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145. 亚丝娜.G.伊文思

145. 亚丝娜.G.伊文思

  这是一间装潢精致的书房。

  书房的面积面积不小,最起码也有上百平米,地上铺着红色的地毯,天花板是白色的,除了一盏魔法吊灯外,就没有其他装饰。书房的高度接近是六米出头,明显是将上下两层楼给打通,然后又舍弃了楼梯之类毫无用处的占地物;书房的四壁都是特制的书柜,除此之外书房内也还有八个被分成四排的书柜,不过这些书柜的高度只有两米出头,和四壁那些高达六米的书柜相比,就显得矮小许多,只不过却是更方便拿书而已。

  这些书柜,上面全部都放满了各类书籍,而且书籍的覆盖面极其广泛,从政治、内政、经营到军事、战争、历史,再到风俗读物、一些小说、植物种植等等,基本上任何一种类型的书籍,在这里都可以找到,只不过数量多寡的问题罢了。其中数量最多的就要属关于内政和军事这一方面的书籍,而小说和风俗读物的数量最少。

  从藏书量来看,可以判断出这书房的主人明显更偏好于实务,而非幻想。

  在书房对着正门的三十米处,有一张三米长的大型书桌。

  这张书桌是用一块巨大的白玉雕刻而成,整体干净白洁光华,唯一可惜的就是虽然看起来大气和华贵,但是这张书桌在使用上其实很不方便,因为书桌没有书柜。对于一般人而言,这种书桌也就只能当一个摆设,实用姓非常的低,至少绝大多数贵族都不会去使用,他们是恨不得书桌有许多暗格才好。

  这张书桌上的左边放置着数本厚厚的书籍,摆在上面的一面是《论城市发展规划及未来影响》,这本书籍已经贴有标签,标签的位置在书籍的正中间,很明显这书籍被人翻看过一半,只是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所以才暂时被放下了。而书桌的右边位置,则摆放着数十份羊皮公文,这些公文都已经被拆开过,其中不少上面已经盖了一个红色的印鉴,这表示这些公文已经被批准执行,而另外一小部分——大概有四五份,则被单独放开,上面没有任何印鉴,这表示暂时还未得到处理。

  而最多的一部分,看起来似乎有超过二十张的模样,则全部都被一个鲜红的交叉占据了整份公文。

  在书桌的后面,是一个六米高、两米宽的巨大窗户,没有窗帘,这个窗户正好可以看到曰落时的景色,在很多时候都显得特别的优美。

  此时,一名拥有一头深蓝色长发的女子正站在这面巨大的窗户前。

  她身上穿着一件干净整洁的白色立领军装,军装有双排扣和金色的边纹,本该是略显奢华的军装可是穿戴在这名女人的身上却是显露出一种肃杀的气质。这种气质反而掩盖了女子身上所拥有的窈窕身材,任何人在第一眼看到这名女子,都不会注意到她的傲人身材所吸引,而是那一股冷冽的寒意,就仿佛置身于寒冬之中。

  这名女子有一对好看的丹凤眼,可是她的鼻梁不够挺,嘴唇也要稍厚一点,而且更因为脸上从不施妆,所以她看起来并不如何明艳,如果忽略了她身上那种极其明显的气质,这也就是一位长相普通但是却拥有傲人身材的普通女人而已。这种女人在一个地方或许并不多见,但是如果扔到一个繁华的城市去,那就实在不算什么了,绝对是属于丢人群里就会找不着的类型。

  假如她没有身上这股摄人的冷冽肃杀气质的话。

  这个女子,就是白银剑姬,雷鸣的女武神,莱恩公国之花,托尼斯侯爵,圣壁罗尔德.g.伊文思统帅的掌上明珠,亚丝娜.g.伊文思。

  眺望着窗外的景色,此时还没到黄昏,所以看不到曰落的景象。但是站在这里,却也可以俯瞰到大半个托尼斯要塞的内城区,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亚丝娜的目光却有几分漠然和意兴阑珊。

  她转身,拉开与白玉书桌配套的高背白玉椅,然后坐了下手,右手轻轻一扬,被她拿捏在手上的两封信就这么甩到了书桌上。信纸在光华的白玉书桌上滑行了一小段距离,并不长,大概只有几厘米的样子,然后就停了下来——并不是自动停下来,而是不知道为什么,又突然被亚丝娜伸手按住。

  亚丝娜的眉头微微一挑,然后又重新将这上面一封信拿起来,重新看了一眼。

  信的内容没什么出奇的地方,只是确实如肖恩之前所预料的那般,详细的记录他在街道上的行为——它将肖恩的每一句话都完整的记录在内。在这些话之后,才是写信人自身的评价,他的评价非常客观和公正,并没有加入自己的臆想和猜测,而在信的最后一页的评语结论上,则明确的写着“不是间谍”这四个字。

  只是亚丝娜却还是觉得这封信的内容实在是非常古怪,可是一时之间她又实在无法判断到底是什么地方古怪。

  于是,在沉思片刻后,亚丝娜又拿起第二封信。

  这依旧是一封关于肖恩的信。

  不过信的内容要比第一封简短的多,只有一页,而且还没有写满。

  这一封上面的内容,记录的是肖恩在旅馆后的一些情况,从这些情况上来看,似乎都是在对第一封信进行的一种呼应,以证明他确实不是一名间谍。信的末尾内容,是肖恩向一名士兵询问城主府的位置,而且他所走的方向也确实是城主府的方向,这一点也是亚丝娜疑惑的地方。

  两封信,已经将肖恩进入托尼斯要塞后的一切行为都清楚的记录在内,从他身上拿出来的钱币量来看,很明显这并不是一个缺钱的人。虽说莱恩公国是千年盟约帝国的附属国,采用的也是和泛大陆金币达到一比一水准的千年盟约帝国金币作为公国流通货币,但是在正常情况下,人们还是宁愿使用千年盟约帝国金币来消费,而不是直接用泛大陆金币来消费。

  可是肖恩,从金币交的人头税到旅馆开房,用的都是泛大陆金币。

  一个如此有钱的人,又怎么可能坐不起出租马车呢?

  如果是坐出租马车的话,那么根本就不需要去问路,自然也就不会被负责监视的人听到肖恩问话的内容,自然也就不会知道对方正在前往自己这个府邸的消息。

  略微想了一下,亚丝娜的眉头微微舒展开:对方是在向自己透露信息,他要来拜访自己。

  轻轻的将这第二封信放下,似乎得到了某种灵感和肯定的亚丝娜重新将第一封信拿了起来:“这么说来,他确实不是间谍。间谍是不可能来拜访我的,可是这一封信……”

  亚丝娜的声音非常清灵,带有一种宁静柔和的声线。

  拥有这种声线的人哪怕是大声的嚷话,却也只会让人感到一阵悦耳,而不会是尖锐或者粗犷的喊声。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拥有这种声线实在是一份难得的幸运,只是亚丝娜的容貌实在算不上美丽动人,略微有些可惜。

  紧紧的盯着信上的内容,这一次亚丝娜的目光扫得极快,几乎可以说是一目十行。

  而这一次,亚丝娜也终于发现这封信上让她感觉到不妥的地方:对托尼斯要塞实在太熟悉了!

  这种熟悉并不是那种假装的擅长和明白,而是真正彻底了解这个要塞每一处地方的那种熟悉,也正是因为这种熟悉,所以在第一次看信的时候,亚丝娜虽然感觉到奇怪的地方,但是却没有发现任何不妥之处。而直到刚才从第二封信上发现的疑点后,她才终于在这一封信上看出了不同之处。

  这一次,亚丝娜的目光变得有些深沉起来了。

  整个托尼斯要塞的建筑图纸,只有她和当初那位建筑师才知道。但是就算是那位建筑师,对于这个要塞的情况也不可能了解到这种程度,至少在内城区的布局上,他就绝对不会清楚。因为整个内城区的规划格局,完全是亚丝娜自己一点一点规划研究出来的,而整个规划内容和布局自然只有她才清楚,而这里面也隐藏着一个只有她才知道的秘密!

  可是现在,亚丝娜却有一种感觉,就好像整个要塞的秘密彻底被人看透了一般。这种感觉让她很不舒服,她的目光死死的盯着这一封信,想从其中看出对方是不是真的看穿了这个秘密,又或者只是对内城区非常了解而已。可是仅从这信上的内容,她却是实在分辨不出,如此盯了好几分钟后,亚丝娜的额角也终于冒出了细微的汗珠。

  最终,她的目光重新落到了信的最后“不是间谍”那四个字上。

  “砰——砰——砰——”

  一阵沉稳而有节奏的敲门声,突然响起。

  拥有这种敲门声节奏和习惯的,在整个城主府邸只有一个人,那就是亚丝娜的麾下的魔法师兼幕僚。

  在正常情况下,若非有什么急事的话,对方是不会敲响书房的门。而一旦对方敲响书房的门,就代表着对方肯定是有什么事要和自己商量。

  在思索了一会后,亚丝娜重重的呼出一口气,然后将手上的信放下,轻声说道:“进来。”

  很快,门就被推开了。

  从房门外走进来的,是一名身材同样高挑的女子,她的双腿非常修长,因为身上军服紧身的缘故,让她的双峰显得格外的雄伟,看起来似乎比亚丝娜还要惊人,而且她的容貌也要比亚丝娜出色更多。一头红中带紫的波浪长发披肩而落,随着她的走动而摇曳,就好像是在燃烧着的烈焰正不断的冒出升腾的紫气,这让她明艳到了极致的五官显得更加的动人。

  女人的脸上挂着微笑,并不是那种妩媚,而是一种充满知姓和成熟的气质。随着她的进入,书房里原本凝聚着的低气压似乎终于找到了宣泄口,一瞬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伊丽莎白.巴蒂安。

  “大小姐,你的脸色似乎很不好?”伊丽莎白走到书桌前,看到亚丝娜的脸色后,原本的微笑就消失了,露出一个有些担忧的神色,“是不是太累了?”

  伊丽莎白的声音,有一种非常独特的柔软,声线偏糯,但是却并不会让人感到嗲或者腻。相反,任何人在听到她的声音和容貌时,都只会把她当成贴心而温柔的大姐姐。但是任何认识伊丽莎白的人却都知道,她的温柔只会对亚丝娜一人展现而已,在整个托尼斯领,伊丽莎白的声望是仅次于亚丝娜,而在整个达比昂王国,伊丽莎白的恐怖则在亚丝娜之上。

  她就是亚丝娜麾下三名魔法师中,最强的一位,被称为雷霆之女的恐怖存在。因为当初在战场上,她只施展了一个魔法,就毁灭了那位倒霉伯爵的一支三千人规模的重骑兵——是真正的摧毁、全歼,而不是瘫痪或者击溃,而等到她把伯爵的那支重骑兵部队摧毁之后,好好整以暇的干扰并且打断了对方伯爵麾下的魔法师施法。

  据说,她的实力基本已经是下位黄金的程度了,只不过目前还并不太稳定,所以才没正式进入下位黄金的评级。

  见到伊丽莎白,亚丝娜苦笑一声,将手中两封信递给了她。

  伊丽莎白有些好奇的拿起来扫了一眼,然后一脸疑惑的问道:“怎么了?”

  很明显,聪明如伊丽莎白也看不出信上内容的奇特之处。不过在此之前,只是扫了一遍的亚丝娜不也看不出吗?若不是第二封信上显露出来的信息,亚丝娜甚至根本就没办法理解肖恩所传递给她的信息。

  不过未等亚丝娜开口,伊丽莎白就开口说道:“不过说来真巧,这个肖恩正想求见你呢。我已经一口回绝了他,但是他说只要跟你说出他的名字,你一定会接见他的,呵……真是一个很有自信和气势的男人呢。”

  “他已经到了?”亚丝娜突然开口问道,“在哪?”

  “你还真的要接见他啊?”

  “有一件事,必须问清楚!”

  亚丝娜此刻内心所想的,完全就是肖恩到底是真的知道内城区的秘密,还是说仅仅只是对内城区的规划比较了解而已!

  (未完待续)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