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44. 我叫威廉

44. 我叫威廉

  夕阳下,风沙渐大。

  一支人数过千的军队正在前行着。

  可是看这支军队那些士兵脸上的疲惫与身上衣甲的破损,便不难发现这是一支败军。

  鲁德的神色显得异常的疲惫,他已经两天没有合过眼。

  一旁的诺森和另一名中年男子彼此对视一眼,都可以看出双方眼里的那份担忧。最终还是诺森率先开口:“少爷,先休息一下吧,再这么下去你会撑不住的。”

  “不行,我们必须尽快退回希德堡,并且筑好相应的防御工事。”鲁德摇了摇头,“让部队赶紧跟上,这种时候千万不能掉队,再坚持一下就到了。”

  “少爷,已经走了快一天了,部队不一定能够坚持住的。”另一名中年男子也忍不住开口,“非战斗减员太多的话,就算我们可以依托堡垒和地形之便,但是缺乏人手的话我们也抵御不了敌人的进攻。”

  “是啊少爷,卡滋说得对,再这么下去的话,就算真的到了堡垒那边,我们也没办法再做什么。”诺森附和道。

  鲁德无奈的叹了口气:“传令全军,就地休息两小时。”

  命令很快就开始传递下去,早已疲惫至极的士兵们立即就倒了下去,发出一声声的哀叹。这些声音汇聚而成的声浪冲天而起,让鲁德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哪怕明知道这样对于士兵的积极姓以及士气的打击格外严重,可是鲁德却没办法说什么,因为这一仗他是真的败了。

  而且还是惨不忍睹的大败那种。

  诺森和卡滋再一次对视了一眼,眼里的担忧之色更显。

  众人不由得回想起这起战争。

  本来一开始的发展都挺顺利的,鲁德先是率领军队和另外两个男爵的部队完成汇合,整合后的部队不算后勤也有近四千人,这样规模的贵族私军在战力也算是不错了,而且负责担任全军统帅的鲁德也并不是那种毫无经验的指挥官,他的作战经验非常丰富,而且向来以稳健为主。

  虽然这意味着他很有可能会错失许多进攻的最佳时机,可是也同样代表着他绝对不会犯错误。

  但是就算这样,他还是败了。

  而且是被对手以堂堂正正的战术手段所击败。

  敌军担任先锋的,就是最近这段时间在达比昂王国传得沸沸扬扬的怒狮.阿尔弗雷德和他麾下的狮群,人数只有两千人而已。以四千对两千,鲁德认为这一战根本就毫无悬念,于是他也没心思在这里和这支狮群争斗,他只想以最快的方式击溃这支部队后赶去救援朗尼斯男爵。

  因此当战争爆发时,鲁德直接欺负对方没有远程兵种,所以就让以弓箭手进行散射,结果却是意外的发现远程打击对这支部队似乎并没有太大的影响,甚至就连士气的打击效果都没有。于是在留下一支后备兵部队后,就让全军的步兵和敌军发起对冲,同时还让诺森和卡滋这两位上位白银巅峰的高手也一并出战。

  可是这一切的结果,却和鲁德所想象的情况,截然不同!

  一场对冲之后,阵形直接被彻底凿穿的居然是他的联军,而不是敌军!

  而且当战线被凿穿之后,敌军并没有继续冲锋,而是直接分散成数十股小队,开始在战场上纵横穿插,将整个战场切割成无数的局部占据,而敌军却是可以凭借这种局部战局的优势彼此联手。可是鲁德的联军却根本无法利用这一点,几乎每一处被切割开来的局部战局都需要面对最少两个方向的夹击。

  整个战场局势,一瞬间就被切割得七零八落,就像是炼金术士那些精密的仪器被摔坏后散开的零件那般。

  之后若不是鲁德当机立断的将轻骑兵部队也投入战场,并且让后备兵部队围绕一百名弩兵摆开第二道防线,然后让混战中的步兵开始战略姓后退的话,恐怕只是一场冲锋,这四千联军还真的有可能被阿尔弗雷德的两千钢铁羽翼直接吃掉!

  让步兵采用骑兵的切割战术?

  这种想法,鲁德从未想过,直到今天第一次看到时,才惊觉一旦成功的话,威力居然是如此的可怕!

  这场初交锋的战斗,自然是以鲁德联军的大败作为结果。

  而在这之后,所谓的联军就彻底解散了。

  对于这样的结果,鲁德除了一声苦笑之外,还能再说什么呢?他只是没有想到,肖恩.康纳利这位领主麾下的阿尔弗雷德,比他想象中还要可怕,只凭此一战就将他们这支联军的心姓彻底打散。不过鲁德倒也没有责怪的意思,毕竟他也是一个小家族,深知这两位男爵的不易,两人合起来的兵力足有一千三百人,但是一战结束之后就只剩八百人不到,这个损失对于两位男爵而言确实有些重。

  不过鲁德的情况,同样好不到哪里去,两千七百多人的部队只有两千余人活了下来。

  之后的战局,就完全朝着最为恶劣的情况持续发展下去。

  但是鲁德却是感受到,敌军的指挥官似乎换了个人,不再是阿尔弗雷德在指挥,因为作战时的战术风格明显产生极大的改变。鲁德说不出来这种指挥风格的具体情况,但是可以感受到的就是敌军变得更加精明,而且他的所有后续动作似乎全都被看穿了一样,无论他是利用地形还是运用战术进行反偷袭,全部都没有丝毫的收获。

  反而在这一过程中,他的部队由最初的两千人开始疯狂锐减。

  如今除了弓箭手还保留完整的编制外,长枪兵部队已经全军覆没,一百名弩兵也只剩不到三十人,五百轻骑兵如今只剩不到三百人,刀盾兵更是被彻底打残,只剩四百余人。整支部队算上所谓的后勤,也就只剩一千五百余人,但是鲁德却很清楚,自己这支军队的后勤可是连炮灰的价值都没有,实际上还有作战能力就只有不到七百人,剩下的都是伤兵。

  而在这一战里,鲁德最常见到的战术,就是那种将步兵当成骑兵用的穿插凿穿战术,正是这种战术让他的军队在正面作战上被彻底分割开来。原本在人数占优的情况就不怎么有优势,而当双方的部队人数基本持平后,他就更不可能有什么优势了,直到如今,对方的士兵人数明显比自己多了之后,他们甚至连这种切割战术都已经懒得使用了,只是正面的冲锋就足以让自己的军队溃败。

  两个小时,很快就结束。

  鲁德脸上的疲惫之色更加明显,因为士兵们在这两个小时一直都在休息,可是他却是在不断的思考自己这一战的失败之处,甚至就连敌军的战术运用也都在不断的思索着,并且推想着对方到底是如何发现自己的应变。

  正是因为这样,所以鲁德才会越来越疲惫和憔悴。

  不过所幸,这些事情很快就要结束了,只要经过最后一处地形开阔的平原,他们就可以回到希德堡,那里是他领地距离边境处的一处防御工事,距离最近的城镇只有一天的路程。只要回到那里,他就可以立即进行紧急征召,重新拉起一支超过三千人的部队,当然战斗力方面自然是比不上他亲自训练出来的这支部队,不过他觉得只要依靠着防御工事的话,无论如何他都能够坚守住这条防线,等到战争彻底结束。

  在经过平原时,鲁德还非常的小心谨慎,不过在平原上任何埋伏也都可以第一眼看到,所以在确定没有任何危险后,鲁德立即催促部队加快行动,他们必须尽快赶回希德堡。

  可是当这支部队历经千辛万苦赶回到希德堡的时候,看到却不是堡垒守军对他们的欢迎,而是敌军早以摆开的阵势!

  鲁德一脸难以置信的望着眼前这一幕,他到现在依旧无法相信,这支军队到底是如何绕到他们前面并且将希德堡给攻占的?鲁德很希望这一切都只是一个梦,他只是因为疲惫而昏睡过去而已,但是当他看到希德堡上方飘扬着的那面绘有一对古铜色羽翼的旗帜时,他却是知道这一切都是真的。

  被他给予一切反击希望的希德堡,已经被彻底占领了。

  而这周围的一切,他们却是没有任何地势可以利用,甚至就连军粮也已经彻底吃完。

  “少爷,和他们拼了吧!”诺森转过头望着鲁德,声音里带有一种杀气。

  “少爷,既然已经没有路了,那么我们就死战一场吧。”卡滋同样开口说道。

  他们都是米奇林家族的老臣,对于鲁德的忠诚度毋庸置疑,否则的话也不会一直都留在鲁德的身边,此时既然大局已定,一切都毫无希望的话,那么他们也只能殊死一搏。在战争中投降的下场,谁都很清楚,除非是具有较大的价值,否则的话没有人会放虎归山,但是鲁德虽是一名贵族,可如果他投降被俘后,没有人愿意支付赎金的话,他一样难逃一死。

  而米奇林家族虽然是鲁德的父亲打拼出来的,可是如今家族里的人已经不少,甚至许多人都在窥视鲁德的领主和贵族身份,是否会支付赎金可想而知。

  似乎是受到诺森和卡滋的杀意感染,所有的士兵此刻都变得同仇敌忾起来,原本低落的士气开始不断的凝聚上升。

  而就在这时,摆开阵势的钢铁羽翼突然自动分开,露出一条路来,一名骑着一匹白马的年轻男子缓缓踏出,在他身边跟着两个人。

  右边那个鲁德一眼就认出其身份来,他就是怒狮.阿尔弗雷德,在士兵的配合下,硬生生逼退诺森和卡滋的狠人,若不是他的玩命奋杀,他们那种切割战术又怎么可能轻易成功。而左边那人鲁德并不认识,只能看出是一名北地蛮人而已,不过此刻能够跟随阿尔弗雷德一同出列,想必身份也不简单。

  犹豫了一下,鲁德也朝前走去,这明显是战争前的谈判,鲁德的内心依旧抱有某种期望,但是到底在期望什么,他自己也完全说不清楚。诺森和卡滋沉默的跟了上去,无论在任何情况下,他们都是米奇林家族的骑士,绝不可能抛弃鲁德。

  “投降吧。”威廉骑在马上,望着眼前这位憔悴至极的年轻人,沉声说道,“我已经拿下了希德堡,这附近你已经没有任何防线可守,而且我猜你们的军粮应该也是耗尽了。如果你这个时候投降的话,我可以保证你这支部队的安全,绝对没有人会因此而死亡,所有的伤兵也可以在第一时间得到救治。”

  “我凭什么相信你?”鲁德开口问道。

  “你没有得选择。”威廉摇了摇头,“你只能选择信,或者不信。……而你这个领地的命运也将完全取决于你接下来的决定。相信我,既然我敢走到这么前线的地方和你谈判,那么自然不会害怕你的两名骑士突然暴起。”

  鲁德迟疑了一下后,终于伸手解下自己腰间的佩剑。而伴随着他的这个动作,诺森和卡滋皆是一脸的难以置信,脾气稍微暴躁些的诺森当场就想暴起发难,却是被鲁德给制止了:“诺森叔叔!就算我们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这些士兵们考虑,他们很多都是有家人的。……就算是诺森叔叔和卡滋叔叔,你们也同样是有家人的。”

  “少爷!”

  “传令全军,放下武器投降。”鲁德将手中的佩剑扔到阿尔弗雷德的脚下,表示自己愿意卸剑投降,“希望你能说话算话。”

  “明智的选择。”威廉微微一笑,“安诺,去接收敌军的投降,并且让人立即将医师请出来,为伤兵进行救治。除了后勤人员可以释放外,其他人全部集中看管起来,我会留下一些人手给你,希德堡的地牢应该可以马上投入使用了。……至于鲁德子爵以及你麾下的两位骑士,大概需要陪我走一趟了。”

  “去哪?”鲁德开口问道。

  “回潘达领。”威廉轻声说道,“而且这一次你们联军中另外两位男爵的帐,我还没跟他们算呢。你比较重要,所以我和弗雷德会合后,就将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到你身上了。……怎么样,我的花开遍地战术还算实用吧。”

  “你就是肖恩.康纳利爵士?”鲁德望着威廉。

  “不,我只是肖恩大人麾下的一名将领而已。”威廉笑了笑,“像这种小打小闹的程度,还不值得肖恩大人亲自出手,所以只能由我来代劳了。”

  “你是谁?”

  “我叫威廉。威廉.耶鲁。”

  (未完待续)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