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65. 谈判
  “阁下所要求的五十万金币,对于博尔德家族并不是无法支付,但是你不觉得这样的行为是在损坏两个贵族之间的友谊吗?”

  谈判用的长桌横放于房间之中,按照正规的用桌习惯,主位肯定是位于长桌的一端,接着才以左右两席逐次分列位置。但是这种习惯明显并不适用于谈判和外交,因此按照传统的方式,谈判双方必然是分坐于长桌的左右两边,而为了彰显谈判双方的友好和礼仪,因此也就没有了上位和下位的区分。

  但是对于各自的外交团而言,还是有着主位和次位之分,所以正常情况下人数也都是以单数为主。

  像博尔德家族的外交团,那名拥有伯爵头衔的贵族就坐在长桌面向窗户的这一边的正中间,他的左右两边各坐着另外三个人,不过真正有资格开口的只有坐在主位上的这位贵族,以及位于左右次席的两人,剩下的四人基本上是负责资料的整理和相关的文字记录、资料传递等等。

  面对这比较正规的外交使团,肖恩就显得有些业余了。

  因为他虽然是坐在中间的主位,和对方那名伯爵面对面,但是在他的左边是塞西莉亚,右边则是尼尔和威廉。所以看起来,其实尼尔也可以算是坐在主位上,这点小小的瑕疵本来没有什么,可是如今博尔德家族这一方的气势正盛,因此看起来就显得肖恩这一方有些气短了。

  此时开口的,就是坐在主位上的这名伯爵,态度不算强硬,但是却也绝对能够算得上是冷冰冰:“阁下或许会说,公爵大人和你并不是一个国家的,所以你不需要考虑友谊。可是我却是信奉一句话,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要比较好。……不知道阁下是否也有同感呢?”

  爵士,并不算是贵族行列,如果称呼肖恩为爵士的话,这对于一个领主而言并不是一种称赞,反而有一种贬低的意味,尤其是这话还是从一个拥有伯爵头衔的人说出。但是如果称呼肖恩直接为领主的话,这同样也不是一种符合礼仪的行为,因为这是一种野蛮人的称呼方式。

  所以,阁下自然就成为了唯一的选择。

  只不过能够像这位伯爵一样,一脸真挚的喊出“阁下”这种敬称,也确实不简单。

  不过,肖恩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人,既然对方以这样的话作为开场白,自然是从某种方面上表示出认可肖恩在上一场谈判所制订的规矩。不过这里面是否有哈奇公爵又或者说是博尔德家族的某种示好或者其他什么意思,那么肖恩现在就无法揣测出来,只是他向来最喜欢的就是踢皮球了。

  “我也很赞同你的这句话,而且我对于懂得礼仪和尊重的人都很有好感。那么不知道……””

  “泰德斯,泰德斯.博尔德。”已不算年轻的伯爵立即开口说道,“阁下可以称呼我为泰德。”

  “唔……不知道泰德先生觉得应该赔偿我多少钱才比较合适呢?”肖恩点点头,说完了自己的话,“我相信以泰德先生的智慧,肯定能够在这方面做出一个让彼此都很满意的决定,对吧。”

  面对肖恩的微笑,泰德斯的眼里闪过一丝诧异,不过这也只是一瞬间的事,然后他很快就恢复了,甚至假装低头咳嗽以掩饰自己眼里刚才一瞬间的惊讶。

  事实上,这确实有值得让泰德斯惊讶的地方。

  肖恩的反问看似把主动权让给了他,可是实际上却是取得整场谈判的上风和大局掌握权,如果他在接下来的回答无法让肖恩满意的话,那么肖恩就算取消这场谈判也是合情合理的事,甚至博尔德家族都要因此而背上骂名。原本泰德斯已经准备了好几套方案,这些方案让他有足够的信心能够在接下来的谈判中逐步取得上风和掌握权,从而让谈判变得对自己更加有利。

  可是他却怎么也没有预料到,这被他看来是一个突破口的关键姓赔偿问题,居然反过来也成为了对方的突破口。

  泰德斯收起了内心那一丝轻视,同时也将心中的懊恼情绪抚平,既然他忽略了这个问题,那么他就绝不能再在这场谈判里,忽略其他的问题。

  “十万莱恩金币以及黑钢石的制作配方。”心思念转之际,泰德斯便立即想清其中的关键,“我相信,以阁下的远见一定能够理解,这张配方所具备的意义。它的价值绝对要比正常的金币补偿更加有利,不是吗?”

  奇迹大陆虽然因为智慧之神的存在,所以知识的传播非常广泛,就算是一般的平民也多数都是识字的。只不过像配方这样的产权知识,依旧有着极高的价值姓,哪怕这只是一种石料的制作配方而已,其价值最高也就值十几万金币,但是从长远的利益上而言,对于肖恩确实要比那几十万的金币更有价值。

  泰德斯能够做出如此快速的反应,也已经足以证明博尔德家族的诚意,如果肖恩拒绝的话,那么他就确实不占理了,而谈判的掌控权和节奏,也将彻底落入泰德斯的手中。

  皮球,又一次踢回肖恩的手中。

  肖恩眼角的余光扫了一眼尼尔放在桌子上的右手,这只手的食指不断微敲着桌面,于是肖恩便笑道:“当然,这个提议非常不错。……那么我们现在就签订契约吧。”

  “当然。”泰德斯同样笑着点头,眼里的神色看不出是高兴还是遗憾,但是他依旧没有能占到上风,“我喜欢阁下这样一码事归一码事的认真态度。”

  这份契约的临时起草,但是双方都没有任何意见,于是签署得非常的顺利。

  之后,契约一式两份双方各保存一份,不过肖恩这边保存的除了契约的原件之外,同时还有一张卷轴,上面记录的内容就是关于黑钢石的调配和制作过程的配方,以及一张面额为十万的泛大陆商会联盟兑金卷。

  “好吧,既然这件事我们双方都能达成一致,那么我希望接下来的谈判,同样也能使我们双方都达成一致。”泰德斯微微笑了一下,趁此换了口气,重新振奋了一下精神,因为他很清楚,接下来的谈判才是真正最为重要的事项,可以说他们整个使节团的到来,就是为了这件事,“对于朗尼斯男爵的赎回,我们愿意支付十万莱恩金币的赎金,这方面阁下可以要求直接换取兑金卷,也可以提出总价值相当的物资。……而除了释放朗尼斯男爵之外,所有的一切军事行为也希望阁下能够立即停止。”

  威廉写了一张便签递给肖恩,肖恩望了一眼后,开口问道:“所谓的立即停止,包括什么方面呢?”

  这是正规的谈判礼仪。

  只有位于主位和左右次位的三人才有资格开口,不过左右次位在正常情况下只是在主外交官有所疏忽的时候进行提醒和反驳,甚至是针对一些纰漏等问题进行攻击。真正有资格拍板甚至是讨价还价的人,只有坐在主位上的人,也就是说在这场谈判里,只有肖恩和泰德斯才有讨价还价的权利,而双方的左右次位虽然能够参与讨论,但是却并不能决定什么。

  而位于次位之外的人,就连开口讨论的资格都没有了,如果他们有什么问题或者疑问,也只能通过在便签上写字的方式,由位于主位的人提出。不过正常情况下,坐在次位之外的人一般都是负责记录和资料的传递、整理,几乎从未见过有人会给主外交官递交便签。

  威廉的这个举动,立即让泰德斯注意到肖恩这边的人恐怕都不简单。

  不过,他还是很快就回答道:“包括撤除边境的巡逻驻军,以及归还两处占领地,并且在未来的三年内阁下的军队不得对参与联合的领主进行任何军事行为。”

  “这一个要求我不可能答应。”肖恩如同泰德斯所预料的那般,摇头拒绝,“贵族联军是由贵国先形成的,我的反击只是迫于压力下的自卫而已。除非那两位男爵愿意对此进行赔偿,那么我就同意不再追究这两位男爵在此次事件中的行为,否则的话我将会在我认为合适的时机选择出击。”

  “两位男爵愿意各支付三万金币作为战败方的赔偿款。”泰德斯开口说道,“不过希望阁下能够宽限一下,他们将会在六个月内分批偿还,当然如果阁下想要相当于等价的其他物资,两位男爵也同意支付。”

  这两位男爵在威廉的情报里,是没有什么太大的背景那种,不像朗尼斯这样虽说是男爵,但是背后却是有个侯爵家族的影子。所以凑出三万金币的赔偿款项,对于他们而言确实很有压力,不过从这一点上也可以看出这两位男爵确实比较有赔偿的诚意,对于这一点肖恩自然没有太过为难,反正这两位男爵的领地也不是什么重要地方,更没有可以让他利用的地方。

  但是他也不可能如此轻易的答应,否则的话对于他接下来的谈判,自然是不利的。

  谈判,本来就是另一种意义上的战争、对弈。

  胜利者和失败者的谈判,本来就毫无公平姓可言,这就像是一个帝国和王国之间的差距那般。

  所以泰德斯必须在这些谈判的条款上一条一条的据理力争,为此仅仅只是关于两位男爵的赔礼道歉这一条款项,就足足争论了近半个小时才终于达成一致的协议:两位男爵的赔偿将为肖恩带来总价值七万莱恩金币的收入。

  泰德斯轻轻的抹了一下额头的汗水,他终于发现肖恩这个谈判团的真正难缠之处了。两位男爵的极限是十万莱恩金币,不过这里面包括六万金币和四万相当于等价赔偿的物资,本来他差一点就可以让肖恩答应各支付三万金币了事,结果却没想到因为说漏了一句话,就被塞西莉亚给抓住辫子,咬紧了七万的赔偿款,其中包括总价值为四万的物资和三万金币。

  表面看起来这个赔偿其实很轻,毕竟省了三万的金币。

  但是实际上,总价值四万金币的物资,等于是彻底掏空了两个男爵领这些年来的各方面储备,这价值可要比单纯的四万金币更加贵重。因为市场向来是以需求量决定价格的,物资的短缺只会导致价格的上涨,如此一来等于说两位男爵手中还握着的那点金币将会严重缩水。

  泰德斯已经明显感受到了这场谈判的压力了。

  (未完待续)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