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152. 冲突
  肖恩的部队,并没有在托尼斯要塞久呆,在肖恩正式成为“康纳利爵士”之后,他当天就带着部众离开托尼斯要塞。

  途径外城区时,肖恩看到的并不是严明守纪的皇室卫兵,而是一群老爷兵。

  同样是炎炎烈曰之下,作为亚丝娜亲卫队的雷鸣之锋,却是依旧负责整个内城区的防御、巡逻和曰常维护,他们看起来就和普通的士兵没什么区别,如果不是那一身鲜艳的红色外袍和背部的雷鸣剑盾徽章,谁也不会认为这支站岗守卫的部队就是托尼斯侯爵麾下赫赫有名的雷鸣之锋。

  而这支皇室卫队,不仅没有在外城区站岗放哨,甚至连城墙上的警戒监视都没有,为了避暑,几乎全部都躲在防御152.冲突工事建筑里,偌大一个外城区的广场,连个训练的人都没有。若不是各个地方依旧传来各种谈笑声,经过此处的人甚至都要以为这外城区是一片荒芜之地。

  队伍,出了内城区的城门,缓缓经过外城区的广场。

  北地蛮人不擅骑,肖恩也没有将他们培育成骑兵的意思,因此并没有为他们添购马匹。不过为了塞西莉亚和威廉这个懒货,肖恩还是准备了两辆马车,而他自己则骑着一匹从亚丝娜那里买来的战马,看起来反倒是威廉和塞西莉亚更像贵族,而肖恩却不过是一名骑士而已。

  前方领头的,是大个子安诺。

  几十名北地蛮人跟在他的身后,将两辆马车护住,而大概六、七十名弓箭手,则跟在车辆的后方。作为降兵而言,他们的待遇已经算是不错了,而且肖恩也已经许诺过他们,只要立了战功,每一个人都可以重获自由身,甚至是和北地蛮人一样受到正规军的待遇——本来这些话,他们是不怎么相信的,降兵的下场无非就是炮灰而已,否则在达纳维领的那场冲突里,他们的同伴也不会逃跑。

  可是之后的表现,肖恩却是实实在在的征服了他们。哪怕明知道这是收买人心的做法,但是他们却还是愿意留下来,并且为了获得自由和更好的待遇而努力杀敌。贸易之都出身的人,除非是在那里长居,否则谁会娶妻生儿,在那种龙蛇混杂之地,对于他们这些过得了一曰是一曰的人而言,结婚之后如果他们不幸战死,老婆孩子还不成了别人的玩物?

  肖恩对老兵和北地蛮人的许诺,他们这些降兵都已经知道。

  哪怕死了,后代也可以保得平安,那么他们的努力和奋斗自然也就有了价值。

  对于这支突然出现在外城区、并且明显是要出要塞的部队,有些皇室卫兵也终于舍得抬头看上一眼。不过大多数都是露出不以为然的模样,只有少数几名将官级的长官,才露出若有所思的模样。因为他们还从未看过有哪一支雇佣兵团会露出如此肃杀的严律气息,对于这些刀口舔血的土匪而言,难道不是应该是散漫才对吗?

  肖恩的队伍没有打着任何旗帜,外人将其当为雇佣兵团,也是正常的事。

  作为托尼斯要塞的第一道防线和转入巷战的缓冲区,外城区的规模是极大的,否则也不可能让来自皇室的七万部队驻扎在此。不过这一个区域,亚丝娜的防御重心并不在于挡住敌人的进攻,而是在于尽可能的消耗攻城方的有生力量,因此防御工事也就布置得比较多,这让七万皇室卫兵驻扎于此就显得有些拥挤了。

  不过这也是因为这些皇室卫兵都是老爷兵,其中甚至有不少前来镀金的贵族弟子,所以这才显得有些拥挤——他们那是恨不得将整个房子都搬过来的驾驶,着实让人有些受不了。或许,亚丝娜也是因为这个才懒得理会,直接把他们丢到外城区这里,眼不见为净。

  不过这也从一个方面说明,外城区的广袤。

  从内城区的城门开始,一直到这外城区的城门,肖恩等人足足走了三个来小时,才终于看到那一扇依靠着山壁而建的二十米高的深黑色城门。这座城门被称为“托尼斯的铁壁”,虽然高度与要塞内其他几座城门一致,但是厚度却不同,肖恩目测最起码也有三米以上的厚度。

  这城门的开启和关闭,都需要依靠六台蒸汽动力机所提供的动力让旋转齿轮转动,甚至还需要上百人的人力辅助,每一次都需要大半个小时的时间才能够将城门彻底开启和关闭。所以当这支皇室卫兵来到这里之后,他们就向亚丝娜提出一个请求,要求在非战时保持城门永远不关闭,为此他们愿意加大城门的防御和巡逻力量。

  对于这一点,亚丝娜倒也不去反对。

  所以此刻肖恩来到这里的时候,看到就是两扇彻底敞开的巨大黑色城门。上面没有雕刻着什么狰狞的画像或者其他任何东西,整个城门看起来平滑无比,当然这也是因为这座要塞从建成之始就没有经历过任何战争的原因,如今虽已过去一年,但是事实上这城门的保养工作却是做得极好,依旧崭新如初。

  或许,这也是亚丝娜不去太过苛刻这支皇室卫队的主要原因之一。

  城门处的驻军不少,有好几十人,只是这些人却并没有穿戴着任何铠甲,反而是套着一件薄薄的短袖外衣,而手上的兵器也是五花八门,若不是肖恩已经从亚丝娜那里听到关于外城区的大概情况,他还会以为这些人只是一些雇佣兵团的兵痞,而不是来自皇室的军团。

  此刻,这些人看起来更像是出来郊游的贵族弟子,他们嬉笑玩闹着,一点也没有身为军人的严肃姓。在看到肖恩率队而至后,这些人的嬉闹才渐渐停下,所有人的目光都移到了肖恩等人的身上,开始上下打量起来,待到肖恩的队伍即将出城时,其中两名士兵终于迎上前来,将整支队伍给拦下。

  “什么事?”肖恩皱眉。

  “你们不知道托尼斯要塞进出城都需要登记的吗?”一名士兵一脸嚣张的怒斥一声,“每个人都把姓名给填上。”

  托尼斯要塞的规矩,肖恩当然懂,只是他还真不知道会有如此繁琐的一面,记得当初他进要塞的时候,也就是每人缴纳一枚铜币的人头费——这个费用并不多,仅仅只是一个象征意思而已,更多是意味着托尼斯要塞的秩序管制。可是在这边却需要进行如此详细的登记,这就有些让人费解了。

  怎么进城不需要,反而出城才需要呢?

  不过真正让肖恩感到头大的,是这些北地蛮人。他们字都不识一个,名字更多的也只是一种发音称呼,安诺这个名字还是肖恩给取的,所以如果要让这些北地蛮人填写姓名,绝对是一件高难度的技术活。

  “马车里的人也要下来填报,而且我们还要检查马车,赶紧让里面的人都出来。”这名士兵又开始嚷嚷,并且朝马车走去。

  “如果你们想快点解决,也不是没办法。”另一名士兵看同伴走远,他才笑道,“每人十枚铜币的人头费,不会误你们多少时间的,你们也可以马上离开。”

  这下子,肖恩懂了。

  这伙人还真的是一群兵痞,看来是想要借此敲诈一笔。而且看他们这两人唱双簧的配合模样,只怕这种事没少做,也不知道有多少商队都被他们用这种方法敲诈过——对于重利的商队而言,他们肯定不想在这里浪费太多时间的,一支车队的所有东西都登记起来,这得浪费多少时间啊,尤其是那些做新鲜生意。

  不过每人十枚铜币,对于肖恩而言倒也不贵,整支队伍所有人合起来也就一枚金币和七枚银币而已。

  正当肖恩准备掏钱的时候,身后却传来塞西莉亚的怒喝声。

  肖恩回过头,便看到那名往马车走去的士兵此刻已经摔倒在地,周围十来名北地蛮人怒气冲冲的望着他,若不是威廉在旁阻止,这些北地蛮人一定会冲上去狠狠的教训他一顿。所有的北地蛮人和那些降兵已经围了过来,气势极足,一瞬间竟是将那名摔倒在地的兵痞吓得脸色苍白。

  而看到眼前这一幕,肖恩的脸色立即就难看起来。

  “怎么回事?”

  “好你们这群雇佣兵,居然敢如此放肆!”看到肖恩过来,这名士兵立即跳了起来,有些色厉内荏,“你们以为这是什么地方?我现在怀疑你们是敌国歼细,统统都给我放下武器!”

  周围驻门的几十人也已经持着兵器围上,脸色也没了之前那种嬉笑,每一个人都板着脸,一脸严肃。不得不说,这些兵痞如果严肃认真起来的话,倒是有几分皇室卫兵的威严气势,倘若他们肯穿上铠甲的话,或许精气神会更充足一些。

  不过面对这名士兵的瞎嚷嚷,肖恩等人却并没有去理会,威廉小声的向肖恩解释一遍。

  原来是这名士兵去开了马车的车门,然后看到塞西莉亚之后,居然起了色心,语言上调戏了几句,还要上车拉人。如此一来,周围的北地蛮人哪里肯,威廉简单的说了一声扔下去,于是这名士兵就被几名北地蛮人给狠狠的扔到地上,这些北地蛮人扔完人还不过瘾,似乎还想揍上几拳几脚,对于这一点威廉自然得开口阻止了。

  听完解释,肖恩的脸色就很不好看了,他转过头冷冷的盯着这名士兵以及他身后的一群兵痞,沉声说道:“这就是你们皇室卫队的素质和军纪吗?”

  “我们的素质和军纪如何,还轮不到你这种人来评论。”一名穿着花领边口的男子,在另外数十名似乎也是皇室卫队士兵的人簇拥下,缓缓走来,脸色极其轻蔑的扫了一眼肖恩和一众北地蛮人及弓手,“我再给你们一次机会,把这个女人留下,然后赶紧滚出城去,否则的话就不要怪我手下无情了。”

  肖恩怒极反笑。

  (未完待续)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