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172. 一面倒的突袭

172. 一面倒的突袭

  战争,从来就不是小事。

  这是一种残酷到血淋淋的厮杀。

  但是有时候,战争看起来并不怎么残酷,也不会展开激烈的厮杀,可是却也同样是血淋淋的场面。

  就好比现在。

  一场完全可以算是一面倒的屠杀。

  一如当年在红叶镇时肖恩所见过的那个场面那般,**裸且残酷得让人完全绝望。

  鲜血、断肢、尸体,全部都是那么的真实。

  只是在这一刻,肖恩已经无暇顾及这场突袭战的血腥了。他在开战伊始,就朝着战场内气息最为强大的两人冲去,很轻易的就引起了这两人的关注——狼的目标本来就是肖恩,肖恩自己来找他的麻烦那她自然是求之不得;而另一位黄金强者的出发点虽然和狼不同,但是本着擒贼先擒王的想法,他当然也是朝着肖恩出手。

  两名黄金强者一起出手,要拿下一位上白白银巅峰的高手,那还不是手到擒来?更何况,这位黄金强者同样认为,只要他们一起对肖恩出手,那么敌军肯定会进行支援,到时候包围圈就不会太过完美,甚至还要投鼠忌器,这样一来他们反而能够有更大的胜机。

  可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他和狼一起对肖恩出手,可是对方的军队居然无动于衷,继续在和己方的军队厮杀着,一点也没有想着要来帮手。这让这位黄金强者感到异常的不可思议,而等到他和狼联手和肖恩对上时,他眼里就闪过一丝震惊之色,眼前这个外界评价实力平平的领主,居然可以挡住他和狼两人的联手?!

  克洛夫冷冷的扫了一眼肖恩和两名黄金强者的交手,然后就将注意力全部都投入到自己这边的主场来。

  在突袭发起之前,他就已经和肖恩说好了,自己只有彻底歼灭这些敌人,确保他们不会来捣乱时,才会向肖恩这边的战场移动。在此之前,无论他和两位黄金强者打成什么样,他都不会伸出援手的,而且一旦情况不妙的话,那么他会第一时间带走塞西莉亚,而不会留下继续死战。

  对于这一点,肖恩当然不会反对,不过他也明确的说了,克洛夫必须在三分钟内解决战斗。

  克洛夫不置可否。

  而在刚刚他扫过的那一眼里,发现肖恩和对方两人交手确实是占据上风,短时间内肯定不会有危险。所以他便沉下心来,彻底专注于属于自己的战场指挥上,因为他的时间非常有限。

  事实证明,克洛夫并不是一个只会说大话的人。

  能够被威廉所器重,甚至当作第一救援部队的人来考虑,其实这也等于是在向所有人表明克洛夫的实力。

  整支部队三百五十余人,甚至就连熊人和北地蛮人以及那些伤兵,克洛夫都毫不犹豫的动用了。

  冲锋在最前线的是手持重锤的熊人,他们这一次没有使用冲击盾,而是将冲击盾背在身后,这让他们看起来就像是一座塔那般,任何从背后的攻击显然都不可能对他们造成任何伤害。而感受着这些熊人堪比重骑兵一般那轰隆隆的冲锋响声时,狼麾下这支部队许多人原本苍白的脸色瞬间变得更白了,看起来就像是被地下那些自称血族的魔人来了个大吸血一样。

  不过比熊人更快发动进攻的,依旧是来自夜空呼啸而落的一波箭雨。

  这拨箭雨足有上百支,同时并不像一般的射击那般覆盖了大面积,而是朝着敌军阵营最密集的地方落下。

  看着上百支箭矢从空中落下,许多士兵纷纷使用手中的兵器去抵挡。但是很可惜,这一次狼带出来的这些士兵,根本就没有负责防御的兵种,而且之前为了有可能发生的追击——虽然事实上的确是发生了——所以这一批人全部都是专门用于追击和进攻型的兵种,绝大多数士兵手中的兵器都是以长剑、短戈为主,防具更是清一色的皮甲。

  这样的装备在追击战时,因为负重量轻便,优势自然极大。可是劣势却也同样极其明显,就好比现在,面对这一波箭雨落下,许多士兵根本就无法抵御得了。

  一名士兵挥起手中的长剑,拨开一支射向自己眼睛的箭矢,然后便望着同时射向自己的另外两支箭矢,不过很快他就将注意力集中到正中的那一支,因为他已经看得出来稍微偏左的那一支箭矢落下的位置应该是在自己的肩胛骨处,这个位置正好是皮甲庇护到的部位。

  但是很可惜,这名士兵错误的估算了皮甲的防御力以及从半空中落下的这一支箭矢的破甲能力。所以下一瞬间,这支箭矢就毫不费力的钉入了他的左肩胛骨,强烈的剧痛让他闷哼了一声,挥剑的手自然也就相应的慢了半拍,未能彻底挡下正中那支箭矢,只是敲在箭杆上,将其打偏,但是那锐利的箭头还是在他的脸上撕出一道伤疤。

  几乎是同一时间,另一支箭也已经落入,而且位置也恰好就是他的眉心处!

  这名士兵的脸上,犹有几分不甘与难以置信,但是他的意识却是在这一箭之后就被黑暗快速的吞没,就连手上的长剑滑落掉地时发出的声音他都已经听不见。而他的身形还未彻底倒落在地,便又是听到数声“噗”、“噗”的闷响,接连落下的数支箭如同射在木桩一般的钉入了他的咽喉、身体。

  然后,这名士兵才终于倒了下去,激起一阵沙尘飞扬。

  鲜血,开始从这名士兵的身体下流出,宛如小溪一般开始蔓延而出。但是很快,其中一条蔓延而出的血迹便又和一条从左上方流下来的血迹汇合到一起,或许是因为这个汇聚点的地势稍微比较低,因此这两条血迹的汇合并没有蔓延出一条新的血迹,而是开始在这个地方汇集,然后打旋,形成一个小小的血泊。

  不过血泊形成并不久,几乎只是一、两秒的时间,便有一只手拍在这个血泊上,发出“啪”的一声轻响,同时溅起一片类似于水花那般的血色景象。

  这只手的无名指和尾指微微抽动了一下,看得出主人似乎在挣扎,也似乎是在尝试着爬起来。可是当又一声“噗”的闷响之后,这只手就彻底停止了一切动作,然后很快就又有新的血迹流淌出来,但是这一次这个血泊的承载量似乎已经达到极限,于是鲜血很快又分裂出数条溪流,蜿蜒着开辟出新的道路。

  一波箭雨,密密麻麻的覆落,就倒下了四、五十名士兵。

  长剑、短戈,散落一地。

  而这个时候,冲锋在最前方的熊人们,终于和刚刚来得及反应,可是却完全来不及展开防御阵线的士兵们撞击到了一起。

  熊人的数量并不多,只有二十多名而已,可是他们拉开的战线却是足有近四十米宽,每一名熊人之间的间隔几乎达到了一米以上的距离。不过仔细想想这些熊人的兵器,那么对于这个距离宽度也就不难理解了。

  在克洛夫恰好从肖恩身上收回的视线里,一名熊人几乎是没有使用自己手中的重锤,他只是蛮横无比的一个冲撞,便撞向了挡在自己面前的一名士兵。或许是因为他控制的力度非常恰当,所以这名士兵受此冲撞之后,并没有一下就被撞飞出去,而是摔倒在熊人前方不到半米的位置上,下一刻就看到这名熊人举起手中的重锤,露出一个咧嘴的狞笑,然后将手中的重锤狠狠的砸了下去。

  地面,似乎震荡了一下。

  当这名熊人举起手中的重锤时,这名士兵的整个上半身就已经成一片红色的糊状物,甚至就连重锤的锤底也都沾上这些恶心的糊状物,甚至还在不停的滴着血。

  旁边一名士兵似乎是受不了这种刺激,他发出一声疯狂的大叫,就好像是精神崩溃了一般,挥着短戈就朝这名熊人砍了过来。这些熊人身上并没有太多的防御装备,毕竟又是重锤又是冲击盾,就算熊人的耐力和力量再好,也不可能背着那么多的东西,所以在这短戈的挥砍下,这名熊人的胸口处很快就被兵器的锋利划开一条伤痕,鲜血开始从里流出,染红了皮毛。

  这名熊人发出一声吃痛的嚎叫声,然后不等这名士兵挥出第二下,他已经单手提着重锤,右手就抓向这并士兵的脑袋。

  面对熊人的这个巨掌,这名士兵的脑袋很快就发出了咔咔的响声,他痛苦的嚎叫着,就连手中的短戈都被放弃了,双手不停的掰着熊人的手指,试图逃离这恐怖的地方。但是无论他怎么用力却始终无法逃离,于是双脚很快就开始乱踢乱蹬,而熊人似乎对于人类头骨的坚硬程度也感到有些不耐烦,于是这名熊人便狠狠的甩手将这名士兵砸到地上,然后举起重锤又是一下。

  在重锤的轰击下,血水很快就爆射开来,地上又多了一块糊状物。

  这名熊人兴奋的发出了吼叫声,似乎是在发泄着什么,然后他回过头朝左右张望时,却发现身边已经没有任何人类士兵了,就连自己的同伴也已经朝着敌人的营地深处冲了进去。似乎是唯恐落后就抢不人杀那般,这名熊人立即迈步朝着深处也跟着冲了进去,而这个时候,第二波箭雨也恰好已经落下,再度射杀了二、三十名营地内的敌军士兵。

  跟在熊人身后的,是近五十名塞西莉亚近卫团的士兵,他们清一色的轻铠、长剑,看起来更是有一种可怕的肃杀感。

  这些黑色甲胄的士兵,就犹如一道黑色的旋风那般,轻易的杀进了敌军的营地里。

  克洛夫缓缓的收回目光,敌军的抵抗程度比他预料中的还要弱,因为前后只花了不到半分钟,从三个方向发起的进攻就轻易的突破了敌军的战阵最前线,杀敌数居然达到了一百!

  没有丝毫的犹豫,克洛夫立即挥动了右手,原本还在负责射箭的塞西莉亚近卫团伤兵以及二十余名北地蛮人,便立即放下弓箭,开始拿起长剑、长枪,发出的震耳欲聋的喊杀声,朝着敌军营地冲了过去。(未完待续。)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