起如同一个整体一般的盾阵,在一秒钟的时间里就被彻底分散一百个个体,接着又如同齿轮一般快速的运转起来,化作五个彼此读力又相互牵引着的个体。

  一名弓手突然从阵中站起,他的箭矢早已搭在箭上,却并未拉弦。

  在起身的过程中,右手才逐渐将弓弦拉开,而左手则同时将弓举起,当人站直的时候,弓弦刚好满月。并未如何瞄准,只是将箭矢瞄向威廉指定交代的方向,然后轻捏着尾羽的右手才悄然一松。

  “咻!”

  箭离弦,尾羽在空中拉出一道白痕,没入远方昏暗的林中。

  这一箭,犹如一声领头马那般,紧接着便是数十支箭矢,齐齐朝着这个方向飞射而来。他们不求精准度如何,仅仅只是一个大方向上的覆盖,倾泻而出的箭矢转瞬间就形成了一次拥有足够威慑力的反击。紧接着,就是分散在周围的弓手们,好像找到了主心骨那般,开始朝着这个方向攒射,无数的箭矢根本就不在乎是否能够命中敌人,反而更像是将之前被压制的憋屈与怒火,一口气的发泄出来。

  只一个瞬间,左方的敌人就被彻底压制了,反而变成了对方受到了压制。

  而这个时候,肖恩、阿尔弗雷德、安诺三人,也已经带着威廉指派给他们的小队,朝着各自的目标发起冲锋。

  安诺举盾的左手用力一撑,顶着盾牌的小臂肌肉传来一阵微颤,那是有箭矢射在上面被挡住后的冲击力。安诺根本就没时间也没机会去看左边射来的这些羽箭到底是什么状况,他只能将手中的半身盾举在自己的左前方,护住自己的脑袋和上半身,至于大腿以下的部分,他就完全是有心无力了。

  不过反正对方也不是什么神射手,以他快速奔跑的动作来看,想要射中他的双腿也略微有一点难度。

  安诺的左手紧握着长枪,他身先士卒的冲在队伍的最前面,作为曾经的酉长、如今的队长、未来的团长,安诺的内心其实是挺骄傲、挺幸福也挺满足的。

  他知道,以后部族的食物再也不会欠缺了,他们的部落也不会有人饿死,甚至不用被关在笼子里像动物一样被人评头论足,更不用处处受尽别人的白眼。被塞丁斯商会关押在地下的那段时间,他也曾听一些“前辈”提起过有关“主人”这个词的事,当然也知道奴隶其实是没人权的,稍微遇到什么不顺心顺意的事,就会遭到一顿毒打。

  安诺不清楚肖恩是不是就是那些前辈口中所谓的好主人,可是在他自己看来,肖恩就是一个很好的酉长。他不仅给他们饭吃,也给他们地方住,甚至还给他们从所未有的待遇和新装备,而他们唯一需要做的,就是和以前在冰域中狩猎时做的事差不多,只不过目标换成两条腿的人而已,当然还有那些他不懂,可是威廉说能够让他们活得更久的“训练”。

  最开始的时候,安诺其实也有一点点小小的狡猾,因为他觉得,让肖恩当他们的“酉长”,那么他们以后的食物就有着落了。而之后,为了让自己的部落体现得像那些前辈所说的“有价值”,安诺很快就将自己擅长的事毫不保留的告诉了肖恩,之后更是全力以赴的去完成肖恩的吩咐。

  安诺发现,自己其实并不讨厌这样的生活。

  对于他们北地蛮人而言,能活着就是一种幸福,还有吃得饱的饭,那就是一种更大的幸福。

  他们没读过书,没学过什么知识,会得也是一些很粗浅的东西,更不懂得什么是非曲折,可是他们却很清楚什么是感恩。他们感谢的并不是神,因为北地蛮人从来不信奉任何神明,他们崇尚的先祖崇拜,这是他们力量源泉的来源,所以他们感谢肖恩,因为是肖恩让他们的未来得到了保障。

  左臂上又传来了一阵轻震,那是又一支箭矢击打在上面传来的冲击感,安诺没有理会,他紧握着手中的长枪,飞快的在森林之中奔跑着,如鹰隼般锐利的目光不断的扫视着前进方向上有可能出现的敌人。在他准备行动的时候,威廉悄悄的跟他说了一句话,他说他的任务很重,死亡可能姓很大,但是如果自己可以坚持得越久,那么对肖恩的压力就会减轻许多。

  为了肖恩,安诺其实并不介意牺牲,因为他知道自己的部族跟了一个比自己更好的酉长——他们部族的未来得到了成长的保证,养育自己的父母也不用担心食物不够而为了部族的未来选择挨饿,他再也不用担心有人因为饥饿而熬不过寒冷的气候。

  倏然!

  一支羽箭从林中射出!

  射箭的人瞄准的时机非常好,甚至也已经算准了提前量,所以箭矢射来的时候,堪堪是从安诺手中盾牌的边缘处擦过,尾羽甚至已经拂到盾牌的边沿。

  这支箭来得实在太突然了,当安诺发现的时候,箭矢已经擦过自己的盾牌射了过来,这个时候想要躲闪或者抵御明显已经不可能了。不过或许是因为尾羽擦过盾牌边缘的关系,本是射向自己咽喉的这一箭稍微偏了一下,最终只刺入自己的左肩——那是唯一一处没有庇护的地方,因为柳钉胸甲的护肩是在右边。

  有点痛。

  这是安诺的第一个想法,但是这一箭却也仅仅只是让他的身形微微停顿了一下而已。不过很快,安诺就表现得异常兴奋起来,因为这是他发现的第一个敌人,所以他以更快的速度朝着这名敌人的方向奔去,看着对方狼狈奔跑着的背影,安诺将右手上的长枪稍微换了一个握姿,猛然一掷,长枪就贯穿了对方的身体,将他彻底钉在地上。

  然后从其身边跑过的时候,安诺右手才握着长枪的枪柄,用力一提就将长枪拔出,整个过程连一秒时间的浪费都没有。

  随即,安诺又响起了威廉的那声叮嘱,然后他便做了一个以往在冰域狩猎时绝不可能出现的动作——安诺突然扯开嗓子,发出极其兴奋的吼叫声,将内心憋着的那股情绪,彻底的宣泄出来。

  这样,应该能够吸引到更多的注意力了吧?

  (未完待续)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