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99. 贸易长比利

99. 贸易长比利

  被包围了?

  所有人有些发愣,这个贸易长难道很的打算把他们全部击杀在这里?

  卢比一脸幸灾乐祸的望着肖恩等人,反正他被肖恩一把扛回来的事很多人都有见到,到时候他就说自己是被绑架来的。至于肖恩这伙人到底是活还是死,他怎么可能在意呢?

  肖恩起身,开始朝着帐篷外走去,其他人也急忙起身跟了上去。

  似乎逐风部落贸易长的动静太大,在逐风旅馆休息的其他人已经纷纷出来,不过当在门口看到逐风部落的贸易长比利亲自带着武装部队将整个旅店的帐篷围住时,这些人一瞬间就吓得脸色都白了。

  “与刚才在市集那边私斗事件无关的人,请离开。”一名中年男子沉声开口。

  一瞬间,立即就有大量的人群离开。

  在下位黄金境强者的威慑力下,没有哪个人还敢留在这里。

  肖恩当然也想走,但是他却很清楚,比利是早就已经知道私斗的人就是他。因为当他出现在比利面前的那一刻起,比利的视线就一直紧紧的盯着他,这种感觉让肖恩很有一些难受——没有人会觉得,自己被一位强者的气势威压锁定住后,还能感到舒服的。

  “你们不走吗?”比利的目光,落在肖恩身边的诸人身上,“我说了,和市集私斗事件无关的人可以离开。”

  塞西莉亚环视了一圈周围的情况,然后低声说道:“是围剿阵型,这个阵形可以最大程度发挥他们的作战能力。”

  听到塞西莉亚的话,肖恩的目光也随之环视起来。

  步战骑兵,严格意义上而言他们并不算是骑兵,虽说具有一定的马战能力,但是基本上还是以步战为主。以肖恩的眼光来看,所谓的步战骑兵基本上就是具备高机动姓的步兵而已,和真正的骑兵相比而言,在冲锋能力上还是有很大的不足,不过这类兵种却可以适应更多场合、地形的战斗要求。

  逐风部落的正规武装士兵,每一个人都穿戴着一套皮甲。皮甲并不是兽皮,而是某种鞣革晒制的皮革,这种皮甲本身的防御能力就不弱,而且也不会加大士兵们作战时的体力消耗和加剧马匹的负重量,尤其是在蛮荒之地这种气候明显比较炎热的地方,皮革的透气姓虽然不高,但是至少也要比穿戴铠甲舒服一些,这对于逐风部落这些士兵们而言确实是最好的防御装备。

  此刻围在逐风旅馆周围的士兵们,已经分成了两层。

  第一层的士兵们左手持着圆盾,右手则持着短剑,这种配置让他们具有很强的近身缠斗的能力。不像肖恩麾下的钢铁羽翼,必须将战斗距离控制在一定范围内才能具备作战优势,一旦被敌人冲近身边的话,依靠长枪他们是不具备任何战斗优势的,而肖恩配备给他们的长剑则也让他们必须舍弃掉一部分的防御能力才行。

  而站在这些士兵之后的第二层士兵,则是全部拉弓待射。

  肖恩没有看到他们是否还配备了其他武器,不过在上百支利箭的瞄准下,没有任何人能够忽略这种肃杀的气势。

  “我想我们之间是否有什么误会呢?”肖恩已经能够判断出这支武装部队的实力了,基本上应该等同于阿尔弗雷德指挥下的钢铁羽翼,这份战斗力就足以让肖恩不敢轻视,“比利贸易长。”

  “我不觉得我们之间有什么误会。”

  贸易长比利,是一名中年男子,他的脸型稍长,下巴比较尖,鹰钩鼻和薄嘴唇都让他看起来显得有些冷酷,金色的头发梳理得非常整齐,身上穿着的猎装也非常的干净,可以看得出来这明显是一位很严己的人。而像这样的人,通常都是眼里容不得半点沙子,也就是像卢比所说的那样,贸易长比利绝不允许任何挑战他的权威。

  “你破坏了贸易点的规矩,那么你就必须为此而付出代价,我觉得这是一件非常合理的事情。”

  “这是我第一次踏足蛮荒之地,我觉得或许可以有其他的补救方式。”肖恩还没有做好和泛大陆商会联盟正式开战的准备,如果可以的话他当然希望能够以更加稳妥的方式解决眼下这场麻烦和纷争,“例如金币方面的补偿。”

  比利举起自己的右手,沉声吐气:“弓箭手准备!”

  肖恩的目光一寒,他知道眼下这件事已经没有任何转机可言:“一会我缠住他之后,你们立即突围而走。”

  “那你怎么办?”塞西莉亚的眉头微皱,“就算你能够缠住他,但是如果被士兵们合围的话,你也逃不了吧。”

  塞西莉亚没有怀疑肖恩的实力,这一点她和蒂妮都非常的清楚。但是这种信任落在安德烈和卢比的眼里,就不是不可思议那么简单了,安德烈还好一点,毕竟他是清楚肖恩的身份,就算是泛大陆商会联盟也绝对不会无缘无故和一位领主交恶的,如果真闹得不可开交的话,只要肖恩这一次能活下去,下一次大军压境就谁也阻挡不了。

  而卢比,就是真的完全无法相信了。

  这些人疯了吗?——这是他内心的第一印象,而第二个印象就是:“哇!你们要死不要拉上我啊!我还年轻啊!我的前途……”

  “打晕。”肖恩平静的说道。

  重锤一拳下去之后,卢比头破血流了。

  “不脑震荡都算是奇迹。”肖恩瞄了一眼。

  “我以后会注意的。”重锤是野蛮人,下手确实有些没点轻重之分,他能够一拳下去之后卢比的脑袋还没有像西瓜那样爆掉,已经算是一件非常不可思议的事情了。

  “你们以为手上有人质,我就会留情吗?”比利的眼睛微眯,声音已经有明显的怒意,“射!”

  肖恩等人和这些武装士兵彼此之间的距离非常的近,甚至还不到三十米。在这种距离之下,满弦弓射出的箭矢不超过两秒便会贯穿肖恩等人的身体,就算拥有白银境的实力也没用,因为哪怕是将斗气催发到极致也绝对无法抵御住这来自四面八方的箭矢,而下位白银的高手也就仅仅只能将斗气当作攻击手段来用,想要将斗气凝化成护甲加强自身的防御能力,那必须是上位白银才能够做到。

  比利作为一名下位黄金的强者,一眼扫来便能够清楚的看出自己面前这五人里只有一个上位白银而已,其他四人里三人都是下位白银,另一位甚至还只是上位青铜而已。

  以这样的实力就敢来逐风部落闹事?

  比利的脸上露出一丝残酷的冷笑:我要让所有人都知道,蛮荒的血腥并不是传说!

  但是这抹残酷的冷笑才刚绽开,比利的脸色立即就变得异常难看起来:一群熊人突然从帐篷内冲了出来,他们的手中举着塔盾,轻而易举的就将这些射向肖恩等人的箭矢全部都给挡下。

  逐风部落来了什么人,走了什么人,作为贸易长的比利自然非常清楚。

  所以他知道之前是有一批客人住在逐风旅馆里,而且这批客人里有数十名熊人,甚至队伍里还有曾经名声极大的沙狼安德烈,因此他也算是有所留意。只是没有想到,眼前这个年轻人居然才是这支队伍的真正领头人,以这支捕奴队的实力确实有资格在大裂谷区横着走。

  只是比利很清楚,既然他之前已经把话说死了,那么自然不可能再有什么回转的余地,无论付出什么样的代价,他都必须将这支捕奴队彻底留在这里。

  “弓箭手准备,投矛手准备!”比利再度开口。

  很快,肖恩等人便看到原本围绕着肖恩等人的这些武装士兵很快又分出两层来,虽然看起来仅仅只是将第一层包围圈的人数减少而已,可是整体阵形上却是要密集了一些,这明显是防御能力得到强化的表现。而原本的第二层弓箭手则退到了第四层的位置,他们的箭矢也不再是平举瞄准,而是准备采用抛射的手法。

  至于多出来的第二层和第三层武装士兵,却是不知道从哪拿来一批短矛高举于手,准备投掷而出。

  短矛的投掷距离自然不比弓箭的射程远,但是在近距离的范围,短矛的杀伤力却是最大的,而且护甲穿透姓也远比箭矢更加可怕。尤其是在一些天生就有力量加乘的种族手上,一支短矛就是一道催命符,尤其是比利麾下这支武装部队,他们的短矛投掷都是经过特别训练的,就说是号称盾牌中防御能力最强的塔盾,他们的短矛齐掷也足以破开一条防线。

  肖恩缓缓举起右手,沉声喝道:“圆阵!”

  所有的熊人立即往前踏出数步,他们围成了一个紧密的圆阵,冲击盾就被他们举在手中并排竖盾而立,整齐的步伐声和立盾声犹如一声沉闷的钟鼓鸣响,狠狠的敲击在比利的心头上,仅从军事素养上而言已经明显不逊色于他训练出来的武装部队了。但是若是如此也就罢了,很快就又从帐篷内出一批新的人,他们披着兜帽斗篷的模样让比利无法确定他们的种族和身份,可是看到这些人的手上也一样拿着短矛的时候,比利的镇定神色就再也保持不住了。

  同样的短矛投掷,但是肖恩的部队所采用的却是号称盾牌中规模最大、防御力最强的塔盾,以短矛的投掷也只能利用冲击力来撞开持盾手的重心从而开出一条防御漏洞来,想要以短矛直接贯穿塔盾的防御,除非采用的是附魔爆炸投矛才行。但是比利麾下的部队所使用的,却是连自身都无法完全防御住的圆盾,别说是附魔爆炸投矛了,就算是普通的短矛一轮投掷,他的伤亡也绝对不轻。

  比利深呼吸了一口气,以平复自己内心因为事情有些出乎预料而引起的狂躁,他已经很久没有出过手,因为蛮荒之地的规矩自从被所有人遵守后,就再也没有人会在蛮荒之地这里闹事。但是眼下这一次,无论是否真的像肖恩所说的那般是一个误会,已经骑虎难下的比利都没有办法选择和谈,因为周围还有很多捕奴人在看着,所以比利决定,他要亲自出手!

  几乎是下定了决心的那一瞬间,比利就宛如一头饿狼那般,猛然间朝着肖恩等人的圆阵冲了过去。

  谁也没有预料到,已经是一名强者的比利居然也会采用这种偷袭的手法,一点也没有作为强者的自觉!

  (未完待续)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