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29. 朗尼斯男爵

29. 朗尼斯男爵

  奇拉夫领,是与潘达领接壤的一块男爵领。

  领主朗尼斯.霍尔德作为一位领主而言,他仅仅只能算得上是合格而已,至少奇拉夫领在他的手上并没有衰落,但是其发展前景却也让人感到非常堪忧。但是如果作为一位统帅而言,朗尼斯无疑却是非常优秀的,他亲自训练的三百重骑不仅擅长骑战,而且对于步战也并不陌生,可以说上马就是重骑兵,下马就是重步兵,在王国内深受军部改革派的认同。

  目前军部改革派已经提议让朗尼斯负责接手王国第四骑兵团的训练和指挥,甚至有传言说改革派有意将这支重骑兵部队改名为朗尼斯骑兵团。如果这一项决策通过的话,那么这支王国第四骑兵团将成为王国内第三支拥有读力番号的骑兵团,而朗尼斯也将因此进入王[***]部高层的体系,届时不仅霍尔德家族的名声会因此得到提升,甚至作为引荐人的改革派在军部内的地位也将因此水高船涨。

  不过,这一决议目前正受到军部稳健派和鹰派的联合反对,至于鸽派倒是保持缄默。

  达比昂王国在四年前和莱恩公国的战争中会遭遇惨败,和王[***]队内部的派系斗争也是有很大的关系。

  与一般国家只分为鹰派和鸽派的两个派系不同,达比昂王国的军队内部一共有五个派系。除了由老一辈将领领头的稳健派、一心想要改变王国腐朽气息的改革派、主张进攻侵略姓极强的鹰派以及认为应该先礼后兵以和谈政策为主的鸽派之外,还有着不属于这四个阵营但是又像墙头草一样的中立派。

  当然,并不是说其他国家就没有稳健派和改革派,只不过这个两个派系一般都是在鹰派和鸽派里,很少会作为旗帜鲜明的读力派系出现。

  所以达比昂王国的军队内部派系其实是非常混乱的。

  稳健派和改革派、鹰派和鸽派彼此之间都是对立关系。在非战争情况下,通常都是改革派和稳健派之间的斗争,鹰派与鸽派很少参与到这些争论中,但是如果其中一派拉拢到另一个对立派系中的某一派支持,那么余下的另一派也会义无反顾的加入到另一边,形成某种比较均衡的稳定局势。

  按道理而言,稳健派和鹰派联合反对朗尼斯以改革派成员身份进入军队内部高层体系,鸽派应该会无条件立即支持改革派才对。可是这一次,鸽派意外的保持沉默倒是让整个达比昂的贵族都有些看不懂,他们不明白为什么一直和鹰派作对的鸽派,这一次反而什么话也不说了呢?

  从目前的情况上来看,朗尼斯大概是不可能进入军队内部高层体系了。

  很多人都在为朗尼斯而感到惋惜,尤其是朗尼斯所属的霍尔德家族。如果朗尼斯真的能够进入军队的高层体系,那么他将成为第一位以男爵身份进入达比昂王[***]队内部高层的贵族,这很有可能会让霍尔德家族的爵位头衔由侯爵提升为公爵,成为达比昂王国第六位公爵。

  而在所有人都感到惋惜的时候,只有朗尼斯却是依旧平静如初,仿佛一点也不在乎。

  可是,他真的是什么都不在乎吗?

  朗尼斯负手站在一个营帐外,看着这整个营地,目光深沉。

  营地内的真正士兵并不多,只有三百重骑,但是营地的规模却并不算小,因为在这三百重骑的背后是将近千人的后勤及仆兵。而且朗尼斯的治军方针也与一般的领主不同,这近千人的后勤和仆兵只要给他们武器的话,甚至能够组成一支千人规模的轻装步兵,当然在战场上这支部队大概也就是相当于一支炮灰队伍而已。

  所以名义上说四位领主的联合军力达到四千之众,但是如果算上后勤部队的话,实际上却是将近万人。不过真正能够算得上有战斗力的,就只有朗尼斯这支后勤部队了——勉强可以算得上是一支二级军队,而其他领主的后勤部队大概只能算是一级军队,这里面的战力差异值不可谓不小。

  一支十人的巡逻队伍从营地内的一角走出,在经过朗尼斯的面前时,这些人纷纷停下来向朗尼斯这位领主问好,但是却是被朗尼斯低声喝斥了一句,于是这支巡逻队便急忙灰溜溜的走了。

  看着这支巡逻队的背影,朗尼斯的眉头微皱,显得很是不爽。

  他治军极严,更是有着极其苛刻的严律要求,对于营地内的每一条巡逻路线和换班时间,都有着近乎病态的铁律。所以这支巡逻队伍对朗尼斯的问好自然不可能换来这位领主友好的一笑,只会迎来一顿责骂,因为这个过程在他的眼里等于是荒废了十数秒的时间,这点时间便很有可能会造成一个短暂的视角盲点和空档期,从而有可能引起一系列的变化。

  朗尼斯布置的巡逻点,向来以毫无盲点而著称,他怎么可能容忍这种人为上的失误呢?

  “不愧是未来的军界新星,治军果然严谨。”一名看起来约莫二十五、六岁的年轻人从另一个营帐内走出,看到依旧沉着脸的朗尼斯,却是一脸轻松的笑道。

  朗尼斯望着这位年轻人,他知道对方虽然看起来年轻,但是实际上年龄岁数却和自己差不多,都已经是三十好几的人。

  同样是三十多岁,但是朗尼斯看起来却更像是一位四、五十岁的老人。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毕竟朗尼斯要为了家族的发展而拼搏努力,他需要绞尽脑汁的思考许多事情,在如此重压的环境下,他看起来当然不可能像这位懂得保养的人一样年轻。只不过走上一条这样的道路,朗尼斯却并不后悔,因为他知道自己的成就将来必然会比这位看似年轻的中年人更高。

  因为他是统帅,而对方却只是一位半只脚踏入黄金境的强者而已。

  只要他不断努力的话,将来他的麾下绝对不会少强者。可是后者,这一辈子却也只能听从别人的吩咐行事。

  所以朗尼斯对于这位中年人说出的这句明显略带嘲讽的话语,自然不会有任何理会,毕竟注定是不同世界的两个人:“承蒙夸奖,我只是尽可能的做到最好而已。”

  中年人撇了撇嘴,虽然眼里有几分不屑,不过他却是很好的隐藏起来,犯不着在这个时候得罪他。

  因为作为博尔德家族的家族骑士,他有幸知道一些称不上秘密的小秘密,所以他很清楚,这位男爵如今已经秘密得到博尔德家族的支持,这就已经注定了他进入军队内部的高层体系已是板上钉钉的事,不管现在王国内传言如何夸张、如何惋惜,又或者是稳健派和鹰派再怎么强烈评击,都已经无法阻止他往上攀爬。

  作为王国内最擅长投资的家族,博尔德的人脉势力比任何人所想象中的还要更加广泛!

  到时候只要博尔德家族一发力,稳健派起码有近半的成员将陷入缄默,中立派也将全面倒向改革派,而作为博尔德家族在军界扎根最深的鸽派自然不会继续保持沉默,所以只剩下独木难支的鹰派也就无法改变任何局面了。只不过在此之前,谁也不知道朗尼斯居然是博尔德家族准备用来打入军界改革派内部的一枚暗棋,这一手倒是藏得比较深。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这位半只脚已经踏入下位黄金境界的强者,才会被博尔德家族秘密派遣过来负责保护朗尼斯男爵。毕竟以朗尼斯背后的霍尔德家族实力来看,一位半只脚进入下位黄金境界的强者并不算多么引人瞩目的事,至少一个扎根数百年之久的侯爵家族要拿出一位有些前途的上位白银高手也不是什么问题。

  “戴森先生,我希望这段时间你能够更好的保持一下注意力。”朗尼斯看着这位博尔德家族派来保护自己的中年男子所在的帐篷内有两名穿着暴露的女子走出,不由得沉声说道,“尽量别把时间浪费在一些毫无意义的事情上。根据我这几天收到的情报来看,潘达领那位领主也已经开始进行边境布置了,我猜他很有可能会有更进一步的行动。”

  “那又如何?”戴森向两位被自己带到军营来的女伴做出一个充满暗示姓的动作,引得两位女伴花枝乱颤后,才转过头望着朗尼斯,“难道他们还敢打过来?呵,等博尔德家族的主力军抵达莫德格领后,由莫德格领那边率先发起进攻,然后你们四位领主联合出击,那位领主也就只能灰溜溜的滚回托尼斯要塞里了,真不知道你们在怕什么。”

  “我怕的是还没等到博尔德家族的主力部队抵达莫德格领,这场战争就要提前结束了。”朗尼斯毫不留情的开口说道,“最近潘达领的边境那边也有些蠢蠢欲动,再联想到之前那位领主明知道局势还敢放言要踏平莫德格领的情况来看,我觉得这位领主一定会抢先出兵和我们这边的联军部队打上一仗,也只有这样他才能够安心的对付莫德格领。”

  戴森的眼里已经露出不耐烦的神色。

  “毕竟我们现在四位领主的联军都还没有彻底集合,所以我觉得如果潘达领这位领主稍微有点军事常识并且想要提前发动一场战争的话,肯定会率先对我发动进攻,毕竟只有我的部队名义上是重骑兵部队,在失去距离优势的情况,没有比这更好对付的软柿子了。”

  “但是你的部队不是号称上马重骑下马重步吗?”

  “别忘了,根据目前已获得的关于那位潘达领领主的私兵战报情况来看,对方的狮群也同样是一支重装步兵,在这方面我的部队没有任何优势。而且因为装备配置以及训练程度的问题,我的部队在步战方面,甚至很有可能要弱于对方一些,所以我希望到时候戴森先生你能够听从我的指挥,配合我的战术。”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

  戴森不耐烦的挥了挥手,然后便一脸急切之色的朝着那两名女伴走去,不再理会朗尼斯,这让朗尼斯的眉头紧皱起来。不知道为什么,朗尼斯总觉得今晚的心绪有些不宁,本来他是希望能够和戴森达成口头上的协议,毕竟根据他的了解,潘达领根本就没有什么强者和高手,如果能够让戴森听从他的指挥配合他的行动,那么他有把握凭借自己手上这一千三百人,依靠地势击退任何敢于进犯的敌人,让那位潘达领的领主知道达比昂王国也是有优秀的统帅。

  但是现在,看戴森的模样,朗尼斯便觉得没什么希望和他协商了,他只希望这位高手真的是一位高手,而不是装腔作势。

  (未完待续)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