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113. 重岩大祭司

113. 重岩大祭司

  重岩部落,是一个很朴实的部落。

  在昨晚那场偷袭战结束之后,肖恩便决定不再浪费时间,而是连夜赶路前往重岩部落。

  塞西莉亚将那烈焰射向夜空所形成的白昼异象笼罩了整整方圆一公里的土地,但是实际上这影响可不止这方圆一公里,虽不至于像塞西莉亚当初觉醒那般影响深远,但是好歹影响力辐射向周围数公里远还是有的。至少这一刻在数公里内如果有其他部落的话,便都可以看到这一公里所闪耀着的强光久久未能散去。

  这也是肖恩决定立即离开这里的原因之一。

  或许统治这片绿洲草原的哈贝克部落因为距离的缘故无法看到这里的异象,但是作为一个三等席的部落,肯定会有一名巫祭的——就如同外界其他王国肯定会有镇国强者那般,巫祭、祭司之流就已经等同这类身份,只不过他们并不是以武力而著称,而是以睿智引导着一个部落的前进。

  当然,实力方面也同样毋庸置疑。

  任何一名祭司,都是黄金境的强者;而任何一名巫祭,都是圣域强者。只不过巫祭与祭司所不同的,是大祭司也有可能是下位黄金强者,但是大巫祭则必然是上位圣域的强者。

  不过任何了解蛮荒之地发展历史和规则的人都知道,像祭司和巫祭这样的人,他们的实力比起其他同境界的强者其实是要弱了一些的,而且虽然同样是以术法作为战斗手段,但是却因为术法上的天生缺陷因此比起魔法师也要有所不如。不过就算如此,任何一名来自外界的人也不会轻视这些“巫师”,因为他们的生命往往非常的悠长,所以智慧的积累也不是说着玩的。

  像重岩部落的那名大祭司,按照重锤的说法,其实力大概只有下位黄金级而已,而且因为过于年迈,恐怕也就只能和那些初入黄金还未完全适应新力量的黄金级强者相提并论了。但是他却已经活了一百五十年,而且照眼下的情况来看,他就算再活过五十年恐怕都不成问题,而一般的下位黄金强者就算生命力再旺盛最多也就只能活个一百二、三十年。

  而一名踏入圣域的巫祭,哪怕没有亲眼所见这异象,但是也绝对能够感受到这股强烈的魔法波动。

  肖恩认为,哈贝克部落必然会有所行动。

  所以他们必须尽快融入重岩部落的环境里,以消除有可能引发的其他麻烦。按照蛮荒之地的规则,只要重岩部落表示接纳自己等人的话,就算是哈贝克部落也不能对他们用过于强硬的手段,而只要不是和一个三等席部落交战的话,肖恩也就无所畏惧,因为他有的是手段应对。

  至于炎旗部落那两百来名狗头人,虽未尽数诛杀,但是它们也丢下了超过一百具的尸体,剩下这些已经逃跑了的狗头人里面受伤的也绝不在少数,真正能够活下去的恐怕不足三十。而三十名受伤的狗头人对于一个部落而言,可不是什么好消息,或者说无论如何,炎旗部落这支试图偷袭重岩部落的军队以大败收场,这对炎旗部落而言绝对是一个致命的打击。

  甚至已经不需要重岩部落出手,只需要放出一点风声去,炎旗部落就不可能幸存。

  因为哪怕是四等席部落,在损失两百名年轻壮力士兵后也会元气大伤,更何况炎旗部落只是一个五等席部落?

  只不过,这种已经不算是战术而是阴谋的行为,重锤不会接受。哪怕他知道这是肖恩等人的好意,可是作为一个自己部落的死对头,重锤还是希望自己的部落能够亲自踏破炎旗部落的大门。

  这,就是属于野蛮人部落的荣耀。

  急行军整整一夜和几乎一个白天之后,众人终于在重锤的带领下于正午之前赶到了重岩部落。

  在肖恩的眼里,这个部落已经只能用残破来形容了。

  任何一个生活在蛮荒之地的族群,都会非常在意自己的部落居住地,且不说部落内的帐篷、土屋,仅是用于保护部落的土墙就一定会非常认真的修葺。可是现在整个重岩部落呈现在众人眼前的,却是有好几段土墙都已经崩塌了也没有人去修补,而部落甚至有好几个土屋都倒塌了,显露出一种荒败的气象。

  肖恩望了一眼重锤等人,这一刻几乎每一名还幸存着的野蛮人瞬间双眼就红了。

  安德烈、塞西莉亚、蒂妮等人微微叹息一声,却是谁也没有说什么,一股死寂的气息在整支队伍里弥漫开来。看到眼前这一幕,大家的内心已经有所明白了,恐怕重岩部落已经被攻破了,否则的话不可能会出现眼前这种现象的,只不过肖恩没有下达命令,他们也不想去行动。

  至少,这也算是一种沉默的善意。

  不过就在这时,一阵急促的钟音敲击声突然响起。

  重锤等人眼前一亮,这是部落用于有外敌来犯时的警戒钟声。

  此刻在众人眼前的就只有一个重岩部落而已,所以警钟的声源从何而来自然是一清二楚的事。

  很快,就有一支衣着破烂,手上拿着五花八门各式各样“兵器”的野蛮人从重岩部落里跑了过来。

  人数并不多,只有四十来人,男女皆有,甚至其中还有好几位几乎可以称为爷爷奶奶这一级别的老者,同样的其中也不乏面孔还显得非常稚嫩的少年。他们人数虽少但是却气势十足,并没有因为肖恩这一方人多而有所畏惧,观其气势凝聚甚至已经不比肖恩这支刚刚经历一场血战还处于威势巅峰的部队弱上多少。

  如果说这些没有抱着必死信念的话,恐怕是没有勇气出来面对的。

  不知为什么,几乎所有眼看到眼前这一幕的人,都想到了一个词。

  举族之力。

  站在肖恩队伍后方和周围的三十五名熊族人,甚至有许多人突然都放下了冲击盾,伸出熊掌擦拭眼里的泪水。作为曾经同样生活在这片大地后,后来却是成为了俘虏、战利品的熊人很清楚,眼前这一幕意味着什么,当年他们也是如此过来的,此刻因为感同身受,眼眶不知不觉间就湿润了。

  泪水,无论如何也止不住。

  肖恩缓缓抬起一只手,从重岩部落里冲出来这支“乌合之众”所散发出来的气势明显一滞,以肖恩等人的眼力自然能够看得出来在这一瞬间,这些人的脸部表情和身体所散发出来的那一丝畏惧、紧张。只不过这种情绪并没有蔓延开来,战死沙场本来就是所有野蛮人所重视的荣耀,更何况是为了部落!

  “我们没有敌意。”肖恩沉声说道,彼此之间双方的距离稍微有些远,声音不大的话自然无法让对方听到。

  只不过这样一来,肖恩的声音听起来就充满了一种霸道的气势,这自然不可能让重岩部落的人有所相信。更何况,他们才刚刚经历了一场战争,此刻又是抱着必死的信念而至,如果如此轻易就相信肖恩的话那才是真的值得怀疑。

  “是我!”重锤这个时候已经迈步而出,站在双方的中间,“铁锤和战锤呢?”

  听到重锤喊出的名字,肖恩的面部肌肉稍微痉挛抽搐了一下,但是在眼下如此严肃的气氛里如果他笑出声来的话,那恐怕才是真正的不妥。

  嘲笑野蛮人的名字,这就等于是骑士所发起的决斗那般,不允许丝毫的回避。

  那些站在重岩部落门外的人看到此刻走出来的人居然是重锤,他们的脸色不仅没有丝毫转变,反而显得更加的愤怒,尤其是一名老者更是排众而出,用尽全身力气的朝着重锤扔出了手上的武器。

  可是或许是因为年老力衰的缘故,这件谁也看不懂的铁制兵器才飞了一半的路程就摔落在地。

  “阿塔巴,你这个叛徒!”老者嘶声力竭的吼道。

  听到这名老者的吼声,包括重锤在内所有人皆是一愣,而重锤和那几名野蛮人更是脸色大变。

  “怎么回事?”塞西莉亚有些茫然。

  “阿塔巴是重锤没成为酋长候选人之前的名字,对方喊出这个名字就是已经否认了重锤的身份。”肖恩苦笑一声,“我就知道没有这么简单,唉。”看着塞西莉亚猛然间恍然大悟的模样,肖恩伸手轻轻的拍了拍她的头:“这是很正常的事,换了是我们的话,大概也会这么怀疑的。……毕竟,重岩部落才刚刚经历一场大战。”

  “你居然勾结外人!”那名老者果然如同肖恩所预料的那般,发出一声怒吼。

  “大祭司,我没有!”重锤立即双膝着地的跪了下去,一脸惊慌的辩解道,“这位是肖恩.康纳利爵士,是外界的一位领主,也是我们蛮荒之地的大贵客!更是我们部落的恩人!”

  还幸存着的几名野蛮人也同样迈步而出,然后跪倒在重锤的身边,齐声说道:“请大祭司明察!”

  这一次,就连肖恩都有些错愕了。

  眼前这个看起来似乎随时都会死去的老头就是重岩部落那位活了一百五十年的大祭司?

  这与肖恩所知道的情况,似乎有些不对啊。

  (未完待续)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