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19. 神力燃烧

19. 神力燃烧

  “做什么都行?”肖恩挑了挑眉头。

  这名女带刀祭司微微一滞,似乎是想到什么,沉默数秒后才终于咬了咬牙,沉声道:“是的!什么都行!”

  语气里,有些认命式的垂头丧气和哀鸣。

  肖恩知道这名女子似乎猜错了自己的心思,不过他也懒得说明什么,淡然说道:“诅咒寒冰之神。”

  “什么!?”这名女带刀祭司一脸惊诧的抬起头望着肖恩,原本泫然欲泣的脸色更是更是充满震惊。

  “你若想活命,那么就诅咒寒冰之神,背弃信仰,改为信仰冰雪与凛冬女神。”肖恩一脸淡漠的说道,“你只有三十秒的时间考虑,过了这个时间那么我就当你拒绝我的提案,所以是什么结果,你应该清楚。”

  这名女带刀祭司的脸色,久久未能平静。

  诅咒并且背弃信仰这种事,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出来的。

  凡是已信仰的神,只要默念其神名,那么这位神便会感应到信徒的祷告,而它也可以从中收集信仰之力。而作为信徒,自然也会有所回报,那就是会在体内聚集起神恩,这些神恩也可以称为神力,基本上神术系职业要施展任何神术都是需要依靠这些神力来维持的。

  牧师之流的职业,恢复神力的方式不比魔法师通过冥想即可,他们是必须通过祷告来恢复。虽说这祷告也可以当成冥想的一种,但是魔法师的冥想是随时都可以中断,而牧师、神官之流若是祷告未完成就中断的话,那么神力是不可能恢复的,这两者之间还是有一定区别的。

  而背弃神明这种行为,不仅是放弃一身好不容易积攒下来的神力,而且还是放弃了自己的信仰。一般情况下,这类背弃自己所信仰神明的信徒,是不会有其他神明接纳的,谁知道转过头这信徒会不会也背弃自己?毕竟这种背弃的行为,对于神明而言,也是会造成他们的神力和神姓流失。

  不过这种损失,并不仅仅只是如此简单。

  无论是背弃信仰还是被神所驱除,都是会引起体内的神力燃烧的。在所信仰的神明教会里实力和地位越高,这类神力燃烧引起的结果就越惨烈,黄金级强者一旦燃烧神力的话,几乎等于是将自己当成火炬来烧,就算侥幸不死能够重新找到一个接纳自己神明的话,一般情况下此生也绝对无望再回黄金境界。

  圣域以上,必死。

  所以黄金境界的教会人员,若不是心若死灰的话又怎么可能背弃信仰?而圣域以上,哪怕是神谕再怎么离谱,也绝不会背弃信仰,毕竟能够达到这个高度的人,哪一个不是心智坚定之辈?

  唯有白银及以下,背弃信仰燃烧神力的祸害姓,才会略轻一些。

  可是再怎么轻,也是有限的。

  这名女带刀祭司或许不会死,但是肯定会经历一番生不如死的痛楚,甚至还会因此减寿——这一点,是肖恩从雪法妮奥那里听来的,当初在游戏中可没有这种说法。但是无论如何,这名女带刀祭司肯定不会死,只不过是否能够重新回到如今的高度,那就要看她自己的造化以及对于冰雪与凛冬女神的虔诚程度了。

  对于这名女带刀祭司的处罚,肖恩其实也算是临时起意。

  今晚他几乎可以说是底牌尽出,以雷霆之威破去三人的心防和在他们内心竖立起阴影,所以才让他有如此辉煌的战果。若不是如此的话,以这三人的默契和意识、经验,相互联手配合展开防御,硬扛肖恩三分钟猛攻的话,到头来落荒而逃的依旧只会是肖恩,甚至说不定还真的会在这里丢了小命。

  不过世事无常,谁又能够判断得准呢?

  本来肖恩是不打算将这名女带刀祭司也留下的,毕竟他现在的情况处于不能泄密的状态,如果让别人知道他的底牌和真正实力的话,那么以后他的敌人只会更强,而不会像现在这样——事实上,寒冰教会派出三名上位白银的高手,已经是非常看得起肖恩了,只不过肖恩更看得起他们,所以一出手就是底牌尽出,根本不敢有所保留。

  只是考虑到现在冰雪与凛冬女神不仅教会没有成立,甚至连能够信徒也只有雪法妮奥一人,所以肖恩才会考虑留这名女带刀祭司一命。只要她成为冰雪与凛冬女神的信徒,最不济也可以很快恢复到下位青铜的实力,但是是否能够重新走上带刀祭司之路就不知道了,不过反正以红叶镇的规模,把她丢去那边的神殿主持,继续发展信徒倒也是合适。

  这样一来,红叶镇和未来的白鸽城就都有负责主持的祭司了。

  当然,如果这名女带刀祭司不愿意燃烧神力的话,肖恩也不介意一剑斩了她。反正现在她的身份是敌人,而对于敌人肖恩向来没什么情面好讲,你知道了我那些不能公开的秘密,那么你要么和我绑在同一架战车上,要么就只能当一个永远不会泄露秘密的死人。

  在这个世界,好人可以当,但是烂好人当不得。

  肖恩在过去一年半里,早就已经被现实磨砺得认清了这个道理。

  怜香惜玉?

  对不起,肖恩还真没这习惯。要不然当年也不会把游戏中号称最美的boss一枪就给刺穿了她那张精美的容颜,当时这名世界boss多少人都舍不得下手啊,不就是贪图对方是智能npc,能够拐骗来收入麾下嘛。战斗力自然是有的,不过更多的人其实还是看重这boss确实是长得祸国殃民的级别……

  而肖恩,当时见到这boss就说了一句话:“要么投靠我们,要么死,你选吧。”

  然后他就把那只世界boss给捅死了。

  单人单骑单枪!

  霸气无双!

  似乎是回忆往昔时的美好,让肖恩微微有些舒服的眯眼,只不过这回忆可是有些血腥残酷,所以身上的杀机就浓重许多。

  “三十秒到了。”

  声音很轻淡,却恰似一盆冰冷的冷水从女带刀祭司的头上浇落,冷得彻骨冻心。

  肖恩的目光落向她的身上,微弱的淡蓝色光华从她的身上冒出,随即这一层蓝芒很快就变成蓝色的火焰,开始在她的身上熊熊燃烧起来。可是诡异的是,这明明是燃烧正旺的烈焰,但是却并没有将她的衣服燃烧成灰,更没有对她的皮肤造成任何伤害,可是这名女带刀祭司却直接躺在地上,痛苦的扭曲起来,甚至已经开始满地打滚起来。

  可是无论这名女带刀祭司如何翻滚,那蓝色的烈焰却始终紧紧的粘在她的身上,并没有将周围的地面也连带着烧起来。

  这就是来自灵魂的神怒!

  神力燃烧!

  “开口诅咒和谩骂吧,这会让你稍微好过一些的。”肖恩淡然说道,完全就是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你信仰的神明真不愧是以冷漠著称的寒冰之神,居然是要将你的灵魂彻底焚烧成灰……你最好是把那神给骂出火气来,这样神力燃烧的速度才会加快,你便可以更早一些解脱。否则这么烧下去的话,就算你只是上位白银也很快就会被烧死。”

  原本只是背弃信仰,还不至于诅咒的女带刀祭司此刻哪还有什么理智,仿佛是抓住一根救命稻草那般,终于忍不住开始高声诅咒起来。几乎是同一时间内,蓝芒烈焰便猛得拔高一丈,真正的可算是通天烈焰了,但是换来的却是这名女带刀祭司更加凄凉哀婉的惨叫声,再这之后便又一声咬字更加清晰的咒骂声。

  片刻之后,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蓝色的烈焰也终于彻底熄灭了。

  这名女带刀祭司倒在地上,浑身是汗,脸色苍白得可怕,鼻息也是进少出多,一条命只怕也失去七、八分了。

  肖恩提剑走近,这名女带刀祭司此时哪还有什么上位白银的实力,简直就是比普通人还要不如,原本还算清秀的面容此刻看起来倒是显得非常凄楚,看起来更容易满足某些有特殊癖好的人的胃口。她就这么躺在地上看着肖恩提剑而来,就连眼神的转动也已经有些无力,更别说是开口说话,似乎是有些认命的闭上双眼,不再去想接下来的下场。

  所幸,肖恩还算比较守诺,收剑回鞘,沉声道:“你叫什么名字。”

  这名前一刻还是女带刀祭司,此刻比阶下囚好不到哪去的女人哪还有力气说话,于是肖恩自然得不到任何回答。

  不过他也不恼,一把抱起这名女子吹了一声口哨,那匹在一边悠哉吃草的老马就屁颠屁颠的跑过来,肖恩翻身上马就带着这名女带刀祭司返回红叶镇。既然这名女子背弃了寒冰之神,转而决定信仰冰雪与凛冬女神,那么至少也可以算是同一条战线上的人,而且像她这种诅咒神明的背弃者,恐怕以后就是寒冰教会的头号敌人了,想必对于寒冰教会的内幕,肯定也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

  这一点,才是这名女带刀祭司的真正价值所在。

  至于其他的,等她什么时候恢复实力,什么时候才有资格加入肖恩麾下的真正阵营。

  回到红叶镇将这女人扔给雪法妮奥,同时将情况告诉给雪法妮奥,让她自己想办法去搞定这件事后,肖恩便再一次翻身上马离开了红叶镇,完全没有在红叶镇停留的意思。

  不过,在肖恩的敌对者名单上,寒冰教会倒是真的被肖恩写了上去。

  想必以后的情况,大概是不会寂寞到哪去了。

  (未完待续)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