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157. 尼伯龙根魔法阵

157. 尼伯龙根魔法阵

  托尼斯要塞的城主府里,依旧是那一间私人姓质的会客厅。

  伊丽莎白就像是一只慵懒的猫咪一般,蜷缩在柔软沙发里,那模样看起来极其惹人心动。她今天没有穿戴那一身军装,而是一套贵族小姐常穿的裙袍,束腰环绕在她的腰部上,这让她的腰肢看起来更加纤细,只可惜因为裙袍长度的问题,伊丽莎白那修长的双腿是无法看到了;当然作为有得必有失的弥补,束腰也让伊丽莎白的双峰海拔高度变得更加惊人。

  此刻,伊丽莎白伸了个懒腰,身上那完美的曲线立即展现出来,真真正正的如同一个s。

  一粒纽扣,“嘭”的一声从她胸前的衣襟处飞去,射向亚丝娜。

  只见亚丝娜轻轻一抬手,便将粒纽扣接住。她抬头而望,伊丽莎白的胸襟处已经彻底敞开,露出好大一片雪白,那是真正如同牛奶一般的雪白,目测而视,应该也是极其嫩滑的。

  “春光泄漏了。”亚丝娜淡淡说道。

  “这里就你和我,怕什么。”伊丽莎白一点也不在意,“不过你今天明知道外城门那边负责守门的是那群贵族兵痞,你也不给肖恩提个醒,就不怕他吃亏?”

  “吃亏?”亚丝娜抬头,“你说的是哪一个人吃亏?肖恩还是那个布罗德?”

  “你居然不担心肖恩会吃亏?”伊丽莎白双眼闪闪发亮,“那个布罗德可是塞巴罗克斯家族的继承人呢。”

  “第四顺位继承人而已。”亚丝娜淡淡的说道,“在他之上还有两个哥哥和一个姐姐,若无意外的话,他最大的成就也是弄个伯爵当当,是否实地都要另当别论。”

  “他还有一位母亲呢。”伊丽莎白提醒道。

  “罗迪斯家族不会给他提供任何助力的。”亚丝娜摇了摇头,对于莱恩公国的贵族圈,她比谁都了解,“罗迪斯家族如今也是一代不如一代了,他们的下一代继承人能否保住实力侯爵的前缀名头还是个未知数。如果布罗德展现出足够实力的话,或许罗迪斯家族不会放弃他,少不得要和塞巴罗克斯家族争一下,只是就目前的情况看来……呵。”

  一声轻笑,满是轻蔑与不屑。

  只不过,在这个莱恩公国里,能够对同为实力侯爵之一的塞巴罗克斯家族和罗迪斯家族都露出如此不屑神色的,也就只有这位雷鸣的女武神一人了。

  此刻,这位雷鸣的女武神根本就没有心思去想别的,而是目光紧紧的盯着铺放在矮几上的地图。

  “你在看什么呢?”伊丽莎白也有好奇的凑过头,只瞄了一眼,脸上就露出惊讶之色,“这是魔法阵?不过,这图纸为什么那么熟悉呢?”

  亚丝娜闻言,伸手抽掉两张完全透明的薄纸。

  这两张薄纸,单独来看的话都只会觉得茫然无比。因为第一描绘着无数或短或长的红色细线,看起来杂乱不堪,完全不知道其意义何在;而第二张则是画了几个红色的圆圈,以大套小,上面还点着许多红色的小点,不过单独来看也同样是完全不知道意义何在。

  只有把这两张图纸重叠到一起时,才可以看出是一个极其复杂的魔法阵。细线和圆圈就是整个魔法阵的结构回路,而红色的小点则是这个魔法阵的节点,也就是产生魔力供应的中枢位置。

  不过在这两张薄纸之下,则是一张建筑的平面图。

  看到这张建筑平面图,伊丽莎白立即就知道所谓的熟悉感在哪了,因为这分明就是托尼斯要塞内城区的建筑平面图!

  把那些代表着魔法回路的细线参照进去的话,就是内城区的所有街道;而在那些大大小小的圆圈经过途径的位置,分别是内城区所特有的灰黑色石碑,这些石碑上刻着的都是一些对托尼斯领有重大贡献者的名单;至于那代表着魔法阵节点的位置,则是内城区的那些监视警戒塔楼。

  原本看到这张内城区的建筑平面图时,没有人会联想到这些,可是现在……“我没想到,整个内城区居然是一个庞大的魔法阵。”伊丽莎白脸上有着极其惊讶之色,“这个魔法阵……我还从未见过呢。”

  “不朽的尼伯龙根。”亚丝娜沉声说道,“你不知道很正常,因为这是诸神黄昏后的产物,据说其来源可以追溯到晨曦时代。在你看到这张图纸以前,我一直以为这个世界上只有三个人知道它的存在……我以及给我这张魔法阵图纸的那位神秘人,是我们两人合力将这个魔法阵的本貌还原,但是却发现这只能启动这个魔法阵的第一个功能,强制固化。”

  “诸神遗留下来的魔法阵?仅第一个功能就是强制固化?”伊丽莎白发出惊叹,她是一名魔法师,很清楚这代表什么意思。

  所谓的强制固化,其实就是绝对坚硬的意思,虽这种说法并不准确,但是也勉强这么解释。如果将这个魔法阵用在水上,那么水就会结冰,如果用在冰上,冰就会变得如金属般坚固,而如果用在山脉上,那就是将整座山脉彻底固化,如此一来地震、山洪、泥石流等等之类的危机,也就不会出现了。

  而强制固化不过是这个魔法阵的第一个功能而已,这也就意味着,魔法阵一定还有第二、第三甚至是更多的功能!

  “第三个知道这个魔法阵的,是那位建筑了这座要塞的矮人大师,他用方舟仿照图和我交换了这张魔法阵,并且许诺我只需要支付三分之一的筑城费用,但是就算是那些费用,你也清楚是哪来的。”

  伊丽莎白很清楚,就算是三分之一的费用也是数千万金币之多,这么一推算的话,这座号称世界第一的要塞还真的是世界第一呢——无论是规模还是花费。不过很快,意识到什么的伊丽莎白发出一声惊呼:“难道说那个肖恩……”

  亚丝娜点了点头,道:“昨天我不是最后了他一个问题吗?”

  伊丽莎白点头,她昨天也在场,所以知道亚丝娜最后问肖恩的问题是“你说这个内城区如何”,她记得肖恩当时的回答是“虽然很好,但是还是欠缺了一点什么”。当时伊丽莎白也并没有多想,此时听到亚丝娜的话,她就知道这绝对不是一句普通的对话。

  “今天他就给我送来了这个。”亚丝娜一边说着,一边拿出另外一份图纸。

  这图纸也同样是两张,极薄,上面绘制的内容和之前伊丽莎白看到的那一份魔法阵图纸几乎可以说是一模一样。

  可是当亚丝娜将这份图纸往建筑平面图上一放,其不同之处立即就呈现出来了——魔法阵的节点有八十八处的调整,改动了最内的一个圆圈大小规模,有十六条街道需要取消。

  “按照这个魔法阵进行改动的话,尼伯龙根就可以激发第二个功能。”亚丝娜的目光有些许迷离,“这第二个功能是绝对屏障,一旦发动的话,任何来自要塞上方的攻击全部无效,无论是魔法还是投石,都无法破坏要塞,甚至魔法还会被分解成最基础的魔力,维持屏障的持续。这也就意味着如果有人想要攻陷这座要塞的话,只能依靠地面推进。”

  伊丽莎白一脸目瞪口呆。

  尼伯龙根这个魔法阵,居然如此强大,一个是防御来自天空的打击,一个防御来自地下的攻击,除非关闭魔法阵,否则还真的是无解。

  不过亚丝娜似乎是觉得这话不够劲爆一般,于是又再度说了一句:“肖恩说,这个魔法阵其实还有第三个功能,叫作‘不朽者的苏生’。只不过具体情况如何,他也不清楚,所以只能给出我这一张魔法阵。”说到这里,亚丝娜无奈的苦笑一声:“但是现在我发现,如果要针对这个魔法阵第二个功能对内城区进行建筑改动的话,起码需要上千万的金币。……我们,可没有这么多钱呢。而且以后如果侥幸获得能够激活第三个功能的图纸……”

  听到这话,伊丽莎白也只能暗自乍舌。

  托尼斯领虽然规模颇大,可是需要花费的开销极大,尤其是军粮一项,如此一来关于士兵们的薪资自然不可能太高。雷鸣之锋甚至完全可以划入打白工的程度,这支军队原先有近三万人,可是打了这么多年仗下来,雷鸣之锋的规模却是越打越小,如今只剩一万人的规模。

  不过这也难怪,无法支付薪酬的队伍,谁愿意去加入呢。

  就在这时,会客厅内外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紧接着就是一阵敲门声突然响起。

  亚丝娜和伊丽莎白两人都停止了继续对话,亚丝娜开口说道:“什么事?”

  “侯爵大人,第七军团军团长求见。”门外响起了回应,“说是因康纳利爵士的事而来。”

  康纳利爵士。

  听到这个称呼,亚丝娜和伊丽莎白两人就已经知道怎么回事了。很明显,外城区那边,肖恩最终还是如同伊丽莎白所预料的那般,和那位布罗德起了冲突,而且就结果来看也是布罗德吃了个大亏,否则的话肯定不会惊动到第七军团军团长这样的大人物。

  这位军团长,可是一位实权侯爵呢,虽然比起实力侯爵差了一等,但是这也仅仅只是在某些实力上而言。论起人脉关系来,亚丝娜虽然是实力侯爵,但是毕竟是新晋贵族,自然是不及这位实权侯爵的,只不过眼下的地盘可是亚丝娜的,而且这位侯爵也已经听闻亚丝娜往议院送去加急信的事,所以此刻才会登门拜访。

  “我去看看这老狐狸想要说什么。”亚丝娜起身,“你还是去换件衣服吧,你穿魔法师长袍都比穿这种衣服好。……至于康纳利家族的事,你要多用点心去调查了解下,能够随手给出尼伯龙根魔法阵这样的图纸,绝不简单。”

  “我听说这位团长和塞巴罗克斯家族走得比较近呢。”

  “如果他是来帮布罗德讨要说法的话,那么我想他恐怕会很后悔来这里。”亚丝娜冷笑一声,身上那种久经军阵的杀戮气息瞬间展现而出,然后转身开门而出,在一名雷鸣之锋亲卫的带领下,迅速离开。

  (未完待续)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