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176. 神迹领主 下

176. 神迹领主 下

  达布罗恩镇。

  这座小镇最开始的名字并不叫这个,它是整个潘达领唯一一座有名字的小镇,潘达镇。

  昔曰的潘达男爵,因为领地的情况比较特殊,所以在这块领地上他并没有修筑任何城堡或者庄园。一直以来,他都是在潘达镇居住,作为整个领地的核心,潘达镇一直以来都受到重点照顾,一系列的政策也促使整个潘达镇以飞快的速度发展着,不过几年时间,潘达镇就由三千多人口发展到一度逼近六千的关卡,甚至都已经开始准备改镇为城了。

  可是这个时候,战争爆发了,亚丝娜的大军以燎原火般的姿势席卷大半个达比昂王国,所以筑城的工作自然被迫暂停。而等到战争结束时,潘达领却是被抛弃了,为了生存小镇不得不去聘请一支实力比较强大的雇佣兵团来驻守,结果却没想到就此让整个小镇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达布罗恩雇佣兵团,前身是恶名昭著的血旗捕奴团,这是一支活跃于蛮荒之地的捕奴团,同时也兼职强盗、土匪等等行径。对于潘达镇的镇长为什么会将这头饿狼给请回来,这是一个永远都无法解开的谜题,因为镇长在把这头饿狼请回来的当天晚上,就被他们给残害了。

  之后的情况,就如同外界所知晓的那般。

  达布罗恩雇佣兵团向小镇的人们展现出什么叫真正的残忍和血腥。

  竖立在小镇外那几十排的木桩可不是摆设,几乎每一个木桩上都有一名镇民被刺穿钉在上面,无论男女老幼。五千多人的小镇,转瞬间就只剩一千多人,基本上都是青壮年,绝大多数女人要么逃跑了,要么就是选择自尽,几乎没有女人愿意在这个小镇上苟且偷生。

  而老人,早在第一次流血夜的时候就被彻底清理了。哪怕是小孩,在这头饿狼面前也不过是吃闲饭的存在,而这头饿狼之所以没有将小孩一并处理掉,纯粹是因为这些小孩多少还算有些价值——无论是贩卖出去还是拿来威胁那些有孩子的家庭,都是一个很不错的选择。

  所以达布罗恩镇,被潘达领其他两个小镇称为死镇不是没有理由的。

  在达布罗恩镇的镇中心广场处,有一座五层楼高的豪华房子,这房子原先是属于潘达领的领主。不过在潘达领被抛弃后,这栋房子自然也就被废弃了,后来潘达镇的镇长倒是在这里住过一段时间,只可惜他才刚刚享受上奢华,就被达布罗恩这头饿狼送去冥界了。

  此刻,在这栋房子的四楼一间书房内,一名面容略显几分苍白的年轻男子正坐在一张椅子上,不过椅子被他往后一压,前两只脚已经离地,椅背的上端抵在墙壁上,而男子的双脚则架在一张桌子上,整个人看起来有几分颓废的忧郁气质。

  年轻男子的的身上穿着一套猎装,这是贵族狩猎时常穿的衣服,因为是请专业裁缝量身订做的服饰,所以每一套的造价起码都得数十到数百枚金币不等,而造成价格起伏波动如此巨大,自然便是材料上的不同。像这名男子身上这套衣服,外面一层皮革都是蛮荒之地的地行龙龙皮鞣革制成,内衬则是柴纳斯帝国特有的寒蚕丝和千年盟约帝国特有的火蛛丝编制而成,不仅在防护能力上得到保证,而且还能够真正做到冬暖夏凉。

  仅这一套衣服,就价值上千枚金币,一般的领主还真买不起这样的猎装。

  在这名年轻男子的身边,还有三名气质各异的女子,其中稍显成熟那位丰腴少妇正在弯着腰给年轻男子捏腿,另一名看起来稍微清纯一些的女子则坐在旁边,小心翼翼的将葡萄的皮剥掉,再轻轻分开,细心的挑出内里的籽粒,接着才喂到年轻男子的嘴里。

  只有第三名神色冷漠的冰山型美女,才站在一边如同雕塑一般动也不动,她身上没有穿戴任何护具,一身单薄的衣裳让她的身材显得若隐若现。不过如果认为这名女子只有孤傲便可以随意采撷的话,她腰侧系着的那柄刺剑就会让人知道这绝不仅仅只是一件摆设。

  年轻男子突然挥了一下手,于是两名宠姬便都停下手退站到一边。

  “看起来,你们似乎失败了呢。”男子突然开口,声音很轻柔,可是伴随着他的话语说出,整个房间里的温度却是遽然降低数度,三名跪在书房中间的男子顷刻间便开始瑟瑟发抖,只有三名站在男子身边的女子反而不受影响,“两千多名凶徒,居然还被一千多人给击溃了,你们真的是那头驰骋于蛮荒之地上的饿狼吗?”

  “少爷,请饶命。”三名跪在地上的中年男子赶紧开口求饶。

  若是有达布罗恩的镇民看到中间那名男子的话,一定会惊讶于平时高高在上的他居然还会给人下跪!

  这个男子,就是将整个潘达镇变成死镇的达布罗恩!

  “艾文和弗洛德这两人的实力,在这片领地上确实可以算是数一数二,可是拥有人数优势的你们无论如何也不可能会大败,至少在我的沙盘推演上,完全找不到给你们开罪的理由。”年轻男子将双腿放下,椅子发出“嗒”的一声微响,但是这个声音却让这跪在地上的三个人变得更加害怕,“银。”

  手持刺剑的冰冷女子往前踏出一步,整个房间的冰冷气息瞬间凝固。

  “大人,请饶命!”三名男子立即发出一阵惊恐的叫声。

  可是男子却置若罔闻,他双手交叉的搭在书桌上,撑住自己的下巴,饶有兴趣的望着眼前的这一幕。

  只见那名女子的右手突然微微一动,也不见她再有什么动作,然后就后退一步站回原地,可是与达布罗恩同样匍匐在地的左右两个人,却是突然从颈脖处喷洒出打量的鲜血。这些鲜血的喷洒轨迹仿佛就像是计算好的那般,彻彻底底的将达布罗恩给淋了一身,这一瞬间甚至让达布罗恩的心脏短暂的停止跳动。

  “谢……谢少爷不杀之恩。”达布罗恩拼命的磕头,鲜血在他身边汇聚一地,却不知是他的血,还是两名同伴的血。

  “我再给你一千人,三个月内拿不下整个潘达领,你知道后果的。”少年突然站起身,伸手在面前挥了一下,似乎是在驱散什么异味,“不要以为你能够逃跑,我身边可不仅仅只有银,还有鹰和狼。”

  站在一旁那位成熟少妇和清纯少女露出一个各具魅力的微笑,显然这两个人就是年轻贵族口中所谓的鹰和狼。

  达布罗恩的头埋得更低了。

  “还有什么问题吗?”年轻男子再度开口问道。

  “听说那位领主身边……有一位魔法师。”达布罗恩迟疑了一下,终究还是开口说道,“而且,据说还是一位神眷者。”

  “神眷者?呵,愚昧无知的蠢货。……不过那个小女孩倒是一个不错的种子。”贵族男子略微沉吟一下,才再度开口说道,“那个领主和他的那些手下是死是活我不管,但是那个小女孩我要活的,其他的你自己看着办吧。……过几天会有一位魔法师来协助你。”

  说到这里,这位年轻的贵族转过头望向窗外,站在他这个位置恰好可以看到镇外的一个木桩,上面钉着一名看起来似乎是士兵模样的人。只不过这个人的身上却是穿着一套红色的外套,上面绣有一个两把剑交叉插入盾内、盾上带有两道对称闪电的图案,这让这名年轻贵族的脸色显得有些阴晴不定。

  “我希望你这一次,不会愚蠢到像对待托尼斯侯爵的传令兵那么愚蠢的去招待一名魔法师。”

  “请少爷放心。”

  “哼。”年轻人重重的哼了一声,“如果你不像让托尼斯侯爵的大军压过来,最好立即将那个传令兵的尸体处理干净。”

  “是。”

  说到这里,年轻男子似乎已经没什么想要再说的了。他迈步朝前走去,身边三名女子便立即跟上,转眼间便走了个一干二净,而直到这时,达布罗恩才终于敢抬起头,整个人宛如虚脱一般,脸色显得极其苍白,可是他流露出来的眼神却不是怨恨,而是真正的极端恐惧。

  离开了房子,年轻男子和四个女人便上了马车,车夫轻抖缰绳,马车缓缓而行。

  “少爷,那个托尼斯侯爵派来的领主,真的是一个神眷者?”清纯少女有些好奇的问道。

  “这一点,你去问银吧,她比我们谁都更清楚那位领主的身份。”年轻贵族轻笑一声。

  于是,另外两个应该是鹰和狼的女子的目光就落到名叫银的冰冷女子身上。在两位同伴紧盯着不放的目光注视下,银似乎也有些受不了,于是只能开口回答道:“他是一名咒印剑士,而且还是唤醒了咒印之力的真正咒印剑士。不过依照目前的情报来看,他唤醒的第一个咒印应该是代表庇护的左印,只是他到底是将什么力量封印起来的,这一点我就不知道了。”

  “原来是这样啊。”清纯少女一脸天真的说道,“那么他不是和银你一样厉害?”

  银轻摇头,回答道:“咒印剑士一旦唤醒咒印之力,他们就会变得比常人更加强大,一般情况下的胜负就变得有些难以预料,不过目前可以知道的是,下位白银确实不是他的对手。不过如果他的真正实力就是目前所表现出来的程度,那么我还是有很大的把握能够杀死他的,只不过可能要付出一点代价。”

  “那么银你的力量呢?”

  “庇护和进攻的力量,我都已经唤醒了。”名叫银的女子轻轻的脱掉双手的手套,两只手的手背上各显露出一个湛蓝色的繁复纹理,看起来似乎要比肖恩左手上的咒印更加复杂一些,“而且都是二次觉醒的力量,只要有一个咒印能够进行三次觉醒,我就可以正式冲击下位黄金的境界了。”

  “少爷,为什么不让我们出手呢。”成熟的美艳少妇轻声问道。

  “最近死棘和和平协会不知道发什么疯,跑到贸易之都那边大打出手,我们和几个商会的合作生意都被迫停止了,这一次父亲让我过去那边处理一些事情,到时候很可能需要你们出手。”年轻的贵族男子突然整个人往少妇的怀中一躺,用头拱着少妇的丰满双峰,笑道,“而且,这其实也是一个考验。潘达领是我们环形计划最重要的一个前进基地,所以必须谨慎处理。实力低并不可怕,最可怕的是愚蠢和无知,我现在倒是挺希望我们那位领主大人,不要成为我黑牌上的人物才好。”

  听到黑牌这两个字时,无论是成熟少妇,还是清纯少女,又或者是冰冷女子,皆是感到一阵惧意。

  只有闭着双眼,似乎是在哼着什么旋律的贵族男子,还是一如既往的那副忧郁气质:“神迹领主?呵……希望当我处理完贸易之都那边的事回来后,这边真的会出现一个神迹吧。”

  (未完待续)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