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112. 大胜
  两轮箭矢攻击,然后一轮可以算得上是近距离的短枪投掷,最后再以巅峰气势进行反冲锋。

  肖恩觉得这套战术发挥出来后,就算那名地精骑兵统领突然发狂的话,在人数、气势、体力等方面都已经占据优势的情况下,北地蛮人也不会有太大的伤亡。最多也就是有几名北地蛮人因此负伤而已,当场死亡是不会有的,而只要不是当场死亡的话,那么对于肖恩而言这支队伍的战斗力就不会有丝毫的降低。

  毕竟,蒂妮这名带刀祭司虽然不是正牌牧师,治疗神术的效果稍微差了一点,但是保住这些人的命还是没有问题了。

  简单点说,只要不是当场死亡或者落下什么致残的伤势,那么就不会有任何后遗症。

  至于胜利与失败,肖恩根本不做他想。

  如果这样还拿不下一名地精骑兵统领的话,那么肖恩觉得这些北地蛮人所组成的精锐部队就真的可以解散了。至于后面那人数相等的三十五名熊人,那就纯粹真的只是一群负责补刀的人了。

  反正肖恩要的,只是这名地精骑兵统领而已,至于那些地精骑兵,如果不反抗的话倒不介意留它们一命,否则的话就只能全部就地解决了。

  此刻,肖恩本人则是全速朝着重锤那边赶去。

  一百来米的距离,对于已经开启了轻身术和肾上腺刺激的肖恩而言,也就只是数秒的时间而已。

  不过先于肖恩一步赶到战场上支援的,却是蒂妮。

  冰雪与凛冬女神艾丝温特尔的神仆,带刀祭司,蒂妮。

  一道莹白色散发出淡淡白色雾气的光辉,在重锤的身上闪耀而出。

  “叮!”

  一声尖锐刺耳的声响,一道古怪奇特的反冲力,一点破碎飞溅的冰屑。

  那名拼尽最后一丝力气用出这几乎可以称之为它毕生巅峰之力的一枪,就被如此轻描淡写的瓦解了,甚至因为力道的过猛所产生的反冲力,这名来自罗西部落的蜥蜴人甚至因此倒飞而出,然后撞上了一名蜥蜴人,只不过这个时候的它却是已经死了。而这一次,却是轮到这名蜥蜴人的眼里流露出来的极度不甘与愤怒,明明只差一点就可以贯穿这名敌人的心脏了,它甚至已经看到殷红的鲜血流出,可是为什么就差了这么一秒!

  不仅是这名蜥蜴人不甘,周围所有的蜥蜴人眼里都流露出不甘之色。

  在它们的眼里,那一道散发着淡白色光晕有着类似于铠甲轮廓的光芒,显得是那么的刺眼与讨厌。

  冰甲术。

  来自冰雪与凛冬女神所传授的神术。

  它的最大作用,就是让受术者拥有抵御物理伤害的保护力。虽然这个神术也有着承受力的极限,但是此刻看这个神术上面流露出来的淡白色光晕还非常的浓郁,就证明这个冰甲术此刻的承受力完全是满额的,任何一名蜥蜴人再想要以这种方式强行击杀重锤,已经是不可能的事了。

  而紧接着,便是一道倩影突然掠现。

  这就是蒂妮。

  她之前一直隐藏不出,并不是为了看戏,只是为了维持那个“视觉扭曲”的神术而已。严格意义上而言,那并不是什么幻术,仅仅只是冰雪与凛冬女神神职下的一个小把戏而已——这个神术的具体作用就像是人类视线里的盲点区一样,通过将一小片区域范围进行遮掩,从而让其处于人类视线里的盲点,对其视而不见罢了。

  但是事实上,任何精通于幻术破解的魔法或者神术,都可以轻易将这个小把戏给破除。而且除此之外,这个小把戏所能遮蔽的区域也非常有限,并不像真正的神术那般可以通过魔法阵之类的搭配和作用,甚至将一个城市或者一大片森林都给遮蔽或者改变。

  当然这个小把戏,也并非冰雪与凛冬女神的专属,就像治疗神术并不是只有痊愈之神才会那样。

  任何神职只要涉及到诸如雾、水汽、夜晚或者其他牵扯到视野范围的神明,都懂得这个小把戏,只不过在神术说明和具体情况上略微有些区别罢了。

  此时此刻,蒂妮就如同一柄利刃那般直插敌人的心脏之中。

  作为以战斗为职权的祭司,蒂妮的杀人术同样精湛,甚至可以说比起她的神术而言,她的战斗技巧和杀人技巧要出色得多。

  只见蒂妮一马当先的闯入被蜥蜴人包围住的野蛮人阵线中,手中的斩刃挥出一道银光。

  光芒闪闪,但是寒气却是极重,空气里甚至因为剑身挥舞的轨迹而留下了淡白色的寒气。但是如果觉得这无所谓而轻视了这些寒气的话,那么蒂妮就会让所有人都知道,这些寒气可不仅仅只是好看那么简单,它们同样也是带刀祭司作为战斗技巧的一部分利用,其本质上而言用来降低敌人的感知力和战斗能力的寒冰光环,就是这种寒气凝聚的体现。

  只不过寒冰光环这种光环类神术作用于其他人的身上,是需要消耗带刀祭司甚至是神官的神力,而这种借由带刀祭司的进攻而发挥出来的寒气,却并不需要消耗额外的神力。当然正所谓一分钱一分货的典型,两者的效用和范围自然也是有些区别的,所以一般在更高级别的战斗力,带刀祭司也不会节省这么一点神力。

  但是眼下这场战斗,这点寒气就已经足够了。

  挥舞而出的斩刃,毫不客气的切断了一名蜥蜴人的颈脖,这恰好是一条大动脉部位,于是喷溅而出的鲜血就像是停不住的瀑布那般喷涌而出。

  不过这一剑,却并未就此结束。

  斩刃顺势继续以半圆弧度挥斩而出,但是剑身却也因为蒂妮的突进以及右手的下抬而开始降低。在看到第一名蜥蜴人被直接断喉而因此有了准备的第二名蜥蜴人,却并没有像它所预料那般挡住这一剑后给这名可恶的敌人进行反击,而是一脸难以置信的低头而视——它的胸膛被切开一道长达十厘米的伤口,身上的鳞片甚至未能保护得了它。

  这道伤口上的鳞片两端,已经彻底结冰,几乎蔓延覆盖了它的整个胸膛,可是它却完全没感觉或者说不知道什么时候中的招。而且与一般的结冰不同,这种霜冰居然可以削弱它的鳞片所与生俱来的防御能力,只是轻轻一敲而言,冰屑就连同着鳞片成片成片的碎落。

  在这道伤口里,甚至能够看到流动的血液已经凝结成霜,而且这种冰霜还在不断的蔓延深入——血管、骨头、内脏一一都被相继冻结,然后碎落。

  而蒂妮却是看也不看这一剑所造成的结果,自有第三剑挥出。

  这第三剑,却也不再是攻击颈部或者胸口,而是将第三名蜥蜴人的双腿齐齐斩断。

  切口处,光滑如镜——这是真正的如镜,因为寒冰凝结住了这名蜥蜴人双腿的断口,周围甚至没有一滴血液溅落。

  秘剑术.冰霜之舞。

  一个突进和剑招的挥舞,便接连斩杀了三名敌人。

  这就是带刀祭司作为有别于战斗神官所发挥出战斗力的可怖之处。

  当然,严格意义上而言,这一招剑招其实已经不能算是冰霜之舞了。

  作为曾经实力一度逼近黄金境的寒冰神殿的带刀祭司,这种秘剑术自然是学自寒冰之神的战斗技巧——尽管已经背叛了寒冰之神,但是也仅仅只是无法施展寒冰之神的神术而已,不过从寒冰神殿那里学到的战斗技巧和杀人之术却并不会因此而消失,这毕竟是人类自身通过努力而掌握的“记忆”。

  要施展这类技艺的话当然也有着身体素质上的要求,很多技巧蒂妮如今之所以无法施展仅仅只是因为身体素质的强度还没有达到以前的水准而已。不过这一套“秘剑术.冰霜之舞”对她而言却是已经没有太大的难度了,只不过这里面所需要运用的神术技巧却并不是寒冰之神的神术恩赐,而是冰雪与凛冬女神所属的神术。

  然后,蒂妮就发现,如果运用冰雪与凛冬女神的神术的话,这套剑招的威力比她以前所施展的时候还要强大得多。

  这个发现,无疑更加坚定了蒂妮对冰雪与凛冬女神的信仰坚定。

  在这一瞬间,蒂妮发现自己体内似乎涌入了更多的神力,而这些神力也在不断的淬炼和提升她的身体素质。没有任何光辉或者爆发的气势,但是蒂妮就是很清楚,自己在这一刻实力又一步晋升了,她已经踏入了下位白银的境界!

  “冰盾!”

  内心的惊喜并没有因此而让蒂妮失去理智,她依旧谨记着此刻还处于战场之上。

  作为一名带刀祭司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战斗意识和本能的判定以及冷静。

  周围数名蜥蜴人已经朝着另一边发起了进攻,蒂妮丰富的战斗经验瞬间就让她知道自己无法在一瞬间应付这么多的敌人,因此她挥手之际就是一个神术的施展。

  一面齐人高的菱形透明光罩突然浮现在蒂妮的面前,为她挡下了来自左边五柄长枪的同时突刺。

  强劲的力道猛然爆发,这面透明的冰盾瞬间就荡起一圈圈让人一看就知道是极其激烈震荡的涟漪。下一秒,这面冰盾就发出一声“波”的轻响,彻底炸裂开来,只不过这五名同时进攻的蜥蜴人却也已经没有力气继续强攻,在它们这一会停顿吸气准备再度挺枪猛攻的瞬间,蒂妮便毫不犹豫的发动了反击。

  一道剑气破空而出。

  首当其冲的就是这名站在蒂妮正面的蜥蜴人,它没有料想到这名敌人在刚才那一瞬间居然突破了实力的限制,成功踏入白银境,所以当下就被这道剑气给绞碎了身体。

  事实上,也确实只能说这名蜥蜴人确实非常倒霉。

  因为一般人哪怕是在战斗中刚刚突破极限踏入一个新的境界,绝对无法立即就使用新境界所赋予的特殊能力,甚至说不定就连自身的力量也会因此而失控。可是蒂妮却偏偏不能算是一般人,因为她之前的实力早就已经一度逼近黄金境,而且之前借助寒冰神殿的某些能力也数度尝试过黄金境的力量和规则,所以她早就很清楚白银甚至是初入黄金境时的力量施展。

  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蒂妮才能够在刚刚突破境界极限时立即就使用全新的力量。

  这一点,就不是这些蜥蜴人所能够预料和知道的了。

  一剑立威之后,蒂妮的手同样不慢。

  她身形一欺而上,就贴着这四名蜥蜴人开始展开更进一轮的进攻。

  无论是神术还是剑术,蒂妮自然都是上上之选,虽不说拥有剑圣的潜力,但是成为一方剑豪却也绝不是问题的,否则的话当初她也不会接到去截杀雪法妮奥的任务了。更何况此刻蒂妮所需要对付的仅仅只是几名下位青铜甚至身负重伤的蜥蜴人而已,如果连这点她都做不好的话,那么她也就不可能成为一名带刀祭司了。

  几乎是在蒂妮将这四名蜥蜴人杀退的同时,她的左手也扬起了数道白色的光华。

  那是治疗神术的光辉。

  只不过作为带刀祭司的蒂妮,而且此刻又是在战斗之中,这数道白色光华的治疗神术自然不可能精准到哪去,效果也同样不可能特别出色,但是止住那几名同样身受重伤的野蛮人伤势,却是没有问题的。只要把伤势止住,防止继续恶化的话,以野蛮人那旺盛的生命力和可怕的意志力,恐怕修养上几个月后就能够再一次投入新的战斗之中了。

  当然,前提是他们没有落下什么致残的后遗症。

  几乎是这几名野蛮人的伤势止住的同时,重锤便发出一声如虎啸般的吼声,整个人猛得从地上站了起来。

  那一刻,周围所有人甚至有一种错觉,仿佛重锤是顶着一座山而重新站立起来,整个人浑身都散发出一股难言的味道。

  那是苍莽、可怖、惊悸等多种截然不同且又完全读力的气势。

  但是无论是哪一种,带给人的感觉就是震慑。

  甚至就连蒂妮,在重锤发出怒吼站立而起的这一瞬间,她都微微受到一定程度的威慑力影响,手上的动作明显慢了一拍。这对于一名信奉神明的祭司而言,这种现象可不同寻常,至少也能够证明,重锤的体内绝对蕴含着某种古代血脉,而且这种血脉之力在刚刚这一瞬间似乎有觉醒的味道。

  但是,也仅仅只是“味道”而已。

  因为这股气势仅仅只是爆发出那么一瞬间之后就消失了,所以重锤并没有因此而觉醒血脉。

  只不过战场上的所有人却都很清楚,这代表着重锤以后很有可能是会觉醒血脉的,而且成功率绝对不低。尤其是像安德烈这样的捕奴人就更清楚了,这样一名蛮荒之地的野蛮人所具备的身价是有多么惊人,就算是拿去拍卖的话,起拍价恐怕也不会低于六位数,甚至有可能是百万起拍。

  两名蜥蜴人指挥官,此刻立即转身逃跑的心思都有了。

  因为它们已经发现,它们很显然陷入了某种可怕的战争泥潭之中——在蛮荒之地,没有任何部落族群会想和觉醒了血脉之力的野蛮人交战的。甚至哪怕是各大王国的正规军,也都会尽可能的避免和那些拥有血脉觉醒者的野蛮人部落交锋,这类人不说是万人敌吧,但是千人敌还是很有可能的。

  尤其是那些已经踏入黄金甚至是圣域的野蛮人血脉觉醒者,一个人几乎就能够媲美上万人甚至更多的精锐战力。

  这就是血脉觉醒者的强悍之处。

  而此刻,就算重锤没有觉醒血脉,可是在刚刚那一瞬间,他还是晋升了实力,正式成为一名上位白银的高手。

  之前他仅仅只是下位白银而已,就已经让这些蜥蜴人吃足苦头,它们甚至付出几乎全灭的代价也只是差点击杀了他而已。而现在有一名实力也是下位白银的带刀祭司协助,如今已经踏入上位白银且处于狂怒之中的野蛮人,它们哪还有勇气继续战斗,或者说就算它们还有勇气,可是也抵不过现实的残酷。

  人数不足。

  一场战斗之中,先后有两人实力境界晋升,这种事可不常见啊。

  就在这两名蜥蜴人做出决断准备逃跑时,身后却是突然传来了数声“噗噗”的轻响,紧接着就是接连四声重物落地的声音。两名蜥蜴人惊得心脏仿佛停止了跳动,本身就是冷血生物的它们却感觉到一股更加阴冷的感觉,那恐怕比被蒂妮的秘剑术所杀时产生的寒冷都要更加彻骨。

  两名蜥蜴人惊恐的回头而视,就见到一名黑发的人类少年正一脸冷漠的望着自己等人,在他的身边则倒下了四名蜥蜴人,那正是之前因为没有武器而留下充当近卫的四人——此刻这四具蜥蜴人的身体上只有一道细小的穿孔,那似乎是被某种利器轻轻刺入的细微伤痕,只不过位置恰好是眉心处,所以显得特别致命。

  其中一名蜥蜴人甚至还能够清晰的看到,在这些伤痕处还有微微的黑色雾气冒出。

  肖恩拄剑而立,在火光映照下,他的身形显得异常的英武和挺拔,但是却也特别的慑人,尤其是那几乎不带丝毫感情的眼眸,让两名蜥蜴人甚至错以为那是死神的分身降临。

  “跪下。”肖恩一声低喝。

  两名蜥蜴人“噗通”一声就扑倒在地,除了瑟瑟发抖之外更是一动也不敢动。

  火焰的燃烧声依旧不停,但是喊杀声却已经是渐渐停息,数声脚步声微微响起,由远至近,然后停在了这两名蜥蜴人的身后。毫无疑问,这脚步声的主人自然就是重锤和蒂妮以及还能走动的野蛮人了。

  “情况如何?”肖恩轻声说道。

  “受伤那几人的命保住了,不过有一个人以后是没办法再战斗了。”蒂妮的脸色同样不好看,她虽然已经杀过不少人,但是毕竟没有经历过战争,对很多事情的看法和感想在今天终于被彻底颠覆,“不过情况不是很乐观,还是要快点进行救治才行。我不是专业的牧师……”

  说到最后,蒂妮的声音已经有些微不可闻了。

  十三名野蛮人,包括重锤在内最后还能够动的只有三人,另外十人里保住命的也只有三人,其余全部战死。

  “对不起。”肖恩望向重锤,“是我考虑不周,害你们部族白白损失了这么多人。”

  “大贵客,这不是您的错。”重锤的气势浩瀚如山,有着一种西大陆兽人所独有的那种蛮荒气息,但是此刻却也是有些诚惶诚恐,如此一来身上那股凛然可怖的气势也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当即就五体投地,“这是一场神圣的战争,是为了我们重岩部落的生存而在,为了部落而死是他们的光荣,该说对不起的是我,因为我将大贵客都卷入了我们部落的战争中。”

  “起来吧。”肖恩开口说道,“之前说了要教你们如何指挥作战,这就已经代表我和你们部落是一体的了。所以这一场战斗,我确实存在着判断错误的过错,这是身为一名指挥者所应该正视的问题。”

  “感谢大贵客的教诲。”重锤又重新再度大声说了一句,于是另外两名野蛮人也立即匍匐跪倒在地重复了一遍。

  重锤以这种话语来为肖恩赢取重岩部落的尊敬,于是他也就闭嘴不语了,不想扫了重锤的心意。

  紧接着,又是一连串脚步声的响起,一名蜥蜴人用眼角的余光瞄了一眼,便看到一名女魔法师在数名灰精灵和狼人的庇护下也终于汇集过来。它不由得打了个寒颤,这场火云和燎原之火可是这名女魔法师放的,放火在蛮荒之地的绿洲草原上可是一种巨大的罪恶,如果被一个绿洲之地的掌管者知道的话,那可是不死不休的局面。

  一瞬间,这名蜥蜴人就变得更加不安和恐惧了:它们要被灭口了!

  “把火焰灭了吧。”看到塞西莉亚的过来,肖恩轻声说道。

  于是塞西莉亚微微一笑,点了点头后,也不见她有什么动作,只是朝着那片正在不断蔓延而出的火焰走了过去。接下来便出现了让人惊讶的一幕,只见所有的火焰仿佛是在躲着塞西莉亚一般,随着她的步伐前进,火焰立即自动让出一条道路来,根本就不会烧到她分毫,而当塞西莉亚走过之后,火焰又很快就重新闭合起来,转眼间塞西莉亚就彻底消失在众人的视线里。

  十数秒之后,在所有人的视野里,只见原本漫天狂舞着的怒焰仿佛受到什么时间静止魔法的作用一般,突然就停了下来。然后下一刻,所有的火焰立即朝着中心位置倒流而回,就如同是水流液体那般,只是一眨眼的功夫而已,已经扩散蔓延到方圆上百米范围的烈焰就彻底汇聚在塞西莉亚的右手掌心上,然后凝聚成一颗红色的光球。

  只见塞西莉亚抬手一丢,这颗光球就飞向半空中,然后一头撞入火云中,发出一声“轰隆”巨响。

  下一秒,方圆一公里之内便宛如白昼一般明亮!

  而塞西莉亚,却像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般,轻轻拍了拍手然后迈步而回,脸上依旧带着淡淡的微笑,就像是一个等待表扬的小孩那般。

  不多时,熊人和北地蛮人的部队也相继而回,就如同肖恩所猜测的那般,北地蛮人只负伤四人,熊人没有一人受伤,至于那名地精骑兵统领却也只是身受重伤彻底失去战斗力而已,并未死去。

  看着地上三名战俘,肖恩轻轻一挥手:“除了这三人外,其他人一概不留,尤其是炎旗部落的狗头人!”

  “是!”

  所有人点头应是,紧接着立即就分散成数股兵力朝着那些狗头人溃散的地方追击而去。

  (未完待续)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