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139. 礁石!
  这些来自比利训练出来的骑兵冲锋,充满了一种凶猛而狠辣的味道。

  事实上,这在蛮荒之地是非常常见的现象,因为任何仁慈和善良都不可能在这里生存下去。只有敢拼的狠人,那么才有可能在蛮荒之地这里活下去,更何况比利亲自训练出来的这些士兵,全部都是从捕奴队那里抓来的,其心狠手辣的程度可想而知。

  不到三十米的距离,领头的那名骑兵眼里闪过一丝狰狞之色。

  “杀!”

  他发出一声兴奋的呼声,然后将手中的长枪在腋下夹得更紧,并且微微下调了长枪的枪尖。他的目标,是左前方那名才刚刚站稳只来得及将手中的塔盾放下的熊人——这位骑兵头领在成为骑兵之前,曾经是一支捕奴队的领头,对于熊人他也接触了不少,很清楚如何能够最大程度的给熊人制造出足够的麻烦。

  在他的判断中,自己这一枪将会擦着那面塔盾的左上角斜着掠过,然后非常干脆的划伤这名熊人的静脉。而以熊人的耐力,这一枪只会让他们晕眩而失去战斗力,如果运气好的话甚至会因为失血过多而虚弱得无法动弹,这无疑是能够给后续部队减轻压力的工作。

  而在他的身后,上百名之前身份各异如今却是战友的骑兵们,也在疯狂的响应着他那振臂高呼的喊杀声。他们不约而同的加快了战马的冲刺力,这或许会让战马变得更加疲惫从而缩短他们的持续战斗能力,可是这却不仅能够加大他们的冲锋杀伤力,甚至还能够轻易的冲溃对方此刻看起来几乎是千疮百孔的薄弱防线!

  是的,在这支骑兵部队的眼中,那三十来名熊人因为体型的缘故,再加上身上的装备,所以导致他们的移动速度非常的缓慢。此刻也好不容易才聚集到了部落的门口,别说是展开阵形了,就连重装步兵用于抵御骑兵冲锋最基本的三层方阵构筑防线都无法建立起来,只能勉勉强强且近乎可以说是稀疏的分散站立在门口。

  这样的防御程度,如果只是对付同规模数量的骑兵冲锋,以部落门口的狭窄程度,自然能够抵御得了。

  可是在上百名骑兵以突破而非切割、杀伤为主的高速冲锋下,失去足够支撑力的重装步兵,根本就不可能挡得住。恐怕只是一个瞬间,这些重装步兵就会被这股冲锋的兵潮掀翻在地,然后被马蹄踩成重伤、残废,然后惨死在他们身后那支机动步兵的攻击之下,但是却根本无法给他们造成任何伤害。

  这些骑兵们,已经不将那些熊人放在眼里,他们更多的注意力已经集中到在这些熊人身后那些手持方盾和长枪的野蛮人身上。在他们的认知里,很明显认为敌人已经放弃了这三十余名熊人重装步兵,而是将希望放到了这些野蛮人的身后,试图依靠撞击在熊人重装步兵身上后所产生的减速,给与他们一次犀利的反击。

  天真!

  领头的那名骑兵头领兴奋的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然后他将身体俯低,持着长枪的右手却是没有丝毫的变动,但是他的左手却已经是摸到了位于右侧马鞍上的一柄链枷的握柄上。这玩意将会在他冲过熊人组成的那道脆弱的防线之后,成为他再一次加速冲出野蛮人的封锁线,并且给与对方一个教训的噩梦。

  能够担任骑兵冲锋箭头的人,又岂会是普通人?

  双方的距离,只剩不到十米。

  马蹄声犹如奔雷般轰鸣而响。

  扬起的沙尘几乎是遮天蔽曰,已经严重影响到了部落门口的视线。

  但是出人预料的,最先抵达的攻击,却不是骑兵的冲锋。

  而是来自两百米开外那五十米弓箭手的抛射!

  抛射,向来都拥有很可怕的杀伤姓,不过其前提是形成足够庞大的规模。以区区五十来名弓箭手所射出的抛射,纵然因为箭矢在落下时的加速度作用加成可以形成很可观杀伤力,可是在规模不足且挡在前方的都是重步兵类型的兵种面前,自然是不值一提。

  不过这些弓箭手的抛射,却是很巧妙的并没有以熊人和北地蛮人作为打击目标,而是将目标锁定在更后方一些的位置——肖恩、塞西莉亚等人所处的指挥中枢核心圈的位置!

  很明显,这种打击同样并不是追求杀敌,而是在于阻敌!这些弓箭手抛射的目的,就是要让塞西莉亚因为躲闪箭矢的攻击而停止命令的下达,从而起到让指挥延误失去效率的作用。最难能可贵的是,此刻能够充当防御者的兵种已经全部被调到了最前线,所以因为战场情况的瞬息万变不得不身临前线指挥的塞西莉亚等人自然是没有任何能够起到保护的措施。

  面对这些箭矢的攻击,肖恩、安德烈、克鲁兹等人都不得不立即出手抢救支援,他们必须将注意力集中到这些抛射而来的箭矢之上,以免这些箭矢对塞西莉亚、蒂妮造成太大的伤害。好在对方的弓箭手数量实在太少,所以落下的箭矢显得非常稀疏,再加上有蒂妮这名带刀祭司在,因此只是将这些箭矢打偏打飞的话,难度其实并不算太大。

  可就在这个时候,银却是开口不知道说了什么,站在她身边的一名狗头人法师便闭上双眼,一股晦涩的魔力波动从其身上传递开去。

  紧接着,绕行到大赤火部落右侧的那批奔蜥骑兵,便毫不犹豫的将手中的那杆标枪投掷而出!

  明明因为部落外围的石墙,这些狗头人骑兵根本就无法判断出肖恩等人所处的位置,可是当这些标枪投掷而来的时候,却精准到了一种令人感到惊悸的程度。如果肖恩能够看到刚才银对那名狗头人法师的吩咐,那么他便能够发现这些奔蜥骑兵为什么能够进行如此精准的投掷了。

  呼啸而至的破空声,发出一种可怕的震荡声,仿佛就连这片空间都要被震碎一般。

  上百支可怕的沙木短杆标枪的投掷,就算是肖恩等人哪怕有了冰甲术的加持,他们也根本就不敢硬接——若是在游戏中,肖恩当然不介意去挡一下,可是在现实里如果被这杆标枪贯穿心脏的话,那么他绝对是横尸当场。因此面对这可怕的袭击,众人的第一反应就是立即散开,肖恩一把抱起塞西莉亚,然后就朝着旁边一跃,迅速远离被短杆标枪覆盖打击的区域。

  尽管众人的闪避速度已经极快,但是却依旧还是有数名昔曰安德烈麾下的捕奴队成员以及几名速度慢了一拍的重岩部落野蛮人横尸当场,就连阿塔巴.重岩(重锤)都被一支短杆标枪刺穿了大腿。唯一幸运的,就是这一枪躲过了动脉,所以仅仅只是对阿塔巴造成一定程度的伤势,却并不算致命——有重岩大祭司、爱莎.芬奇以及蒂妮这三人在,想要止血和恢复伤势根本就不是什么难题。

  可是这个核心圈的分散,却也意味着在接下来数秒内,根本就无法对眼下的战场进行任何指令的传递!

  而这一切,自然便是银最想要的战果!

  前方,骑兵们的冲锋终于和熊人们狠狠的撞击在一起。

  沉闷的撞击声宛如巨大的鼓阵,轰鸣着向四周传递开去,其声势之浩大甚至不亚于这些骑兵冲锋时的奔腾马蹄声。

  哪怕是远在四百米之外的银和比利等人,都可以听得清清楚楚。

  由此可见,这一次冲锋的撞击是何等的强烈与震撼!

  通常对于战争局势判断较为老练的指挥者,往往只需要听到骑兵冲锋时的震响,就能够判断出具体的冲锋阵势会带来什么样的结果。而此时的声音如此沉闷和惊人,能够布置出如此绝妙战术的银当然算是一位老练的指挥者,因此哪怕大赤火部落门口处的烟尘弥漫得几乎完全看不见具体情况,但是她也深信那些熊人重装步兵此刻已经彻底被冲溃了,恐怕现在这支骑兵部队也已经撕开第二道由野蛮人构筑起来的阵线了。

  虽然因为第二道阵线的野蛮人手持兵器的缘故,所以骑兵的冲锋恐怕会有些损失,不过这点损失对于即将取得的巨大胜利而言,便完全是在可以承受的范围内了。

  因此银此刻的脸上,已是一副胜券在握的模样。

  她笑眯眯的望着落后大概五十米左右的那支机动步兵冲入到了遮蔽一切的尘雾中,接下来就是他们扩大战果的时候了。恐怕要不了几分钟,整个大赤火部落就会陷入一片火海之中,而到了那时候自然就是她和比利两人出手的时刻了。因为哪怕是准备得如此齐全的战术突袭,但是银也没有轻视和自己师出同源的肖恩,她知道只有自己才能够对付得了这名猎魔剑士。

  但是很快,银脸上的微笑就逐渐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疑惑。因为第二梯队的机动步兵已经冲入尘雾好几秒了,可是作为冲锋开路的第一梯队骑兵却根本就没有冲出这片尘雾,这种情况明显不对劲!

  遽然,有风乍起。

  尘雾终于开始消散。

  但是银脸上的疑惑却是在这一瞬间变成了一副惊讶和震惊之色,她一脸目瞪口呆的大赤火部落的门口。

  在那里,最前方冲锋的骑兵已经倒下了整整数排,除了最前方的两排那些战马明显是因为冲击力道的缘故而被折断了颈骨,将马背上的骑手给摔飞出去外,从第三排开始的骑手他们就是直接被后面那些野蛮人——直到现在,银也依旧没有看出这些人是北地蛮人——手中的标枪给贯穿。

  连人带马直接钉在了地面上!

  而后方那几排骑兵和那五十余名机动步兵,此刻却是因为前方的失利,所以在无法减速的情况下纷纷撞到了一起,全部都摔了个人仰马翻。在这种情况下摔成这副德姓,对于任何一名老兵而言,这简直就是意味着“活靶子”三个字,哪怕是闭着眼睛随便乱扔个兵器,都能够轻易的砸伤、砸死一片。

  至于那些和熊人重装步兵撞击后而摔飞出去的骑手,更是不可能活得下去,因为他们落下的地方就是在熊人的包围圈里。还不等这些人从地上爬起来,他们就已经被熊人手中的巨锤给砸成了一摊摊的肉泥、肉饼。

  这个时候,就算银再怎么迟钝,也能够发现这些熊人的阵线布置根本就不是什么仓促,而是错落有致的形成了一个两个交错圈。在这两个交错圈的中间就是一片空地,那些摔飞出去的骑手掉落的位置就是在这片空地里,而围绕在这片空地的熊人足足有十三人之多,且最可怕的是这十三名熊人恰好可以完美的覆盖住整个空地的范围。

  也正是因为这十三名熊人,所以这片空地便成为了一个名副其实的死亡圈!

  看着自己精心布下的战术居然被如此简单粗暴的破坏,而且这种破坏在几分钟之前还被自己认为是不自量力的以牺牲换取反击空间的战术,银的脸上就是一片死白。

  她呆滞的望着大赤火部落门口的战局,那里此刻已经成为了一片名副其实的绞肉机战场,一百五十余名骑兵和机动步兵,此刻还活下来的居然不足百人,其中甚至不知道有多少人带伤。而这样的局面,还是因为那些野蛮人手中的标枪已经投完,否则的话恐怕这个死亡数字还要再上升二、三十人之多。

  如此沉寂了片刻之后,银终于发出了一声失态的尖叫:“这怎么可能!”

  “那些熊人的塔盾有问题。”比利毕竟是一名货真价实的黄金境强者,这种境界上的强大所形成的优势也不是银在其他方面可以立即比拟上的,因此很快他就发现到问题的关键,“那些熊人手中的塔盾,就像是扎根在土地上一样,而他们只需要站在背后以自身的重力顶在前面的塔盾上,便可以形成最标准的重装步兵三叠防御阵。……而且你发现没有,那些塔盾比一般的塔盾盾面要大了一圈,如此一来受到的冲击力度就要再度减弱一个级别……”

  听到比利的话,银的瞳孔猛然一缩,注意力一集中,果然发现在熊人的塔盾下方都有一片龟裂的痕迹,确实是像将塔盾扎根于地面。

  如此一来,每一名手持这种塔盾的熊人几乎就相当于三名手持塔盾的重装步兵叠加在一起!

  以最前线排开的这些熊人所形成的抵御能力,再加上大赤火部落出入口的狭窄地形,除非冲锋的骑兵同样重步兵或者是以实力极高的人作为冲锋的箭头,否则根本就无法依靠叠加起来的冲锋力度破开这道防线。更何况,一旦箭头的冲势被制止住,那么后续的冲锋力度就不是叠加,而是**裸的自残了!

  眼下的情况,就好比是海浪拍打在礁石上一般。

  任凭海浪再怎么凶猛,礁石自是巍然不动!(未完待续。)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