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184. 谈感情伤钱

184. 谈感情伤钱

  肖恩其实是一个很好搞定的人。

  当然这种很好搞定,指的是态度上的平等。他就是那种典型的你敬他一尺,他敬你一丈的人,但是倘若你要跟他玩嚣张跋扈,那么你很快就会体会到什么叫真正的嚣张跋扈——对于玩家而言,这种态度简直就是与生俱来的。

  而玩家本来就属于那种无理也能硬占三分地的人,更何况此刻还让肖恩站住了大义和贵族身份的双重脚跟。

  这种嚣张跋扈的气焰,更是如滔天巨浪一般。

  两名怀尔斯家族的成员,彼此对视一眼,皆从眼里看到几分担忧。

  事实上此行前来,他们也确实是做过一些详细调查的。

  知道眼前这位艾尔西.博尔德才刚刚继任这块领地两年——原莫德格领主是一位子爵,不过已经死在亚丝娜的手上,所以他的领地在战后第一时间就被瓜分了。而这位年轻的领主,也确实是博尔德家族一个“离经叛道”的家伙,幸运的是他是嫡系所出,所以博尔德现任家主干脆就将他丢到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以求个眼不见为净。

  但是不知道这个小家伙哪来的勇气,居然敢找上门和亚丝娜谈判,而且还真的给他弄到了黑礁草原的采掘权,还是独门专享的那种。所以这个属于博尔德家族产业的制石厂才能够顺利重新开张,这两年里也确实狠狠的赚了一大笔钱,毕竟南部地区很多贵族和富豪的府邸都或多或少采用一些黑钢石所建,所以现在战后要修补的话,自然也就只能从这里购买黑钢石。

  不过这笔钱,实际上根本就没有落入艾尔西的手上,而是由这位戴斯厂长和艾尔西的一位哥哥给分润了,甚至就连博尔德家族都不太清楚这些事。而艾尔西第二年向莱恩公国那位女侯爵缴纳的开采费,还是他将自己所有值钱的东西都变卖后才凑够出来的——其中就包括他母亲留给他的三副价值数万金币的油画。

  要获知这些情报,对于怀尔斯这样的大家族而言并不是什么难事,因为任何一个传承足够古老的家族,都会有一张极其可怕的情报网络。所谓的人脉关系,也仅仅只是这张情报网络所衍生出来的一部分而已,基本上所有一切都是围绕着“情报”这两个字而展开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怀尔斯家族便做出艾尔西.博尔德是一个无关紧要的小人物这种判断。也基于这种判断,所以这两位怀尔斯家族才会在来到莫德格领后,并没有去找艾尔西这位领主,而是直接来找戴斯这位真正掌握着制石厂实权的厂长,并且和他秘密谈妥了一些事情。

  所谓的秘密,自然是不能公开的事。

  原本一切都相谈甚欢,却没想到居然会在这里遇到一个完全不按理出牌的家伙。

  略作迟疑,那名气势并不那么盛的年轻贵族再度开口:“或许,我们可以交个朋友。……我是怀尔斯家族第二顺位继承人,佛罗伦萨.丁格斯.怀尔斯。”

  听到自己的同伴这么说,站在佛罗伦萨身边的另一名怀尔斯家族成员立即就露出一个惊讶的神色。

  “谈感情伤钱啊。”肖恩却是一点也不领情。

  “哼,你这家伙居然如此不识好歹。”听到肖恩毫不领情的话,这另一名贵族当场就怒了,“你支付的定金能有多少钱?怀尔斯家族……”

  “闭嘴!”佛罗伦萨立即喝了一声。

  可是这声音还是晚了,因为他的同伴已经把话给说完了:“……十倍补偿给你!”

  于是,肖恩立即就笑了:“你确定是十倍?”

  “阁下,请原谅我同伴的失礼。”佛罗伦萨看到肖恩露出的笑容,立即就心知不妙。

  能够成为一个大家族的顺位继承人,或许会有一些嚣张跋扈的姓格,也可能会有一些小毛病,但是眼力却是绝对不会欠缺,肖恩能够拥有那么强势的滔天气焰,在手头情报欠缺的情况下,敌对并不是任何一个合格的家族继承人所会做出的选择。

  “那么就是说,你们是在耍我了?”肖恩脸色一板,显得阴沉无比,身上那股气势也瞬间变成肃杀的冷若杀意。

  “不。”佛罗伦萨微微皱眉,肖恩的不按理出牌实在让他有些难以招架,上一秒还笑眯眯,这一会就大有拔剑砍人的杀神气势,“我的意思是,我们或许可以换一种更好的解决办法。”

  “没有什么更好饿解决办法。要我让出这四千块黑钢石,可以。十倍补偿我就是了。我给艾尔西大人的定金是五万莱恩金币,你们自己看着办吧。”肖恩冷笑一声,丝毫不去理会这位怀尔斯家族第二顺位继承人的好言,将嚣张跋扈的姓格表现得淋漓尽致,“如果没钱,那就趁早滚蛋,少在这里丢人现眼。……定金,我也已经支付了,倘若如果没有按期将石料送到的话,黑天鹅堡将以战争来洗刷这份羞辱。”

  这下子,不止佛罗伦萨感到不可思议和震惊,那位叫戴斯的厂长更是惊得嘴巴完全可以塞入两个鸡蛋。

  战争!

  这个威胁可就严重了。

  不过肖恩根本就不给对方任何解释的机会,转身对着艾尔西说道:“艾尔西大人,您不是说还要带我去参观一下您的庄园吗?不如我们现在就出发吧。”

  “哦,对……好。”呆若木鸡的艾尔西似乎大脑还没有回过神来,只是有些机械姓的点了点头,然后就和肖恩一起离开了。

  看着肖恩和艾尔西两人走得如此干脆利落。

  佛罗伦萨的眉头却是微皱着,片刻后才无奈的叹了口气。

  “对不起。”见到佛罗伦萨叹气,这名怀尔斯家族成员有些愧疚的低下了头。

  “这事不怪你。”佛罗伦萨摇了摇头,“只是家族也没有想到,那位托尼斯侯爵居然会在这个时候委派一位领主去管理黑天鹅古堡而已。……当然,我们也没有想到,这位黑天鹅古堡的领主居然会是一位这么不按理出牌的家伙。这是家族情报上的欠缺,并不关你的事。”

  “他,他是黑天鹅古堡的领主?”

  “**不离十。”佛罗伦萨轻声说道,“能够随口说出战争威胁的,就算不是黑天鹅古堡的领主,也绝对是那位领主身边掌握着实权的核心人物,只不过我更倾向于前者。”

  “那要不要……”这名贵族突然小声说了一句,同时做了一个抹喉的手势。

  一直表现得很是平和,最多就是有点身为大贵族优越感的佛罗伦萨终于眯起眼睛,整个人显得阴沉肃杀许多,身为顺位继承人那种真正的决断魄力此刻才完全体现出来。只不过让佛罗伦萨彰显出这种气势的却并不是旁人,而是身边这位同为怀尔斯家族的成员。

  “你最好把这种念头给我彻底打消。”佛罗伦萨阴沉的说道,“他敢孤身一人就出门,你真的觉得他有那么容易对付?你有百分之百的必杀把握吗?如果没有,只是凭空给怀尔斯家族增加一位敌人而已,而且还是那种你根本就不知道他的底细和实力的敌人。”

  见到佛罗伦萨真的发火了,这名贵族赶紧低下头,不敢再说什么。

  “戴斯先生,我们这就告辞了。”佛罗伦萨转过身,微微一笑,同时向戴斯告辞。

  显得有些失魂落魄的戴斯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不过却还是保持着礼貌的向佛罗伦萨告辞。

  这一切看起来,似乎都挺正常的。

  只有佛罗伦萨在走出制石厂的大门之后,脸上的微笑才终于消失,沉声说了一句:“看来我们还是低估了艾尔西这位领主。既然戴斯已经知道了那么多,不如我们就干脆给这位领主送一份礼物吧。”

  “我知道了。”紧跟着佛罗伦萨的那名贵族低声说道,“不过,难道我们真的要准备五十万莱恩金币吗?”

  “不需要。”佛罗伦萨轻轻摇头,“我们今天就离开莫德格领。……记得安排的人手脚利索点,在我们离开后两天才动手,千万不要那么冒失。你怎么说也是第四顺位继承人,怎么做事还那么急躁,心姓要更润和一些,不是什么事都只能依靠暴力手段解决的。”

  拥有怀尔斯家族第四顺位继承人资格年轻贵族老实的点头应道:“谨记您的教诲,哥哥。”

  望着这两位怀尔斯家族的贵族离开,戴斯这位厂长还不知道自己即将而来的命运。此刻的他立即转身回到制石厂里的办公室,然后从书桌下拿出一张制作精美的空白纸张和一支造型有些奇特的金属笔,接着便将纸张铺开,开始在上面刷刷刷的书写起来,其内容便是今晚发生事情的经过,在略微犹豫片刻之后,戴斯还是将和怀尔斯家族的一些私下交易内容也一并写上。

  可是神奇的是,每当戴斯写完一句话的时候,这张纸张上的墨迹就会立即消失,看起来似乎永远就是一张白纸那般。

  不过任何一位魔法师在这里的话,必然就会知道,这并不是什么隐形墨水的把戏。

  这张制作精美的白纸和那支造型独特的金属笔,都是一种魔法道具。

  这种魔法道具的成套配置是两支魔法金属笔和两张魔法纸,无论哪一方在这上面书写任何内容,都会以某种特殊的方式将记录的内容传递到另一张魔法纸上,从而让另一方可以立即了解内容。这种消息传递方式,要比魔法通讯传送更加隐秘,只不过代价却是要更加昂贵一些。

  (未完待续)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