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201. 大战在即

201. 大战在即

  天,刚刚降过一场大暴雨。

  但是大地却像是久旱逢甘露那般,将所有落到地面的水分全部都吸收了。若不是部队刚刚才在暴雨中行军而过,谁也不会相信这是刚下过雨的迹象。

  托这场暴雨的福,达布罗恩雇佣兵团的行程被拖缓一天。

  但是普达民兵团的年轻人们,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他们顶着大暴雨继续前行,在暴雨结束那一刻恰好抵达这一次威廉定下的作战地点——位于峡谷前方一公里处。

  威廉没有将作战地点布在峡谷内,便是为了从信念削弱敌军的意志。

  像峡谷这样的地形,一看便知道绝对是一处埋伏的好地点。而如果连对手都知道这样的结果,那么从意志上就有了防线,所以一旦遭遇到突然袭击的话,军队便会有一种早就如此的感觉,想要让对手的军队形成混乱就成为一件不可能的事。但是如果将战线设置在一公里外,以民兵团的素质,被击溃那是必然的事,所以唯一的逃路就是峡谷,让敌军以胜利之姿的气势冲入峡谷后,再被英勇之剑的伏军所袭,那么心神必然会有所动摇。

  至于是否会造成大规模的混乱,就要看对方的指挥官是不是蠢货了。

  战术运用到这一步,威廉已经是机关算尽,为此他甚至不惜让自己也当一次炮灰。

  至于能增加几分胜算,那就真的是听天由命了。

  民兵团,已经开始搭建简单的防御工事,按照前线的最新情报来看,达布罗恩雇佣兵团大概将会在后天黎明时分抵达这里。不过他们肯定不会立即发动进攻,军队必须要有一个充分的休息后才会展开战斗,所以在防御工事搭建完毕之后,威廉估计大概会有一天的时间可以休息,比之敌人会多出半天的时间。

  “普达大叔,你到现在还认为这不是那个领主的错吗?”诺克站在普达的身边,冷着脸沉声说道。

  “那你到现在还认为是那位领主的错吗?”普达不答反问。

  “是!”诺克望着普达,眼里没有丝毫的畏惧,“我们的小镇如果不是他来了,又怎么可能牺牲那么多人呢?本来我们就已经损失惨重了,小镇没有十年的时间根本就不可能恢复元气,如今又要参与到这一场战事来,这和我们小镇又有什么关系?这一切都是那位领主的事!”

  说到最后,诺克的声音已经有些大了。

  几名白鸽镇的民兵望向这边,眼里露出几分嘲弄,不由自主的就发出几声嗤笑声。他们和红叶镇的情况恰好相反,因为之前他们就已经和达布罗恩雇佣兵团打过一仗,双方彼此之间早就有怨恨,所以这一次达布罗恩雇佣兵再次出击,而且目的是那么明显的朝着白鸽镇袭来,白鸽镇的民兵当然不会有所退缩。

  这一点,就和当初哈宾德之蛇袭击红叶镇是同一个道理。

  普达当然也听到身后的嗤笑声,虽然他是红叶镇的人,但是自从上一次耍弄一点小聪明被威廉深刻的教育了一遍之后,他也终于理解这个民兵团对领地的重要姓,因此他并没有去说这些白鸽镇的民兵什么,名义上而言他才是这支民兵团的团长,他必须要做到公正,而不能像之前那样偏私。

  所以,普达的眉头微皱,然后才叹了口气:“你的眼光还是太短浅了。……如果达布罗恩能够打下白鸽镇,为什么就不能打下红叶镇?”

  “但是打完之后他们的损失不也是惨重的吗?”诺克依旧不服输。

  “那么我们的损失就不惨重吗?”

  “那是因为我们之前和哈宾德打了一仗,如果不是那位领主的话……”

  “收起你的傲慢与偏见吧。”普达摇头打断诺克的话语,“就算我们没有因为领主大人横插一手,我们和哈宾德的矛盾迟早会爆发出来。那一天如果不是领主大人出手,不是他的护卫队在,你觉得我们还能守住吗?……达布罗恩既然能够打下白鸽镇,就算暂时打不下红叶镇,但是他也可以等,拥有两个小镇的资源,你觉得他大概多久就又可以发起一场战争呢?”

  诺克沉默不语。

  “我们现在就应该和白鸽镇一起齐心协力,别忘了统帅大人要你们每星期甚至每个月都来一次比试的原因是什么,只有互相竞争挑战自己的极限,你们才能成为一支真正出色的军队,要知道无论是领主大人还是统帅大人,甚至是我,都期望着你们不仅仅只是一支民兵团而已,而是可以成为一支冠上名谓的军队。”普达前半句话说的很大声,像是在故意说给白鸽镇的那些民兵听似的,不过后半句却是悄声说出,只有诺克才听得到:“只要白鸽镇一天不沦陷,位于更后方的红叶镇才会真正的安全。所以帮他们就等于是在帮我们。”

  诺克并没有说什么,而是陷入某种沉思之中,他开始思索自己是不是真的做错了什么?

  看到诺克的模样,普达没有再说什么,而是转身离开,开始巡查这个营地的防御工事搭建情况,必要时甚至亲自动手帮忙。毕竟他是从一支正规军退伍回来的,而且也是从底层拼搏而起,所以对于这些对基础的防御工事搭建工作,他也是熟悉得很,而这一点,也让普达很快就得到白鸽镇那些民兵们的尊敬。

  当然,其中可能或许有刚才那一番大义凛然的话语的作用,但是具体的心思变化,又有谁能说得清呢?

  防御工事的搭建,进展得非常顺利,虽然只是简单的工事而已,但是能够以此作为依托的话,也的确可以减少受到攻击的范围。当然,围绕着这处简单营地布置的陷阱,自然不会少了,不过也都是一些并不算多么精巧的陷阱,但是胜在量多而且都是围绕在营地的附近,而不像一般将领打防守战时,总是要将陷阱布在敌军有可能经过的地方,这一点自然就又是威廉的一种不寻常之处了。

  他几乎是将“地利”这二字,发挥到极限,但能够赢得几分“人和”,那就谁也不清楚了。至于“天时”,那场暴雨所带来的优势,也同样也没有被威廉所浪费。

  凡是能够利用的,威廉已经是一分不剩的压榨干净了。

  如同威廉所预料的那般,防御工事筑成的第二天黎明,地平线那端就出现一支浩浩荡荡的军队。

  虽然早就从情报了解上得知,这支军队的规模大概是在两千一百人左右,可是真当看到这支军队出现在地平线上那一端时,普达民兵团的民兵们依旧感到一阵不安。那连绵而起的军线足有上百米之长,若是他们军阵变薄,将军线彻底拉开的话,那恐怕得有数百米以上,不说战斗力如何,光是这样的阵形就足够让这些没有见过什么世面的民兵们感到惊慌了。

  当然,白鸽镇的情况比起红叶镇要稍微好一些,毕竟上一次就已经见识过达布罗恩雇佣兵团的军阵。而这一次在规模上并没有超越,所以从震撼姓上来说其实并没有什么区别,只不过从目前的情况上来说,达布罗恩雇佣兵团的军备似乎进行过更换,看起来大概是要比上一次更好一些。

  不过,民兵团的军备也不是没有替换,原本按照肖恩的意思是每个民兵都要必备三件装备,即长枪、皮甲和宽刃剑。不过这一次因为要把民兵团当成正规军来用,所以威廉在之前收到情报时,就已经紧急让那个胖子去采购新的装备,将部分民兵的装备替换成圆盾和轻剑,甚至有部分人也由皮甲换成轻铠,同时还多了上百名的弓手。

  目前整个民兵团里,穿轻铠的长枪兵大概有两百人,弓箭手算上白翼雇佣兵合计有一百八十人,能当重步兵用的钢铁羽翼八十人,持圆盾和轻剑的民兵五百人,剩下两百人则被当作预备兵力暂时安置于后方。这两百人才是普达民兵团里的真正精锐,他们基本上已经精通目前民兵团所可以使用的全部武器,所以在必要的时候他们拿上不同的武器就充当不同的兵种投入到战斗中来。

  “你觉得我们有几分胜算?”普达站在威廉的身边,轻声问道。

  “那要看英勇之剑的人是不是真的有意帮我们。”威廉站在阵前,目光遥望着前方的敌军,“那可真是一支煞气十足的军队,也不知道屠戮了多少万人。……这支民兵团能够稳住战线一小时,就算不错了。”

  “只有一小时吗?”普达轻叹,“一小时后我们怎么办?”

  “撤退。”威廉毫不犹豫的说道,“硬撑着也没有意思,只是让伤亡数字增加而已,我们真正的战场是在平野那边。不过我现在很担心一件事……”

  “什么事?”普达问道。

  “那就是对方怎么说也是非常老练的军队了,他们会让我们那么轻易的撤入峡谷里吗?”

  听到这话,普达也陷入沉默之中。战场距离峡谷口有近一里远,这点距离初看起来似乎不算什么,但是在战争中这一点距离就很有可能会成为一条死亡线,谁也不敢说绝对能够轻松的逃入峡谷口。

  当太阳开始西沉时,达布罗恩雇佣兵团也终于开始行动起来了。

  (未完待续)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