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3. 等你三分钟

3. 等你三分钟

  莫德格领,并没有因为过去四个月,就变得多么的繁华或者干净。

  黑石镇依旧是座小镇,而且还是那么的脏乱差,不过已经来过一次的肖恩当然是早就有心理准备了,并未有什么异样。而阿尔弗雷德和瑞娜两人,都是佣兵出身,什么样的环境没有经历过?别说瑞娜以前跟着那个佣兵团干的都是最苦最累的脏活,就算是阿尔弗雷德,为了复仇那三年过的也不是什么好曰子,因此这两人对于黑石镇的情况,当然不会有什么不妥。

  这一次来,肖恩并没有刻意穿得很朴素,他上身是一件窄袖白衬衫,没有花边——事实上是肖恩将花边都给撕了,外面套着一件黑色的皮外套,袖口处比白衬衫的袖口短半个指甲片,下身是一条黑色的长裤,一双皮制的尖头靴,双手戴着一对白手套,主要目的是为了遮掩手背上的咒印。

  不过不管怎么说,肖恩这一次看起来总算是多了那么几分贵族的气势。

  查理斯佩剑,肖恩已经没有带在身上了,被他放在黑天鹅古堡的房间里,想着什么时候还要再回塞里安王国一趟,把这个关于查理斯佩剑的任务也给做掉,虽然如今看来奖励多半是不可能让他感兴趣,不过反正聊胜于无嘛。

  死骨,他也没有佩在身,而是挎在身边那匹马上,如今他这一身舞会式的贵族打扮,可不怎么适合把长剑系在身上。

  在肖恩的身后跟着的,是阿尔弗雷德和瑞娜。

  这两人的兵器同样放置在马匹上,不过与肖恩那匹普通马不同,瑞娜和阿尔弗雷德所骑乘的马匹都是战马,不是几十金币那种,是好几百金币那种稍微上点档次的战马。若不是这种战马,又怎么支撑得了阿尔弗雷德这穿着一身重铠的家伙呢?不过焰狮獠牙倒是被用帆布给包捆起来,这主要是为了避免某些不必要的麻烦。

  相对阿尔弗雷德需要的谨慎,瑞娜倒是显得轻松许多,她手上牵着的这匹马,价值比她一身轻铠再加上那柄长枪都要贵重,所以谁愿意去找瑞娜的麻烦。

  不过说起来,瑞娜和阿尔弗雷德这两匹马,还都是阿尔弗雷得之前从一支重骑兵部队那里抢来的。而据说这位养得起重骑兵的领主,和博尔德家族的关系似乎挺不错的——当然,是和博尔德现任家主的关系,而不是和艾尔西这样的毫无名气的小领主,至于这位侯爵大人是否还和博尔德家族里的其他人关系不错,肖恩就不知道了。

  他现在只知道,如今的黑石镇和他四个月前来的时候,很有些不同。

  制石厂,是黑石镇最为重要的设施。

  不过这个设施虽说并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进去,但是也从来就没有专门的守卫负责看守。绝大多数时候,都是都会有专门的人员负责接待,当然前提是你必须能够通过制石厂老门房那一关,据说这一位老头也是个人精,曾经是博尔德家族本宗那边的大管家,只是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得罪了博尔德家族核心弟子,所以才被打发来这里。

  不过这老头倒也奇怪,居然一直就这么呆在这里,也没有想过离开。

  但是今天,在制石厂的门口,居然有十名穿着统一的士兵站在这里守门。而制石厂内部的情况,几乎是达到了五步一岗、十步一哨的程度,看起来给人的感觉并不是变得有秩序或者严谨规范,更多给人的感觉反而是一种类似于镇压的情况,似乎这些士兵并不是用来防御外敌,而是针对制石厂内部本身。

  肖恩的眉头微皱,不过他还是朝着制石厂走去。

  几名士兵看到肖恩等人走了过来,立即横枪而阻,一名看起来似乎是队长模样的男子大摇大摆的走了上来,喝道:“你们是什么人?来黑钢制石厂这里要干什么?”

  “讨债。”肖恩淡淡的说道。

  几名士兵微微一愣,有些弄不清楚这话的意思。

  不过那名看起来应该是队长的男子总算没有那么的放肆,或许是因为肖恩这一身贵族式打扮的缘故,也或许是阿尔弗雷德这一身重铠足够吓人,不过不管什么原因,这名男子的态度也稍微客气了不少:“如果你和黑钢制石厂有利益纠纷的话,那么你只能去找厂长。……不过,我们只能让你一个人进去,你的两位……同伴是不能进去的。”

  或许是吃不准肖恩的身份,也不太清楚跟在肖恩身后这两人的关系,所以才改口说“同伴”。毕竟对于贵族们而言,册封的骑士也确实是同伴,而非随从,而且也没有几个贵族会在这种小事上进行否认,这完全就是和自己过不去。

  “我不进去。”肖恩摇了摇头,态度依旧平静如初,没有太大的起伏和波动,“你让厂长出来。”

  “这……”这名队长似乎显得有些为难。

  “我的耐心有限。”

  肖恩扫了一眼这些士兵,除了眼前这名队长之外,其他人的实力也就是刚刚踏入下位青铜那种程度而已,像这样的人集合成规模的话,或许可以算是一支二级、顶多三级的军队,但是目前只有区区十人的规模,在阿尔弗雷德和瑞娜的面前,根本就不够看。就算整个制石厂所有士兵都出来,肖恩觉得最多也就是五十人,勉强能够结成一个行军阵,阿尔弗雷德或者瑞娜单独一人应对恐怕讨不到好处,但是两人齐出手就不是问题了。

  这名队长略一沉思,倒也干脆,立即就转身走进制石厂。剩下这几名士兵一脸面面相觑,连他们那一直以来都很跋扈的队长也不敢说什么过激的话,像他们这些实力地位都不如那位队长的人又怎么敢说什么呢?此时他们的内心都有些慌张,深怕这位看起来似乎是贵族的男子突然找他们的麻烦,或者是要硬闯这制石厂,到时候他们该不该拦?

  所幸,肖恩还没有这么无理取闹,他只是闭上双眼,但是却说了一句让人胆寒的话:“三分钟后,如果那位厂长还不出来的话,你们就进去把他给我抓出来。谁敢阻拦就把他们打废了,如果敢拿兵器的话,杀了也无所谓。”

  “是。”阿尔弗雷德沉声说道。

  瑞娜,倒是微微一笑,没有说什么,只不过她这个笑容却是让人更加心底直冒寒气。

  看到肖恩的态度如此认真,几名士兵彼此对视了一眼,终于有一人忍不住往制石厂内跑去。肖恩虽然看不到,但是耳朵却还是非常灵敏的,听到急促而慌张的跑步声,肖恩的嘴角微微扬起。

  这名士兵,一路慌忙奔跑,很快就来到制石厂的那间办公室。

  这间办公室,曾经是戴斯所用,只不过如今却是换了一个主人,一个身形有些消瘦,但是却一脸精明的中年男子。

  此刻,他正倒了两杯酒,一杯递给那名进来报告的队长,另一杯倒是自己拿在手上,先是嗅了一下酒香,然后才喝了一口,笑道:“这可是正宗的红枫果酒,自从潘达镇那边出事后,已经断了很久,最近听说那边稳定下来,才终于把剩余的库存拿出来卖,不过这存量也不多,我费了一番心思才抢到二瓶。……试试?”

  那名队长接过酒杯却并未喝,而是将酒杯放回酒车上,沉声说道:“大人,外面来了一个贵族说是来讨债的,我让他进来,但是他却说要您出去,这事要如何解决?”

  “呵,他让我出去我就要出去了?”这名中年男子笑了一声,有一种说不出的优越与骄傲,“那我的面子往哪放?不用管他,让他在外面站着,真是什么阿猫阿狗也敢来这里闹事,如果他忍不住私闯,就跟前几批那样直接打废。”

  “他看起来似乎是个贵族。”这名队长再度小心翼翼的开口,“而且身边有两位看起来实力不俗的高手。”

  “上位白银?”这名中年露出一丝凝重。

  “看起来不像。”队长摇头,“应该是下位白银。”

  “那无妨,有老头在。”中年男子笑了,“上一次讨债的那位身边还有一个上位白银呢,还不是被老头给收拾惨了。……这个老头虽然不管事,只是看门而已,可是如果真要在这制石厂闹事的话,他是不会不管的。再说了,你们不是有五十人嘛,结个军阵对付不了一位上位白银,难道还对付不了两位下位白银?”

  这名队长露出一个苦笑的面容,却不知道如何跟这个中年男子解释这打仗的事从来就不是一加一那么简单。

  恰在这时,一名年轻的士兵闯了进来,或许是事情太过紧急,他并没有敲门,这让中年男子的眉头微微皱起。而那名队长也只是开口喝斥一声,随即便问发生了什么事。这名年轻的士兵哪敢隐瞒,于是立即就将肖恩在门口说的三分钟限制给说了出来,听完这话后,这名队长也难得的露出凝重之色。

  “现在过去多久了?”中年男子问了一声。

  “大概……有两分钟了。”队长和那名士兵彼此对视一眼,随即队长有些不确定的开口说道。

  “那就等上三分钟看看。”中年男子冷笑道,“我倒是要看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贵族有什么本事来这里闹事。还真以为带着两个下位白银的随从就天下无敌了?哼,也不想想这里是哪个家族的地盘。”

  (未完待续)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