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102. 九支旗杆

102. 九支旗杆

  威廉轻轻的揉了揉自己的眉心,神色显得有些困乏,他已经有三天没有合眼了。

  这段时间以来,他遵从着肖恩的规矩,将奇拉夫领、潘达领进行全面封锁,禁止任何个人、团队靠近峡地裂谷,违律者便是无情的屠杀。这种行为,自然如同肖恩之前所预料的那般,很快就引起了整个达比昂王国贵族阶层的不满和反对,而对此行为进行的应变自然也是应有尽有。

  稳健派的一方自然是希冀着能够通过外交手段来获取政治优势,威廉对此不敢兴趣,所以一律都交给尼尔负责,而面对尼尔的狮子大开口,几乎没有一个贵族能够接受。既然谈判不成功,老牌贵族或者稍微有点底蕴的贵族自然便会以武力手段来处理了,因此最近两个月内,奇拉夫领、潘达领、峡地裂谷等地方的军事调动极为频繁,前前后后便已经发生了大小三十多起战事。

  在不能引起两国交战的情况下,达比昂王国的贵族根本就不可能大规模的调动私兵力量,于是他们的潜入和交战行为,完全是等于肉包子打狗的行为。

  在短短两个多月的时间内,威廉.耶鲁这个名字,成为了继阿尔弗雷德、肖恩.康纳利之后,第三个让整个达比昂王国贵族圈都必须牢记的名字。甚至有传言威廉已经成功进入了达比昂王国数个老牌大家族的必杀名单——如果说阿尔弗雷德的领兵风格极为强硬只是让这些大贵族觉得麻烦和棘手而已的话,那么威廉的军事指挥能力和布局能力就让所有贵族都感到恐惧了。

  这些大贵族几乎不约而同的,都联想到一个完全可以称为禁忌的名字。

  亚丝娜.g.伊文思。

  有弊,自然也就有利。

  威廉以一己之力所散发出来的璀璨辉煌光芒,完全掩盖住肖恩麾下数名将领正在疯狂成长的事实。

  通过数战交锋,阿尔道夫已经迅速形成了属于自己的战术核心思想,他将麾下属于他的部队全部整编为步战骑兵,以极其出色的机动力驰骋于各个战场,尤其是他的驰援作战极为准确、迅速,每一次都能够成为压垮敌人的最后一根稻草;而与阿尔道夫的机动战术所不同的,是斯大林却是极为擅长打防守战,他麾下的兵种搭配比较单一,但是他所拉开的战线却是能够成为一道坚盾,几乎任何和他交锋的敌人最终都会被他彻底拖垮。

  而与这两人极为鲜明的特征相比,诺克就显得有些比较平庸,他进攻不如阿尔道夫,防守不如斯大林,可是数场遭遇战打下来之后,他的部队却是整个奇拉夫领战场存活率最高、伤亡率最低的部队。而且更加令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无论多么危急的情况,他的部队总能成功化险为夷,并且几乎不需要进行休整就能立即投入下一场战争。

  本来威廉将整个奇拉夫领的军事交给这三人管辖他还是有些不放心的,可是在短短两个多月过去之后,威廉就已经不再怀疑这三人的能力,奇拉夫领有他们三人坐镇已经完全不成问题。当然,这也是因为这些战斗几乎都是发生在两、三百人以下的小规模冲突,不过威廉也很乐意那些达比昂王国的愚蠢贵族继续派人过来送死,因为没有任何比实战更能让人快速成长的了。

  至于那些侥幸逃过这三人交织而成的奇拉夫领防线,威廉也并不担心。

  因为接下来他们要遭遇到的,将是游走于奇拉夫领和潘达镇之间的瑞娜所率领的骑兵部队。

  满编五百人的轻骑兵部队,再加上上位白银巅峰的瑞娜,这就是一把锋利的死神镰刀。如果说和斯大林、阿尔道夫、诺克三人的交锋还算是遭遇战的话,那么遇到瑞娜的骑兵部队就完全是一面倒的屠戮了。

  就算真的有人运气好到能够连续逃过这两道防线,他们也会在第三道防线前彻底绝望。

  以潘达镇作为核心区域,向外围扩散覆盖至峡地裂谷进入口的,便是安诺和他麾下的两千钢铁羽翼。

  凭借这一连串的战略布局和战术打击,威廉.耶鲁的名字自然很快就被达比昂王国的贵族圈所知晓,当然这里面也有肖恩的秘密盟友——朗尼斯.霍德男爵在推波助澜的因素。如果没有他的鼓吹和煽动,那么进入达比昂王国上位贵族圈视野里的,将不再只是威廉.耶鲁这个名字而已,甚至就连阿尔道夫、斯大林、诺克、安诺、瑞娜等人,也都被会一一呈上。

  所幸,威廉亲自下达的屠戮令,让那些有幸和瑞娜等人交过手的军队,没有一支能够活着离开。

  据不完全的保守估计,仅是这近三个月来,达比昂王国就损失了接近两万的贵族私兵。

  而这种情况,在阿尔弗雷德终于带着一大批从贸易之都那里购买的数万奴隶回来后,达比昂王国立即停止这种毫无意义的送死行为。仅是那些战死者的抚血金,就不是每一个贵族都支撑得了,在阿尔弗雷德不在的情况下他们都讨不了任何好,更何况是那些贵族最需要提防的三个人之一。

  于是很快,达比昂王国和肖恩的领地便又恢复了以往的平静。

  威廉对于这个结果,其实还不是太过满意的,只是既然他的对手都选择了撤退和蛰伏,那么他也没办法再做什么,至少在肖恩没有回来之后,他还不想挑起新一轮的战争。而且,目前领地内经过了长达三个月的大小战事,兵源其实也是非常的紧缺,所以训练新兵等事项,也就成了威廉需要重新安排的新烦恼。

  不过,每当威廉看到尼尔的时候,他的心情就好了许多。因为他需要负责的,仅仅只是归属于肖恩麾下领地的军事系统而已,虽说详细的指派有些麻烦,但是归根结底其实还是一个体系,而且他手上能干的人不少,随便指派哪个人都可以轻松胜任,就算一个人不行的话,也可以几人联合起来搭建一套防御体系。

  但是尼尔就完全不同了。

  目前肖恩麾下一共有三块半的领地,其中潘达领、奇拉夫领都是男爵领,而达伊领则是一块子爵领,另外还有半块莎俄夫子爵领。这些领地的人口数量、村庄、城镇皆有不同,人流量也同样不同,甚至就连领地所出产的特产品、发展程度也都各不相同,因此每一个领地其实就需要一套完全读力不同的管理体系。

  唯一可以算比较轻松的,就是潘达领和半块莎俄夫领。前者因为之前已经有肖恩和威廉、塞西莉亚进行过整顿,再加上目前有前达比昂王国的男爵鲁德.米奇林在管理,所以倒也不需要尼尔太过担心;而后者只是一个城堡而已,目前因为黑钢石的正常提供,已经正式进入修复阶段,所以也不需要考虑太多。

  唯一有问题的,就是奇拉夫领和达伊领。

  目前尼尔就坐镇达伊领,因为这个领地有米奇林家族的旧属,这些人正蠢蠢欲动显然还不死心,再加达比昂王国其他贵族的窥视,所以还真的只有尼尔能够坐镇负责。安诺在峡地裂谷战事一停之后,已经重新率领两千钢铁羽翼部队赶过来协助支援,以防领地发生内部叛乱。

  至于奇拉夫领,就只能暂时进行遥控艹作。

  肖恩麾下三块领地里,奇拉夫领几乎已经完全陷入瘫痪的状态——作为长达三个月战争主战场,再加上以前朗尼斯不擅长内政管理,因此会出现这样的局面是早就在尼尔和威廉的预料中。若不是如此的话,威廉也不会直接就将这个领地作为封锁峡地裂谷战略的主战场和新人培训地点了,只是这样一来自然是苦了领地内的数万领民而已。

  这些,都只能等以后再来弥补。

  而此刻,威廉会疲惫到一副颓废模样,甚至已经三曰没有合夜并不是因为领地和军务的事,而是一封来自肖恩的魔法通讯。

  肖恩这一次出发,便带有安德鲁所给的魔法通讯秘石。这种秘石最大的好处就是可以无距离限制的进行远程通讯,当然前提是魔力充足,这一点可是要比目前魔法公会贩售的魔法通讯工具好得多,而且也不需要害怕被窃听情报。

  来自肖恩的这一封魔法通讯,内容倒不复杂,威廉很快就弄清楚了蛮荒之地的情报以及一些关于峡地裂谷的事项。按照肖恩的来信要求,那就是他需要增援,可是尽管威廉已经弄清楚肖恩的目的和打算,但是他也没办法立即就做出妥当的决定。

  此刻,呈现在威廉面前的就是一张巨大无比的地图。

  任何熟知道潘达领、达伊领、奇拉夫领的人在这里,一眼便能认出这张地图上在这三块领地都有极其详尽的标识,上面完全是精确到了一镇一村,甚至就连一些能够充当埋伏点、战略点的地势都有详细的标注,而且也用不同的颜色进行了区分。不过除此之外,周遭很大一片区域都是完全空白的,偶尔有些地方也有被涂抹上寥寥数笔的描绘或标注,不过相对于三个领地的内部详尽,这些地方就可以说是非常的粗糙了——甚至就连“简略”这个词都无法形容。

  威廉的手指,在这张地图上缓慢而又有节奏的敲打着,他的目光落在这张地图上立着的小旗杆上。

  每一支旗杆,代表着一支军队。

  如今地图上一共有八支小旗杆,而在此之前却是只有阿尔弗雷德、瑞娜、白翼雇佣兵团三支而已。

  此时位于奇拉夫领上有三支小旗杆,在奇拉夫领和潘达镇之间也有一支,地图上位于虚空城的位置插着一支,达伊领插着一支,红叶镇插着一支,潘达镇插着一支。

  而威廉的手上,也还握着一支小旗杆。

  许久之后,威廉终于无奈的叹了口气,伸手将这支小旗杆插到了位于地图上的一大片空白之处。

  几乎是在威廉将这支小旗杆插上的同一时刻,他的身后就响起了一阵脚步声。

  伴随着脚步声而来的,还有一声不亢不卑的浑厚嗓音:“听说你找我?”

  “是的。”威廉点点头,转过身望着站在自己面前的中年男子——昔曰的战友、如今的下属,克洛夫。

  克洛夫和以往并没有太大的变化,他的精神面貌比起以前明显要好太多,一身黑色的重铠也是后来特别量身订作的,就质地而言比起克洛夫以前的装备自然是要出色得多。在领地的军备问题上,无论是肖恩还是威廉都非常的看重,哪怕对克洛夫和他麾下的这支军队还保持着一定的戒心,但是威廉和肖恩也没有克扣他们的军资,依旧给他们和实力、地位相等的待遇。

  “我还以为你们会一直雪藏着我,让我们去当一支城堡守军呢。”克洛夫瞄了一眼地图上插着的九支小旗杆,他和威廉也算是曾经的战友,对于他的一些习惯自然也是有所耳闻,因此并不难猜出威廉的打算,“说吧,有什么苦活累活脏活要我们干?”

  “确实有一件苦活累活。”威廉对于克洛夫的冷嘲热讽并不在意,他直截了当的开口说道。

  “目标。”

  “蛮荒之地。”威廉淡淡的说道,“你发誓效忠的主人目前正遭遇到生命的威胁。”

  克洛夫的瞳孔浮现一丝杀意,整个人的气势勃然而发,但是这股气势几乎是刚一发出的瞬间,就立即被他硬生生的压下去了,因为他看到了帐篷内位于左侧阴影角落里的一个人影——那是一道坐在棺材上的人影。克洛夫很清楚在他进入这顶帐篷的时候,他可以扫过周围的角落,并没有发现任何人,而此刻却是突然出现这道身影,那么情况很明显。

  “对手的实力。”克洛夫沉声问道。

  “一名下位黄金强者,大概一百人左右的武装机动士兵。”威廉将一封信扔给了克洛夫,“里面有我整理出来的详细的情报,以你和你麾下军队的实力应该没问题吧?”

  “你在看不起我。”克洛夫接过信封,抬头扫了一眼威廉,“如果只是一位下位黄金的话,对我和我的部队而言并不能构成威胁,虽然伤亡可能会惨重一些……”

  “此战之后,你麾下的部队都会得到正式的兵源补充。”威廉平静的说道,“我准备将你的部队扩编为一千人,至于你的部队要如何训练那是你的事,我不会干预,不过希望你不要忘了当初和领主大人的协议。”

  “什么时候出发?”

  “你的向导已经在外面等你了。”

  克洛夫没有再说什么,转身就离开了帐篷。

  威廉目送着克洛夫离开之后,他也转过身重新望着铺在桌面上的地图,然后拔起上面的某一支小旗杆,重新插到另外的位置上。如此思索了片刻后,威廉又再度拔起第二支小旗杆,然后又移到地图上某个位置,重新插下,如此之后威廉才算是满意的点点头。

  一旁的贝斯望着这副由威廉一手绘制出来的地图,看着上面的旗帜分布,轻声说道:“你还真是谨慎。”

  “没办法,领主大人如今家业太小,由不得我不谨慎处理。”

  “如果达比昂那些贵族知道你的桌子上铺着这么一张地图和这九支旗杆,恐怕他们会不惜一切代价来暗杀你了。”

  “这九支旗杆已经足够我下一盘大棋了。”

  (未完待续)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