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55. 活着的传说

55. 活着的传说

  车队的速度,比起那支从北往南横穿黑礁草原而来的军队,速度自然是要快得多。

  这支车队最先抵达的地方,是红叶镇。

  规模不算大,但是也不能算小。

  车队有两辆马车和五辆货车,可是整个车队却只有四个人,一名男士和三名女士。没有人知道这些人来自于哪里,不过看车队并没有任何战斗损伤,红叶镇的人猜测应该是来自附近的领地吧,最少行程肯定不会太远,否则的话没有人会放过这一头肥羊。

  且不说这车队的货物有多少,仅是第二辆马车里坐着的三个女人,就实在是漂亮得让人难以置信。

  朴素的红叶镇镇民们,实在找不到什么漂亮话来形容这些女人。

  车队的主人在来到红叶镇之后,他们就从老镇长那里买下一座房子。

  这栋房子之前是属于一对年轻的夫妇,只是这对夫妇后来搬到白鸽镇去了,于是这房子也就空了下来。房子有三层楼高,规模还算不小,想必之前房子的主人应该也算是比较有钱的人,只要将一楼稍微改建一下的话,也是可以当成酒馆来用,当然不可能像夕阳红那般规模浩大就是了,不过容纳个十来桌的话应该是不成问题的。

  听闻这房子似乎要改建成酒馆,许多镇民都感到有些兴奋,这意味着他们可以光明正大的来这家酒馆看那个美人。当然镇民或许不会怎么样,不过小镇上的一些佣兵可能手脚就不怎么干净,许多人都是想要来占便宜的,所以当酒馆在第一天开业之后,入座的十多桌全部都是面容狰狞一脸银笑着的佣兵们,反而是那些镇民没有一个人进得来。

  面对如此郁闷的情况,镇民自然全部是只能集中到夕阳红的酒馆里,毕竟这是整个红叶镇规模最大的酒馆,容纳近百人还是不成问题的。当然除了镇民,一些实在没资格挤进新酒馆的佣兵,也只能来夕阳红酒馆继续喝酒,毕竟他们也算是这家酒馆的常客。

  “听说连火炉的人都去了。”一伙看起来明显是佣兵身份的人开口说道,语气也不知是幸灾乐祸还是惋惜。

  “那个老板看起来很瘦弱的样子,那三个女人他肯定保不住了。”同桌的人摇摇头,“火炉的人都是些禽兽,真不知道那些人怎么还能活到现在。”

  “小声点,让他们听到了,我们可没什么好结果。”另一名同桌的中年男子沉声说道。

  “团长,你又不是打不过他们,为什么要怕他们。”最先开口说话的那名年轻佣兵不满的撇撇嘴。

  “我是可以打得赢他们的团长,但是你们呢?”中年男子望了一眼同桌的几人,“我们只是个小佣兵团而已,如果不服气的话,就赶紧把你们的实力提升上来,等我们佣兵团的规模扩大了,到时候自然谁也不用怕了。……有空想这些有的和没的,还不如想想如何快速提升实力的好。”

  被团长这么教训,这几名还算年轻的佣兵也就不说话了。

  似乎是这一桌有些压抑的气氛感染到整个夕阳红酒馆,原本酒馆里本就不算多么活跃热闹的气氛,显得更加有些低沉。许多人都只是在喝着廉价的闷酒,不过酒馆老板倒是笑开了花,这么多人一个劲的喝着酒,哪怕只是比较廉价的麦酒,他今晚的收入也可谓是丰收,连带着对新同行的到来也就不那么敌视了。

  只有十来桌而已,顶多也就三、四十人的规模,能挣的钱也是很有限的。

  就在此时,一名镇民突然冲进了夕阳红酒馆,高声喊道:“打起来了!”

  “什么打起来了?”酒馆里喝得有些微醺的人一脸茫然。

  “新酒馆那里有一名佣兵要去摸一个侍女的屁股,结果还没碰到就被对方一巴掌扇出几个门牙,然后就闹了起来。”这名镇民绘声绘色的喊道,“那个侍女真的是深藏不露啊,一个人就把那几名佣兵都给收拾了一顿,全部都是打断一只手和一只脚。而且这个侍女居然还要这些佣兵赔偿她的什么精神损失费?反正是要赔偿就是了,现在两边都对峙起来了。”

  这名镇民的话,就像是一颗扔向池塘里的石子那般,荡起一圈圈的涟漪。

  原本还有些死气沉沉的酒馆,转瞬间就轰然而响,反应过来的人纷纷冲出酒馆,朝着新酒馆那边赶去。

  几名佣兵彼此对视了一眼,眼里有几分惊讶,也同样起身朝着新酒馆那边赶去。

  当这些佣兵赶到的时候,看得却是在新酒馆的门口横七竖八的躺着近二十名佣兵。这些佣兵他们是知道的,都是火炉佣兵团的佣兵,他们的实力不算差,其中有好几位甚至已经摸到白银境界的门槛,可是此刻这些人却全部都横七竖八的倒在地上哀嚎着,想站都完全站不起来。

  那名中年男子目光一扫,便看出这些人全部都被统一的打断一只右手和右腿,无一例外。

  而且令人惊讶的是,所有佣兵受伤的地方全部一致,连一点偏差都没有!

  “哼,让你们的老板出来,这件事如果他不给我一个合理的交代,我就把你们的酒馆拆了。”吼话的是一名两鬓已有些斑白的中年男子,他一脸凶猛,气势十足,是火炉佣兵团的团长,一位实力无限逼近上位白银的高手。

  “老板不在。”回话的是一名黑发女子。

  她拥有一头及臀的黑色直发,柔顺得如同黑色的瀑布一般。她的容貌非常的精致,完美得让人不知道该用何言论去叙述,只不过她的眼神非常锐利,瞳孔是金色的,但是看起来似乎有些竖瞳的模样,这让人有些怀疑她的身份。只不过就算有所怀疑,也很快就会被她那同样完美的身材所吸引走全部注意力。

  “每人一万枚金币。”黑发女子轻声说道。

  一万枚金币!?

  火炉佣兵团的团长瞳孔微缩,呼吸变得有些急促起来,这个赔偿绝对是稳赚的,如此一来在听到那些佣兵的哀嚎时,这名团长却是绝对似乎有些美妙:“什么金币?”

  “泛大陆金币。”黑发女子想了想,歪着头说道,“老板说只要这种金币。”

  这名团长现在只恨受伤的人太少:“好!”

  可是接下来,黑发女子说出来的一句话,瞬间就让这名佣兵团团长有些傻眼了:“那么把钱给我吧。”

  火炉佣兵团的团长愣了好一会后,终于回过神来,怒极反笑:“我给你钱?”

  “当然。”黑发女子一脸理所当然的说道,“他们坏了规矩,所以必须要赔偿,你刚才也已经同意了。”

  “同意?你.他.妈.的敢耍我?”火炉佣兵团团长怒吼一声。

  “你想赖账?”黑发女子眉头一挑,脸上已经变得有些怒容,这让她的瞳孔变成竖瞳的模样更加明显几分。

  “赖你.妈!”火炉佣兵团的团长猛然一喝,提起手中的长剑一指,“把这酒馆给我拆了!将那女人的手脚给我打断,千万别打死了,我们今晚还要玩很久呢。”

  所有的佣兵发出一声野兽般的吼叫声,提起手中的兵器就冲了上去。

  黑发女子看着这些犹如野兽的佣兵,冷哼一声。

  声音并不大,可是在场的所有人却是听得清清楚楚,几乎每一个人在这一瞬间都可以感到一阵心悸,似乎体内的血液被彻底冻结一般。一股极其可怕的威严气势从黑发女子的身上爆发而出,普通的镇民几乎是在顷刻间就晕厥过去,如麦庄般成片成片的倒下,而原本已经被打断手脚的那些伤兵也同样口吐白沫的晕了过去,就算是其他实力还算不错的佣兵,此刻也完全是一副动弹不得的模样。

  而下一秒,所有冲向这名黑发女子的佣兵全部便倒在地上痛苦的哀嚎起来,每一个人的伤势和前面那一批佣兵一模一样,都是被打断了一只右手和右脚,而且所有伤势都是如出一辙。火炉佣兵团的团长,此刻则是一副苍白的脸色,整个人不安的颤抖着,更是连动都不敢动,在刚刚那一瞬间,他似乎看到了一头黑色的巨龙在咆哮!

  那名小佣兵团的团长,同样看到了那犹如黑色巨龙般的虚影,而他的脸色同样也是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他侧头望了一眼挂在酒馆外的小牌子,心想恐怕今天之后再也不会有人敢来招惹这个酒馆的人了吧?

  美酒与利剑。

  这是酒馆的名字,而在旁边还画着一只类似于乌鸦一样的鸟类生物。

  小佣兵团的团长脑海里突然浮现一种模糊的印象,他似乎曾经在某一本记载着古老历史的书籍里,有看到过这个标记。

  ……美酒与利剑酒馆的老板,确实不在红叶镇。

  他和另一名侍女,此刻正在前往白鸽镇的路上。

  “呐,安德鲁,我总是不太放心留德克斯在那里呢。”一头银发的女子有些愁眉苦脸的说道。

  她的身材同样高挑而丰满,面容也精致得让人不得不感叹造物主的偏心。不过她的气质和之前那名黑发女子却是截然相反,如果说那名黑发女子给人的感觉是一种暴戾和冷冽的话,银发女子给人的感觉就是一种圣洁和温暖。

  名为安德鲁的酒馆老板回头望了一眼银发女子,笑道:“阿碧丝,我也同样不放心留娜娜莉一个人在那里啊。说不定她会把整个酒馆都变成水族馆呢。……放心吧,我们很快就可以回程的了,可怜的小德斯不会一个人呆太久的。而且,她不是也找到不少新的玩具了嘛。”

  “但是那些人的实力太差了,根本就起不到陪她喂招的效果嘛。”

  “瞧你那出息,就知道欺负德克斯。”

  阿碧丝顽皮的吐了吐舌头,那俏皮模样让人忍俊不禁:“可是你又不肯我们随便出手,很无趣的啊。”

  安德鲁笑了笑,伸手揉了揉阿碧丝的头,道:“等这件事处理完了,回头我去抓个圣域来给你们玩。不过到了那边你可就要给我乖乖的哦,我闻到了艾丝温特尔那个疯女人的气息。”

  “咦?她居然还没死!”阿碧丝一脸惊讶的说道。

  “之前只是陷入沉睡而已,现在大概是在借助后裔的力量企图复苏吧,不过她的神力也只是暂时达到稳固的程度而已,恐怕没有多余的力量分赏给她的信徒了。”安德鲁耸了耸肩,“咦?她发现我们了。”

  (未完待续)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