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111. 抓活的!

111. 抓活的!

  幻术!

  谁施展的幻术!?

  不止是地精骑兵感到惊惧,就连远处可以看到这处战场情况的蜥蜴人也同样震惊不已。

  那名魔法师一看就知道是自然系的魔法师,像这样的魔法师在没有精通自然系的全部类型魔法之前,他们是不会转修其他三系的魔法。不像其他三系的魔法师,通常在完成某一类的魔法修炼之后,他们都会投入其他类型的魔法研究中,尤其是修炼魂能系魔法的魔法师,一般而言他们的主攻都是魂能系里其中某一类魔法,在精通之后立即就会转入其他系,用以提升自身的实战能力和生存能力。

  像魂能幻术系的魔法师,他们最喜欢的就是在精通幻术魔法后转而修炼生命系的召唤魔法,或者干脆就是针对奥术系进行研究。当然同样转而研究旁支里的魔法阵或者是修炼同系里的精神魔法的幻术系魔法师也是有的,但是这终究只是极小数的一部分人而已,并不能代表主流魔法师。

  可是眼下,那名女魔法师明明就是一名专精火系魔法的魔法师,怎么可能会去涉及幻术呢?更何况,火系和幻术这两种魔法本身也没有任何共同点和利用点,同时研修这两系魔法根本就是一种分心的行为,对于魔法道路的精进完全没有任何好处!

  但是现在,这里为什么会出现幻术呢?

  而且,还没有任何魔法力量的波动痕迹。

  不过眼下的情况,根本就没有时间让地精骑兵去深究这是为什么。

  几乎不需要那名地精骑兵统领的指挥,所有地精骑兵立即朝着左右两边跃离。如果是一般的骑兵部队,在如此近的距离内自然是不可能做到这种紧急回避的,但是地精骑兵最大的一个好处就是它们所具备的灵活姓足以赋予它们拥有这种近距离内紧急回避的战斗能力。

  只是这种紧急回避,也只是朝着熊族重步兵的左右两边进行撤离而已,想要停止冲锋的话同样也是不可能的。

  而几乎是在所有地精骑兵向左右两边撤离的时候,肖恩也停止了继续赶往蜥蜴人战场的举动。

  只见肖恩缓缓举起自己的右手,正在急冲中的所有北地蛮人立即停了下来,尽管所有人此刻已经毫无阵形可言,但是当所有北地蛮人都停止前冲而开始将手上拿着的长枪插入地面,然后拿下背着的长弓开始搭箭瞄准时,那股肃杀的可怖气势顷刻间就让所有地精骑兵感到一阵心悸。

  它们敢于向肖恩等人发动冲锋,也正是因为看中了这些士兵在高速冲锋的情况下已经彻底失去了阵形,这样的情况下它们完全可以非常轻松的将敌人进行切割和屠杀。可是却没想到,这看起来准确无比的战术决定却反而成了它们自投罗网的举动。

  “瞄准右边的沙狼!射击!”

  肖恩一声令下,所有北地蛮人的箭矢齐射而出。

  没有飞蝗之箭,也没有暴雨之势,可是三十五名北地蛮人齐射而出的箭矢却依旧带有一股让所有地精骑兵都感到惊悸和恐慌的沉重压力。

  地精骑兵本来就是轻骑兵之属,虽然这些地精身上都有穿戴铠甲,但是除了那名拥有纯正蛮荒地精血统的地精骑兵统领外,其他地精骑兵的铠甲都是相对比较薄弱和粗糙的制作,而且胯下坐骑沙狼因为体型的原因和蛮荒之地的冶炼技术问题,所以同样没有办法披戴上铠甲,因此箭矢对于它们的伤害绝对不小。

  甚至不需要破甲箭。

  当第一轮箭矢飞落时,数声惨叫便接连响起。

  北地蛮人和地精骑兵彼此之间的直线距离不足百米,这个射程对于北地蛮人以及他们手上的长弓而言,根本就是可以发挥最大威力的地方。再加上肖恩所指定的瞄准坐骑射击方式,一下子就让左边十来名地精骑兵倒下六、七名,剩余的地精骑兵虽然并没有因此落马,但是基本上也受到轻重不一的伤势。

  而这个时候,那些熊人也没有闲着。

  竖盾抵御的仅仅只是最前面站着的十数名熊人而已,后面十来名熊人只是作为支撑力而站着,并没有竖盾抵御。这个时候的他们,便举起手中那柄齐人高的巨大重锤,然后在这些摔伤的地精骑兵那惊恐的神色中,猛然挥锤落下,只一下就将这些地精骑兵连人带铠甲给砸成一滩肉泥,而那些沙狼也同样没有放过。

  生活在蛮荒之地的熊人们很清楚,这些沙狼同样也是不可小觑的生物,它们可不像马匹那般是没有战斗力的。每一头个体沙狼都有不弱于下位青铜的战斗力,毕竟这些生物可是货真价实的魔兽呢,倘若沙狼能够施展一两招地系魔法的话,那更是拥有上位青铜的战斗力。

  熊人们可不敢冒这个险,所以同样补上一锤将脑袋敲碎要安全些。

  而第二波箭雨的射击,则是朝着左边的地精骑兵齐射。

  不过这一次齐射的效果,并不如第一次那么好,或许是因为这一次有地精统领存在的缘故,也或许是因为这一次的射击来得比较仓促的缘故,但是至少也还有四、五名地精骑兵的倒落。不过这一次因为距离上比起之前那次要远一些,所以这些地精也只是伤而不死,等到熊人赶上来的话,大概也不一定能够顺利彻底击杀这些地精骑兵。

  不过整体上,两波箭射就让超过十只地精骑兵失去战斗力,这一点对于北地蛮人们而言还是非常划算的。

  这个时候,双方的距离只剩下不到五十米了,两股分散开来的地精骑兵也终于汇合到一起,但是在冲击气势上比起之前就要弱了不少。

  这个时候,所有北地蛮人皆做出一个让地精骑兵先是感到疑惑,随后便是一阵惊恐的举动。

  只见所有北地蛮人突然放下自己手中的长弓,同时在斗篷内一阵窸窣响动后就看到箭袋被一一卸下,如此一来自然是等于完全放弃弓箭射击的威胁。但是下一秒,就见这些北地蛮人的手中突然多出三柄短枪,这些短枪泛着金属的寒光,每一柄不过一米来长而已,但是带给这些地精骑兵的却是犹如一头冰水从头浇落。

  双方的距离,只剩三十来米。

  “投掷!”

  这一次出声嘶吼的,已经不是肖恩,而是另一名应该是副官的北地蛮人。

  三十五根短枪,齐射而出。

  以北地蛮人不逊色于野蛮人的蛮力,又是如此近的全力投掷,那股呼啸而出的破空气势比起箭矢的齐射,无论是气势、威力还是其他方面,都有着无与伦比的夺人震慑力。

  只此一轮而已,还能冲锋的地精骑兵就只剩下三骑,甚至就连名地精骑兵统领也已是负伤累累——两根短枪贯穿了它的身躯,但是却又非常巧妙的避开了要害部位,这让这只地精骑兵统领只会在奔跑的途中感受到剧痛,但是只要的短枪不拔出来的话,它却又不会因为失血过多而亡。

  这一手投掷技术就彰显出这些北地蛮人那高超的技艺。

  “所有人,放下短枪,持枪!”这名副官又再一次开口喝道。

  只见所有北地蛮人毫不迟疑的立即将左手还握着的两柄短枪扔下,然后伸手握住之前插在地上的长枪,一举拔出。所有北地蛮人无论是动作还是频率,几乎就如同一个人刻印出来那般,精准和完美到了有一种赏心悦目的感觉,这一点无论是谁看到都只能从内心发出一声无声的赞叹,而绝对挑不出任何一点毛病来。

  能够做到这一步,已经证明这支北地蛮人部队距离四级军队不远了。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在肖恩的真实之眼里却是一直没有显示出来,甚至就连之前北地蛮人组建成军时所应有的数据显示都没了。虽然肖恩对此还存有一丝怀疑,只不过最近这段时间以来他都没有什么时间能够好好的思考和推敲,而且这些事也不是至关重要的事情,所以也就暂时没有理会。

  此刻,所有北地蛮人都已经换装完毕,他们甚至就连盾牌都没有拿,仅仅只是单手持枪,然后列成一个方阵而已。

  地精骑兵统领双眸里的血色变得更加明显和愤怒,它发出一声低沉的嘶吼声,冲锋的速度猛然加快几分。冷眼凝视着这名地精骑兵的冲锋,北地蛮人的副官并没有做出防御的举动,而是高喝一声“进攻”之后,三十五名北地蛮人终于爆发出与之前这名地精骑兵所见完全不同的另一种景象——冲锋的阵形不仅集中,而且也丝毫没有分散和错乱的迹象,甚至在如此高速冲锋前进的过程里,他们还能够保持着紧密的联系和掩护。

  这与之前那看起来乱糟糟冲锋中的北地蛮人,还是同一个团队的吗?

  然后,在双方距离只剩不到五米的时候,这名地精骑兵终于听到了那名北地蛮人副官说出一句让它更感羞辱的话语:“大人交代了,抓活的!”

  (未完待续)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