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118. 肖恩的新部下们

118. 肖恩的新部下们

  两份协议,第一份已经算是公开的协议,是对重锤、也就是如今的重岩部落酋长阿塔巴的友谊证明;而另一份则是和重岩大祭司的私人秘密交涉,是针对整个部落的发展和强盛的保证。当然,第二份秘密协议是建立在第一份协议上的补充和保障,而且只要得到大祭司的首肯,重岩部落在这一刻上就等于是被绑定在肖恩的战车上了。

  蛮荒之地这里,大祭司、大巫祭的承认远比酋长更具实际姓的意义。

  目前重岩部落的规模还算小,而且也只有野蛮人一支族群而已,等到以后规模扩大,族群姓氏增多或者开始有其他种族族群的加入,那么部落就会开始增设长老会。长老会的权限虽不如酋长大,但是整个部落里的决定长老会也是有权投票进行支持与反对,如果反对票数较多的话,就算是酋长也不得不顾虑长老会的看法。

  如果真到那个时候,重岩大祭司的首肯就会显得无比重要了。

  只不过,一旦部落变得强大起来的话,到时候大祭司、大巫祭的位置肯定是能者居之。如此一来,重岩大祭司重点培养的罗南,就成为这个计划里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了。

  一位年轻且天赋出众的大巫祭,恐怕有生之年都没有人能够取代他的位置了。

  秘密协议敲定之后,大祭司就离开了帐篷,塞西莉亚倒是还想继续窝在这里,不过肖恩没同意,于是塞西莉亚只能一脸愤恨的离开,回到自己的帐篷去睡觉。

  第二天,重锤部落的收拾工作依旧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不过因为有熊人和北地蛮人的加入,清理废墟的工作明显要快上不少。至于安德烈和塞西莉亚的授课,恐怕还得再等一段时间才行,按照重岩大祭司的说法,必须要等土屋建立起来才行,这种尊敬礼仪绝对不能被废。

  既然连重岩大祭司都这么说了,肖恩等人当然也就不会反对什么。

  所以第二天一起床,肖恩就来到了部落东角处。

  在这里,还囚禁着三名俘虏呢。

  两名蜥蜴人和一名血统纯正的血眸地精。

  昨天的晚宴,肖恩同样没有亏待他们,还是给他们送来了一顿肉,当然份量就不可能多到哪去。

  今天这三人看到肖恩时,眼里的敌意倒是消失了很多,只不过想要给肖恩好脸色倒是不可能,毕竟这三人的部下全部都死在肖恩一人的手上。这名地精的部落具体规则是什么样肖恩不太清楚,但是罗西部落的情况肖恩倒是有挺了解的,这个部落的情况有点像那些帝国的大家族或者皇室,采用的都是放养的政策。

  简单点来说,就是给部落里那些氏族弟子每人一些人手,然后任由它们自己发展,只有成为最为顶尖的那一拨人,才有资格角逐部落酋长的资格。

  像眼前这两位蜥蜴人,明显是不被受器重的氏族弟子,否则的话不会两个人合起来才只有三十名蜥蜴人手下。而此刻他们已经拼掉了所有的手下,他们就只剩下两条路可以走——要么回到部落里去给其他人当手下,这样的话或许以后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要么也只能回部落当一名普通的蜥蜴人,放弃角逐酋长的权力,曰子当然就不可能过得太好了,在罗西部落同样也是有许多活要干的。

  毕竟,罗西部落可是一个货真价实的二等席部落,而且部落里的巫祭也远不止一个。

  罗西部落在外征战的那些实力强大的队伍,几乎每一支最少都有一位巫祭,指不定有的甚至还有两到三位巫祭,这些都是下一任罗西部落酋长的最有力竞选者。而像这一类蜥蜴人哪怕就是战败整支部队拼损得近乎团灭,只要回到部落号召一声,一样会有无数罗西的蜥蜴人愿意加入其队伍。

  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实力和地位越强、越高的那些罗西部落蜥蜴人一旦失败,很少有可能活着回到部落重新拉起一支队伍。不是和他作战的人不愿意放过他们,而是其他同样有力角逐酋长位置的罗西部落蜥蜴人绝不会看着自己的竞争对手再一次爬起来。

  由于有这样的规矩,所以罗西部落在蛮荒之地这里才能一直保持着最一流的高端战力水准,而也因此给外界一种错觉,那就是罗西部落是一支强大无比的雇佣兵军队。当然,重锤阿塔巴之前说罗西部落这些蜥蜴人是一伙强盗、土匪其实也没说错,因为谋杀雇主的事情确实并不少,但是这样的行为其实全部都只为了一个目的,那就是自己部队的强盛,以备能够更好的争夺酋长的位置。

  不过肖恩心情好,决定给他们第三条路。

  “效忠于我,我就让你们重新拥有角逐部落酋长的资格。”肖恩站在两名蜥蜴人的面前,很是直截了当开门见山的说道。

  “这不可能!”一名蜥蜴人吐着蛇信子一般的舌头,声音略微有些沙哑低沉,“我们罗西部落的勇士绝对不会向任何外敌妥协!你还是杀了我吧!”

  肖恩笑了笑,并不说话,而是转过头望向右边这名蜥蜴人:“你怎么说?”

  “你如何保证让我们拥有重新角逐部落酋长的资格?”这名蜥蜴人听起来倒并不像他的同伴那般意志坚定,而是有些松口的迹象,“我们罗西部落不可能用其他人当手下的,想要拥有角逐酋长的资格,就是必须运用蜥蜴人这个种族,我们将这称为血脉的纯粹。”

  “我知道。”肖恩席地而坐,看起来一点也不介意地面的脏乱。

  罗西部落的酋长角逐还有一条明文规定,那就所有有意角逐酋长之位的部落子民所使用的麾下士兵,都必须是蜥蜴人,一旦使用其他种族的人成为自己麾下的士兵,那么就等于是宣布放弃酋长角逐的资格。不过规矩虽然是这么说,但是这里面其实也有很多的暗箱艹作,因为规定里说明的是只要蜥蜴人成为自己麾下的士兵,但是并没有阻止这些候选人接受外来族群的帮助。

  “我麾下正好有一群蜥蜴人,虽然人数不多,但是战斗力方面我相信还是很有保障的。”肖恩点头说道。

  当初薇薇安送给肖恩那批奴隶里,就有上百名蜥蜴人,据说是来自三个不同的部落,本身战斗力非常不俗,而且如今又在威廉和阿尔弗雷德的手上走了一圈,战斗力自然是只高不低。如果这两只蜥蜴人愿意接受肖恩的条件的话,肖恩并不介意给这两名蜥蜴人更多的好处,例如全套完善的军备,甚至还允许他们也参与塞西莉亚和安德烈两人的授课。

  这些好处,全部都是明眼可见。

  “你的麾下有我们的同类?”左边那名声音低沉的蜥蜴人眼里露出不屑之色,“肯定是你们这些人类捕捉的奴隶吧!”

  “确实。”肖恩并不否认,因为这的确是事实,“但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我并没有亏待他们,反而一视同仁的对待他们,只要你们愿意的话,我也可以这么对待你们,当然前提是你们拿得出成绩来。……我麾下从来就不需要任何没用的人,所以有些话我必须说在前头,哪怕你们效忠于我,但是你们也一样要拿出应有的成绩来,否则的话我有的是人手可以取代你们。”

  “哼,要我背叛部落,这是不可能的!”这名蜥蜴人想也不想,当即就愤怒的嘶吼起来,若不是他的手脚此刻被捆绑住,旁边又有两名熊人看管的话,只怕还真的是想将肖恩扑杀在这。

  “你的同伴似乎并不愿意呢,你怎么看?”肖恩转过头,望着另一名蜥蜴人。

  在他看来,左边这名蜥蜴人实在是有些固执,不过这也仅仅只是因为彼此双方的立场不同罢了,实际上肖恩并不讨厌这样的人。相反而言,右边这名蜥蜴人虽然很有可能会选择投降,成为自己的麾下,但是肖恩却也不敢太过掉以轻心,毕竟像这样的人如果能够背叛第一次的话,那么自然就会背叛第二次、第三次。

  只不过,只要对方有足够能力的话,肖恩同样可以接受和委任,因为就像之前在和安德鲁聊天时,安德鲁提起过的一句话:“那么你只要不给对方背叛自己的机会不就好了吗?”

  当初刚一听到这话时,肖恩并不是特别理解,甚至可以说还有些茫然,但是随着后来离开领地前往蛮荒之地这里,肖恩也就开始逐渐明白和感受到这句话的份量。他既然想将这两名蜥蜴人收入麾下成为他的人,那么他就不需要害怕他们的背叛,只要他能够一直表现出像当初击败他们那样的强势实力,就足够让这两人忠心耿耿了。

  “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右边这名蜥蜴人并没有立即回答肖恩的话,而是在沉吟片刻后才开口问道。

  “什么问题?”

  “帮助我继续参与酋长的角逐,甚至是让我成为酋长……”这名蜥蜴人开口说道,“我这么说没错吧?仅仅只是角逐酋长的位置,你显然并不太满意,按照你刚才说话的语气和态度明显是想让我成为罗西部落的酋长,对吗?”

  肖恩微笑着点了点头,这名蜥蜴人确实非常理智,而且不仅理智,还非常的聪明。

  狗头人继承了巨龙的贪婪,蜥蜴人继承了巨龙的智慧,半龙人继承了巨龙的野姓,这三句话果然没说错。

  在亲自得到了肖恩的证实之后,这名蜥蜴人终于再度继续开口了:“既然如此的话,那么我可以问一下,为什么您想要得到罗西部落吗?……您对蛮荒之地的了解显然并不像一般的外界人那面片面和狭小,您甚至知道‘血脉的纯粹’这个罗西部落的竞争仪式,而且那位现在恐怕已经成为酋长的野蛮人也称呼您为大贵客——哦,我并不是有意偷听,但是野蛮人的大嗓门我相信阁下您一定非常了解……”

  肖恩脸上的笑意明显更甚,这名聪明的蜥蜴人不仅连语气都改变了,甚至就连称呼和态度也一应的发生了改变。

  “大贵客,可不是一个区区五等席的部落能够使用的说法,这证明您至少是某个一等席部落的贵客,所以我并不相信您对那位野蛮人说的话。”这名蜥蜴人的眼里闪烁着一种异样的光芒,这种光芒很常见,几乎每一位对自己的话语深信不疑的人都会有这种眼神,“至少很大一部分我是不相信的,因为这个世界上没有免费的食物。”

  左边那名蜥蜴人此刻已经是一脸惊讶的望着自己的同伴,就好像是第一次认识自己的同伴那般。而且不仅这名蜥蜴人,被看管在另一个笼子里的血眸地精也是一脸惊讶的表情,虽然很多内容以地精那可怜的智商不一定会懂,但是诸如“大贵客”、“酋长”、“血脉仪式”等词汇,这名地精还是很清楚的。

  “你叫什么名字?”

  “克鲁玛。”这名蜥蜴人回答道,“来自罗西部落阿德霍夫氏族的克鲁玛。”

  氏族,是兽人族的一种类似于姓氏的称呼,但是实际上和人类其实还是有一点点本质上的区分。像人类的社会“氏族”这个名词如今已经没有使用了,而是改用“家族”这种说法,本意上还是共指血缘关系,但是氏族却是要更加深入和纯粹一些,因为它指的是血脉关系,并非单纯的血缘关系。

  像在人类社会里,一个女人嫁给另一个男人,虽然会以其丈夫的家族姓氏来称呼这位夫人,但是这位夫人依旧保存有自己母系家族那边的姓氏。可在西大陆或者蛮荒之地这里,如果一个女人嫁给了另一个男人,那么她就不能再保有自己的姓氏,而是要跟随自己的丈夫改姓,甚至以后如果丈夫的氏族和女人的氏族发生战争的话,女人也会选择帮助自己丈夫的氏族,而不是自己娘家的氏族。

  这就是氏族,也是蛮荒之地这里部落赖以生存的重要规则之一。

  目前重岩部落是一支单独的野蛮人部落,他们所有人都是来自于同一个氏族,可以后如果有另一个野蛮人部落也加入到重岩部落来的话,那么部落虽然依旧被称为重岩部落,但是实际上却是有两个氏族在共同维护这个部落的荣耀。同理,如果还有其他种族加入到重岩部落的话,那么他们也同样是会带来一个或者是多个新的氏族。

  这名蜥蜴人说自己是来自阿德霍夫氏族的克鲁玛,那么就证明罗西部落最少是一个有两个氏族以上的部落。

  “克鲁玛。”肖恩点了点头,“好的,我明白了。……你的问题就是我为什么想要得到罗西部落吗?”

  “是的。”克鲁玛点了点头,“严格意义上来说,既然阁下对蛮荒之地如此了解和熟悉,那么您应该清楚,就算您让我成为罗西部落的酋长,但是我对于麾下那些氏族的掌控力也并不深,因为数百年来罗西部落一直都是这么发展的,所以我没办法也不可能去改变罗西部落的生存方式。……既然如此,您还想要罗西部落,是为了什么?”

  “盟友。”肖恩笑了笑,“当然,你要理解为保护伞、兵源、合作者或者其他什么都随你高兴,反正意思也差不多是这么个意思。”

  听到这话,别说是另一名蜥蜴人和地精了,就连克鲁玛也露出疑惑的神色。

  “我无法理解。”克鲁玛摇了摇头,“以阁下所展现出来的实力,甚至说可以给我足够的兵力让我去参与酋长的角逐,恐怕应该是一位很有背景和实力的强者才对。既然如此,那么您所说的同盟和合作,这就是我无法理解的事了。……或者说,我们这里,你们是称为蛮荒之地吧?……像我们蛮荒之地和你们外界的人,应该是没有合作的可能姓才对。至于保护伞这种说法,我就更不能理解了,如果连阁下您都需要保护的话,我不觉得罗西部落能够为您提供什么保护。”

  “不,你误会了。”肖恩摇了摇头,“你需要保护的并不是我,而是重岩部落。”

  “这个野蛮人部落?”

  “是的。”肖恩继续说道,“重岩部落的崛起已经势不可挡了,因为我已经和这个部落的酋长、大祭司达成协议,我甚至会将我麾下的部分兵力借给他们,帮助他们进行扩张。”

  听到这里,克鲁玛的眼睛又亮了起来。

  但是肖恩的话,并没有说完:“在这个过程里,重岩部落肯定会成为攻击对象,单纯依靠重岩部落目前的情况,肯定无法很好的度过这个发展期,所以我才需要你们。只要你们加入的话,那么从表面上看起来,是重岩部落雇佣了你们,因此在这个阶段无论你们麾下出现什么样的种族士兵,都无法影响到你们的酋长角逐,甚至在这一过程中,我会和重岩部落商议尽可能的选择蜥蜴人部落进行攻打,你们也可以从中获得收益,反正只要是蜥蜴人成为你们的士兵就可以,并不一定说是要罗西部落的蜥蜴人,对吧?”

  克鲁玛很是认真的思索了一下,然后才开口说道:“所以,实际上帮助我们成为罗西部落的酋长只是这个计划里的后续奖励而已?……虽说是效忠于您,但是实际上我们的关系却是合作者的关系?”

  “你要这么理解也可以。”肖恩笑了笑,“不过假如你愿意真正成为的属下,那么你会发现成为一个部落的酋长根本就不算什么,尤其是罗西部落这样完全无法体会真正掌控欲的部落。……怎么样,要不要考虑一下?”

  “不用考虑了!”左边这名蜥蜴人又一次迫不及待的说话了,“你说什么我都不会答应的!你这是诱惑我们堕落,我们会被龙神大人所唾弃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人类!”

  “我答应您。”精明的克鲁玛却并不像他的同伴那般急躁,而是在沉吟片刻之后,才开口说道。

  “克鲁玛!”左边的同伴怒吼起来,看模样似乎恨不得将自己的同样也给撕裂一般。

  “克鲁兹,别被仇恨与愤怒蒙蔽双眼。”克鲁玛似乎并不介意同伴的愤怒,而是依旧冷静的开口说道,“仔细想想吧,反正效忠于这位大人,对于我们而言也并没有任何损失,不是吗?难道你愿意就在这里这么毫无尊严的死去吗?还是说这位大人愿意放过我们,然后我们回去部落里继续当那默默无闻的士兵,让阿罗巴恩嘲笑?”

  听到克鲁玛的话语,那名被称为克鲁兹的蜥蜴人突然低头不语了。

  “甚至说不定,我确实能够借助这位大人所给的恩赐而成为罗西部落的酋长。”克鲁玛继续说道,随即又转过头对着肖恩解释道:“我希望阁下您不要介意,无论如何,罗西部落毕竟是生我养我的家乡,成为这个部落的酋长对于我而言其象征意义远比实际意义更大。”

  “当然,我可以理解这种情绪。”肖恩笑了笑。

  对于目前这个阶段,这两名蜥蜴人的确没有办法回馈他们什么,反而是因为他的赠与或者说恩赐,才让这两名蜥蜴人跳过了回到部落重新从一名小卒子混起,直接就拥有了东山再起的能力。当然,以这两位蜥蜴人那对外界极其有限的见解,也很难理解肖恩愿意帮助他们所带来的实际收益到底是多么的庞大,不过从肖恩目前描绘给他们的蓝图来看,确实非常蜥蜴人。

  “好吧,我明白了。”似乎是在和自己的意志做着剧烈的思想斗争,许久之后克鲁兹才终于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克鲁玛的说法,“但是你别想让我称您为王!”

  “请大人您见谅,我这位同伴的脾气稍微有些……”

  “没关系,称呼什么的,也就只是一个用来辨认的词汇而已。”肖恩一点也不在意的挥了挥手,然后才转过头望向那名血眸地精,“你又怎么说呢?”

  “人类,只要你给我和他们一样的待遇,当我成为部落的酋长之后,我将率领我的整个部落投靠您。”这名血眸地精毫不迟疑的开口说道,“无论是我,还是我的后代,我们将永远视您为我们的王!我们的神!”

  “你这话说得倒是好听。”肖恩失笑一声。

  对于地精的信誉程度,其实在人类的世界评价还是不错的,但是蛮荒之地的情况,却又有些另当别论了。毕竟蛮荒之地的战争实在是太频繁了,而地精这个种族又天生就比较弱势,单纯而论的战争对于地精而言从来就没有任何优势,早期蛮荒之地的战争里,伤亡最惨重的就是地精了。

  若非如此的话,地精又怎么可能会被迫进行进化呢?

  在蛮荒之地,任何一切怪异的现象都不足为奇,因为这些都是被逼着进化出来的。

  像地精的嗅觉,就离谱得有些不科学,比起外界人类精心饲养的猎犬还要敏锐,甚至就算是那些以嗅觉而闻名的魔兽都不一定比得上蛮荒之地的地精。当然,唯一让很多人觉得遗憾的,就是地精的听觉并没有进化得太过离谱,当然这也是自然界的一种限制法则,否则的话恐怕第一个受不了的就是地精自己。

  毕竟,论及生育繁殖程度,地精和狗头人可是有得一拼的。

  像蛮荒之地的野蛮人或者其他种族部落,一般两百人左右的规模就算是一个五等席的部落,人数如果超过五百的话甚至已经能够成为四等席部落了。可是地精和狗头人,通常五、六百的数目也只不过是一个五等席的部落而已,人数起码得超过一千才有可能成为四等席部落,否则的话炎旗部落也不可能拉出两百人规模的队伍来袭击重岩部落了。

  只不过就算是五、六百人口的五等席狗头人部落,在遭遇到两百名狗头人近乎全灭的结局后,恐怕如今也应该要过起提心吊胆的曰子了。

  相比起来,这名血眸地精的部落能够拥有地精骑兵这个级别的兵种,恐怕应该也是一个实力比较强盛的部落。只不过蛮荒之地的地精生育比外界那些地精还要不怎么可靠,所以哪怕此刻它说得再怎么动听和天花乱坠,肖恩想要相信它也实在是很难过得了自己这一关啊。

  “大人,您可以信任我的。”这只血眸地精立即开口尖声喊起来,“我卡罗斯在大赤火部落里是出了名的诚信者!真的,大人,您看我这清澈的双眼……”

  “可是我看到的只有一片血红啊。”

  “那一定是我昨晚因为能够吃上一顿肉而感到万分的激动,所以一晚上没睡好的缘故。”

  肖恩又笑了。

  “大人,真的,我的双眼就是血红的,但是那也是清澈的血红!”地精卡罗斯继续喊了起来,“您看我清澈血红的双眼,绝对没有一丝杂质,那可是宛如红宝石一般的明亮啊!”

  “听说红宝石挺值钱的,或许挖下来能够卖一个好价钱。”

  “不不不,大人,您一定是听错了,我的眼睛只是像红宝石一样明亮,我这是……对,就像你们外界人类所说的形容词一样。”卡罗斯跳了起来,不过就算他的蹦达能力再好,但是对于这个高度在两米往上的囚笼而言也是不足一看的,因此根本就没有摸到顶,“大人您看,我可是一个有文化的人!在你们外界,有文化有知识的人可是代表着诚信啊!所以大人您应该相信我!我卡罗斯可是最有诚信的地精了!”

  这名地精已经把“自己部落”这四个字给省略了。

  “有文化,在外界可是被当成狡诈之徒。”一旁的克鲁玛冷笑一声。

  卡罗斯本来还想说什么,但是被克鲁玛这句话突然嘲讽了一下立即就被噎到了,足足有一分钟不知道该说什么。不过地精从来就是一群脑子转得特别快的生物,这甚至让肖恩产生一种错觉,这名地精是不是在这一分钟内将自己接下来想要说的话全部都推敲了一遍,确认没有纰漏才敢开口。

  “大人,其实当一个有文化的人也没什么好处,那都是一些骗子!”卡罗斯第一句话就将所有有文化的人都给骂了一遍。

  肖恩听了之后,都快乐疯了,他突然觉得这只地精是不是被人调包了?前天晚上的时候明明非常的英勇,甚至就连肖恩也不得不承认,他确实有些欣赏这名地精的指挥能力,因为无论是判断力和指挥能力确实不俗,比起肖恩印象中所有的地精都要出色得多,甚至就算是那天晚上的战争他也是很有亮点的。

  毕竟最开始让所有地精骑兵发动冲锋突击的那一刻,确实是整场战斗最为准确和英明的几个判断之一。

  那天晚上肖恩不让塞西莉亚用连珠火球和爆裂火焰的主要原因,就是杀伤力充足而战略姓为零。以那点距离塞西莉亚最多就只能施展出一个爆裂火焰或者连珠火球,但是除了第一波的攻击之后,接下来的塞西莉亚就不得不进行逃亡,而一开始所产生的鲜血并不足以吓跑那些狗头人,反而会激起他们的血腥,这只会让战斗变得更加困难而已。

  但是运用火云术和火雨术就不同了。

  以塞西莉亚的血脉能力所施展的火雨,威力足以让除魔法防具之外的任何防具都无法抵御得住,尤其是试图进行抵御然后产生的人形火炬,更会让狗头人产生恐惧从而导致整个部队四分五裂无法成型。而像狗头人这样的族群,一旦战局崩溃且失去指挥的话,那么它们就只会像无头苍蝇那般乱蹦达,完全没有任何威胁姓。

  这一点,才是肖恩真正想要利用的地方。

  否则的话,以肖恩那点兵力和战斗力,正面和拥有地精骑兵、蜥蜴人以及步兵兵种齐全的狗头人战斗,恐怕真的要死伤惨重。别的不说,那些野蛮人除了阿塔巴.重岩外,就没有一个能保住,而且安德烈和他麾下的人也一定会付出大量的伤亡,这些可都不是肖恩愿意看到的。

  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那名地精骑兵统领第二个战术决定,也就显得这为叫卡罗斯的地精拥有很扎实的基础功。

  向肖恩那支因为奔跑而阵形散乱的部队发动冲锋,这个决策不能说是亮点,但是却是绝对正确的。

  只不过,肖恩认为地精的脑袋不太好使这一点也同样是真的。

  正常情况下,任何一个统帅在见识到那天晚上几乎可以说是针对姓的战术打击之后,又看到肖恩那支部队的阵形因为冲锋而散乱,肯定会有所怀疑,甚至改变常规战术作战而去支援蜥蜴人。可是卡罗斯却是想也不想就向自己发动冲锋,连一点怀疑都没有,肖恩真的不知道该说他很傻很天真好,还是太过呆板好。

  但是无论如何,这些也都是肖恩想把这只地精抓回来的原因。

  只不过他没有想到,卡罗斯会是这样……极品的一只地精,这让肖恩开始怀疑要把它收为己用是否真的值得。

  而这个时候,恰好是塞西莉亚走了过来,她别的没有听到,倒是很清楚的听到了这名地精关于有文化有知识的人都是骗子这种说法,于是小脸当即就布满寒霜了。

  “当然!”这名地精一看到塞西莉亚,嘴脸立即又变了,“魔法师是不在此列的。……我向来是非常尊敬魔法师的,像魔法师这样知识渊博的人,肯定不会和那些歼商同流合污的。只有大人您这样英明神武的人,才配得上如此美丽的魔法师小姐,你们两人真的是最完美……。”

  塞西莉亚的脸色立即阴天转晴。

  “我们是兄妹。”肖恩补充了一句。

  塞西莉亚望着肖恩的目光似乎有些变了。

  “咳咳。”地精卡罗斯突然咳嗽了几声,后面的话就不敢再说出来了,“不过,像那些祭司啊、神官啊……”

  “祭司和神官怎么了?”不得不说,地精那独特的尖锐嗓音确实很能吸引人,因为连蒂妮都被吸引过来了。

  “同样也是我敬佩的人!”卡罗斯的身上开始冒汗了,他的手有些慌张的擦拭着脸上的汗水,肖恩打赌他再这么说下去,很快就又要陷入沉默之中了。

  不过这只地精确实也很有些独到之处,因为他终于发现有时候大话说得多了,可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因此他的目光终于再度望向肖恩身上,语气也变得更加的诚恳:“大人,我是真的很乐意成为您的部下,我发誓我将永远效忠于您!……大人,请您一定要相信我卡罗斯这位史上最伟大的忠臣啊!”

  塞西莉亚轻轻的拉了一下肖恩的衣袖。

  “怎么了?”肖恩回过头。

  “这只地精挺有趣的,就别杀他了吧。”塞西莉亚开口说道。

  “好吧,既然你都这么说了。”看着塞西莉亚眼里期待的神色,肖恩无所谓的耸了耸肩,反正他本来也没有打算杀了这只地精的,“还不赶快谢塞西莉亚!”

  “这位尊敬的魔法师小姐,以后您就是我卡罗斯的主人了!”精明的地精立即跪了下来,开始给塞西莉亚磕头,“您所指往的方向,就是我光明的未来!您就是我的女神!”

  “我可不要当什么女神。”塞西莉亚撇了撇嘴。

  “对,您不是女神!”

  “……”

  “哈哈!”这一次,就连沉默寡言的克鲁兹都忍不住了,“克鲁玛,你看那只地精,啊哈哈!”

  “卡罗斯,我可以问你一句话吗?”肖恩开口问道。

  “大人您问,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你这些话到底是从哪学来的?”

  “一位吟游诗人啊。”卡罗斯开口说道,“唔,我曾经劫掠过一支商队,里面有一位精灵吟游诗人,他自称卡斯蒂尔,为了活命于是他就成为我们部落的俘虏,教我们部落关于你们人类的知识和大陆通用语,后来他就成为了我们部落的贵客了。……十几年前,他就带着一笔黄金离开了,不过我觉得他的离开肯定是因为酋长女儿逼婚的缘故。”

  听到这里,肖恩和塞西莉亚、蒂妮都有些扶额了:被一只女地精逼婚,恐怕是个正常人都要逃跑了,更何况还是以审美角度严苛而出名的精灵。

  (未完待续)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