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175. 神迹领主 上

175. 神迹领主 上

  天色灰沉沉的,似乎预示着即将而来的大暴雨。

  在原潘达领的腹中心,有一座规模不小、人口不少的小镇。

  这座小镇没有名字,就算在领主私藏的地图上也不过是标一个红点显示有这么一个小镇而已。

  小镇不像红叶镇那般,有非常具特色的红枫果酒可以贩售,但是小镇胜在周围的土地肥沃,而且气候也不像一般南方地方那么阴寒,所以小镇每年都能够种植三次植物,只不过一般秋收之后的最后一次种植,就只是一点小添头。所以当初潘达领还没被抛弃的时候,镇民通常春耕时都会种植大量比较好卖的作物,留下自用后通过贩售积攒一些钱,用以帮补夏秋两季的税收,而秋季的收成则用来应付冬季的税收。

  只有最后一次种植的收获,才是镇民们可以真正留用的。所以通常这点小添头,他们都会种植自己喜欢的东西,储备起来过一个丰冬。当然有能力有技术的,也会利用这些小添头的种植自酿一些酒水或者做一些可以存放比较久的干粮,然后送到那座最繁华的小镇去兜售。

  不过现在,小镇的镇民们就再也不需要这么紧巴巴的算计着一切过曰子了。

  因为自从失去领主的统治后,镇民们就再也不需要给谁缴税,他们的收成完全都属于自己的,多余下来的那些部分无论是备用或者拿去贩卖,都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最重要的是,他们的运气很好,不像红叶镇那样和一个雇佣兵团闹得彼此不合,也不像达布罗恩镇那般,整个小镇成了人间炼狱。

  镇民和这支雇佣兵团之间的关系,委实不错,许多青壮年甚至很乐意加入这支雇佣兵团,而不是去重新组建一个所谓的民兵团。所以听说红叶镇弄了一个民兵团,而且几次和那个雇佣兵团大打出手时,这些镇民都会发出嘲笑声,就算他们那支民兵团的指挥官是经历两次战争的老兵,那又如何?

  还不是一样被压得死死的?

  每当这个时候,镇民们就会由衷的赞扬他们的镇长,若不是他们的镇长目光如炬请来这支风评极佳的雇佣兵团,恐怕他们这个小镇也迟早会像红叶镇和达布罗恩镇那样,真真正正的惨不忍睹。

  至于那位莱恩公国女武神委派来的领主?

  嗨,谁在乎呢!

  过去一年没有领主,不也是这么过来了吗?不过如果说起来的话,他们倒要感谢那位女武神才是,因为如果不是那位女武神的话,他们这个小镇现在也就不可能这么轻松和自由了。

  有风微扬,于闷热中带来一丝凉爽。

  一名穿着重铠、单手提着一柄厚脊重剑的年轻男子从镇外闯入,男子身上的重铠不是一般那种全身铠,而是由上身铠、护肩、裙甲、护腿和重靴组成的套铠,这种铠甲因为是根据身形打造的,所以在防护能力上要比通制重铠稍差一点,不过重量上倒是要轻上一些,不过就算稍微减轻一点重量,但这套铠甲还是有上百斤之重,更不用说他手上提着的这柄为了挥砍而特别加厚加重的厚脊重剑。

  可看这名年轻男子的举动,却似乎一点也没有感觉到身上这些物件的沉甸。

  他疾步如风,几名手持长枪正在镇内做着巡逻工作的雇佣兵初见年轻男子时他还在镇门口,刚开口喊出一声副团长时,年轻男子就只留下一个背影面对他们了。

  “弗洛德副团长跑那么快,该不会是又有什么急事了吧?”一名雇佣兵看着年轻男子的背影,开口问道。

  “应该是的。”另一名稍微年长一些的雇佣兵沉吟道,“上一次看到副团长这个模样,达布罗恩那群兔崽子就打过来了,难道这一次又是达布罗恩那边出事了?”

  “应该不是吧?”第三名雇佣兵皱起了眉头,他脸上有一道疤,但是看起来却并不狰狞,“之前我们才和达布罗恩那群兔崽子死拼了一次,那一次战斗他们可是被我们彻底击溃了呢,怎么可能还会再来一次?……就算真的要再一次发动战争,也不可能是在这种时候,距离上一次战争结束才多久。”

  可是,如果不是战争,那么又是什么事让他们的副团长如此急切呢?

  名为弗洛德的男子如同一阵疾风,迅速的横穿过整个小镇,来到一座房子前。

  这房子没有什么稀奇,是小镇上最为稀疏平常的一栋民居。只不过自从这个叫英勇之剑的雇佣兵团来到这里之后,这栋民居就变得热闹许多,每天经常会有小镇的镇民来这里拜访。他们倒不是说有什么急事,只是想到来这里见一见这支雇佣兵团的团长和副团长时,内心总是会觉得安稳许多,所以久而久之后就成了一种风俗。

  “团长!”弗洛德推开房门,大步朝客厅跑去。

  此时坐在客厅内一共有三人,除了英勇之剑的团长之外,还有一位是小镇的镇长,最后一位则是镇上的富商。这位富商自从英勇之剑来到这个小镇后,他就成了这支雇佣兵团的后勤总管,能力自然是有的,因为仅靠他一个人,就能够完成整支雇佣兵团的军备替换,这份统筹能力绝对可以算是一个人才。

  这三人看到弗洛德一脸急冲冲的闯入,原本还在谈笑的三人脸色立即变得凝重起来。

  “达布罗恩那群兔崽子又打过来了?”镇长吹胡子瞪眼睛的哼哼道,“上次吃了个败仗,这一次还敢来!”

  “不是。”弗洛德摇头。

  “不是达布罗恩那群人又打过来,你那么着急干什么?”那名富商一脸的惊讶。

  事实上这倒也不能怪这些人会搞错,因为上一次弗洛德跑回来的时候,达布罗恩就已经来到镇外一公里处了,结果防御工事都来不及展开,就被迫只能仓促迎战了。一开始小镇这边自然是落入下风,因为达布罗恩居然足足拉出一支近两千人的部队过来攻打小镇,不过后来在英勇之剑和小镇镇民的齐心协力下,达布罗恩反倒是被击溃了。

  这一战,双方的损失都比较严重。

  达布罗恩两千人的部队最后只剩一千来人退走,而英勇之剑原本一千多人的规模也锐减剩不到六百人,就连镇民也付出一定程度上的伤亡代价。这一点,对于小镇而言,才是真正最为肉痛的地方,因为小镇是依靠收获农作物的方式而发展,突然减少不少青壮年,这让小镇自然是受到很大程度的影响,虽不算被彻底废掉,可是这起码也需要好几年的时间才能够恢复过来。

  “是,是红叶镇那边的问题。”弗洛德大口的呼吸一下,平复紊乱的呼吸后,才开口说道,“红叶镇已经宣布归属新领主的统治了。而且,那支什么哈宾德雇佣兵团被新领主的军队和红叶镇的民兵团联手,彻底歼灭了!”

  “什么!”

  “你是说彻底歼灭?不是击溃?”

  小镇的镇长和富商两人当即就发出愕然的声音。

  哈宾德之蛇他们虽然没有亲眼见过,但是也曾有所耳闻,这支雇佣兵团的规模虽然比以前在北部地区要小了许多,但是据说很多领主还是愿意聘请这支雇佣兵团,就因为他们够冷血。英勇之剑的团长就曾经坦言过,如无必要的话,最好还是不要去招惹这支雇佣兵团的好,不是打不过,只是会很棘手,他们五百人就可以发挥出上千人的战斗力,而只是击溃这支雇佣兵团,又实在没有什么意义。

  可是现在,这支雇佣兵团居然不是被击溃,而是被彻底歼灭?

  这如何可能!

  “你这消息是从哪得来的?”坐在大厅正中间的英勇之剑的团长,开口问道。

  “红叶镇那边传来的,据说这一战的落幕已经是七天前的事了,黑天鹅堡似乎也投入重建工作中,红叶镇已经开始组织贸易商队了,第一支贸易商队也已经出发。”弗洛德回答道,“我这消息,就是从那些行脚商那里获得的,现在很多行脚商都开始往那边跑了,毕竟红枫果酒还是很受欢迎的。”

  英勇之剑的团长眉头紧皱,似乎是在思索着什么。

  镇长和那位富商则是一脸的愕然,显得有些六神无主。对于他们这样的平民而言,领主的强大阴影已经完全深入到他们的骨子里,就算现在一时间拿他们没办法,可并不代表以后就真的没办法。而且这个领主居然还能够轻易的歼灭哈宾德之蛇,这份实力就更让他们感到担忧了。

  “艾文团长,这……这要怎么办?”镇长有些慌了。

  听到镇长的话,名叫艾文的年轻人微微一愣,随即哑然失笑:“镇长,这小镇名义上就是属于这位领主的。如果我们选择不服从命令的话,那么就等同于叛乱,这位领主完全有资格可以动用一些极端手段的。……这座小镇不比红叶镇,如果失去大量青壮年劳力的话,这个小镇就彻底废了。”

  “那么我们现在,应该服从新领主的统治?”富商说这话时,语气却是有些不甘。

  他好不容易才终于得到一个可以大展手脚的机会,在目前的情况下,他是整个小镇真正的第三号人物,仅次于英勇之剑的团长和副团长,就连小镇的镇长都没有他的权利高,这让以往总是被人说是暴发户的富商感到一阵极大的满足。可是如同回归到新领主的统治下,那么一切秩序就会重新回到轨道上,到时候他依旧只能当他的暴发户,而不可能有如今这么风光。

  有些人,一旦心态产生了变化,很多事和看法、决定也就会跟着改变。

  面对这位富商的话,艾文并没有选择回答,哪怕他现在再受人敬重,他也只是一个外来者而已。所以事关这个小镇未来的发展,艾文是绝对不能越疱代俎的,这一切都只能由小镇的镇民去自己承担。

  “听说这位领主身上还拥有神迹,好像是一位神眷者。”弗洛德似乎有些少根筋,他完全没有察觉到眼下大厅里气氛的诡异,“据说当时哈宾德会输,就是因为这位领主展现出某种神迹力量,然后才将哈宾德给杀了的。……而且这位领主身边,似乎还有一位实力强大的魔法师。”

  一时间,整个大厅内的气氛变得更加压抑了。

  (未完待续)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