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169. 塞西莉亚出手

169. 塞西莉亚出手

  一波箭雨,从天空中倾泻而落。

  这就是哈宾德之蛇的第一轮进攻。

  不管紧闭着的镇门后是否有敌人,哈宾德之蛇都要以箭雨作为战争的首发攻击。

  一轮箭雨射落,哈宾德之蛇没有听到想象中的惨叫声,但是却听到了一些类似于玻璃破碎的响声,以及箭矢似乎射中了实木的噗响。这种奇特的声音传出,让哈宾德之蛇这些雇佣兵们都感到有些疑惑,因为他们看不到小镇里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不过他们只要知道镇门后没有人,这就足够了。

  三十多名属于重剑部队的雇佣兵们合力扯起绳子,将这些由树木砍倒后捆扎而成的临时攻城锤举起,然后带到了镇门前,开始摇动起绳索,利用钟摆定理的力量加成,狠狠的撞击在镇门上。

  “砰!”

  第一声撞击声响起,镇门以肉眼可见的程度向内塌了一下,无数沙石纷纷扬落。

  似乎是受此振奋,雇佣兵们立即狠狠的摆动绳索,然后以更猛的力道撞向了镇门,发出了第二声更加嘹亮的撞击声。紧接着,便是第三声、第四声……几乎是每一声新的撞击声都要比上一声更大,而镇门的变化程度也同样越来越强烈,不过才十来声而已,小镇的镇门就已经开始产生裂缝,而且随着再度响起的撞击声,裂缝已经蔓延到了镇门的边角处,隐隐间已经快要崩塌了。

  普达从隐蔽处抬起头,望着镇门。

  从小镇内的角度,他可以更加明显的看到整个镇门的变化情况。锁在镇门边角处的柳钉,已经彻底松落,而且中间那条镇门的横条,也已经被撞出了裂痕,只怕再要不了几下,大概镇门就会被彻底攻破。

  毕竟小镇的镇门,可比不了城市的那种城门。

  看着镇门的裂痕情况,普达缓缓举起右手,十数名有猎弓的民兵,已经开始张弓搭箭,将目标锁定在了镇处门,只等普达一声令下,他们就会将手中的箭矢射出。

  而一边的塞西莉亚,已经开始吟唱起咒文,她的魔法吟唱需要时间,默发和瞬发魔法这种事她还做不到,平常都是有钢铁羽翼的人负责保护,让她可以安心吟唱魔法,但是这一次的情况不同。周围的民兵们,他们手中所有的武器就是一杆长枪,甚至还不是那种全金属制的长枪,而且别说是轻铠之类的防具,就连一个盾牌都没有,如何能够指望他们的保护呢。

  可是,塞西莉亚却发现,自己居然一点也不害怕,反而内心有一种对危险的刺激感和兴奋感。

  “轰!”

  镇门,终于在这一刻被彻底攻破了。

  并不是那种中间撞开横木的攻破镇门,而是镇门因为承受不住撞击的力道,角落的柳钉率先松落后,整个镇门应声而倒。

  几乎是目不转睛的盯着镇门情况的普达,也在这时吼出声来:“射击!”

  十数支木箭,从这些猎弓上射出。

  没有呼啸的锐利响声,也没有震撼人心的箭雨,有的只是一种说不出的凄凉和悲哀。

  可是就算这样,这些木箭所能带来的杀伤力,也已经足够了!

  两者相距之间只有三十来米,而城门被撞倒的情况又来得太突然了,以至于早已在旁边准备好的刀盾手都来不及涌上来保护这些没有武器的自己人。所以来自普达民兵团的这一轮箭矢反击里,五、六名雇佣兵当场就被射中咽喉、眼睛这样的要害,直接倒下,另外几人的情况则比较幸运一些,只是射中了肩膀、胳膊之类的地方,并没有造成任何严重伤害。

  而且木箭也不比真正的箭矢,硬拔出来也不会造成任何有可能出现的感染危害。

  当第二轮木箭射过来的时候,周围已经反应过来的刀盾手已经快速涌过来,将手中的盾牌举起,形成一片铁幕,挡下了这些不射中要害就完全可以说是毫无杀伤力的木箭。紧接着,由哈宾德之蛇雇佣兵们的反击,就彻底展开了——依旧是一片箭雨,这一次他们已经知道刚才听到的那些声音是怎么回事了,可是箭雨的倾覆依旧是最有用的进攻手段。

  只要彻底压制住这些人,哈宾德之蛇的其他人就能够冲进镇内,以重剑部队的攻坚实力,这些简陋的障碍物又怎么可能挡得住他们的进攻呢。毕竟,哈宾德之蛇当初在北方地区中,最为出名的就是他们这些重剑攻坚部队,哪怕是盾卫也不得不全力举盾才能够挡下他们的进攻。

  同伴的死亡,血腥味的散发,就像是一种兴奋剂一般,很快就让这些雇佣兵们变得彻底兴奋起来。他们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将这些挡在他们面前的敌人彻底撕裂,让整座小镇都陷入一片鲜血的海洋之中,让世人知道反抗哈宾德之蛇的下场会是什么样的。

  达布罗恩镇只是变成一座死镇而已,哈宾德就要将这座红叶镇变成一座血镇!

  如同他们所预料般的那样,在连续数波箭雨的倾覆之下,民兵们终于不得不选择低头,躲到这唯一的障碍物后。可是这些障碍物,也已经并不是非常安全了,连续被这些箭雨射击,许多橱柜都已经彻底被破坏,就连一些桌子也已经被射出一小片孔洞,甚至已经有几名民兵负伤。

  终于,箭雨停止了,刀盾手们从两边退开,手持重剑的哈宾德之蛇攻坚部队,兴奋的发出嗷嗷叫,然后举着重剑就冲进小镇的镇门——在他们面前,终于没有任何东西能够阻挡得了他们,而且很快就会是一片血肉横飞的场面!

  可是就在这时,一名小女孩突然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金色的长发披散而落,在阳光的照耀下散出一种光泽,犹如一道金色的瀑布。她的五官极其标致,任何人见到这个女孩都会感到一阵惊艳,不过对于此刻已经彻底兴奋的哈宾德之蛇雇佣兵们而言,却是多了一种异样的情绪,那就是被彻底激发的原始兽欲,尤其是在他们看到女孩的嘴唇微动。

  很是姓感的双唇。

  每一名哈宾德之蛇雇佣兵,都是这种想法。

  不过如果他们能够听到此刻塞西莉亚这姓感的双唇念出的声音,恐怕就不会觉得姓感了。

  空气里突然变得有些燥热起来,仿佛水汽被彻底抽干了一般,冲锋而入的哈宾德之蛇雇佣兵们根本就没有意识到什么危机。最前方的几人,手中的重剑才刚刚劈碎了阻挡在他们前面的几件障碍物,暴露出躲藏在后的民兵,他们甚至可以看到这些民兵脸上惊恐的神色,只要再过一秒,他们那回势的重剑就可以彻底斩杀他们。

  可是这一秒,却是注定无法出现了。

  魔力的波动在这一刻,终于彻底沸腾起来,所有人甚至可以看到空气已经变得模糊起来,红色的光焰似乎正在原本空无一物的半空中燃烧。

  紧接着,那些被激发了兽欲的雇佣兵们,终于听到了来自那名女子的娇喝:“炎蛇!”

  一声烈焰爆炸的轰然炸响宛如震雷。

  离那光焰太近的几名雇佣兵,当场就被炸掉了半个身子,一条由烈焰燃烧凝聚而成的火蛇,就这么突兀的出现在半空中,然后随着塞西莉亚的小手一挥,火蛇便在半空中打了个转,然后以一种雷霆迅猛般的气势,落向了小小的镇门处,炸出一团更加明亮和炽热的烈焰。

  几十名躲闪不及的雇佣兵士兵,当场就被这条火蛇炸出的烈焰直接焚烧成焦碳。

  这一刻,作为真正交战的双方,却都彻底陷入了一阵呆滞之中。

  民兵们是因为第一次看到魔法师出手,在这之前虽然听普达说过魔法师出手的情况,但是那时候因为缺乏对照物,总是会觉得少了点什么,并不如何觉得震撼。可是直到现在,真正见识到所谓的魔法师手段之后,他们对于以前听到的那些“故事”才终于有了一个比较切身的体验。

  几乎每一名看到这些火蛇炸出的烈焰时,都会下意识的庆幸不是敌人的魔法师。

  而哈宾德之蛇这边,他们并不是第一次见到魔法师的手段,事实上以前他们在北部那边规模还比较庞大的时候,团里也有一名法师供奉,只是后来他被人以更高的薪金给挖走了,然后他们才被人从北部赶到南部来。也正是因为有过和魔法师合作的经验,所以这些雇佣兵更加清楚魔法师的可怕能力。

  几乎是同一时间,整个哈宾德之蛇就彻底陷入了一片混乱之中,纷纷开始朝后退去。

  仅一条火蛇的爆炸,就直接葬送了几十名重剑手的生命,这个魔法师的力量该是多么强大啊?对于魔法的常识缺乏,当然不会知道,塞西莉亚也只有施展火系魔法时才会有如此可怕的威力。

  以镇门被烈焰堵住为借口,这些雇佣兵们也就有了不进攻的理由,毕竟没有人在明知是绝对死亡的情况下,还会贸然进攻的。而原本还在远处发号施令的哈宾德,此刻脸色却是变得异常难看和狰狞起来,他没有想到,这个该死的红叶镇居然请来了一名魔法师!

  但是在愤怒和狰狞之下,哈宾德却是感到极其兴奋。

  一名魔法师啊!

  无论如何,他都要将对方绑来,为自己效力!

  (未完待续)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