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203. 魔法师!

203. 魔法师!

  陷阱,非常古老的一种手段运用。

  但是如今在奇迹大陆的战争格局上,已经很少见到了,尤其还是这种火陷坑。

  达布罗恩脸露怒色并不是没有理由的。

  轻战步兵既然是以重步兵班底作为建模打造而成,培养训练起来自然不难,他手上这五百名轻战步兵就是他这些年来辛苦积攒下来的家当,平时伤了一个两个,他都觉得郁闷难受,否则的话也不会给这些人都配备轻战步兵里已算不错的制式装备,上一次去攻打英勇之剑驻扎的那个小镇时,他就没舍得动用这五百轻战步兵,但是没想到这一次才刚将这支部队派上场,就折损了二、三十人。

  但是愤怒归愤怒,达布罗恩总算没有彻底丧失理智,他的战术没有变化,依旧是两翼包抄截后路,其他部队从正面推进。他已经看得出来,这支军队的战力不怎么样,否则的话也不会,如果两军真正交锋的话,别说是军备上的差距,就是军队自身的素质,也可以完胜这支他看不出旗号的军队。

  只不过这战术虽然没变,但是却也下令让部队谨慎起来,前军戟兵在轻战步兵的保护下,开始进行陷阱排查,避免再度陷入陷阱的埋伏之中。而左右两翼的剑士部队,这个时候也不敢杀入营地之中,谁知道在这营地的附近是不是都埋有陷阱。如果这个时候才在营地附近开始排查陷阱的话,那么和将部队送上门给对方打又有什么区别?

  更何况,左右两翼的剑士部队,为了保持机动姓能力,他们的护具都是偏轻巧些的皮甲,手上的武器也是轻剑这一类并不会加剧负担的兵器,所以防御能力自然不高。这样的部队如果太过贸然前进,威廉的弓箭手一波箭雨起码就可以消灭三、四十人,只要射上几波箭雨,这两翼的剑士部队也就被全灭了。

  所以驰援突击、包抄甚至是断后路之类的活,由剑士部队来执行的话通常都没什么问题,但是如果是要强行进攻的话,那么像达布罗恩这种轻装剑士部队,那就是有多少死多少。

  于是,在见到战局情况有变,两翼的剑士部队立即就改为游走,并不主动靠近营地,反而更像是在旁游走寻找时机的狼群。

  战场上的风格和节奏陡然一变,民兵团的部队顿时便感到有些不太适应。

  “安诺!”

  威廉作为这支民兵团的真正统帅者,自然是最容易感受到整支部队变化情况的人。他发出一声咆哮,声音不仅大,而且中气十足,自带一种威严的凛然气势,这一声吼声足以让周围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连带着敌军一下子也就知道这支军队的统帅是谁了。

  正常情况下,作为一名统帅指挥者,当然不可能如此轻易的暴露身份。可是现在,威廉却是不得不这么做,因为他必须给整支民兵团带来足够的强烈信心,让他们知道自己这个统帅是和他们奋战在第一线上,只有这样才能够真正激励起一支军队的战斗信念,否则的话仅是一轮冲击下来,只怕这支民兵团当即就要溃败了。

  而到时候,六百游走于两翼的剑士部队,就会像一群真正的狼群,开始疯狂的撕咬这支部队身上的肥肉。

  听到威廉的喊声。

  憨厚的大个子安诺发出一声朗笑,半身盾和精制长枪在他身上,就像是毫无重量一般,被他轻易的提起。而在他的身后,近八十名北地蛮人也同样齐齐举盾抬枪,随着安诺将手中的长枪高举而起,北地蛮人们发出一声震天怒吼,一瞬间就将整支部队的士气提到极限。

  在安诺的带领下,八十名北地蛮人和两百名长枪兵立即就跟着冲出防御工事后,朝着敌军冲了过去。

  这个时候,达布罗恩雇佣兵团的轻战步兵、戟兵也终于彻底将最后上百米路的陷阱全部排查完毕,最终发现的陷阱数多达十四个,虽然在这个过程里又折损了二、三十名士兵,但是这个数量却是只伤不死,比起最开始那一波火箭的射落,情况自然要好许多。

  不过这个时候的他们,内心也是憋着一股怨火。

  在看到安诺等人的冲锋,这些轻战步兵和戟兵便毫不犹豫的冲了上去。

  双方,很快就展开了一轮对冲。

  但是战斗的结果却是完全出乎所有人的预料。

  以北地蛮人组成的钢铁羽翼作为冲锋箭头,就像是一柄灼热的餐刀切入黄油中一般无比顺畅,轻而易举的就撞开了达布罗恩雇佣兵团的轻战步兵和戟兵组成的阵势。所有拦在钢铁羽翼部队前方的士兵,通通都被北地蛮人们以蛮横的力量给撞开,然后将手中的长枪刺入对方的体内。

  他们并不注重战果如何,而是将一身的力气全部都发挥出来,只求最大程度的将敌军的阵势给切割开。但是步兵毕竟是步兵,没有骑兵那种借助马匹的冲锋能力,因此哪怕这些轻战步兵和戟兵组成的阵势并不算特别厚,但是安诺率领的这支冲锋部队却也依旧没有贯穿而出,反而看起来更像是将自己等人陷入危险之中一般,被敌军给反包围起来。

  面对敌军的重重包围,安诺等人倒没有丝毫的畏惧,他们直接就在敌军的中间展开防御阵势,看起来虽然是被敌军给包围,但是又有谁能够确定这并不是一颗毒瘤呢?

  两百名长枪兵在北地蛮人的保护下开,开始挺枪而刺,他们只需要不断的将长枪朝着四边八方刺出就行了,至于其他的事情他们根本就不需要理会。而轻战步兵和戟兵当然也不可能放任这颗毒瘤在这里继续生长,他们中围绕着这支部队的那一部分,开始将手中的兵器往这颗毒瘤上扎,而且也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卷入到这场发生在轻战步兵内圈的战斗中来。

  另一部分没办法加入到这处战斗中来的部队,则开始朝着营地发起一轮猛攻,他们的目标就是那名刚才开口发号施令的指挥官。这些人都已经不是什么新兵了,当然知道一名指挥官对于一支部队而言有多么重要,只要能够活捉或者击杀对方的指挥官,那么这支部队也就彻底崩溃了。

  上一次他们在和英勇之剑雇佣兵团交战时,就是吃了这方面的亏。

  可是威廉又哪有可能那么容易被抓住,五百名持盾剑的新兵们,就是这个营地的最后一道防线。他们想要抓住或者击杀威廉,就必须要突破这最后一道防线,但是这五百人都是白鸽镇的青年,他们和达布罗恩雇佣兵团简直就是死仇关系,因此又哪有可能那么容易被击溃呢。

  至于那六百名达布罗恩雇佣兵团的剑士部队,威廉根本就懒得去理会,他在营地周围布置的陷阱,也就是针对正面冲锋的这些人而已,周围根本就没有任何陷阱。但是这些剑士部队却是连一个险也不敢冒,只敢在周围游走待机,白白浪费体力,从这一点来判断,这些剑士部队早就已经输了。

  若是他们敢冒险突入的话,那么威廉反而不得不立即宣布撤退。

  正是这一点小小的心理战术获胜,才让威廉有了拖延的时间,自然也就有了可以在这里尽可能多的拼杀掉一些敌人的时间。他很清楚,只要一支军队有了第一次溃逃,那么想要重新将士气拉拢起来就会非常困难了,所以哪怕是最后阶段的撤退,威廉也必须营造出一种暂时姓战略撤退的局面,而不能让这种撤退变成一种溃退。

  敌军弓箭手的箭矢,开始不断的射向营地,安诺所处的战场因为有敌军自己人的缘故,因此对方的弓箭并不敢射向那里。如此一来,这一点又成为威廉算计下的结果,他抬起头望了一眼天色,大概还有十几分钟就会进入黑夜,到时候战场上会陷入一个黑暗的境地,在失去火把和光线的情况,弓箭手的作用会低很多,而那个时候就是他下令撤退的时候。

  以营地围绕形成的战场,已经开始变得犬牙交错起来,双方的兵士已经进入真正的拼杀阶段,这个状态下就只能依靠交战双方的军队素质和军备了。但是这一点,却是谁都清楚,普达民兵团的民兵们,是绝对无法在这两个方面上赢得了对方的,因为差距实在太大了,而且交战双方的伤亡数字比,也已经开始增大。

  原本意料中的大获全胜局面并没有像达布罗恩想象中那般出现,再加上安诺那一颗毒瘤正在不断的击杀他轻战步兵,达布罗恩发出一声阴狠的嗓音:“威斯先生!……能够在那处战场上落下攻击吗?”

  达布罗恩所指的方向,赫然就是安诺布在敌军阵中的防御阵。

  站在旁边手持一根长杖的一名中年男子看了一眼,然后开口说道:“我需要再靠近一些,最少要接近到三百米的位置。”

  达布罗恩点头,于是他以及身边十多名骑兵也就开始护送这位名叫威斯的中年开始逐步靠近战场。这几人一动,威廉当然也就看得十分清楚,可是在眼下这种情况,他就算内心有些疑虑,可是也没时间让他仔细思索原因,于是就只能看到对方逐渐来到距离前线战阵大概三百米处的地方。

  不过数秒钟后,在安诺等人的头上,便有一团乌云正在快速的凝聚着,强大无匹的魔力波动就算是威廉也都可以清楚的感受得到。

  这一瞬间,威廉的脸色猛然一白:魔法师!

  “对方怎么会有魔法师!”

  似乎是为了响应威廉这句话,十数道如同水桶般粗壮的金黄色雷芒,便从天空中那朵乌云劈出,直落安诺组成的防御阵!

  天地为之变色!

  (未完待续)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