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49. 信仰
  夜色弥漫,今夜天空无云,晴朗的夜空下繁星闪耀,圆月照耀下仿佛整个天地都披上一层银纱。

  朦胧,而又格外的迷人。

  一处简陋的营地里,一名中年男子的眉头紧皱着。

  “头儿,忍着点。”一名年轻人轻声说了一句。

  中年男子点点头,然后咬紧牙关。

  年轻人的右手上拿着一把小刀,然后轻轻的刺入中年男子的右肋,这个举动让中年男子发出一声闷哼,脸色白了一下,豆大的汗水开始从额头上冒出。年轻人咬紧下唇,右手开始移动起来,小刀就像是在切牛排一般,在中年男子的右肋处划出上下各一道口子。

  鲜血,从伤口里涌出。

  “头儿,再忍一下。”年轻人抬头看了一眼中年男子,发现他的脸色开始变得苍白起来,他将小刀放下,低声再度安抚一句,然后右手便握在一处断杆上,“我要拔了。”

  “拔!”中年男子发出一声类似于野兽咆哮的低沉嗓音。

  “三!二!”

  年轻人低声数道,可是他却没有说出那个“一”字,便右手猛然发力,只听“噗”的一声微响,一杆带有箭头的断杆就被年轻人给拔了出来,同时还带出一道血箭飙射而出。

  中年男子犹如遭到重击那般,喉咙里发出一声更加低沉的嘶吼,脸色苍白如纸。

  年轻人慌忙将箭头扔掉,赶紧拿出一旁早已准备的药膏涂抹上去,然后开始缠绕绷带。不多时,总算是将伤口的血给止住,只不过这伤势颇深,虽没伤到骨头和内脏,可是想要彻底愈合最起码也需要一个月乃至更久的时间才有可能。

  “呼。”中年男子呼出一口浊气,脸色虽然依旧苍白,但是整个人的精神明显要比之前好了一点。

  “幸好箭头没有淬毒。”年轻人沉声说道,“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中年男子没有说话,而是转头望着周围的一切,神色明显开始变得有些难看。

  这处简陋的营地没有栅栏,甚至就连帐篷和睡袋之类的东西也没有,所有人只能席地而睡。不过这并不是问题,真正的问题在于,现在营地里有不少的伤兵,中年男子不用想也知道,这些伤兵起码超过两百人,虽然大多数只是负伤较轻,不过却也有一些人的问题确实比较严重,恐怕是熬不过今晚了。

  这伙人,就是离开贸易之都的白翼雇佣兵团。

  原本三千人的队伍,如今只剩下五百人不到,若是除去伤兵部分的话,恐怕就只剩两百多人还保有战斗能力。

  中年男子不明白,为什么他们在进入达比昂王国的边境时居然会遭遇到那么强烈的袭击和追击,这完全不符合逻辑。

  事实上,这名中年男子确实无法明白。

  达比昂王国的这条横穿至托尼斯领的边境线,自从上一次被阿尔弗雷德以摧枯拉朽之势击溃之后,迫于北方贵族群体的压力,达比昂王国调派了一支军队前来驻守。所以白翼雇佣兵团横穿边境线的行为,自然就被达比昂王国误会了,再加上博尔德家族的怯战、四千贵族联军的大败,让达比昂王国都感到脸上无光,因此白翼雇佣兵团便被当成是托尼斯侯爵的援军,自然是进行一次狠狠的扫荡。

  不得不说,白翼雇佣兵团也确实是有些实力的。

  三千名士兵面对达比昂王国的三万驻军,居然还能闯出一条生路来,这确实很不容易。

  当然,其代价自然就是整支白翼雇佣兵团基本已经被打残,想要再掀起什么风浪是绝不可能的。而作为伦贝尔公国的核心成员,三人也只剩下两人——那名两鬓斑白的中年男子在一场激战里受了重伤,自知大概是没什么活着的希望,于是毅然率领一千名伤势较重的雇佣兵负责断后,给其他人制造一次逃脱的机会。

  也幸亏这名白翼雇佣兵团的团长如此拼死断后,否则的话整支白翼雇佣兵团大概就是真的要彻底覆灭了。

  只是到了此刻。

  中年男子叹了口气,伸手摸了摸自己的佩刀。

  他的武器是一把重刀,根据军用刀所改制,仅刀身便长约一米,弧度偏小,这样在挥舞时可以加快一些速度。单论战斗力的话,他在整个白翼雇佣兵的核心圈里可以排进前五,不过随着那些实力比他强的人陆续死去,如今他已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只是这个第一的名头,实在有些可笑。

  因为他的实力只是刚入上位白银而已,还是在这场莫名其妙的战争中提升而来的。

  “头儿?”年轻人似乎是察觉到中年男子身上的气势变化,有些疑惑的说道。

  “没什么,我只是想家了而已。”中年男子笑了笑,“你想家吗?”

  “头儿,我哪来的家。”年轻人苦笑一声,“当年要不是头儿你把我抱回家,我早就死了。”

  中年男子愣了一下,随即才说道:“每一个人的心中都会有一个家的。……团长有,我也有,所以你也应该要有。”

  “头儿?”年轻人似乎并不懂这句话的意思。

  “没什么,我只是想回家了而已。”中年男子将重刀提起,然后插在地上,撑着身体站了起来,一旁的年轻人急忙伸手扶住这名中年男子,此刻的他实在是虚弱至极,“就算你将来找不到家也无所谓,但是你一定要找到属于自己的信仰。……只有拥有信仰,你才能够拥有力量,所以家对于我而言,就是我的信仰。”

  年轻人似懂非懂的点着头。

  中年男子似乎也不指望这名年轻人可以立即理解,他只是提着重刀,然后迈步朝着前方走去:“团长,对不起。”

  ……这是白鸽镇上一栋非常常见的小房子,不算大,但是却很干净、整洁。

  艾尔西就住在这里。

  不过此刻在房子里的,并不止艾尔西一个人。

  肖恩、塞西莉亚同样也在。

  不过此刻的他们,却是在帮艾尔西收拾和整理东西,他们的动作非常娴熟,什么该带什么不该带都很清楚,而且整理归纳的东西也是很好的分类开来。本来艾尔西足足准备了十几个箱子的东西,被肖恩和塞西莉亚稍微整理一下后,就只剩下三个箱子而已。

  “看不出来,你们真的很厉害啊。”艾尔西由衷的赞赏道。

  “呵呵,我说我们以前是佣兵,你信吗?”

  “信。”艾尔西点点头,“无论你说什么,我都信。”

  塞西莉亚窃笑一声,肖恩只能无奈的摇头:“不等明天吗?”

  “卡休斯已经回来了,就在镇外等着我呢,就不等明天了。”艾尔西摇摇头,他整个人看起来比以前果断不少,整个人也显得非常的自信,这对于艾尔西而言确实是一件好事,可是肖恩却始终觉得有些微妙和奇怪,“肖恩,这些天,谢谢你。”

  “和我还需要客气吗?”肖恩笑道,“其实我还是觉得,当冰雪与凛冬女神的信徒是一件很不错的选择。而且你以后成为骑士团的团长,对我可是很有利得呢。到时候和别人打仗,我不仅有一个神官团,还有一个神殿骑士团,你想想看,到时候谁还敢和我打仗?我简直就是所向披靡好嘛。”

  “别忘了圣乔尔斯帝国的纯白之翼骑士团。”艾尔西毫不留情的反驳道,“那可是一支真正的狂信徒军队呢,从来就不怕牺牲,我可没有自信能够和他们作战。”

  “真的不再考虑一下?”肖恩似乎还是有些不死心。

  “这是艾尔西的信仰。”塞西莉亚在一旁无奈的说道,“肖恩你就别干涉别人的信仰了。”

  肖恩有些茫然,他可是一个无神主义者呢,信仰这东西对于他而言还不如原则来得实在些。

  艾尔西并不知道肖恩在想什么,只是看肖恩有些茫然的表情,于是继续开口说道:“我想知道我的母亲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在我的印象里,她唯一剩下的就是温柔,可是我总觉得不止如此。所以我决定无论再怎么艰辛,我都必须要前往暮光女神教会的总部,我觉得只有在那里才能够真正的了解我的母亲。”

  听到艾尔西这么说,肖恩就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此刻才算是彻底放弃拉拢艾尔西的想法:“放心吧,你将来一定会成为一名非常出色的神殿骑士的。”

  肖恩知道,自己的黄金之眼是绝对不会出错的。艾尔西确实非常适合当一名神职人员,若不是艾尔西的职业是一名骑士的话,肖恩其实很想建议艾尔西干脆去当一名祭司算了,只不过看艾尔西那么坚定的意志,肖恩就打消了这种念头。事实上如果艾尔西真的愿意信仰冰雪与凛冬女神的话,肖恩敢打赌他的成长速度会更快。

  但是很可惜,艾尔西已经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信仰。

  艾尔西由衷的感谢道:“肖恩,你让我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是有好人存在的。……肖恩,你真的是一个好人。”

  肖恩突然心脏一抽,脸上的表情有些古怪:自己居然收到了一张好人卡!

  而且还是一个男人发给自己的好人卡!

  “肖恩确实是一个好人。”塞西莉亚毫不客气的补上一刀。

  于是肖恩很是无奈的望着这两人,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只能默默低头继续帮艾尔西收拾东西。

  很快,当所有的东西都收拾完毕之后,艾尔西并没有继续停留在这里,而是提着东西出了门。在门外,已经有一辆马车在等候了,这是肖恩送给艾尔西的一份礼物,车夫也已经准备,看着艾尔西挥手道别后,上了马车离去,肖恩的脸上终于露出几分遗憾之色。

  “怎么了?”塞西莉亚开口问道。

  “塞西莉亚,你有信仰吗?”肖恩开口问道。

  “你知道的,魔法师向来不信仰神。”塞西莉亚毫不犹豫的回答道。

  “我不是说神明的信仰,而是你内心的信仰。”肖恩轻声说道,“我曾经听一个人说过,信仰就是力量的源泉,拥有信仰的人才会拥有不断前进的动力。……艾尔西以前只是想着如何赚钱弄好领地,可是这一次的事情或许对他的打击非常大,我看到隐藏在眼里对力量的那种极端渴望,我害怕他会走歧路。”

  “所以你想着将他留在领地里?”塞西莉亚眨了眨眼,一脸惊讶的说道。

  “暮光女神可不是什么善良的神明,我只希望艾尔西内心的信仰足以让他的意志变得足够坚定吧。”肖恩无奈的摇了摇头,“所以,塞西莉亚你有信仰吗?”

  “如果是不断变强的动力和源泉的话,我也有哦。”塞西莉亚很认真的说道。

  “是什么?”肖恩开口问道。

  “秘密。”

  塞西莉亚望着肖恩俏皮一笑,内心却是默默的说了一句:能够帮上你的忙,就是我最大的信仰。

  (未完待续)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