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32. 我麾下能人多

32. 我麾下能人多

  当肖恩赶到马厩区的时候,这边已经彻底被滔天烈焰所吞噬了。

  整个马厩区都葬身于火海之中,不仅是驮车的马匹,甚至就连那三百匹战马也都未能幸免。

  朗尼斯男爵麾下的三百重骑兵围绕成一个圆阵,竖盾立枪,层层叠叠的看起来就像是一只刺猬。不过肖恩在看到这个圆阵的时候,他第一眼看到的并不是这个圆阵的布阵多么精密和标准,而是这些重骑兵身上的装束与正常重骑兵的标准配置完全不同,因为他们身上的铠甲并不是标准制式的重铠。

  而且,战场上重骑兵向来是负责冲锋切割敌阵,通过对敌人进行士气打击加速敌军的溃逃,所以一般都是配备重枪和骑士剑。前者是冲锋切割敌阵专用,后者是在冲锋失败无法贯穿敌阵被僵住后近战使用。哪有重骑兵会配备重盾这种明显就是累赘的玩意?而且还是标准制式的方盾,这种盾虽然是大型盾里最轻的,但是那也是相对其他大型盾而言。

  除此之外,这些重骑兵身上的铠甲明显厚度较薄,应该是介乎于锁甲和板甲之间的一种特制铠甲——肖恩记得很清楚,以如今这个时代的冶炼技术而言,铠甲防具以锁甲和板甲为线,简单的划分为轻铠类和重铠类,像这种介乎于轻铠和重铠之间的产物,最起码也应该在魔导器科技正式普及后才会出现。

  而且骑兵一旦失去坐骑后,基本上就完全失去存在价值。毕竟骑兵不比骑士,前者终究是以一个兵种的体系而诞生,接受的也是更加专业向的训练,更何况骑士在没有坐骑的情况下,战斗力也最起码要缩减三分之一以上,何况是失去坐骑的骑兵。

  但是眼下这些重骑兵的特殊情况,却实在让肖恩感到疑惑和不解。

  不过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这些重骑兵绝不像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他们至少也是具备了一定程度上的步战能力,不像常规重骑兵那样,下了马只就是一个无法移动的铁皮罐头而已。

  而且看这些重骑兵甚至举盾抵御来自上空的袭击,很明显塞西莉亚刚才就已经试图从上空发动魔法袭击。

  扫了一圈战场的情况,肖恩并未看到朗尼斯男爵的身影,当即就明白过来,这位男爵只怕已经被这些重骑兵给保护起来了,想要抓住他的话就必须要撕开这个圆阵才行。其实如果不是考虑到威廉点名要活捉的话,以塞西莉亚如今的实力,完全可以来几个强力些的魔法,然后直接把这群人全部都烧了,哪还需要像现在这样费劲的僵持着。

  正这样想着的时候,一抹寒光猛然一绽,发出一声爆鸣,在空气里炸出无数道纵横交错的锐利气流,将地面划出数道裂痕。

  两道人影从中分开,一左一右的分别退向朗尼斯男爵的三百重骑旁边和同样保护着塞西莉亚的钢铁羽翼身边。

  右边那道人影,自然就是雪法妮奥了。

  与肖恩之前所见到的形象不同,雪法妮奥原本只是随意扎成一束的长发已经改成一条长马尾,而且颜色也比之前所见要淡了不少,原本是浅蓝色的双眸也逐渐变了宝石蓝,整个人看起来冷冽凛然不少,很有几分神降的味道。但是肖恩却很清楚,这并不是什么神降,而是冰雪与凛冬女神教会特有的带刀祭司进入战斗状态时的某种状态表现。

  雪法妮奥进入凛冬战斗状态?

  冰雪与凛冬女神沉寂实在太久了,以至于根本就没有人知道这些秘闻,但是肖恩却是因为之前和雪法妮奥有过比较深入的交流,对于这位女神的一些情况都非常清楚,所以他也就知道信仰冰雪与凛冬女神的信徒会有两种特殊的战斗状态。

  专职神术者才会有的冰雪战斗状态以及专职战斗者才会有的凛冬战斗状态。

  能够让雪法妮奥认真起来的对手,绝对不是一般的对手,肖恩不由得把目光转向雪法妮奥的对手。

  那是一位看起来很年轻的剑士。

  他的气势非常沉稳,虽然微有皱眉,但是脸色却是平静如初,呼吸也很正常,并没有因为接连的进攻失败而有所浮躁,尤其是握剑的右手,连一丝颤抖都没有。

  从这名年轻男子的装束上,肖恩就可以看得出来,这是一位走敏捷流发展路线的快剑手。

  虽然这个职业和疾风剑士可以算是同一渊源,但是他们并没有像疾风剑士那般极端。这个追求速度流的职业体系在四阶之后有一个延伸派系,开始转而追求出手的速度,也就是游戏中所谓的攻击速度,而不再仅仅只是单方面的追求身体负重极限的轻灵,因此也就诞生了快剑手这个职业。

  但是事实上,这个职业当初在游戏中的争议一直都非常大,因为单纯的堆敏捷值固然可以让这个职业几乎立于不败之地,但是也就仅仅只是不败而已。而且因为追求出手速度,这个职业所能够使用的武器只有西洋刺剑这一类,可以选择和变化的方向甚至还不如疾风剑士,再加上低力量和低耐力所带来的负面影响,在持久战的情况下对于快剑手的压力非常大,而且因为力量上的不足也导致快剑手很难对其他职业造成“破防”伤害。

  从某方面来说,快剑手其实是更像刺客一类的职业,因为他们追求的一瞬间的精准刺杀。至少肖恩就很清楚,这个职业的职业天赋是要害刺杀——游戏中的体现是对要害部位造成八倍伤害,虽然听起来非常可怕,因为比正常要害伤害多了四倍,可是对于那些穿戴铠甲的铁皮罐头而言,这种攻击根本就毫无意义。

  所有要害都处于保护中,快剑手哪有机会刺中?而且西洋刺剑在所有剑类兵器中的伤害是最低的,没有之一。

  就像眼下的情况一样,塞西莉亚躲在层层叠叠的北地蛮人保护圈中,这名快剑手根本就无法突破这个保护圈,从而对塞西莉亚造成任何实际姓的伤害。而原本应该配合这名快剑手一起行动的士兵,却也因为塞西莉亚的魔法而陷入僵局,只能进行被动的抵御和保护,根本无法组织形成有效的反击。

  再加上周围的火海环绕,唯一的突破路线又被塞西莉亚牢牢占据着,因此也就形成眼下的僵持局面。

  肖恩的到来,声势浩大,根本就未能瞒得住任何人,只是这名快剑手根本就不敢分心,因为雪法妮奥的整体实力其实是要略胜于他,只是战斗意识和经验还有些不足,再加上他的出手速度极快,同一个时间里他甚至能够做到比对方多出四、五剑的攻击水准,所以才勉强维持眼下的不败局面。

  可是就算是这样,也让他感到异常的心惊。

  戴森自然知道自己的情况,他看似年轻,但是实际已是三十五、六岁的中年男子,距离下位黄金也就一步之差,可是这一步之差到底要什么时候才能突破,他却是自己也心中无底。而一旦人过四十,身体机能开始全方面的下降时,他以后想要突破到黄金境界就只会难上加难。

  只有达到黄金境界后,才能够减缓身体机能的下降,从而冲击更高层次的境界。

  但是眼下这名对手,就算不用猜他也知道,对方的年龄肯定很年轻,但是如此年轻就有不低于自己的实力,这就让戴森实在是有些嫉妒了。而且最不可思议的,是对方居然还是一名带刀祭司,可是其实力却与戴森所了解的情况截然不同,因为对方施展的神术虽然很像寒冰教会的神术,可也就仅仅只是像而已!

  难道是一个想要和寒冰之神夺取神格的新神?

  与戴森的谨慎不同,雪法妮奥看到肖恩来了之后,便很自然的收剑而立,不过她的凛冬战斗状态并没有解除,毕竟在这种战斗状态之下,她的注意力和反应力会更高。因为在她的眼中,肖恩的实力其实是很弱的,对手的速度之快也已经让她吃了不少苦头,她很担心对手会突然选择袭击肖恩,所以她几乎是将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戴森的身上。

  这自然让戴森感到压力的加剧。

  不过这种小小的气势压制,肖恩自然不会去理会,事实上就算是那名快剑手向他发动突袭,他也不会在乎。因为对方根本就不可能将自己直接击杀,这一段距离已经足够他开启轻身术和肾上腺刺激这两个技能了。

  “朗尼斯男爵还好吗?”肖恩突然开口说道。

  “我以为自己已经足够重视你们了,却没想到到头来才发现还是对你们不够重视。看来外界对你们的情报工作真是做得很不彻底,连你们领地内有上位白银高手的事都没有打听出来,看起来康纳利爵士真的是一位牌技高手。”朗尼斯男爵果然就躲藏在那些重骑兵的保护圈里,他的声音带有几分虚弱,肖恩推测他应该是受了伤,于是便将目光望向塞西莉亚那边。

  “他受伤了。”塞西莉亚和肖恩对视了一眼,立即就看出肖恩眼中的询问,“雪法妮奥姐姐一剑刺穿他的肩胛骨,不过已经以神术封住伤口,他只会越来越虚弱,但是却不会致命。”

  “不知道阁下是康纳利爵士麾下的什么人?”朗尼斯男爵强撑着一口气说道,到了眼下的境界却依旧不肯丢弃丝毫贵族架子,“能够如此轻易的看穿我的弱点,而且还派了这么多的高手过来,又是带刀祭司又是魔法师,这一战我输的还真不冤。”

  “在下肖恩.康纳利。”肖恩沉声说道。

  “没想到居然是康纳利爵士亲自,看起来我应该感到荣幸了。所有人都将康纳利爵士当成一个什么都不懂的狂妄自大的领主,看起来都被你的假象给蒙蔽了。”

  “我确实非常狂妄自大,这一点我并不否认。”肖恩淡然一笑,“只不过我麾下的能人很多而已。就像这一次,真正看穿你弱点的人就不是我,甚至不是我们此刻前来的任何一人,而是我的军师,威廉.耶鲁。……其实早在我们抵达这里之前,他就已经告诉过我们要如何击败你了,就连你会来马厩区这里,也早就在他的计算之中。”说到这里,肖恩声音遽然一冷,喝道:“朗尼斯男爵,这场战争你已经输了。如果你愿意投降的话,那么我将按照贵族战争的规矩对待你。但是如果你执意不肯投降的话,那么就不要怪我不讲规矩。”

  “我如果想走,你觉得你真的能够拦截得了?”朗尼斯发出一声笑声。

  “你大可一试。”肖恩虽然一副轻松的模样,但是他的目光却一直停留在这些重骑兵的身上,一般来说听到被领主当成炮灰舍弃的话,士气必然会下降,这是一个很好的突破机会。可是在这里,肖恩却并没有看到这些重骑兵露出任何颓势,反而气势变得更加的凝聚,这已经不是一般士兵的概念,而是可以称为亲卫甚至是死士了。

  “我留下来,本来就是想看看今晚出手的人都有些什么样的水准,好提醒我的其他盟友。”朗尼斯突然发出一声大笑声,“否则的话你真的以为只凭你们这些人就能够拦截得了我吗?……戴森!”

  只见那名还在和雪法妮奥对峙的快剑手突然一个后跃,就朝着重骑兵的保护圈迅速退去,这些重骑兵立即就让开一条过道让这位高手躲进保护圈之中。而随着这名叫戴森的快剑手的后退,这条过道也迅速的合拢,让本想出手进攻的肖恩和雪法妮奥都失去机会。

  下一刻,只见一道人影突然从保护圈的另一边飞跃而出,居然是打算冲过火海夺路而走!

  以这名快剑手的实力,肖恩相信他确实可以做到,虽然带了一个会影响他的速度,可是有眼前这三百名重骑兵不计生死的挡路,肖恩和雪法妮奥就算不去理会这些人而是要绕过去,也会无可避免的被拖延住一段时间。到时候在这昏暗的夜色下,就算肖恩的速度比对方快,可他要往哪个方向追?

  “回去!”

  就在这时,一声怒喝如怒雷轰鸣,猛然炸响。

  紧接着,便是一道寒芒破空而至。

  这寒芒的气势极盛,几乎犹如一道虚空风暴那般猛烈,燃烧得极盛的烈焰在这道寒芒的威压下,居然硬生生的被彻底压得倒向一边,就如同被狂风吹拂而过的芦苇田那般。

  一只手拖着朗尼斯男爵的戴森瞳孔猛然一缩,急冲的身形不由得为之一滞,猛然踏落的右足几乎是产生一股强烈的风暴,将倒燃而至的烈焰彻底踏灭,紧接着便以极快的速度迅速后撤。若是只有他一个人的话,必然不会畏惧,甚至还敢与其一拼,可是在带着一个人的情况下,戴森根本不敢和其硬碰硬,只得择路而走。

  快剑手本来就不是以力量而取胜!

  可是戴森就算想择路而逃,却也不见得就能够轻易逃走。

  只见一枪破开火墙以极强气势席卷而来的瑞娜尚在半空之中,猛然盘枪一横,一道更加猛烈的火红色冲劲犹如半轮弯月铺散而至,覆盖范围足足有近十米之宽!

  弯月般斗气一路碾去,凡是所过之处,火焰皆熄,地面均裂,声势一时威猛无双。

  戴森这一次是真的被骇到,左手朝后一甩便将朗尼斯向后抛出,根本无法再去理会这位男爵是否会就这么摔伤。这道斗气的爆发已经相当于一位上位白银高手倾尽全力的一击,这就由不得戴森轻视,右手刺剑猛然点刺而出,一道刺剑而出的光影刚现,第二道刺剑的光影就起,而第一道刺剑的光影才刚刚在空气里稳定,第三道剑影又出,等到第一道剑影开始逐渐消散时,空气里已有八道剑影之多!

  一秒九剑!

  转瞬间,戴森便扬起一片剑幕,密密麻麻的一片。而每一道剑影同时还有斗气波动,虽然威力很弱,可是却也挡不住他的攻击次数多,当戴森退出五米后,这一道赤红色的弯月斗气终于被彻底击溃,但是对于戴森而言,这一下的消耗也确实不轻,只不过毕竟是上位白银巅峰的高手,还是能够做到面不改色。

  但是原本稳定如初的右手,却是开始微微轻颤起来。

  这让戴森的脸色变得有些阴沉,杀气遽然强烈不少,望向瑞娜的目光变得极其不善。

  又一个年纪轻轻就才华横溢的人!

  戴森的内心,感到极其不满。他有今天的成就,都是他在无数生死徘徊之中攀爬出来的,那是无数血与汗的辛勤回报,所以他讨厌所谓的天才,也就讨厌那些天赋出众的人,如果可以的话,一旦遇到这类人,他都是恨不得当场就其彻底扼杀。所以在看到瑞娜如今已经半只脚踏入上位白银时,他就升起了极其强烈的杀心。

  如果可以的话,他甚至还想把雪法妮奥也杀了,但是很可惜他确实是打不过雪法妮奥,所以对于雪法妮奥的怨恨自然也就转嫁到瑞娜的身上。

  此时此刻,瑞娜因为超发挥的发出一记相当于上位白银高手的全力一击,体内的斗气已经彻底消耗干净,这让她在接下来的战斗中已经无法再度使用斗气,如此一来她的实力就只剩下三分之一。可是这一下,对于瑞娜而言也是极其重要的,因为至少让她明白了下位白银和上位白银之间的区别,她有把握可以在短时间内踏入上位白银!

  朗尼斯的脸色,终于再也保持不了之前的宁静,而是一脸惊诧。

  根据目前贵族圈流传的情报,对于亚丝娜侯爵麾下这位新晋开拓骑士的评价只是说潜力不俗,但是如果要说威胁姓的话,却并不大,反正更为重点关注在他手下任职的一个人:怒狮.阿尔弗雷德。这位犹如战神一般的统帅,已经用数千里的征途证明了他的实力,虽然看起来大概没什么希望晋升黄金级强者,但是对于缺乏名将的达比昂王国而言,这根本就不是什么事。

  所以朗尼斯其实很清楚,达比昂王国境内如今正在考虑是否有可能把这位叫阿尔弗雷德人给抢过来。

  因此基本上所有情报工作也就是围绕着阿尔弗雷德展开,这一次他们就打听到阿尔弗雷德不在潘达领。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他们才会如此明目张胆的在边境屯兵,准备趁着阿尔弗雷德还未回来之前,迅速攻破潘达领,同时试探阿尔弗雷德的底线,看看有没有机会能够将他请过来,如果没有的话那么就要重新规划针对他的行动,至少不能让莱恩公国又多一位猛将。

  只有朗尼斯,并没有将目光只放阿尔弗雷德身上。

  他很清楚,像阿尔弗雷德这种桀骜不驯的人,必然不可能那么轻易就被折服,所以那位潘达领的新任领主肯定也有什么过人之处。但是让朗尼斯没想到的,他自觉已经将这位领主和他的实力再度提高了两个台阶来衡量,可还是没有想到居然还是低估了他!

  一位下位白银的魔法师并不可怕,可是居然还有一位上位白银的带刀祭司,这就实在有些违背常理了!

  诸神在人世间的教会成员,向来都不会插手贵族间的纷争,就算是有领主花钱聘请祭司或者神官充当自己的助力,也就是在冒险或者诸如此类的行动中会一起行动而已,可一旦涉及到两个贵族之间的战争,这些祭司和神官通常也是不会出手的,更不用说地位身份比祭司、神官更高一级的带刀祭司。这也是朗尼斯感到疑惑不解的原因,而对此他也只能认为是那位领主和这位带刀祭司的某种秘密协议,只此一次而已。

  这种事并不少见,很多实力不俗的神殿战斗都会出来捞些外快。

  不过经此一战后,朗尼斯也觉得有必要给其他同盟者,尤其是博尔德家族提个醒,这位领主绝对有足够让人重视的地方。但是直到瑞娜的出现,朗尼斯才发现自己居然又一次低估了对方,他看不出瑞娜的真实实力和情况,但是从刚才那一击的情况来看,他大概可以判断出这是一位上位白银高手。

  一位下位白银巅峰的魔法师,一位上位白银高手,再加上一位阿尔弗雷德,朗尼斯突然发现,这位叫肖恩.康纳利的领主所拥有高端战力似乎快比得上一个有些年头的伯爵家族了。但如果仅仅只是高端战力的话,朗尼斯绝对己方还是有很大的胜算的,至少这么几位高手的话,完全可以依靠军队的群体力量来击杀,虽然损失可能会稍微有些重,但是士兵的培训却绝对要比高手的招募简单得多。

  这就好比一支精锐部队和一支炮灰部队的训练和花费一样。

  但是阿尔弗雷德可并不仅仅只是高端战力而已,他的指挥能力同样毫不逊色,这可是八场完胜打出来的战绩。但是朗尼斯听刚才肖恩的口气,他领地内的真正军事行动负责人是一位叫威廉.耶鲁的人,这就让朗尼斯感到有些惊恐了,再联系起之前深入四个领地负责刺探情报的那位指挥官……朗尼斯突然惊出一身冷汗。

  这位肖恩.康纳利爵士的麾下,人才济济啊!

  那一句“我麾下的能人很多而已”绝不是一句狂妄之言,而是他真的有这个实力说出这样的话。

  一位下位白银巅峰的魔法师、一位上位白银巅峰的带刀祭司、一位似乎同样有上位白银实力的枪手、一位不仅有下位白银实力同时还有出色指挥能力的猛将,再加上一位军事造诣比阿尔弗雷德只高不低的统帅。

  这样的人才,随便哪一个出来都有资格成为达比昂王国各大侯爵家族的座上宾,尤其是阿尔弗雷德和威廉,更是有资格成为王国内五位公爵争破头的人才。可是现在,却全部都汇聚在一位爵士的麾下。

  一位爵士!

  甚至连贵族都不是!

  朗尼斯突然有一种吐血的冲动。

  如果让他知道肖恩对于人才的培育同样非常重视,未来在军事方面的接班人里还有斯大林、阿尔道夫、诺克这样可以成长到能够独当一面的将领时,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反应?而且在高端战斗力方面,肖恩确实还隐藏着两张目前还未翻开的底牌:安诺和蒂妮。

  前者要踏入黄金境界不好说,但是上位白银巅峰却是绝对没有问题的;而后者如果能够踏入白银境界,那么就注定她将来的成就绝不会低到哪里去,圣域不好说,四十岁前上位黄金绝对是妥妥的。

  肖恩目前欠缺的,就是时间!

  一道湛蓝光华,在瑞娜的身上闪耀而起,这让瑞娜原本苍白的脸色稍微红润了一些。

  神术!

  看到这道湛蓝色的光华时,原本已经准备冲出去的戴森硬生生的止住了冲出去的念头,但是剑柄却是握得更紧了。他不知道这道神术的效果是什么,但是看对方脸上略显红润的神色,明显是力量略有回盈,这代表对方绝不是他一招就可以击杀的,而只要她能够撑住自己一轮攻击的话,那么到时候就是他麻烦了。

  而下一秒,戴森的双眼就几乎快要喷火了。

  只见又是接连数道蓝色的光华在瑞娜的身上一一闪现。

  冰甲术、寒冰光环、冰雪意志、艾丝温特尔活力、凛冬之怒……七、八个神术直接就这么套到了瑞娜的身上,连喘口气让人回神的余地都没有。

  冰甲术和寒冰光环这两个神术,戴森已经见识过了,但是后面这一连串被施展出来的神术,戴森就有些两眼抹黑了。这些神术他根本就是见都没有见过,更不用说这些神术的功效是什么了,可是看到瑞娜在这一瞬间简直是开始光芒四射,戴森瞬间就没有和其再战的心态了。

  冰雪与凛冬女神,实在是沉寂得太久了,久到已经让许多人遗忘这位高等神明当年在诸神行列里也不是什么好惹的角色,否则的话又怎么敢和战神阿瑞斯抢神格呢?

  凛冬之怒和冰雪意志,就是冰雪与凛冬女神艾丝温特尔从阿瑞斯手上抢到的其中一块神格碎片融合进自己的神格体系后才产生的神术。这两个神术一个是强化武器的威力,另一个是让自身的疼痛抵抗力得到极大的强化,再配合冰甲术的物理防御力提升和寒冰光环用来迟缓对手的特殊效果,等于说瑞娜在战斗能力已经彻底完克戴森了。

  而活力这个神术,倒是非常的常见,但是每一个神明的活力所产生的效果并不相同。

  艾丝温特尔的活力,便能够压榨被施术者体内残余的潜姓力量,等于是透支体能从而产生斗气,对于此刻的瑞娜而言,简直就是最有用的神术!

  不得不说,戴森对于危险的判断力确实非常敏锐,如果刚才那个时候他冲上去的话,那么现在的结果肯定是可以预见的。

  只是,戴森不进攻,并不代表瑞娜就会这么算了。

  她已经半只脚踏入上位白银的境界,既然如此自然是要尽可能体会更多上位白银的感悟。此刻长枪一挑,枪尖处燃烧的蓝色火焰便跟着一动,挥出一道幽蓝色的光迹,被赋予了凛冬之怒的这柄精良级的长枪,威力比起一般的优质兵器还要更胜一筹,尤其是上面附带着的冰系伤害,更是让人无法抵御。

  长枪一扬,整个人就朝着戴森飞扑而上。一旁的雪法妮奥,也同时逼近,和瑞娜来一个前后夹击!

  作为佣兵出身的瑞安虽然职业是一名骑士,但是她并没有因此而带有骑士的一些死板精神,像眼下这种战斗时刻,她就不会去讲究什么一对一的公正精神。

  唯一可惜的,就是瑞娜擅长使用的是长枪,而戴森的西洋刺剑也不是硬碰硬的类型,所以两人的交锋几乎都不需要太过接近,反倒瑞娜身上的寒冰光环显得有些摆设。不过就算这个寒冰光环只是一个摆设,但是枪尖上的凛冬之怒就不是什么摆设了,戴森尝试一剑格开结果换来半截剑身被冰霜覆盖之后,他就再也不敢用剑去和瑞娜的枪尖接触了。

  西洋刺剑的剑身本来就又细又薄,质地相对较轻,被覆上冰霜后就会变得比较脆弱,这个时候如果以蛮力破坏的话,便很有可能会造成折剑的结果。投鼠忌器之下,本来实力稳胜瑞娜一筹的戴森就打得有些束手束脚,看起来简直就像是在给瑞娜喂招,加速她的成长一样。

  而这样的局面,在雪法妮奥的加入之后,就变得更加是一面倒的情况了。

  因为雪法妮奥已经解除了凛冬战斗状态,然后给自己套上和瑞娜一模一样的神术状态——这是冰雪与凛冬教会的一点奇特之处,像冰雪战斗状态和凛冬战斗状态,都可以算是某种buff状态,可以强化自身的战斗能力和神术威力,但是一旦开启这样的战斗状态,就无法给自己套上任何神术,这一点却是谁也无法理解的。

  既然瑞娜的寒冰光环无效,那么雪法妮奥就给自己套上一个和戴森近战交手,同样能够起到压制和减缓其速度的效果。之前没有这么做,是因为戴森的战斗经验和意识实在太丰富了,雪法妮奥必须依靠凛冬战斗状态赋予的专注才能够勉强压制住戴森的攻击速度,但是此刻和瑞娜两人联手对付戴森一人,那么她自然就不需要再维持凛冬战斗状态了。

  这边戴森的落败,已经只是时间的问题了,就看他什么时候受不了要舍弃朗尼斯男爵而逃。

  若是他铁了心的想要逃跑,瑞娜和雪法妮奥两人还真的是无法阻止得了。

  只是肖恩会让他这么轻松吗?

  开启了轻身术和肾上腺刺激之后,肖恩便毫不犹豫的加入到战局之中。本来戴森在看到肖恩出手,他的内心还闪过一丝喜悦的兴奋之情,毕竟肖恩的实力实在太低了,他完全可以利用这一点做突破口来迫使对方投鼠忌器,可是没想到才刚一交手,戴森就吓得差点惊呼起来,肖恩带给他的压力比瑞娜和雪法妮奥两人加起来还要大!

  这绝对是黄金级才有的实力!

  肖恩,在三分钟内,确实是拥有相当于黄金级强者的实力。

  而既然他已经加入战局,那么自然就是要在三分钟内将戴森彻底击杀了。

  这边的高端战斗力对拼战局,朗尼斯男爵是完全无法插手了,因为他接下来需要面对的就是来自一位魔法师以及四百多名重步兵的围攻。情况的变化完全出乎他的预料之外,这也让朗尼斯不再有任何侥幸心理,彻底下定决心要在这里死拼一场。

  可是双方的军队刚一交锋,朗尼斯的瞳孔就猛然一缩。

  (未完待续)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