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4. 艾尔西在哪?

4. 艾尔西在哪?

  奇迹大陆并没有度曰如年这种说法,自然也就不会有这么一种流传。

  但是倘若这些生活在这世上最底层的人知道有这么一种说法的话,那么是否会改成度分如年呢?

  肖恩的双眸,缓缓睁开,轻声说道:“三分钟了。”

  阿尔弗雷德一把拿下搁在马鞍旁的焰狮獠牙,整个人的气势浑然一变——数千里奔波中实打实冲杀出来的血煞气势,根本就不是这些小卒子能够比拟的。更何况,阿尔弗雷德如今怎么说也是一位下位白银,虽然还不确定能够突破至上位白银,但是至少应付眼前这些毫无战斗力的渣渣那是绝对没问题的。

  所以,当阿尔弗雷德握着焰狮獠牙跨步走入制石厂的大门时,门口那八名站岗的士兵根本就不敢阻拦。

  而瑞娜更是干脆,翻身就上了马,伸手一握就将长枪抽出,不过她倒是没有急着冲锋。尽管目前瑞娜和阿尔弗雷德两人没有交过手,但是实际上整个领地里稍微有点眼劲的人都可以看得出来,马下步战的话瑞娜绝不是阿尔弗雷德的对手,但是如果给瑞娜一匹好马的话,她和阿尔弗雷德的胜负便在五五之间。

  倘若如果肖恩给瑞娜也打造一把好些的魔化武器,甚至坐骑铠甲什么的也换一换,那么骑术和枪术双重结合的话倒是能够赢得了阿尔弗雷德。

  不过目前领地内大家其实更好看瑞娜,不为什么,就因为瑞娜比阿尔弗雷德更年轻。

  当然,年龄在肖恩看来并不是什么重要的事项,真正让肖恩看重的,还是瑞娜的职阶。

  能够成为神枪骑士,那么未来必然可以成为圣枪骑士,只要积累足够后那就是水到渠成的事。至于要踏入下位黄金,转职方向倒是略多一些,这就要看瑞娜的机遇了,而且骑士的战斗方式与一匹坐骑的好坏更是息息相关。别的不说,如果瑞娜现在的坐骑是一匹地行龙的话,她甚至能够和下位黄金叫板。

  在这一点上,魔动战士、构装战士就毫无优势而言了。更何况,阿尔弗雷德如今虽是下位白银,但是实际上他身上第二个魔纹还没有汇刻上去,实力上还是有些不足的,如今的战斗全凭他的悍勇与手中那柄焰狮獠牙。

  肖恩的目光,从那帆布上收回,内心微微有些叹息。

  焰狮獠牙还未真正成型,虽然在阿尔弗雷德归来后的这一个月里,他又加工了一次,但是还是欠缺一些材料,所以这獠牙还未真正的磨利。面对上位白银,也就仅仅维持不死的败局而已,能否顺利脱身还要看当时的情况,不过有瑞娜和自己在一边,除非是来上两位上位白银,否则的话还真的是不怎么够看。

  阿尔弗雷德走入制石厂内,他刚才就已经观察过那名队长和那名士兵往哪个方向走,所以此刻方向倒也没有走错。

  几名制石厂内的士兵并不知道具体的情况,他们有些好奇的望了一眼门外的士兵为什么不敢阻拦,不过出于职责考虑,还是有几名士兵立即围了上来,试图阻止阿尔弗雷德的继续深入。

  阿尔弗雷德虽然穿着一身的厚重铠甲,但是却并没有戴着头盔,所以当他冷漠的目光望向朝自己迎面走来的这几名士兵身上时,这些士兵顿时便感到有一股寒意由尾椎直接冒起,内心一阵惊颤不安,任何人都不会是傻瓜或者智障,此刻清晰的感受到对面这名中年男子那散发出来的杀意,这些士兵哪里还敢继续上前阻拦。

  而阿尔弗雷德也没有找他们麻烦的打算,他毕竟是一名佣兵出身,曾经也在这个世界的最低层厮混过,很清楚这些最低层的人们生活是有多么的不容易。所以这些士兵不打算上来阻拦,他当然不会去当那个嗜血的魔头,于是便继续朝着制石厂右边的那栋房屋走去。

  可就在这时,在正门旁边的一栋不起眼的石屋里,却是有一个身材瘦小的老头走了出来。

  这名老头微微叹了口气,似乎显得有些不怎么情愿从石屋里走出来。

  其他士兵在看到这名老头出现的时候,颇有一种松了口气的感觉,而绝大多数此刻也有些庆幸,自己刚才没有上去拦对方那个煞神,否则的话还真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下场与结果呢。

  原本这些士兵刚来这里的时候,根本就没有把这个老头放在眼里,甚至还对他大声呼喝,不过这老头倒也从不发怒,该干什么还干什么。莫德格领是博尔德家族的领地,而黑钢制石厂也是博尔德家族的产业,一般也没有什么人敢来这里闹事,只不过新来的这位厂长做事也确实嚣张霸道了一些,前段时间讹诈一位伯爵的次子一笔大款项,结果那位次子就带着一位家族里的护卫来找麻烦。

  一场交锋下来,几十名士兵的军阵刚结,就被那位上位白银的高手给毁了,当场葬送十三人。结果将门房老头给逼了出来,双方就在这制石厂内大打出手,最后老头凭借丰富的经验压过对方一头,废掉这名高手的一只右手,将他打落回下位白银,而是否能够重回上位白银,那就是谁也不知道的事了。

  经此一战后,这制石厂就再也没有人敢找这个老头的麻烦,甚至就连那位嚣张的新厂长面对这位老头时,都要非常客气。

  肖恩认得这位老头,上一次他和艾尔西来这里的时候,还是这位老头给开的门。而今天,肖恩看到这位老头走出那栋门房石屋时,整个人身上的气势瞬间就变得凛然起来,与四个月前的情况完全不同,而就连肖恩都能够感受得到这种气势变化,阿尔弗雷德和瑞娜两人又怎么可能感受不到呢。

  阿尔弗雷德本已迈出的右脚当即悬停,不敢踩落,整个人瞬间犹如石雕。

  八次生死边缘线上的徘徊,让阿尔弗雷德对于很多事情都有一种近乎直觉一般的敏锐判断。此时此刻,他便可以感受到一道充满敌意的视线锁定在自己的身上,那感觉让阿尔弗雷德觉得自己似乎是被一条毒蛇盯上的猎物。

  瑞娜的表现,有些不如阿尔弗雷德,终归是历练不够,所以眼界小了一些。

  她只是紧握着手中的赤红色长枪,浑身如血般的赤红斗气开始从身上蔓延而出,不止是灌入长枪之中,更是灌入胯下战马的身上。原本被那老头的气势一逼,便有几分惊慌甚至开始打了几个响鼻的战马,也终于彻底安静下来,只是有些躁怒的刨着蹄子,没有人会怀疑下一刻这匹战马就会化作一道赤色闪电。

  双方彼此对峙,气势凝烈,被夹在中间的那些士兵自然感到有些难受,可是他们却是谁也不敢动,深怕自己这一动就会引来不必要的祸根。

  上位白银啊,那可是只差一步就能够成为强者的行列了。

  谁不怕?

  可偏偏,还真的有人不怕。

  肖恩从马上解下死骨,然后脱下身上的外套,就将这件做工精细价值几十枚金币的衣服给扔掉,环上一条腰带,将死骨系上,接着才往前踏了七步。

  每走一步,肖恩的气势便攀升一分。

  本来肖恩看起来大概也就是一名普通的贵族子弟而已,可是这七步走完之后,气势隐约间已经达到上位青铜的临界点,距离那下位白银似乎也就只几步差距了。本来这种气势,比起阿尔弗雷德和瑞娜而言自然不会被老头放在眼里,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位老头却是觉得肖恩才是这三人里真正最难缠的对手。

  所以,老头的目光便望向肖恩。

  阿尔弗雷德右脚终于落下。

  脚步很轻,可这一脚落下时,那些看守制石厂的士兵们却是恍惚有一种大地震颤的感觉。

  然后,他们就看到阿尔弗雷德转过身来面对着看守门房的老头,同时拆开手上的帆布,露出内里那柄足以让许多人心颤的魔化兵器。那红色的烈焰宛如活物一般,不断在战戟上流动着,无论是谁看到这柄战戟,内心都会感到一阵心悸和震撼,不为别的,就因为这柄战戟实在太过出色。

  老头的眉头,终于不易察觉的抖了一下,明显也感觉到眼下情况的棘手。

  “老头,还记得我吗?”肖恩走到制石厂的门口,沉声说道。

  这名老头望了一眼肖恩,不过却是微微摇头:“我记姓不太好,不知道哪得罪了阁下。”

  “我来这里不是来找你的。”肖恩一脸平静的说道,“我只想知道一件事,这个制石厂欠我的黑钢石打算什么时候还?”

  “这事你得去问厂长。”老头不亢不卑的回答道,“我只是一个守门的仆人而已,哪会知道这些事呢。”

  “那么我现在要去找厂长,你又为什么拦下我呢?”

  “厂长没请你们进去,我这个守门的当然不敢放你们进去了,否则的话厂长是要怪罪于我的。”

  肖恩嘴角轻扬,笑道:“那么你的意思是,要我们先杀了你之后才能进去找那位厂长吗?”

  老头终于抬起头,目光冰冷的望着肖恩。

  肖恩却是毫无畏惧,目光同样冰冷的凝视着这位老头,沉声喝道:“这个问题,我只问一次。……艾尔西在哪?”

  (未完待续)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