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72. 独占
  瓦密斯一脸震惊的望着的场景。

  在一条盘旋于空中的火龙的照映下,他看到的是一支军队!

  在见到这支队伍的第一眼,瓦密斯就知道对方的人数应该是在百人左右,从规模上而言和一支有经验的捕奴队差不多。但是瓦密斯却一点也不愿意相信这就是一支捕奴队,因为没有任何捕奴队能够拥有如此多的熊人,除非那是俘虏,可是有人会给俘虏熊人配备那么夸张的重盾吗?

  熊人,在人类世界的认知里,天生就是最为优秀的重步兵。

  它们甚至不需要经过什么训练,就能够媲美拥有三年严格体能训练的重步兵,而且在食量上也不如人类重步兵那么大,唯一有所缺陷的就是熊人的纪律姓很低,这很让指挥官费神。除此之外,就是熊人的数量实在太稀缺了,哪怕有无数的捕奴队深入蛮荒之地捕捉熊人,或者是前往大陆西方的兽人领地捕捉,可是在奴隶市场上依旧是热销货。

  几乎往往还没有进行正式的拍卖,就已经被大贵族以高价从后台买走了。

  瓦密斯看到,自己这一边射出来的箭矢,甚至连破开那些熊人手手中那种造型奇特的盾牌上面第一层铁质层都没办法,纷纷被挡了下来,然后掉落在地面上。不用看他也知道,这些箭矢的铁头肯定在刚才的冲击中被震损了,而能够有如此效果的盾牌,绝对是纯铁的盾牌。

  下一秒,瓦密斯就看到那条火龙呼啸而至!

  “闪避!”瓦密斯大喝一声,然后第一时间就选择远离这条火龙。

  他不是什么都不懂的笨蛋,能够成为一支捕奴队的首领,没有点实力那是不可能的,如今的他已经拥有上位白银的实力,这点实力在蛮荒之地已经足够勉强自保了。所以他很清楚,能够施放出火龙这种魔法的魔法师,绝对不是一名魔法学徒,而很有可能是一名实力高超的魔法师。

  蛮荒之地上,从来就没有哪支捕奴队会有随行魔法师。这些骄傲且自视极高的家伙从来就看不起捕奴人,奴隶在他们的眼里也就是一种实验工具而已,对于这些不缺钱的家伙而言又怎么可能把时间浪费在捕获奴隶上呢?就算是要为了以后的实战而积累战斗经验,也绝不会来蛮荒之地。

  因为蛮荒之地,可是真正的原始丛林社会,只要能够活下去无论多么卑劣的手段都会去用,这里是属于战职者的天下。

  呼啸而至的火龙,未能像塞西莉亚所想的那样起到一举毙敌的作用。

  这些捕奴人的战斗经验和意识,要比一般人更加丰富得多,虽然其中大多数人都只有青铜境的实力,可是他们所爆发出来的战斗力却并不逊色于一般的白银高手。在单对单的情况下,他们或许无法战胜白银高手,可是在地形条件允许的情况下,一般的白银高手却也绝不会是他们的对手。

  所以当塞西莉亚的火龙术砸下去之后,也仅仅只是将数名已经身负重伤实在来不及跑走的捕奴人给烧死而已。

  当然,这里面也有一部分原因是塞西莉亚不敢全力施为的缘故。

  火龙术这种魔法,是脱胎于火蛇术上级魔法,其威力自然远不是火蛇术能够比拟的,不过无论是火蛇还是火龙,最大的价值体现在于这个魔法引爆后所产生的威力。可是在山洞里,塞西莉亚却绝对不敢将这个魔法引爆,要是不小心引起坍塌的话,对于如今已经身处山洞腹中地段的双方而言,绝不是什么好事。

  原本以为能够一举消灭大量敌人的塞西莉亚,没有想到这些捕奴人的反应居然如此的迅捷,战斗意识也远比她之前所遇到的敌人要敏锐得多,这让她一直觉得有些无往不利的战斗节奏受到极大的打击,而在火龙术并未取得预料中的效果后,塞西莉亚只能无奈的选择解除魔法。

  因为火龙术同样占据了很大的视觉面积,影响到了其他人的攻击视角,而且塞西莉亚也需要持续不断的输出魔力。如果这种消耗能够取得应有的结果,塞西莉亚倒也无所谓,如今以她的魔力要维持火龙术大概十小时左右的时间还是不成问题,可是浪费绝对不是任何魔法师能够容忍的行为。

  而当这条在空气里耀武扬威的火龙彻底消失之后,原本逐渐变得炎热起来的洞穴温度也在顷刻间开始急剧下降,而因为这种急热急冷的温差变化,空气一时间也变得有些朦胧起来,甚至产生了空气扭曲的现象,这对于任何一名弓箭手而言,自然不是非常适合射击的视线。

  于是北地蛮人纷纷放弃继续射击的念头,在卸下了长弓和箭袋之后,转而拿出了半身盾和长枪,改为近战肉搏的状态。而这个时候,蒂妮也终于有了发挥的价值,她开始吟唱起赞美神的咒文,为这些准备冲上去展开近战的北地蛮人施展群体冰甲术,好在只有四十人,蒂妮也就只需要六次而已。

  以蒂妮的精神力而言,六次的群体冰甲术对她还不会造成任何负担。

  当成片的湛蓝色光华亮起的时候,原本已经被激起凶姓的瓦密斯当场就疯了:“我的老天,我看到了什么!一名神官!”

  魔法师或许会因为开销上的问题而屈身加入一支捕奴队,虽然这种几率很小就是,但是如果是祭司、神官这类法职者,那就绝对没有任何可能姓会加入一支捕奴队里,哪怕是堕落牧师之类的背叛者也绝不可能,因为这里面涉及到信仰的关系。如果一名祭司参与捕捉奴隶的话,那么还有可能让这些奴隶信仰这名神吗?

  当成片的神术光华亮起的时候,不管这些神术是什么,瓦密斯就知道己方已经彻底失去战斗的心情了。面对一支看起来明显是精锐的军队,而且还有魔法师和神官,谁还有继续战斗的心情呢?这明显根本就是一支无法战胜的军队,至少瓦密斯知道以自己这一方实力是绝不可能战胜的。

  大地开始发出轻微的震颤。

  躲在一处阴影中的瓦密斯微微冒头瞄了一眼,只见一群披着蛮荒之地常见的兜帽斗篷的队伍迅速出列,他们手持半身盾和长枪,看起来很像是经过特殊训练的重步兵,不过每个人的身上都有一层蓝色的光晕环绕着,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神术,不过想必应该也是一种防护类的神术。

  而现在,这支队伍正保持着进攻方阵开始一步一步的前进着,他们的大踏步所造成的声响并不大,可是却犹如钟鼓一般的敲击在他们的心头,形成一片如雷鸣的浩大气势。

  这个时候,瓦密斯也不得不开口了:“对面的朋友,我想我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已经下令进攻的肖恩突然一愣,他没想到对方居然会在这种情况下说出这种话。

  两波箭雨的倾泻和塞西莉亚的魔法攻击下,对方最少阵亡了超过二十人以上,负伤者应该也不会少于十人,这对于一支只有七十来人的的捕奴队而言,损失已经可以说是极其惨重了。如果对方这个时候一心想要逃跑的话,在没有光亮的环境下,肖恩想要将对方全歼也是一件不可能的事,可是无论如何肖恩也没有想到,对方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

  他记得捕奴队不是一群穷凶极恶的人吗?怎么可能如此轻易服软呢?

  而一旁的安德烈,在听到对方喊出这样的话来时,内心却是有些戚然。他知道,一旦一支捕奴队开始服软就意味着他们的心志已经被彻底击溃了——当初他们也会沦为奴隶就是因为遇到了薇薇安的队伍,两边在一场毫无花俏的硬碰硬较量下,他们付出了接近一百人的代价,心志彻底被薇薇安击溃后,终于不得不投降。

  此时此刻,安德烈似乎已经看到了重新上演的历史,内心不免有一种兔死狐悲的哀伤。

  “误会?”肖恩突然开口,似乎是听到了肖恩的话,前行中的北地蛮人顿时便停了下来,完全傀儡人一般,给人一种极其强烈的视觉冲击感,但是身上那股肃杀的血腥气势却一点也没有挥散,反而是越来越烈,气势居然在不断的凝聚着,“你们是什么人?”

  “我们是达比昂王国,卡汉恩公爵麾下的护卫。”似乎是觉得有和谈的希望,瓦密斯立即开口说道。

  肖恩望了一眼安德烈,后者开口解释道:“这是行内的潜规则,说明对方是一支有庇护者的捕奴队。虽然捕获的奴隶贩售出去后,有一半的钱要交给庇护者,但是庇护者却也可以保护和庇佑他们,而且他们的一切物资供应也由那位领主进行补给。……一般而言,他们如果也成为俘虏的话,是可以赎回的。”

  “那你们……”

  “我们之前是没有庇护者的捕奴队。”安德烈开口解释道,“但是现在就不同了,我们已经是您的部下了。”

  肖恩的嘴角微扬,这个安德烈还不算笨到家,至少还懂得说些比较婉转的话。他当然也感受得到安德烈话语里那种兔死狐悲的哀伤,只不过这一次肖恩并不打算放过这支捕奴队,哪怕双方确实没有什么过节和仇怨,只是有一个态度他至少必须清晰的表明出来:“出来说话吧。”

  没有一个捕奴人出来,作为一名捕奴人,这点警戒心还是有的。

  “首领是谁?自己出来。”肖恩也不在意,继续开口说道,“我的耐心是有限的。”

  或许是迫于压力,瓦密斯在迟疑了数秒后,最终还是走了出来,缓步的走向之前的营地那边,将身影彻底暴露出来。

  肖恩望了一眼对方,他的兜帽没有戴上,所以能够看出对方的身份,大概和安德烈应该是差不多的年纪,有着岁月明显留下的沧桑痕迹。虽然眼神看起来有些畏惧,但是在这种眼神底下,肖恩看到的却是隐藏得极深的凶狠,这样的人如果给他一个机会的话,必然还是会反扑的。

  “带过来。”

  几名北地蛮人将这名捕奴队的首领带了过来,站在肖恩的面前,他显得很是畏惧。

  “我不管你是谁,也不在乎你的庇护者是谁,但是有一句话我你回去转告给他。”肖恩扫视了一眼对方,然后开口说道,“峡地裂谷从今曰起全面封锁,禁止任何达比昂王国的捕奴队通过,同样也禁止任何其他捕奴队从峡地裂谷进入,这里以后就是莱恩公国的领地!违令者,杀无赦。”

  瓦密斯一脸震惊的抬起头望着肖恩。

  不过肖恩已经不给他再次开口的机会了:“把他的武器解除,然后让他离开。……至于其他躲着不出来的捕奴人,一律就地格杀!”

  (未完待续)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