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156. 拼后台吗?

156. 拼后台吗?

  “蓄意谋害公国受封骑士,仅这一条罪,就足够让你伏诛了!”中年男子沉喝一声,“给我拿下!”

  “等等!”

  肖恩一声冷喝,身后钢铁羽翼部队在击杀了费斯后,已经立即围绕上来,将肖恩彻底保护起来,而弓手也再一次拉开手中的长弓,只等一声令下就立即投入新一轮的战斗之中。

  不知是出于哪一方面的考虑,在肖恩喊出这话之后,中年男子突然举起手来,止住了身后部队的冲锋,也避免了一场有可能再度爆发的战斗。只不过这一次,已经有越来越多的皇室卫队士兵围拢过来,这些士兵已经穿戴整齐,逐渐汇聚起来的肃杀之气开始压得周围不少人都喘不过气来。

  这才是一支真正的皇室卫队!

  肖恩望着眼前的中年男子,开口问道:“你又是谁?”

  “驻托尼斯要塞第七军团,军团长!”中年男子并没有说出自己的名字,或许是认为跟肖恩这种小人物,完全没有必要说得那么详细,区区一个雇佣兵团也敢如此放肆,难道是真的觉得莱恩公国没人吗?

  “军团长吗?”肖恩望着眼前的中年男子,对方没有报出名字,因此他也没办法动用真实之眼,只是肖恩知道,对方的实力绝对不止白银,因为他居然完全感觉不出对方身上的气势波动,“你放纵麾下部队擅自勒索过往商旅,甚至是强抢女子,不知道这一条罪,你又打算如何惩治呢?”

  “你有什么证据吗?”军团长沉声问道。

  “我难道就不是证据了吗?”肖恩反问一声。

  “你和我的部下有彼此之间有矛盾,所以你的话语不能采信!”军团长的声音非常平静,这话说起来一套一套而且又冠冕堂皇,虽然明知道有些强词夺理,但是实际上作为一块遮羞布而言,其实已经非常管用了,“不过你的这些话,我会让人去调查的,但是现在,你还是乖乖投降吧。……如果你愿意投降的话,那么我只逮捕你这个主谋以及相关闹事的人,而其他人我都可以放他们离开。”

  对于很多雇佣兵团或者佣兵团而言,只要不是那种大有名气的话,那么他们彼此之间就不会团结,所以一旦有了求生的门路,自然不会留下来坐以待毙,这已经是军队间常用的一种伎俩了。通常出现这样的情况后,雇佣兵团和佣兵团甚至还会因此产生内讧,绝大多数情况下,都会开始有人逃跑,紧接着这种连锁反应就会引起大规模的溃逃,谁也阻止不了。

  只是很可惜,这位军团长的话,并未起任何作用。

  北地蛮人直接把他的话当作放屁,肖恩给了他们饭吃,哪怕是为了肖恩而战死,他们都不会皱一下眉头。而那些弓手们,其实内心倒是有过几分犹豫和纠结,不少人甚至面面相觑,只不过他们看到北地蛮人的坚定意志,以及周围不少同伴那脸上的不屑之色后,他们也就坚定了自己内心的念头:大不了战死而已,怕什么?

  他们跟随的这位团长,可是马上就要成为一个领主的人了!

  看到语言上的攻势居然未能瓦解眼前这支雇佣兵团,第七军团军团长的眉头微皱,显然也已经意识到了这支队伍的难缠。当然他并不是身边那个贵族少年这种盲目的蠢货,到现在他都在肖恩的脸上看出一种自信和镇定,那么这代表这个人绝对是有所凭依的,而目前这张底牌还没有打出来之前,他当然不会随意出手。

  若非如此的话,一声令下,区区一百多人的雇佣兵团又算什么?

  “哼,说得那么冠冕堂皇又有什么用?”肖恩冷笑一声,对于这位军团长已经感到有些失望,不过他却是忘了,无论是于公于私,军人都是极其护短的,除非是直接拿出真正的证据来,否则的话说什么都没用,“既然你说他们是受封骑士,那么按照贵族间的规矩,也应该是这个家族来找我的麻烦,什么时候又轮到你这位军团长来插手了?更何况,你又有什么证据可以证明他们就是受封骑士?”

  军团长的脸色显得更加阴沉:“强词夺理!我不想下令军队出击只是为了避免在这里造成更大的伤亡而已,如果你依旧执迷不悟的话,那么我也只能采取强硬措施了!”

  “既然军团长阁下说我强词夺理,那么阁下你自己呢?不也是没有证据吗?”肖恩不屑的撇了撇嘴。

  “我是塞巴罗克斯家族的第四顺位继承人!”那名贵族少年突然开口说道,“他们是我的家族受封骑士,负责护卫我的安全!”

  “那么我们来决斗?以贵族的方式?”肖恩挑了挑眉,“来来来,过来让我甩你一巴掌,然后就在这里展开生死决斗,如何?”

  肖恩刚刚才以雷霆手段击杀了一名下位白银,这名贵族少年再怎么蠢也不可能接肖恩的话,否则真的被定义成决斗事件,那么这问题就会变得棘手和麻烦许多,尤其还是生死决斗!

  看着眼前的情况显得一团乱,军团长的眉头已经皱起,他发现对方真的是个牙尖嘴利的人,这种扯皮的言论明显是无法站住脚跟的,想来也只能采取强制措施才行,否则的话只怕事情会越弄越糟糕。

  “军团长,他其实杀了一名公国士兵的!”就在这时,那名贵族少年又突然喊了一声,“就在他们的身后!”

  “是的,军团长!”

  “军团,我亲眼看到的,阿德夫被他杀了!”

  一时间,周围不少皇室卫兵都七嘴八舌的吵了起来。不过这些人,其实都是这名贵族少年收买过来的党羽,此刻说的话自然也是向着他的,甚至其中几位还描述得极尽夸张,就连旁边一些其他贵族少年的圈子都露出不耻之色,更别说肖恩此刻脸上的讥讽之色了。

  看到肖恩脸上流露出来的讥讽之色,这名军团长却是暗暗骂娘,双方争执爆发的时候,他就已经收到消息了,只不过当时他并没有急着出来而已,反正在他看来最多也就是那些雇佣兵们吃个亏,难道还能反抗不成?结果没想到,对方还真的反抗了,而且还打得极其激烈,甚至是直接动用军阵战术来对付一名下位白银,这可就让他感到震惊了。

  不是真正军团出身的人,怎么可能懂得这种军阵战术?所以他也就立即赶过来观察,结果却没想到对方居然能够击杀两名下位白银实力者!尤其是那名柴纳斯人,刚才他的右手完全鳞片化,这种能力他可从未听说过。所以实际上,这位军团长就算没有目睹全过程,也算是清楚的知道前因后果,所以此刻这些人的夸张描述,那是连他都有些听不下去,第七军团的军纪已经被这些人彻底丢光了。

  不过事情都已经发展到了这个地步,这名军团长自然也是骑虎难下,于是沉喝一声:“都给我安静!”

  瞬间,所有人便安静下来了。

  “现在,你还有什么话说的吗?”这名军团长冷着脸望着肖恩,他已经打定主意,接下来无论肖恩说什么,他都会命令军队冲锋,直接击溃或者击杀眼前这支雇佣兵团。

  “他袭击一名爵士,那么我出于维护自身的荣誉与尊严,将其击杀了也没什么问题吧。”肖恩从这名军团长的眼里看到对方已经下定了某种决心,于是他也干脆就抛出第一张底牌,“反倒是军团长阁下,你的治军很有问题啊,居然养出如此多的兵痞,这可是在给第七军团抹黑呢。”

  “侮辱一名爵士?”那名贵族少年冷笑一声,“侮辱一名爵士又有什么了不起的?爵士甚至连贵族都算不上!”

  “那么你呢?毛都没长齐的小鬼。”肖恩扫了一眼这名贵族少年,“爵士确实不算贵族,但是别忘了,你连一名爵士都不算,区区一名第四顺位继承人,等你成为第一顺位继承人再说吧。”

  被肖恩这么讽刺,这名贵族的脸色涨得通红,可是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反驳,一时间居然有几分想要吐血的感觉。

  “你说你是一名爵士?哪一个国家的爵士?”军团长似乎已经发现肖恩的底牌在哪了,爵士自然不算贵族,但是如果是帝国的授勋爵士,那么身份肯定会有些不同的。

  “莱恩公国。”肖恩轻声说道。

  然后,这名军团长就笑了。

  如果肖恩真的是某个帝国的授勋爵士,他的态度当然要稍微放缓一些,但是既然是莱恩公国的授勋爵士,那么对他而言就不算什么了。因为爵士确实不算贵族,而他不仅是莱恩公国第七军团的军团长,同时还是一名贵族,一名真正的上位贵族!所以肖恩在他们面前,还真的是个屁都不算。

  “难道你不知道我是谁?”军团长脸上的笑容消失,流露出更加威严的气势,“区区一名爵士,你……”

  “我不仅是一名爵士,同时还是一名开拓骑士。”肖恩笑望着这名军团长,开口打断了他即将可能说出的侮辱姓词汇,“军团长阁下,请你考虑清楚之后再说话,否则的话我可以把你这些话当成是对我封主的侮辱。”

  开拓骑士?

  这名军团长的心脏突然一缩,他已经有多久没有听到开拓骑士这个名词了?可是没听到,并不代表他不知道这个身份所包含的意义,如果只是侮辱一名爵士或者骑士的话,这并不算什么,因为他的贵族头衔要比对方高很多,在这个贵族世界里,上位贵族特权永远都比下位贵族多。

  可是开拓骑士,这身份就有些不同了。

  他们是替封主开辟疆土,侮辱他们就等于是在侮辱封主,这就不是上位贵族的特权那么简单了,而是牵扯到更多方面的问题。所以如果不想让这些问题恶化或者被彻底闹大,那么最好就先弄清楚对方的封主是谁,自己有没有能力应付。

  于是,这名军团长也就自然而然的开口了:“你的封主是谁?”

  “白银剑姬,雷鸣的女武神,托尼斯侯爵。”肖恩微微一笑,然后从身上拿出亚丝娜给自己的两份文书,轻轻一抖将其彻底展开,上面的雷鸣剑盾家徽在阳光的照耀下,比肖恩刚才左手的银鳞还要更加熠熠生辉,“亚丝娜.g.伊文思大人。”

  亚丝娜.g.伊文思!

  莱恩公国的女武神!

  这一瞬间,整个外城区陷入一片寂静之中。

  在托尼斯要塞处决托尼斯侯爵麾下的开拓骑士?

  只要脑子没坏掉的人,就绝不会这么干。

  而很明显,这位莱恩公国第七军团的军团长,他的脑子还没坏掉。

  (未完待续)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