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107. 最可怕的两件事

107. 最可怕的两件事

  在黑暗的环境下作战,对于肖恩等人其实是不利的。

  但是在拥有魔法师的情况下,有些不利的环境自然是可以避免的。

  本来肖恩倒是想等炎旗部落的人开始扎营休息时再做进攻的,但是尾随着它们又走了将近一个小时后,这支部队已经没有休息的准备时,肖恩终于忍不住了。因为如果再让这支部队这么拖下去的话,那么率先累倒的肯定是肖恩这样的人,而不是炎旗部落这支军队。

  站在一处下风处,数名狼人和灰精灵围绕在塞西莉亚的身边,它们的职责就是确保塞西莉亚的安全。

  只听如银铃般的微弱嗓音发出,塞西莉亚身上的斗篷便开始鼓胀起来。

  那是魔力从塞西莉亚的身上涌出所形成的气流波动,周围空气里的元素瞬间就开始变得活跃起来,并且大量朝着塞西莉亚这边汇聚过来。而塞西莉亚此刻也已经完全沉浸在了魔法的世界里,她的精神力如同触角般从身上延伸出去,与空气里游戏着的元素相互接触着,紧接着庞大的魔力就开始从她的体内通过这些精神触角涌入到元素之中,开始依照着塞西莉亚的精神艹控逐渐汇聚、融合,然后开始形成魔法的轮廓。

  庞大且强烈的魔力波动在这瞬间从塞西莉亚的身上彻底爆发出来。

  强烈的气流一瞬间就吹得站在周围保护塞西莉亚的人的斗篷疯狂摇摆起来,甚至就连它们的兜帽和面纱也都被彻底掀开。

  一股无形的气息,此刻就从塞西莉亚的身上直射天穹而出,原本密布的乌云在这瞬间猛得就被冲散。而被乌云所遮蔽住的月亮,也终于开始显露出来,将那皎洁的月光铺洒到这片草原大地上,一瞬间就照亮了整片草原大地上的一切生物。

  如此强烈的气息波动和异象,哪怕是远在数公里之外都能够清晰的感受到,更不用说此刻距离塞西莉亚不过只有半百之数的炎旗部落等人了。

  猛然间惊闻这种突变,炎旗部落瞬间产生了一阵慌乱。

  相比之下,作为被雇佣而来的罗西部落蜥蜴人和那些不知底细的地精,就要显得镇定许多了。

  几乎是在感受到如此强烈气息波动的瞬间,月光还未照射下来,二十只地精骑兵就已经迅速摆开了阵势,对准了气息的爆发来源,一如肖恩之前对它们的评价那般,拥有极其敏锐的感知能力。而在这二十只地精骑兵的身后,就是另外十来只穿戴普通的地精,这些地精并不会参与任何战斗,它们的主要职责就是充当一名侦察兵而已,不过在拥有地精骑兵的情况下,它们的职责还会多了一项,那就是负责检查地精骑兵作战准备和事后整理的扈从。

  而反应稍慢一些的,则是罗西部落的蜥蜴人。

  当月光照耀而落的时候,三十只蜥蜴人在两只更为高大一些的蜥蜴人的带领下,迅速摆成两列的阵势。它们没有佩戴盾牌,不过身上倒是穿戴了一套轻铠,只不过这些轻铠如今已经被剪裁得有些支离破碎,虽然能够护住蜥蜴人的一些重点防护区域,但是轻铠的整体防御力却是下降很多。

  无疑这些轻铠原本应该是属于人类的,只是在和这些蜥蜴人交战后落败于蜥蜴人之手,所以轻铠才被当成战利品没收。之后因为体型上的差距,为了穿戴这些轻铠才不得不对这些轻铠进行加工,不过哪怕轻铠的整体防御力下降许多,但是配合上蜥蜴人本身的鳞片所具备的防御力,整体上而言还是大大加强了蜥蜴人的作战防御力。

  当蜥蜴人整备完毕的时候,地精骑兵已经先一步发动冲锋了。

  蛮荒之地的部落虽然很少接触过魔法师,但是并不代表它们就是真的无知,毕竟那些大部落和其他国家的军队交战次数也不少了,无论是随军法师还是随军神官都是有所传闻的。更何况,此刻塞西莉亚散发出来的气息波动是如此之强,而且也和部落里的祭司之类有所相似,那么无论是蜥蜴人还是地精又或者是狗头人此刻都非常清楚,如果让这名魔法师顺利吟唱完魔法的话,那才是一件真正危险的事情。

  而当地精骑兵冲锋而出的时候,炎旗部落的狗头人也才终于在那些看起来应该是炎旗部落上位者的狗头人呼喝声下,渐渐安静下来。只不过虽然是安静下来,但是这些狗头人却并未就此摆出作战防御阵型,而是抱着一种看热闹般的心态遥望着远处那名在它们眼里已经和死人划上等号的女魔法师。

  二十名地精骑兵的冲锋,岂是那区区不到十人的狼人和灰精灵所能保护得了的?

  这也是为什么那些蜥蜴人没有同步行动的原因,因为在它们看来那名女魔法师也确实应该是死人了。只不过作为一支常年作战的雇佣兵式部队,这些来自罗西部落的蜥蜴人还是本能上的感觉到一丝不太对劲的地方,只是完全想不出哪里不对劲而已,但是还是遵照着本能上的情况进行摆阵。

  从这一点上就能看出这些蜥蜴人和狗头人本质上的差别。

  骑兵这个兵种,战斗力最强的时刻就是冲锋中的状态。

  军事家杰森.韦恩说过,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事情,是冲锋中的骑兵和吟唱完的魔法师。

  但是谁都知道,骑兵冲锋自然是需要一段加速时间,因为谁也没有办法在一瞬间就将骑兵的冲锋速度提升到最大,而这段加速期最理想的距离就是七十米。七十米的距离才能够让骑兵的冲锋速度达到最大化,而之后的阶段才是骑兵最为可怕的战斗力体现阶段;而最为尴尬的冲锋阶段,就是五十米,因为这个距离属于“不上不下”的距离。

  如果是二、三十米的情况,才刚刚启动冲锋的骑兵还来得及停止冲锋,甚至是进行规避转向。但是在五十米这个距离里,骑兵的冲锋速度刚刚得到稳定,因此无论是停止冲锋还是进行规避转向,都已经无法再度完成了,除非是精锐骑兵甚至是可以成为一个国家的王牌骑兵部队,才有可能在这个距离内进行规避转向。

  可是五十米的距离,对于地精骑兵而言,却并不是问题。

  地精骑兵之所以比一般的人类骑兵更为出色,就是它们所具备的瞬间爆发力——只需要短短的二十米,地精骑兵的冲锋就可以达到最大速度,再加上狼的灵活姓,地精骑兵甚至可以在冲到敌人的身边时再进行禁忌规避或者跳跃攻击。而这一点,则是骑着马匹或者地行龙的人类骑兵所无法做到的。

  五十米,转眼间就被地精骑兵跨过二十米,它们的冲锋速度已经进入最大化的程度。

  如果是其他兵种挡在地精骑兵的面前,它们肯定不会如此贸然冲锋进攻的,因为地精骑兵本身就不是以冲锋这种打硬仗的手段而闻名。可是面对灰精灵和狼人这类敌人,而且数量才区区十人而已,地精骑兵根本就不会去考虑什么,只需要一波冲锋就已经足够了。

  三十米。

  塞西莉亚的吟唱依旧在继续;地精骑兵狰狞的面容,已经清晰可见;狼人的利爪,灰精灵的兵器,也已经同时亮出。

  二十米。

  塞西莉亚的吟唱似乎进入尾声;地精骑兵开始兴奋的吼叫起来,它们似乎已经闻到了鲜血的气味;嗅觉同样不逊色于狗头人的狼人甚至微微皱眉,地精骑兵身上的恶臭味让它们感到恶心。

  十米。

  这一次,就连灰精灵都皱起眉头,因为那股恶臭就连他们都清晰可闻。

  双方的接触战,即将彻底展开。

  远方。

  蜥蜴人的嘴巴微微咧开,看起来显得异常的狰狞,但是熟知蜥蜴人这个种族却很清楚,这是它们在冷笑的标志。而狗头人,也同样发出了欢呼的嗷叫声,在它们看来一名魔法师在如此众目睽睽之下吟唱魔法,简直就是一件找死的行为,哪怕是那些部落的祭司、巫师,也不敢在缺乏保护的情况施展任何术法,因为那除了加快它们的死亡之外没有任何意义。

  欢呼声嘹亮。

  吟唱声停止。

  冲锋中的地精骑兵,与吟唱完毕的塞西莉亚。

  狞笑着的地精骑兵,与嘴角微扬的塞西莉亚。

  一股寒意,猛然间袭上地精骑兵的心头,几乎每一只地精骑兵在这一刻都打了一个冷颤,然后它们就看到塞西莉亚这名女魔法师突然微微扬起手,然后朝着它们——或者说,是朝着它们的身后指了过去。

  五米。

  站在最前方的几名狼人,对于地精骑兵而言甚至已经近在咫尺,它们只需要挥动一下弯刀,就能够砍中这些狼人的颈脖。

  可是,为什么就是有这种异常冰冷的错觉呢?

  就好像,即将成为尸体的不是这些敌人,而是它们自己?

  地精骑兵手中的弯刀挥落。

  数名狼人在弯刀挥动的那一刹那间,立即朝着两边进行规避,而弯刀落下的同一时刻,却是突然喷溅而出的冰屑。

  冰屑!?

  地精骑兵睁大双眼,然后它们看到的就是所有的灰精灵和狼人已经朝着左右两边跑得无影无踪,不过是刹那间的功夫,就已经和它们这些骑兵拉开近十米的距离。而被它们当成是猎物的那名女魔法师,此刻也在一名狼人的庇护下,迅速远遁。

  比拼速度,地精骑兵又哪会是狼人的对手呢!

  可是,为什么会有冰屑?

  所有的地精骑兵皆是一片茫然。

  不过下一刻,地精骑兵的身后便传来了惨叫声!

  (未完待续)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