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6. 因为是朋友!

6. 因为是朋友!

  老头右手捂着自己的左肩,肩上那伤势终于止住,鲜血也不再浸透他的衣服,不过老头盯着肖恩的眼神充满了极端的愤恨。此时制石厂内这撕心裂肺的惨嚎声,那是真正的震惊所有士兵,可是对于这心姓似乎极其坚定的老头而言,却根本没有任何影响力,因为他的注意力已经完全集中到了肖恩的身上。

  不多时,阿尔弗雷德便提着一个浑身是血的男子从那栋房子里走出来。

  男子的十根手指头已经没了,而且还缺了一条右小腿。

  被阿尔弗雷德这么抓着衣领拖出来,断腿处的鲜血便拉出一道血痕,看起来格外的触目惊心。

  就算是心智坚定的老头,这会儿也不由得挑了挑眉头。已经许久没有经历那些血雨腥风的杀戮,老头似乎也有点忘了那些场景,至于他的实力是否退步姑且不提,但是很多已经淡去的记忆却是再一次鲜明的从他的脑海里被勾起,能够在那些刀光剑影的曰子里活下来,这份心姓如何可想而知。

  “阁下手段果然狠辣!”老头沉声说道,语气不再是之前那种不亢不卑,而是带有恨意与怒意。

  肖恩瞄了一眼对方,却并不打算和这个老头说什么,而是低下头望着那名明显出气多入气少的中年男子,沉声说道:“认不认识艾尔西.博尔德。”

  中年男子也不知是没有听清肖恩的话,还是根本就不想理会肖恩,他只是虚弱的哀嚎喘气,却是根本不开口说话。

  肖恩也不恼,手中的死骨划向男子的右手,然后猛然一刺,一剑就洞穿了这名中年男子的手掌。

  刹那间,制石厂再一次响起了这名中年男子那撕心裂肺的惨嚎声。

  “我在问一次,如果你还是不说的话,那么我就刺穿你的左手。”肖恩一脸冷漠的说道,“如果你还是不说,我就斩断你的左腿……不过再接下来的,我的心情就不会那么好了,因为我会开始一剑一剑的削你的血肉。”

  “我说!我说!”中年男子似乎是再也承受不住这种压力,精神终于彻底崩溃了。

  “你敢!”老头一声怒喝。

  瑞娜长枪一挥,将枪尖上几滴血迹抖落,胯下战马很是配合的刨起马蹄,打了一个响鼻,白色的雾气从战马的鼻孔里喷出。

  而阿尔弗雷德的右手微松,依旧是那副沉默寡言的模样,倒是手上的战戟微微滑落,枪尖刺入地面,斧刃顶地。

  肖恩抬起头扫了一眼老头,声音冰冷:“若是不想这么快死,就给我闭嘴,这里什么时候轮到你一个看门的说话?没看到我现在正和你们厂长在说话吗?你什么身份地位,也敢插嘴?连点规矩也没有。”

  老头怒目圆睁。

  而肖恩则是低下头,望着这名已经似乎完全看不清面容的中年男子,再度沉声说道:“你有没有听说过,艾尔西.博尔德这个人?”

  “有!”中年男子终于开口说道,再也不敢有丝毫的隐瞒。

  “那么这个叫什么卡赛罗迪的侯爵,又是怎么一回事?”肖恩继续问道。

  “侯爵大人是艾尔西的堂兄,他很早就承袭了伯爵的头衔,但是却一直没有领地。”中年男子只觉得异常的眩晕,似乎随时都会昏迷过去一般,只是落在肖恩的手上,他却是只能强撑着精神回答,“几个月前,艾尔西擅自和莱恩公国那位女武神麾下的黑天鹅堡领主做交易,得罪了法西斯王国那边的怀尔斯家族,这件事引起王国内许多贵族的不满,他们联合起来声讨博尔德家族,迫于压力之下,博尔德家族便撤掉了艾尔西的贵族头衔和领主身份……侯爵大人就在这场风波中通过走动,才拿到这块领地的。”

  “只是和那位黑天鹅古堡的领主私下做了交易,就要被家族摘掉贵族头衔和领主身份?”肖恩挑了挑眉,眼里闪过一丝更加阴冷的寒意,“看起来达比昂王国是真的非常痛恨那座要塞的女主人嘛。”

  “并……并不止是这样。”中年男子似乎害怕这个答复并不满意,于是继续开口说道,“这制石厂的戴斯意外死于非命,也是其中一个原因。据说这位厂长是因为知道了艾尔西和那位黑天鹅古堡领主的一些不可见人的交易秘密,所以才被艾尔西给痛下杀手的,这种行为是博尔德家族所不允许的,所以……所以……”

  听到这话,肖恩怒极反笑。

  艾尔西那小子什么德行,肖恩是再清楚不过了。

  这小子本身,宁愿自己穷着饿着,也不愿意亏待那些跟随自己的人,这一点从他当初在庄园的行事就可以看得出来。而且他也是真正想干实事的人,一门心思都扑在领地的发展上,几乎是扳着手指头计算可以从领地内获得收益,然后又如何将这些收益重新投入到领地,以获得更大的回报。

  而跟在他身边的也只有两位老仆,一位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偷了一头黑岩地行龙的龙蛋,结果下场就是成为那头地行龙的腹中餐;另一位如今去了千年盟约帝国,只怕现在最多也是在归途的路上,否则的话哪会让博尔德家族这么乱来,说不得肯定要上演一出忠心护主的戏码。

  所以今天有人跟肖恩说,艾尔西那家伙为了利益而动手杀了戴斯,肖恩怎么可能会相信?且不说这事是假的,就算是真的,艾尔西又是如何动的手?这个半吊子实力的家伙想要神不知鬼不觉的杀掉戴斯,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如果说那位拳术师卡休斯在的话,那么这逻辑才能够说得通。

  而且肖恩也曾经跟艾尔西说过,如果遇到什么意外有需要自己帮忙的地方的话,那么就去红叶镇那边找他。

  可是至今四个多月过去了,根本就没有收到关于艾尔西的任何信件或者留言之类的内容,那么唯一的答案就只有一个。博尔德家族的这次出手,动作实在太快了,甚至说不定从一开始就布了一个圈套等着艾尔西自己跳下去,所以这个反应有些迟钝的家伙才没有时间向自己求救。

  当然,艾尔西是否会向自己求救这还真的不好说,只不过肖恩更愿意去相信,艾尔西会这么做。

  想到这里,肖恩突然问道:“戴斯是死在哪里?”

  这一问,瞬间就让老头脸色一变,而地上那名中年男子则已经开口说道:“制石厂的办公室里。”

  肖恩缓缓抬起头,望着那个似乎只是看守制石厂的门房,但是实际上身份绝不一般的老头,冷声问道:“戴斯死亡的真相,你是知道的?……不对,你一定知道!弗雷德只是走进这里,甚至没有散发气势都被你所察觉,那么如果有人带着杀意和敌意而来,你不可能不知道的。”

  “是你将那杀手放进制石厂的。”

  老头只是抿着嘴,却是不开口说话,一张脸阴沉到了极点。

  “呵呵,不愧是博尔德家族养的一条好狗。”肖恩发出一声冷笑,伸手甩掉死骨上的血迹,然后将死骨收回剑鞘之内,“只不知道你这条老狗到底是忠于哪一个饲主,我可不相信老哈奇公爵会自己的嫡系血脉做出这样的事。……这明显是要将艾尔西打得身败名裂,永远不可能翻身,这到底得多大的血仇啊。”

  似乎是看到肖恩收起死骨,身上没了要拼个你死我活的凶杀之意,倒是恢复了几分贵族的优雅风度,而且既然眼下很多事也都已经说开了,没什么能够继续隐瞒的,于是这个老头倒也不再装模作样,他缓缓的放下右手,略微活动了一下左肩。虽然不怎么便利,但是至少没有之前刚被一枪刺中那般疼痛,毕竟他的身子骨也确实已经老了,别说是瑞娜这样的年轻人,就算是阿尔弗雷德都有些比不上。

  “既然阁下都已经知道这些事,那么也没什么好继续隐瞒的。”老头挺直了腰背身板,看起来多了几分真正的高手气质,“阁下和艾尔西的交易,我也略知一二,若是阁下愿意不再追问艾尔西的事,五千块黑钢石石料我可以代我家主人保证,下个月必然悉数送到黑天鹅古堡,而且那五万莱恩金币也会全部奉还,就当是我家主人和阁下交个朋友的见面礼。”

  听到这话,肖恩笑了。

  于是,老头也笑了。

  笑声中,肖恩问道:“你知道我是谁?”

  “托尼斯侯爵麾下的首位开拓骑士,黑天鹅古堡的堡主,潘达领的领主。”老头笑着说道,“狮王,肖恩.康纳利爵士。”

  “狮王?”肖恩笑道,“我什么时候还有这个名头了。”

  “你麾下的一支军队在两个月里奔袭数千里,横穿达比昂王国五个领地,爆发八场战斗,连战告捷。”老头似乎很乐意解释这些,说起来并没有一丝的厌烦,“现在达比昂王国很多贵族都将你那支军队私下称为狮群,而那位领军的将军便是狂狮……”说到这里,老头瞄了一眼阿尔弗雷德,显然已经猜出他的身份:“而阁下既然能够统帅这支狮群,又有狂狮这样的猛将,因此自然是将阁下称为狮王。”

  肖恩的嘴角微勾:“你的提议挺让我心动的。……不过你还记得我几分钟前刚跟你说的话吗?我说我言出必诺那句。”

  老头没有回话,而是有些疑惑的望着肖恩。

  肖恩微微一笑,然后说出一句让老头脸色瞬间变得僵硬的话:“我和艾尔西是朋友。而我也曾对他说过,若是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的,我绝对不会推辞。……因此,我不管你背后的主人是谁,我也不想管博尔德家族的破烂事,我只想通过你向你的主人传一句话。”

  “什么话?”

  “一个月后我见不到艾尔西,我的大军将踏平整个莫德格领!”

  (未完待续)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