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171. 死战
  一柄重剑挥起,寒光如芒,带起一只断臂和一蓬喷洒而出的鲜血。

  血珠沿着重剑剑锋挥舞的轨迹飘洒而出,落地成线。

  被一剑断臂的是一名年轻的民兵,他看起来大概只有十八、九岁的样子。

  这名民兵还很年轻,他应该有着充满无限可能姓的未来,可是现在他却不得不在这场保卫家园的战争里,以自己的生命作为代价,拼尽全力的将入侵者赶走。

  民兵的身上已经有数道恐怖的伤痕,被斩断的左臂甚至不是他的致命伤!在他的后背处,有一道从尾椎一直延伸到颈脖的狰狞伤痕,伤痕的皮肉朝着两边翻卷开来,露出内里的颈椎,随着这名民兵的动作,那颈椎看起来就像是要破体而出那般。

  大失血早已让他的脸色变得无比苍白,甚至就自身的神志都已经完全不清醒,可是他却始终站着未曾倒下,内心坚定的信仰与惊人的意志让他成为此处战场里最醒目的身影。左手处的剧痛,让他的五官扭曲得异常狰狞,但是他却依旧未曾选择后退半步,右手紧握着的长枪刚刚贯穿一名敌人的身体,此刻似乎有些难以拔出,于是他干脆伸出右手就要去掐斩断自己左手的这名哈宾德之蛇的重剑士兵。

  又一道寒芒如电!

  这一次,痛失右手的年轻民兵终于彻底崩溃,他发出一声凄厉至极的惨叫声。

  手持重剑的男人面容狰狞,双眼赤红,他喷着粗壮的鼻息,脸上有着极端兴奋的特征。他双手握紧剑柄,将手中的重剑高高举起,似在发泄什么又似在给自己打气一般,发出如野兽般的嘶吼声,再度朝着被自己斩断双臂的那名年轻民兵挥砍过去。

  利剑发出一阵呼啸的声响,似乎连空气也要被斩裂。

  重剑落在民兵的颈脖处,剑锋上传来一丝微弱的阻力,但是却无法阻挡得住这柄重剑挥落的可怕力道。

  这一次,没有鲜血喷溅,似乎这名民兵体内的鲜血已经彻底流失殆尽。

  剑锋将皮肤切割开来,然后落在了更内一层的颈椎上,微一用力,便是连颈椎都已经斩断,然后重剑才顺势斜劈而出,再一次挥洒出一道血线。

  惨叫声,嘎然而止。

  民兵自胸腔以上的上半身,从重剑的切口处向左边斜向滑落。然后终于失去大脑控制的另外半截身体,跪落在地,缓缓倒下,所剩不多的鲜血从断截处流出,却未能形成一个血泊。

  手持重剑的男子抬起头,狰狞的面容让他看起来有些疯狂,他的目光在战场上游移着,似乎正在寻找一个目标。

  只是还未等找到新目标,后背处便突然传来一阵剧痛,紧接着便是前胸处也有一阵剧痛传出。他低下头,然后就看到一小截长枪贯穿了他的胸腔,木质的枪杆和铁质的枪头,都已经被染成暗红色,枪头处甚至还有些许的细碎的脏器肉末。

  狰狞男子猛然伸出自己的左手,然后握住这柄枪杆,他咬紧牙关,从左手上传来的力量来看,对方似乎正在努力将这长枪抽回。然后这名狰狞男子便单手握着重剑的剑柄,用尽全身的力气转身带动着重剑朝后方劈去,只是这一次或许因为力道失衡的缘故,狰狞男子的右手未能抬得那么高,重剑的剑锋只是劈进身后人的右肋,然后便因为力竭而卡住了。

  新鲜而火热的血液,从肋下的伤口处如井喷般喷洒而出。

  带着一丝的不甘与愤恨,重剑男子的右手渐渐松落,再也握不住重剑的剑柄。

  而失去了支撑力,重剑咣当一声掉落在地。

  这一剑,似乎未能彻底夺去这名民兵的生命,可是在眼下这样的战场中,这一剑却也等于夺去了这名民兵的生命。

  年轻民兵咬着下唇,强忍着右肋传来的剧烈痛楚,他的左手迅速伸过来捂住,但鲜血却依旧不断的从指缝间涌出,迅速染红了他的左手、衣服,然后从指缝间一滴一滴的滴落在地。民兵像是要分散注意力一般,右手握紧着长枪的枪杆,因为太过用力,指关节甚至已经泛白,他猛然发力将长枪抽出,这一次终于没有任何力量阻止他将长枪拔出,可却也因为错误的估算力量,导致他踉跄的往后退了数步。

  “嗖!”

  一声锐利的破空声轻响。

  一支羽箭突然射入这名年轻民兵的咽喉,因为力道的强劲,这支羽箭的箭头甚至破开民兵的后颈,透体而出!

  这强劲的力道甚至扯动得民兵踉跄的步伐变得更大,他张了张嘴,似乎想要发出什么声音来,但是却只发出一声意义完全不明的咽呜声。将长枪顶在地上,借此稳住自己继续后退甚至有可能因此摔倒的身形,但紧接着便又是一箭射来,“噗”的一声射入这名民兵的心脏处,不过这一次羽箭就没有透体而出了。

  民兵依旧坚持站在原地,他反手握住手中的长枪,然后用力举起,做出一个投掷的动作。

  他的眼神已经有些迷离了,距离自己不过三十多米远的弓手,他却是喝醉酒那般有些摇晃,怎么也瞄准不了。他只能看到,对方那名弓手已经拉开短弓,然后搭上一支新的羽箭,只是他这一箭还未射出,便已经又有两支羽箭一左一右的从两边射来,一箭射穿他的左手,刺入他的右肋,另一箭射入的他左眼。

  而在他意识中最后看到的一幕,是那名被他当成目标的弓手松开了手中的弓弦,将那支羽箭射向自己。

  民兵高举着的这一枪,终究还是未能投掷出去。

  他的意识开始被黑暗包围,缓缓倒下。可是直到死亡的这最后一刻,他的嘴角却轻扬着,那是一种满足般的微笑,因为在那最后一幕,他看到的并不止是射向自己的一箭,同时看到的还有自己的同伴举着长枪,突破了几名刀盾手的封锁防御线,其中冲得最快的那个人,一边发出野兽般的嘶吼,一边将手中的长枪刺入这名弓手的体内。

  他残存的最后意识,依稀还能想清楚这名替自己报仇的同伴是谁。

  印象中,似乎就住在自己的隔壁,他的母亲似乎因为难产而死,原本他家里还有自己的父亲和一位叔叔。可是早几年的时候,似乎死在那场莱恩公国和王国的战争之中,听说是被一位很美丽的女法师给杀死的,如今家里似乎只剩一位爷爷?

  可是之前不是听说他在前几天和哈宾德之蛇的冲突中被打成重伤吗?为什么现在还能赶来这里?

  不过,这个答案他已经无法想清楚了,但是他只要知道,自己不是一个人就行了。

  至少我还有同伴,他们一定会连带我的那一份一起努力下去!

  ……战争的残酷和惨烈,终于让这些民兵们知道这并不是训练,不是一句“哎呀我们输了呢”就能够解决的事。

  因为这是他们要赌上姓命的真正战斗!

  失败者,将在这场战争之中付出生命的代价。

  在此之前,这些民兵们在和哈宾德之蛇的暗斗中,都没有落过太过明显的下风,彼此之间的斗殴一直都是互有胜负。这让他们觉得,所谓的哈宾德之蛇雇佣兵团,似乎也就是那样而已,并没什么了不起嘛。

  可是直到现在,彼此双方真正赌上姓命的战争,他们才知道自己以前的想法是多么的幼稚。

  当这些雇佣兵们拿起兵器的时候,他们所展现出来的战斗力简直就和以前判若两人。或许是因为见惯了生死,也习惯了流血,所以哪怕战争再怎么惨烈,他们却依旧没有忘记那些战术配合,彼此之间进退有序,也懂得互相保护和支援,从这些战斗意识和战斗经验上,民兵团就终于知道自己和他们的差距。

  将近四十人埋伏一支哈宾德之蛇的队伍,而且还是他们率先发起的冲锋和进攻。

  可是除了最开始偷袭的时候成功击杀了几人之外,接下来他们就成了被屠杀的一方——仅仅只是被敌人一次反冲锋,所谓的配合就成为一句笑话,他们的阵形轻易的被对方撕开并且切割开来,然后在对方的远程打击下,变成只会移动的靶子。若不是几名民兵拼死撕开一条战线,甚至有一名民兵哪怕被斩断双手、浑身的血液都流干也未曾倒下的身影震撼了他们,他们只怕根本就无法彻底歼灭这支队伍。

  但是就这一结果,却还是在另外一批人赶来支援的情况下,才终于成功。

  将近四十人,再算上赶来支援的二十多人,一共是六十多人,在对手仅有不到三十人的情况下,他们却是付出了三十多条人命才终于全歼了对手。

  这样的战果,还能称之为是胜利吗?

  看着满地的残肢、破碎的尸体、散落一地的兵器以及几乎将整条街道都染红的鲜血,如此**裸的震撼场面终于让民兵们知道战争的残酷。所有人,脸色变得异常苍白,浓郁的血腥味甚至让好几人已经俯身呕吐,甚至还有人目光已经变得呆滞起来,似乎已经有些迷茫了。

  “咣当”。

  所有人都被惊醒。

  他们看到有一名民兵将手中的兵器扔掉,他们记得这个人似乎叫诺克,他的父亲和叔叔都战死在战场上,而他的母亲难产而死,只和爷爷相依为命。此刻的他,身上似乎还有些伤势。

  “这场战斗,是我们胜利了!”诺克沉声说道,然后拾起地上一柄属于哈宾德之蛇雇佣兵的长枪,那是一把铁制长枪,“哪怕我们的伤亡再大,但是全歼了对手,便依旧是我们的胜利!……我们不能在这里发呆,小镇需要我们,我们必须为了保护自己的家园而努力!哪怕战死,也在所不惜!”

  所有民兵的眼睛,突然变得明亮起来,似乎斗志,已经被重新点燃。

  “死战!”诺克吼道。

  “死战!”所有民兵们开口吼道。

  (未完待续)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