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123. 瞒天过海的插手

123. 瞒天过海的插手

  黑暗之中,有一道身影逐渐显露出来。

  瓦尔基的瞳孔猛然一缩。

  伴随着黑影逐渐显现,瓦尔基可以清晰的看到此人身上有一股黑色的烈焰在疯狂的燃烧着。在黑色的火焰燃烧中,瓦尔基只能勉强辨认出对方拥有人形的模样,不过在这个时候哪怕是一个蠢货也会知道,眼前这人绝对不会是一个人类。

  而且眼前这黑色的烈焰,更是让他联想到了一个禁忌的名词。

  深渊魔焰。

  深渊与地狱,在这个世界就是属于异教徒的范畴。而任何和异教徒牵扯上关系的存在,都将是整个世界的敌人,瓦尔基的眼里闪过一丝异色:他知道无论自己是否能够杀了鲁德或者尼尔都已经无所谓了,因为他找到了比杀了这两个人有着更大价值的情报。

  只要他把肖恩.康纳利这位爵士的麾下藏有一位来自深渊异教徒的事情透露出去,那么这位领主就要面对无止境的审问和调查,甚至搞不好还要面对来自这个大陆上各个教会、帝国的军队。在这样的情况下,别说是插手蛮荒之地的事了,恐怕就连眼下的领地都会保不住,而且搞不好就连作为他的庇护者的亚丝娜侯爵,都要受到严重的牵连。

  黑色的烈焰,开始逐渐减弱。

  但是与一般火焰的熄灭情况不同,环绕在这人影身上的黑色火焰是从足下逐渐往上熄灭。

  首先映照在瓦尔基眼中的,是这人影的双足。

  那是一双尖角的黑色皮靴,皮靴的材质不知何物,但是却给人一种油光明亮的感觉。而随之出现的,是靴子上的黑色裤脚,紧接着便是黑色的长裤,这条裤子的材质看起来很像是柴纳斯帝国独有的丝绸,看起来异常的光滑,而且一点皱褶也没有,似乎穿戴的主人是一位非常讲究的人,这条裤子被烫得非常笔直。

  从这一点也能够看得出来,眼前的人影拥有一条修长的双腿。

  裤头上是一条同样漆黑的腰带,不过腰带的扣头处却还是能够分辨得出那是一种不知名的金属物件。再稍微往上一点的位置,能够看到一双重叠而放的手,位置正好是在手背处,不过这手上戴着白色的手套,完全看不出其具体的肤色。之后逐渐显露出来的是黑色的外套,不过在外套的领衬处也终于能够发现,其实里面还是穿戴有一件白色的衬衫,衬衫和外套之间是黑色的小马甲。

  衣领处没有装饰。

  至此,人影除了头部以外的地方,已经彻底显露在瓦尔基的眼中。

  鲁德在看到黑色的烈焰燃烧时,他的内心其实也同样有一丝惊诧,不过现在在看到眼前这人影除头部以外的部分后,眼里的惊惧之色终于消失:“贝斯先生。”

  鲁德的这句话,仿佛拥有某种特殊的魔力一般。

  几乎是在这句话落下那一刻,贝斯头上还燃烧着的火焰终于彻底熄灭——黑色的烈焰忽然发出一声“砰”的轻响,那烈焰就像是彻底炸开一般,一张带有艾美利亚帝国人的典型面容就出现在瓦尔基的面前,刀削般的五官显得异常的俊俏,不过这个时候他的双眼却是紧闭着的。

  而那黑色的烈焰则在贝斯的头顶彻底,紧接着便是一头黑色的长发从空中垂落,直达腰际。

  下一秒,贝斯的双眼终于缓缓睁开。

  一股阴冷的死寂气息,猛然爆发而出。

  这股气息的爆发实在是太过迅猛了,以至于瓦尔基根本就来不及反应,整个人瞬间就进入了一种空白茫然的呆滞阶段。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瓦尔基才终于回过神来,眼里浮现出的是一种骇然惊惧之色,他居然被对方的气势给彻底压制住了,而且还陷入了某种类似于昏厥的程度!

  “如果你连自己是怎么死都不知道的话,那就太没意思了。”贝斯缓缓的开口,他的声音有着精灵族所独有的清脆和悦耳,不过或许是因为年岁已久,声线带有一种低沉和沙哑,“你从峡地裂谷进入领地的那一刻我就已经发觉了,本来以为你只是路过而已,所以也就没去管你,没想到你居然是来找麻烦的。”

  瓦尔基沉默不语,但是心思却已经完全不放在战斗上了,他此刻内心所想的就是如何逃离这里。作为蛮荒之地大裂谷区的区域长,瓦尔基的实力早就已经达到了下位圣域的级别,虽然是六个区域里实力最弱的一位,但是距离中位圣域也只差那么一点点而已,可是刚才在贝斯的气势爆发之下已然被完全压制,瓦尔基就明白自己和对方实力绝对有天差地别。

  最起码,眼前这位异教徒也绝对是上位圣域的水准。

  面对一位上位圣域,瓦尔基很清楚自己绝不是对手,所以他唯一能做的,就是逃离这里,然后把肖恩麾下有异教徒的事情宣扬出去,到时候他甚至不需要动手,就会有无数的强者过来找肖恩的麻烦。

  “你觉得你还走得了吗?”贝斯似乎已经彻底看穿了瓦尔基的想法,轻声说道,“你若是不来这里的话,我或许没办法出手,但是既然是你自投罗网的话,那么你也就别想离开这里了。……或者说,在你知道了这么多秘密之后,你觉得我还能放你离开?”

  “你以为我只是一个人来的吗?”瓦尔基冷笑一声。

  “就算来多少个人都无所谓。”贝斯轻描淡写的说道,语气和态度完全就是不屑一顾,“只要我想要,你们就没有一个人能够活着离开这里。……当然,目前在我的感知范围内的,就只有你一个人而已,所以无论你是虚张声势也好,或者是确有其事也好,对我来说都没有什么区别。”

  瓦尔基的脸色变得非常的难看,只是这个时候他却是依旧没有死心:“呵,你以为我说的来的只有我一个人是在这说这个吗?泛大陆商会联盟做事向来滴水不漏,既然能够安排我来这里执行暗杀任务,那么肯定也会有其他的安排。……你就算能够阻止得了我,难道你还能立即赶到那位叫尼尔的精灵身边保护他?”

  “他的安危不需要我负责。”贝斯摇了摇头,但是说出来话语却是让瓦尔基感到一阵绝望,“正如你所以为的那般,难道你觉得我也只有一个人吗?”

  “这怎么可能!”瓦尔基发出一声惊呼,“肖恩.康纳利在情报上只是一名上位青铜的实力者而已,柴纳斯帝国也没有康纳利这个家族,他怎么可能会有那么多强者?……而且,有这么多的强者,那么他为什么还要亲自涉险?就算是无法建立一个王国,那么成为莱恩公国的大公也是完全可以的!”

  “是什么样的事情让你产生了我是肖恩麾下仆从的错觉?”贝斯冷笑一声,脸色显得非常不高兴,“收起你那愚昧的智商吧,我真怀疑以你那跟草履虫一样的智商,是如何踏进圣域的大门。”

  “你!”被贝斯如此羞辱的瓦尔基发出一声怒喝,可是最终究还是不敢抢先出手。

  他全身的气息都已经彻底被贝斯锁定了,除非有什么契机能够打破这种气息的锁定,否则的话只要他稍微有点任何举动,他毫不怀疑自己将会在第一时间内就被贝斯强行击杀。

  “呵呵,就算你能杀了我那又如何?”瓦尔基做了几个深呼吸,终于平复了一下内心的怒气,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神色,“就算我死了,拥有魂戒的我灵魂也不会立即湮灭!”

  “你的智商果然跟草履虫一样。”贝斯这个时候也笑了,但是他的笑容却是给瓦尔基带来一种更加阴冷的错觉,仿佛这一刻就连他的灵魂都为之冻结一般,“在一位亡灵君王的面前,你的灵魂还想要自由?……你以为我站在这里和你说那么多废话只是因为我投鼠忌器吗?”

  几乎是贝斯说完这句话的瞬间,整个房间内就散发出一阵幽蓝色的光芒,整个房间内的一切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蒙上一层冰霜!但是这冰霜却并没有让任何感觉到任何冰冷,看起来就像是一种装饰物一般,只是伴随着幽蓝色光芒的强盛,这层冰霜给人的感觉却像是一层结膜,似乎超然于这个世界的一切空间、时间之外!

  摄魂领域!

  瓦尔基的脸色终于变得异常恐惧起来,他几乎是想也不想的就要转身而逃,这个时候哪还顾及得了自身被锁定的气息。他现在就逃的话,或许会因为气息被锁定而躲不过对方的攻击而重伤濒死,但是至少还有活着的希望,可是如果他不逃的话,那么他就是真的死无葬身之地了,甚至就连灵魂都会被对方捕捉。

  可是!

  瓦尔基几乎是刚一动起来,身形还未彻底转过身,贝斯也就同样跟着动了起来。

  明明空无一物的双手,却是在身形一动的瞬间,一柄黑色的长剑就彻底出现在贝斯的右手上。也不见贝斯有什么高超精湛的剑术施展,似乎他就只是跨出一步而已,可是整个人却是已经出现在了瓦尔基的身后,而手中的长剑则是贯穿了瓦尔基的心脏——贝斯刺出的这一剑根本就不是对着瓦尔基的心脏刺去,只是这个时候瓦尔基强行转身所以才让贝斯这一剑贯穿了心脏,看起来就像是瓦尔基在刻意送死一般。

  “你的灵魂,我收下了。”这是瓦尔基的意识逐渐陷入黑暗的瞬间,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在通往潘达领虚空城的路上,有一辆马车正在疾驰着。

  马车看起来并不怎么奢华,甚至可以说是非常的朴素,不过从马车身边有着一支足有三百余名身披重铠、手持重枪,甚至就连胯下的战马都有着重甲的骑兵队来看,就可以得知这辆马车里坐着的人身份绝不简单。

  这三百余名重骑兵装束的骑兵身上散发着一股极其凌厉的肃杀气息,显然是真正百战沙场的血腥部队。如果只从这支骑兵身上散发出来的这股气势来看,恐怕谁也无法相信这支部队在两个月前还只是一支谁也不会看好的新兵部队而已。

  这支重骑兵部队,就是肖恩麾下第二支拥有名号的部队。

  漆黑羽翼。

  目前漆黑羽翼只有三百人的满编规模——这是在过去两个月的征战中,由一千人接连死战混战之后残余下来的数量,不过重骑兵部队本身的训练就非常困难,所以尽管威廉也知道重骑兵如果没有千人以上的规模就无法形成威慑力,可是抱着宁缺毋滥的原则,威廉还是没有立即针对这支部队进行组建。

  同理,这支部队也就没有被威廉用一支旗杆代替。

  在已经结束了战争以及有安诺带领钢铁羽翼过来协助镇压伊达领的情况下,漆黑羽翼目前就被威廉委派为尼尔的贴身护卫。如此一来,威廉其实也是陷入了一种两难的抉择:到底是要将漆黑羽翼培养成一支纯粹的重骑兵部队,还是培养成一支骑战、步战皆精的护卫部队。

  只是不等威廉拿出一个方案来,目前潘达领就又一次陷入了危机之中。

  马车内,尼尔一脸疑惑的望着坐在自己对面的两位少女。

  坐边那位有着一头银色的长发,而右边的那位却是有着一头黑色的长发。从相貌上来说,这两人长得实在是差不多,尽管尼尔觉得两人本质上还是有些区别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说不出来这两人之间的那点区别,只能归咎于两人是气质截然不同的双胞胎。

  当然,银发和黑发的双胞胎,也只能解释为两人使用了染发剂。

  以精灵的审美观而言,就算是尼尔再怎么挑剔也不得不承认,眼前这两位少女无论是银发的阿碧丝还是黑发的德克斯都是难得一见的美人。尤其是阿碧丝那种让人感到凛然的圣洁气息和德克斯身上散发出来一股妩媚的邪魅气息相辅相成之下,更是足以成为任何人视线里的绝对焦点。

  不过,现在尼尔却是完全没心情去欣赏这些。

  “你们的意思是,我有危险?”

  “是的。”阿碧丝点了点头,“安德鲁说了,那个什么联盟的人肯定不会让你回到虚空城的,所以肯定会在这最后的路段上把你解决了,因此才让我和德克斯来保护你。”

  “噢,可怜的德克斯,最害怕打架了。”德克斯显得有些瑟瑟发抖,她抱着阿碧丝一条手臂。

  “哼,弱者才会害怕。”阿碧丝开口教训了德克斯一声,然后才转过头望着尼尔,开口说道:“不过现在你可以放心了,有我和德克斯在就绝对没问题了。……唔,你和我们有着很强烈的关系,所以不像肖恩那样会有很多的法则限制,保护你并不会因此这个世界的法则反弹。”

  “不过外面那些骑兵就不一样了。”德克斯又一次开口补充道,“所以他们的死活和我们是没有关系的哦。……除非有人对你出手了,我们才能够出手,否则的话我们就只能在一旁看着。”

  “是的。”阿碧丝点了点头,“安德鲁就是这么交代的,所以我们也只能这么遵守。”

  “尼尔大人,不用在意我们!”

  阿碧丝和德克斯两人根本就没有遮遮掩掩的意思,她们的声音具有很强的穿透力,哪怕是此刻三百重骑兵奔腾的雷鸣声中,她们两人说话的声音也依旧能够让所有重骑兵都听得清清楚楚。此刻说话的,便是这支重骑兵部队的领头人,也是鲁德当初麾下仅次于卡兹、诺森的骑兵部队统领。

  与卡兹、诺森拒绝效忠肖恩不同,这位骑兵统领并没有拒绝威廉的招降。当然,真正让他愿意效忠肖恩的,还是威廉开出的丰厚薪金以及地位上的提升,尽管在之前那场牵扯到整个领地内的动荡战争里,他的部队减员极其严重,但是至少如今还残余下来的部队数量却已经可以真正称得上是精锐了。

  当然,这种精锐也只是这位骑兵统领的个人感觉而已,实际上如果肖恩用真实之眼观察的话,也依旧只是一支三级军队而已。只不过三级正规军水准的重骑兵部队,在战斗力的表现上终究还是要比一般的三级部队强悍一些的,真正能够相提并论的就只有安诺统帅的钢铁羽翼了。

  “只要大人你能够安全抵达虚空城,我们的牺牲就不会白费!”

  “是啊,尼尔大人!”

  “只要有尼尔大人在,领地的富饶只是迟早的事而已,这才是我们最愿意看到的。”

  一时间,整支漆黑羽翼的所有骑兵就纷纷附和起来,对于尼尔的尊敬明显已经不低于威廉。不过这也是必然的事,毕竟最近这段时间他们一直都跟随着尼尔行动,因此对于尼尔的决策他们都是第一时间知道,很多东西就算他们不懂,如果开口询问的话,尼尔也并没有藏私,这样的人自然很容易引起这些军人们的尊敬。

  “为了尼尔大人!”不知道是谁,突然喊了一声。

  “为了尼尔大人!”所有人开始附和。

  听着所有重骑兵的呼喝声,感受着他们此刻强烈到巅峰的极致士气,尼尔的眼眶也有些湿润,他望着阿碧丝,只是话还没有开口,阿碧丝就已经抢先摇头了:“不可能的。法则是不能违背的。”

  “那么为什么我可以例外?”

  “秘密。”阿碧丝开口说道,“不过这种瞒海过天……”

  “是瞒天过海。”德克斯小声的嘀咕了一声。

  “我知道!”阿碧丝转过头嚷道,德克斯又发出一声“可怜的德克斯”的嘀咕声,“反正就是那么个意思,安德鲁说这种事发生一次、两次还行,次数多了也一样不可取。……所以还是希望你和那个长得跟女人一样的家伙商议一下,尽可能的提升麾下力量吧。……安德鲁说,要强不要多。”

  “是贵精不贵多。”德克斯又小声的嘀咕起来。

  “我知道!”

  (未完待续)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