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119. 忧郁的卢比

119. 忧郁的卢比

  卢比很忧郁。

  他是真的非常忧郁。

  他觉得自己就像是一只被关进了笼子里的小鸟,如果仅仅只是失去了自由的话,他其实还不是特别介意,至少还有观赏姓不是吗?可是问题是,那个在他眼中已经和恶魔划上等号的变态年轻男子却还经常以各种各样的借口让他东奔西跑,一天下来他感觉自己都快要散架了。

  他不是没有想过逃跑,但是每一次行动的时候身边都会有两名狼人和两名灰精灵跟着,这让他最为得意的速度根本就无法施展。运气最好的一次就是借着尿遁的法子,成功的躲过了狼人和灰精灵的监视,可是却没想到迎面却是撞上了另一支警戒队伍,于是他的下场也就可想而知了。

  而现在深入了蛮荒之地,来到了重岩部落这里,卢比就已经完全不想逃跑了。

  人往往有时候,就是这么的奇妙。

  在以前有人监视着的时候,却是拼命的想方设法要逃跑;可是现在连一个监视他的人都没有时,却反而是不想逃跑了,甚至还要不断努力的表现自己的存在感,防止被当成没用的道具而抛弃。

  归根结底,还是一个原因。

  怕死。

  在蛮荒之地外围的时候,卢比当然有很多种方法可以重回贸易点了,那里怎么也是他的地盘,他熟悉得很。但是一旦深入蛮荒之地后,情况就变得完全不同了,且不说这里他一点也不熟悉,甚至就连方向感都迷失了,仅是食物补给的问题就已经能够让他打退堂鼓了,更何况蛮荒之地这里还有各种各样的种族部队在巡弋,以他的人类身份一旦被发现,那就是直接处死。

  卢比是一名盗贼,是一名在从社会底层偷摸打滚的盗贼,也是一名已经饱尝世态炎凉和人间冷暖的盗贼。

  所以,他怕死。

  而且他还幻想着有朝一曰,他能够以某种强势的姿态回到盗贼公会,给那些曾经小看他、欺负他的人一个教训。

  所以,他不能死。

  卢比微微叹息了一声,望了一眼即将落下的夕阳,然后从一处屋顶上跳到地上。

  土屋并不高,和地面也就只有三、四米的距离而已,这个距离对于任何一名青铜级的人而言都不算什么,只不过一般人落地时自然会发出一些微响。但是作为一名优秀的盗贼,自然不可能发出这样的声音,几乎每一个盗贼和刺客都会有如猫般灵敏的身手,而卢比在这一点上也尤为出色。

  他落地的那一刹那,腿部肌肉便微微一颤,身形并不是立即站直起来,而是有点半曲,这让他跳跃而下由地面产生的震荡力全然消失不见。若是他愿意的话,他甚至还可以在落地那一瞬间就窜出去,寻找一处阴影点躲避起来。

  卢比很小的时候就知道,自己的身手要比一般的盗贼更加灵敏。尤其是他的双手,不仅灵巧,而且素来非常稳定,他的养父曾经就说过这是一双非常适合杀人的手,只可惜却是还没来得及培养他,就已经死去了,这让卢比荒废了最适合培养的童年时期,不得不说是一个遗憾。

  一名灰精灵突然出现在卢比的视线里。

  他知道这名精灵,叫依姆,是一名暗杀者。

  最近这段时间,卢比一直都在接受这名灰精灵的指导,而且他的成长速度也确实非常快,很多技巧几乎都是一学就会,这足以证明卢比在这方面的天赋确实如同他的养父对他的期待那般。当然,卢比也很清楚,以灰精灵那孤僻的高傲个姓绝不可能轻易的教导自己这些的,这必然是来自那位捕奴队首领的意思。

  卢比除了拥有稳定灵巧的双手这种天赋外,他还拥有着近乎于过目不忘的记忆力,所以他记得那位首领似乎是叫安德烈。

  沙狼.安德烈。

  这可是一个在蛮荒之地近乎于传奇一般的名字——任何能够在蛮荒之地生存超过五年以上的人,都可以称得上是传奇。而整个蛮荒之地,能够被称为传奇捕奴人的,也就只有寥寥无几的十数人而已。

  卢比作为一名盗贼公会出身的小人物,他自然清楚这个世界上不会有免费的午餐,所以这位叫安德烈的人自然不可能无缘无故的示意他的手下来训练自己,而往深一点的地方推测,卢比觉得这可能是那个看起来应该不比自己大几岁的年轻人的主意。至少这证明,在那位大人物的心目中,自己应该还是很有价值的,尽管卢比自己也不清楚自己的价值到底体现在哪,为什么那位大人物会对自己在意。

  但是不管如何,卢比都知道自己绝对不能在这里被抛弃,因为他不想死。

  “依姆先生。”卢比向这位哪怕是在安德烈的团队里也以冷漠而著称的刽子手行礼。

  这是一个很标准的精灵礼节,是卢比这两天才新学到的技巧。

  在拥有近乎于变态苛求的精灵族群里,灰精灵的礼仪其实早就被遗忘了,只是精灵一族所具备的高傲却是不曾被遗弃。因此当依姆看到卢比能够做出如此标准的精灵礼仪,而且还是代表着学生向导师表达至高敬意的礼节时,就算依姆再怎么冷漠无情,眼神也不由得柔和起来。

  “跟那只马屁精学的?”灰精灵依姆开口说道。

  “是。”卢比点点头。

  这事其实没什么好隐瞒的,因为那只地精自从五天前被释放出来之后,他只花了一天的时间就赢得整个重岩部落人民的好感,之后又花了一天的时间就已经和北地蛮人、熊人打闹成一片了。只有安德烈麾下的这些曾经的捕奴队成员是最难接近的,在这方面那只地精也没有太好的进展,不过他倒也聪明,立即将重心转移到塞西莉亚的身上。

  几天下来,那只地精俨然已经是一副塞西莉亚忠实仆从的面目:每一天都跟在塞西莉亚的身后,但是这个距离却又保持得非常微妙,一点也不会让人感到尴尬和厌烦,甚至这只地精还总是变着法子将一些看起来不怎么好吃的食物弄得非常美味,这一点就连肖恩都赞不绝口。

  可以说,在短短的五天时间里,这只地精已经成为了除安德烈旧捕奴队成员之外最受整个部落所有人欢迎的人物,甚至隐隐已经有成为肖恩团队里第五号核心人物的迹象。在这一方面的比较上,那两只同样投降效忠于肖恩的蜥蜴人,就显得要笨拙许多了,不过那只叫克鲁玛的蜥蜴人卢比也见过一次,对他印象最深的一点就是这确实是一位非常聪明的蜥蜴人,因为向地精学习灰精灵礼节这一点,就是受克鲁玛的提醒。

  目前看来,依姆确实非常受用。

  “走吧。”依姆也没有再说什么,而是转身示意卢比跟上。

  作为一名暗杀者,依姆因为有灰精灵的种族天赋加成,实力自然要比一般的暗杀者、刺客强得多,他帮安德烈挡下的暗杀次数最起码就有上百次,这还不算那些提前发现的阴谋。如果说依姆是安德烈整个团队里第二号实权人物,绝对不会有人反对的,所以依姆当然也有孤傲的资本,因此一开始让他负责指导卢比,甚至要求必须全心全意的传授他技巧和知识的时候,依姆是很不乐意的。

  只是在随后的指导过程里,他发现卢比确实是一位非常有天赋的人才时,依姆的心态才逐渐改变的。

  没有谁不乐意找到一位优秀的学徒,然后将自己毕生的精华都传授给他,让他继续发扬光大。从本质上而言,依姆也确实是将卢比看成了自己的学生,否则的话以灰精灵所独有的孤傲又怎么可能接受卢比那代表着学生向导师致敬的礼节呢?

  跟在依姆的身后,卢比的内心略微有些好奇。

  因为今天的行程似乎有些不对啊?

  按照接下来应该进行的训练,他应该是依姆先在重岩部落附近进行一次长达两小时的持续奔跑,以强化自身的耐力同时学习如何调节自己的呼吸节奏等技巧,之后在黑夜的环境里凭借气息寻找到隐藏起来的依姆。一般完成这两项训练后,天色基本就要翻起鱼肚白了,简单的吃过早饭后,还有更加残酷的格斗训练,那可是真正的刀刀见血、拳拳见肉呢,若不是有蒂妮这位带刀祭司在,恐怕每一次这样的格斗训练就足以让他躺个十天半月了。

  行走在黑暗的道路上,卢比的呼吸节奏也开始变得轻缓起来,这种气息的调节是他从依姆那里学来的。

  不一会,明明卢比还在行走着,可是如果光凭感知的话如果不集中注意力的话却是已经无法感知到他的存在。

  依姆不由得暗暗点头,他本来以为卢比最起码还得一个星期左右的时间才能够掌握这门技巧,不想进度却是比他预料得快得多。虽然目前只是初级阶段而已,但是这也意味着依姆已经可以进行下一步的授业了,或许可以趁着这一次路上的时间来指导他这方面的技巧,只要卢比能够成功掌握的话,那么他的气息就会变得更加微弱,甚至在快速疾跑的时候也能够隐蔽气息。

  这一点,才是依姆真正赖以成名的手段。

  若不是对卢比很满意的话,依姆又怎么可能把自己吃饭的技巧都传授给卢比。

  很快,卢比就和依姆来到了重岩部落外。

  在这里,已经有一支队伍整备完毕。

  三十五名熊人并没有出现,但是北地蛮人却是来了二十名,再加上两名蜥蜴人、安德烈以及安德烈麾下的捕奴队和蒂妮,这个阵容已经可以算是比较奢华的了。

  卢比的眼里闪过一丝惊诧的神色:难道又有什么军事行动了?

  似乎是看出了卢比眼里的惊诧,依姆轻声说道:“肖恩大人已经下令了,我们这一次的目标是帮助那个马屁精夺下大赤火部落,并且确保他的酋长地位。”

  马屁精,自然就是那名血眸地精卡罗斯。

  安德烈麾下的捕奴队对于那名地精都没什么好感,或者说正常人对于地精都不会有任何好感的,尤其是蛮荒之地的地精。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名叫卡罗斯的地精却是展现出了自己与一般地精绝对可以称得上是与众不同的一面,虽然这一点确实很容易让人降低警戒心并且也很容易引起他人的好感,但是对于自身比较务实的捕奴队成员们而言,无疑又是一个让他们更加讨厌这只地精的理由了。

  但是尽管讨厌卡罗斯,却是没有人否认卡罗斯的能力。

  他确实是一位很优秀的指挥官,在最近几天已经开始在重岩部落展开的沙盘推演讲解上,在相同兵力的情况下卡罗斯能够不费吹灰之力就将安德烈正面击败。甚至在兵力处于弱势的情况下,卡罗斯也能采用一些地精绝对想不出来的奇袭战术从而获得战局优势,而往往在这个时候如果安德烈稍有不慎的话,那么其结果自然也是战败的下场。

  唯一能够在沙盘推演上正面击败卡罗斯的,只有两个人。

  塞西莉亚和蜥蜴人克鲁玛。

  当然,肖恩因为没有参与到这种沙盘推演的战术游戏上,所以结果也并不好说。只不过,作为一支团队的真正领导者,倒也没有人想到要让肖恩上去实际艹作一番——当然,卢比个人倒是充满恶意的认为如果肖恩也上阵的话,恐怕是连安德烈都打不过的。

  不过私底下卢比也有些怀疑,是不是因为安德烈输给了卡罗斯,所以安德烈麾下的这些捕奴人才没有给卡罗斯好眼色?

  但是不管怎么说,这一刻在得知集结起来的部队居然是为了帮卡罗斯夺取大赤火部落的酋长地位时,卢比还是有些嫉妒的。因为这给他产生了一种错觉,似乎自己还不如一只地精来得重要呢。

  “大赤火部落是一个介于三等席和四等席之间的部落,不过目前部落里并没有巫祭,但是却有一位实力很强的大祭司。”依姆开口解释道,“这一次我和你还有另外两人将组成一支特攻部队……”

  “特攻部队?”卢比有些疑惑。

  “那是肖恩大人的说法。”依姆解释道,“反正大体上而言,我们的职责就是潜入大赤火部落,然后将大祭司和酋长直接暗杀。以我们的实力正面进攻绝对是讨不了任何好处的,甚至很可能会搭上自己的命,所以只能小心行事。……还好这一次蒂妮小姐将会随行,这就给我们增添了很大的把握,不过就算这样我们在对付那名大祭司的时候也必须在他入睡的时候下手。”

  “如果是一个介于三等席和四等席之间的部落,兵力恐怕非常强大吧?”

  “那就是卡罗斯和安德烈大人的问题了,反正据卡罗斯的说法,他有办法搞定其中两个氏族,而我们只要解决了大祭司和酋长,剩下的三个氏族只要再倒戈一个,这一战就是我们获胜了。”依姆开口说道,“所以这一次你必须注意着点,这不是训练,而是一次真正的实战了,我希望你不要死了。”

  “依姆先生,你放心吧,我肯定不会死的。”卢比点了点头。

  但是就算这样,卢比也还是很忧郁。

  望着兴高采烈的卡罗斯,那模样简直就像是要衣锦还乡一般,卢比的内心暗暗叹气:到底什么时候自己也才能有这么一天呢?

  (未完待续)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