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151. 康纳利爵士

151. 康纳利爵士

  肖恩所等待的东风,在第三天就迎来了。

  按照正常的流程规矩,这种登记入册的事起码也需要十天半个月以上,有时候还要拖上一两个月,议院那边才会彻底落实下来,而且按照规矩,爵士是没有资格自行设立家族纹章,就算封主同意另设家族纹章,但是要经过公国纹章师的登记注册和整合、解释描述,最起码也要一个月以上的时间。这来来回回一折腾,起码就要三、四个月的时间,等到肖恩正式拥有任命文件书,成为一名爵士的时候,最起码也过去半年了。

  这一次能够在三天内把一切问题落实完成,全凭亚丝娜那实力侯爵的名头。

  当然,来自于亚丝娜寄往议院的第一封正式加急信,也起到很大的作用——没有任何人敢于忽视一位实力侯爵的加急信,哪怕是莱恩公国的大公,也是如此。

  所以三天,当一辆带有雷鸣剑盾标记的马车停在肖恩居住的旅馆门口时,不仅内城区的居民们感到诧异万分,塞西莉亚和肖恩两人也同样感到极其惊讶。因为这两个家伙可不是普通人,他们都是非常熟悉贵族法则和贵族游戏的人,而也正是因为太过熟悉,所以才会对三天之内就办妥这一切而感到震惊。

  不是他们无法理解,而是他们对于“实力贵族”这个头衔还没有太过清晰的认知。

  于是,在内城区无数居民诧异的眼神中,伊丽莎白亲自邀请肖恩上车,然后往城主府驶去。这一次马车并没有停在门口,而是从后门直接进了城主府的后院马厩处,接着在伊丽莎白的带领下,来到了另一间会客厅。

  这一间会客厅,装潢比之前那一间要好得多。

  房内没有书桌,而是三排柔软的沙发,有一张矮几,上面放着两个果盘,里面盛满了不少水果。在门口靠墙的位置有一张水桌,上面放着几套茶杯,看起来很明显这并不是一个普通的会客厅。

  “这个房间,你是第五个进来的人。”在邀请肖恩进入的时候,伊丽莎白轻声说了一句,“这是一个比较私人的会客厅。”

  肖恩微微一愣,随即微笑着点了点头,他很清楚伊丽莎白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这代表着他算是进入了亚丝娜的核心圈了。在肖恩的印象中,亚丝娜目前麾下并没有向她宣誓效忠的骑士,更不用说开拓骑士,而她三名麾下的魔法师虽然都有爵士头衔,而且也划分了一块面积颇大的爵士领给她们,但是实际上这也只是一个口头说法而已,这三位魔法师一直都是居住在托尼斯要塞里,并没有去过名义上属于他们的领地一次。

  不过肖恩倒是有些好奇,因为按照他这种宣誓效忠的仪式,其他三人应该都会来旁观的,但是却还是只有一个伊丽莎白,至于雷光之戟.薇薇安和雷耀之光.西米,这两人却都没有出现。

  “薇薇安和西米都不在托尼斯领。”看到肖恩脸上露出的疑惑,亚丝娜笑着解释了一句。

  每一位骑士或者爵士的授勋,其他爵士、骑士都必须出场旁观仪式,这是对于新晋骑士、爵士的一种尊敬,只有看不起对方或者出于某些私人姓质上的敌视原因,其他人才会拒绝出场旁观这个仪式。亚丝娜可不希望看到自己麾下第一个受封的开拓骑士和自己最亲密的两位朋友有什么间隙,所以才特别开口说了一句。

  这从另一个方面也证明,亚丝娜目前确实是非常器重肖恩的。

  只不过到底是真的欣赏肖恩,还是因为那一句“饮马风神湖”,那就只有亚丝娜自己才清楚了。

  所谓的授勋仪式,其实非常的无聊。

  无非就是授勋者向封主下跪,然后说上一些歌功颂德之类的话语以表忠诚,接着封主再说上一些大义凛然之类的话语,然后以剑轻击授勋者的双肩及头,接着看授勋者感恩戴德、痛哭流涕的再说上一些废话后,这个让双方皆大欢喜的授勋仪式便可以结束了。

  当然事后肯定还有一场欢庆的宴席。

  只不过亚丝娜对于这些繁文缛节之类的玩意,毫无兴趣。

  她邀请肖恩坐下后,直接拿出两份文书丢给肖恩,开口说道:“第一份是正式确立你的开拓骑士身份,从这一刻开始,你就可以以我的名义对外发动战争。名义上你开拓出来的领地都是属于我的,但是实际上管辖权却在你身上,这一点我相信你应该非常清楚吧?”

  肖恩点了点头,这个规则倒是和游戏的情况差不多,所以他还是能够理解的。

  “你往哪个方向开拓我不管你,但是严禁你以任何名义和手段向莱恩公国内的贵族宣战。”说到这一点,亚丝娜的态度非常明确,神色也显得有些严肃,“当然,这一点对你来说有些多余,因为你的领地在蛮荒之地那边,想要进入莱恩公国的话就必须通过我这座托尼斯要塞,因此你是没肯定没机会向那些公国贵族找麻烦的。”

  肖恩轻笑,他发现亚丝娜在当一名领主的时候,还是挺幽默的。

  “不过有一点,你要注意了。”亚丝娜微微皱眉,“饮马风神湖的事,是你和我之间的事,我不希望让其他人知道。当然你准备如何布局那是你的事,我也不会干涉你,可是你绝对不能带着人就冲到达比昂王国的境内,因为目前公国和达比昂王国这边正处于和平蜜月期,这个规则你绝不能率先破坏,明白了吗?”

  “这个道理我懂。”肖恩点头,“我绝对不会给你带来任何舆论上的麻烦。”

  “而且关于你领地的一切事务,我都不会插手,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包括我的领地被人侵略?”肖恩问道。

  “是的,包括这一点。”亚丝娜点点头,并没有任何的不好意思,“这一点,算是你和我之间的赌约吧。如果你连这点问题都解决不好的话,那么我实在很难相信你所说的那句话。而且如果你不幸死了的话,那么你的领地和头衔、身份,我都会按照规矩收回,至于你麾下的追随者和部队,我也不会盲目的收编。所以,如果你真的想做到你那个家族徽章上所谓的庇护,那么你应该自己把一切事情都搞定。”

  说到这里,亚丝娜略微顿了一下,似乎是思索着什么,然后才补充道:“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来投靠我,但是你现在是我的开拓骑士,作为你名义上的封主,那么我就对你有一定程度上的指挥权,这一点你承认吗?”

  “我承认。”想了想,肖恩还是点头承认。

  事实上,有棵大树好乘凉这个道理,肖恩非常清楚。而在他的羽翼彻底丰满起来之前,借助亚丝娜这位莱恩公国最年轻也最让人畏惧的实力侯爵的身影,他的行动确实要方便许多,所以在某些许可的程度范围内,肖恩并不介意听从亚丝娜的指挥调派——就算是封主麾下的开拓骑士或者爵士,按照贵族间的法则,同样也是有权拒绝不合理的要求。

  “第二份,是你的爵士头衔。”亚丝娜指了一下第二份文书,“文书里记载你的爵士领范围,只有黑天鹅堡的那一处地带。至于你要求的那一块领地,虽然名义上是我的,但是我没有接受达比昂王国的交割文书,因此实际上并为纳入莱恩公国的疆土领域,所以莱恩公国的其他人也不知道具体情况,这算是一个小小的手脚。”

  闻言,肖恩翻开第二份文书,里面记载登记的领地范围面积,确实只有黑天鹅堡及周边的一片土地,并没有其他内容。肖恩略微思索了一下,就立即明白亚丝娜的意思,她是想借这暗藏起来的一块领地成为自己开拓骑士名望的一部分,而且也给了自己第一个合理出兵征伐的借口。

  果然,肖恩很快就听到亚丝娜的第二句话:“那一块领地在莱恩公国这边的版图记录里,已经属于蛮荒之地的行列,所以具体的艹作情况你自己安排。……当然,如果我给你的那一份任命文书能够让那些镇民听从你的安排的话,那么倒是一件好事,只不过对此我并不持乐观态度。”

  肖恩在这一点上,倒是和亚丝娜的看法一致。

  事实上,他也早就做好了在接收这三个小镇的管辖权时,要打上一场战争的心理准备。不过只要对方的雇佣兵团人数不多,而且也不是四级军队的话,肖恩就无所畏惧——或者说,威廉就根本无视了对方的存在,而且如果实在打不了的话,等阿尔弗雷德带着其他人过来后,凭借威廉说那几乎相当于一个子爵领的兵力,要推平这些雇佣兵团也不是什么难事。

  阿尔弗雷德,早在昨天就已经出发了。

  小心翼翼的收好这两份文书,这就是肖恩开拓骑士和爵士头衔的证明。虽然以后等到他出名之后,就再也不需要这两份文书,但是在眼下的情况,这两份文书就显得非常重要,因为肖恩知道一个道路,无论在哪个世界,合法身份都是一个最重要、最关键的问题。

  而也从今天开始,他就不再是姓肖名恩的地球人,而是名为肖恩.康纳利的莱恩公国公民,同时也是托尼斯侯爵亚丝娜麾下的第一位开拓骑士。

  看到肖恩收到两份文书,然后最终还是按照规矩向亚丝娜说了一段宣誓效忠的话语,伊丽莎白对这位被亚丝娜评价为自信而不自负的男子,微笑说道:“恭喜你,康纳利爵士。以后我们就是自己人了。”

  “是的,巴蒂安爵士。”肖恩回以一笑。

  (未完待续)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