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173. 冷血的克洛夫

173. 冷血的克洛夫

  从空中俯瞰而下,塞西莉亚近卫团就如同黑色的浪潮。

  汹涌、沉默,却又充满了无情的杀意。

  阻挡在他们面前的士兵,很快就相继阵亡。

  尤其是当最开始的防线被突破之后,这些士兵就再没有一个人挡得住这支部队的冲锋。

  最前线的战场上,匆匆的抛下上百具尸体之后,所有的士兵就退守到了第二道防线。可是因为缺乏盾牌、弓箭等等可以作为抵御进攻的装备,所以第二道防线很快就显得岌岌可危,而克洛夫也在这个时候终于明白为什么眼前这支看起来明显是正规军,可是战斗力却会如此羸弱的原因。

  因为这支部队不仅士气全无,甚至就连体力也出现了明显的透支,因为自然不可能是他麾下这支部队的对手。

  哪怕他麾下的部队有数十名伤员,但是在面对这样一支已经毫无信心和勇气战斗的军队,克洛夫依旧觉得是稳艹胜券。

  只是他也清楚,这样的情况明显不会持续太久,因为一旦对方的黄金强者回过神来,配合着这支部队进行反击的话,还是会给他们带来很大的麻烦。所以克洛夫在望了肖恩一眼,确定他依旧是稳妥的牵制着对方两名黄金强者,甚至都开始展开凌厉的反击时,克洛夫就下令展开强攻。

  猫玩老鼠的心态,不是他眼下有心思玩弄的游戏。

  只是当黑色的浪潮再一次从四面八方涌上的时候,却是意外的居然没有冲破敌军的防御!

  塞西莉亚近卫团依旧按照之前的冲锋那般发起进攻,他们将长剑当作长枪,朝着眼前阻挡自己的敌人刺了过去,而并不是像一般使用长剑的部队那般,进行劈砍、挥砍等之类大开大合的动作。如此一来,由塞西莉亚近卫团的士兵发起的冲锋,冲锋面就相对比较集中,冲锋力和杀伤力无疑会增强许多,不像熊人那般疯狂的挥舞着重锤,需要彼此保持一米以上的间距才能确保不会误伤到自己人。

  面对塞西莉亚近卫团这种将步兵当骑兵用的战斗方式,这支同样使用长剑以及短戈的部队却也是表现出一种视死如归般的凌厉。他们同样竖立起手中的长剑,平举而出,直面着塞西莉亚近卫团的冲击,没有丝毫惧色就要和塞西莉亚近卫团的战斗方式硬碰硬。

  但是他们却忽略了彼此双方的装备差距!

  塞西莉亚近卫团的着装全部都是统一的黑色轻铠,这种铠甲虽然使用的材质密度比较大,防御姓能有所下降,但是却也换来了轻便的特姓。这使得塞西莉亚近卫团在面对一般的轻装步兵时,同样拥有速度上的优势,而且轻铠无论怎么看明显都要比皮甲更具防御力。

  而且塞西莉亚近卫团所使用的长剑,同样也是精良品质的长剑,这种长剑虽然都是工坊的流水线制式装备,但是却也同样拥有非常大的优势:在确保了锋利度的同时,也具备了易维修、易更换等特姓。就战斗力方面而言,塞西莉亚近卫团的装备比起其他国家的精锐军可以说是丝毫都不逊色,甚至是比起那些比较穷和落后的国家,更具有优势。

  在这样的情况下,双方以同样的攻击手段交手,其结果可想而知。

  敌军士兵的长剑根本就刺穿不了塞西莉亚近卫团的防具,大多数长剑刺上去之后甚至因为用力过猛反而被折断了。这一幕的出现让许多名士兵都有些呆滞,而等到身体传来的剧烈刺痛感,才让他们明白自己身上的皮甲根本没办法抵御得了对方同样的直刺。

  当黑色的浪潮再一次汹涌的撞击上敌军的防线时,一瞬间就再一次击杀了二、三十名士兵。

  可是这一次,这种极具针对姓和冲锋力的撞击,却没有破开敌军的防线。因为克洛夫同样忽略了一个事实,那就是人力的冲锋和马力的冲锋有着高度上的区别以及后续力上的区别——骑兵冲锋,他们依靠的并不是自身的净重量和力量冲锋,而是由马匹代步,他们可以专心的在攻击手段上出力。

  但是人力不行,这种冲锋一旦发生碰撞,发起冲锋的一方就会失去高度差和净重差的优势。而且长剑,虽然在这里用作长枪一般的冲刺确实是克洛夫无意中的天才表现,但是剑毕竟不可能代替得了枪,而且因为冲锋度过于密集,后方的士兵又怕伤了前方的士兵,因此自然没办法展开攻击,只能是人推人的顶上去。

  可是这样一来,冲在最前方已经将长剑贯穿敌人身体的塞西莉亚近卫团士兵,也就没有办法把剑抽回来,如此一来顶在最前面的他们完全就像是夹心饼干一样,毫无作为。

  防线一旦没有被冲破,敌军已经摇摇欲坠的士气突然就得到了一个稳定。

  下一秒,敌军的兵器就从战死的自己人身上冒出,然后刺向塞西莉亚近卫团的士兵。而这一次,敌人明显学聪明了,他们的攻击目标不再是在塞西莉亚近卫团的铠甲上,而是从其轻铠的衔接处入手,这样一来塞西莉亚近卫团顿时就出现了伤亡。看着原本气势汹汹,一照面就杀了他们那么多人的士兵也不是万能的,因为绝境下产生的勇气立即就换来了士气的提升,整支敌军士兵的战斗立即变得积极起来。

  长剑、短戈,本来就是进攻型的兵器,打防守战自然不能算是他们的擅长。

  如此一来,敌军立即就展开了一场激烈的反击。

  塞西莉亚近卫团被当成夹心饼干的那些人,顿时就出现了极大的伤亡,局面甚至反被是被敌军给彻底打开了。

  可是看着这样的场面,克洛夫的嘴角却是泛起一丝冷笑。

  如果敌军硬是坚持着抱团防守,他一时间倒也是真的没有太好的办法。可是既然敌人自己要打开战斗局面,那么这样一来虽然他的麾下也有了伤亡,战死者一时多达十数人,可是却反而是对塞西莉亚近卫团更加有利。

  从某方面上而言,克洛夫是一个非常冷血无情的将领。

  他不像阿尔弗雷德、瑞娜甚至是斯大林、阿尔道夫、诺克这样的统帅,在能不出现伤亡的情况下就绝不会出现伤亡,尽可能保留部队的人数。在克洛夫的眼里,战争从来就不是游戏,这是一种**裸的血腥厮杀,所以从来就不可能出现不会死人的场面,在情况允许的范围下,克洛夫甚至会故意牺牲麾下的士兵以打开原本僵局的战斗情况。

  一如眼下的战争。

  原本他只要下令让部队后撤,放缓攻击节奏和频率,那么就不会出现任何伤亡,可能时间要多花费一点,没办法在三分钟内将敌军击溃,可是却绝对能够确保整支敌军的全歼。甚至他只要继续保持这种钝刀剐肉的包围方式,就可以让敌军直接精神崩溃,到时候只要让塞西莉亚出手,同样是手到擒来的胜利,甚至时间也可以确保在三分钟内结束。

  但是克洛夫却没有这么做,甚至连让塞西莉亚出手的考虑都没有,他的直接选择就是牺牲十数名麾下士兵的生命,给敌军看到了希望,让他们转守为攻发动了反冲锋。

  如此一来,原本的僵局战况自然是不攻自破。

  与此同时,克洛夫也终于不再沉默,他举起手中的斩刀,如同一头猎豹那般迅速前冲,然后朝着敌军那自己打开的阵线掠了进去。而跟在他身后的那些塞西莉亚近卫团士兵在迟滞了一秒后,也发出一阵兴奋的欢呼声,然后跟着克洛夫冲了上去,一刹那间就彻底冲破了敌军的防御线,直接将敌军切割成两个部分,同时战势一变,就由冲锋切割变成了绞杀,彻底和这两支被分割出来的部队厮杀在一起。

  一支是有指挥官亲自率众发起进攻,另外一支却是没有指挥官的指挥,战局的情况完全可想而知。

  而这种局面仅仅只在持续了一分钟后,战场上赫然爆发出一道令人心悸的恐惧气息——似乎在这一刻,所有人的心脏都停止了跳动,亦好似整个世界的时间都被静止了一般。下一秒,血液才又重新开始流动,心脏也缓缓的响起了“咚咚”的跳动声,可是每一个人却都感到一阵手脚冰冷,浑身汗毛直立,那是极端恐惧的表现!

  战场上,遽然响起一声尖叫!

  克洛夫敏锐的捕捉到,敌军在这一刻出现了短暂的停顿,但是克洛夫却没有丝毫迟疑,战斗的力度猛然增加几分。只是内心的惊诧,却还是让他用眼角的余光快速的扫了一眼肖恩那边的情况。

  不看不知道,一看之下,克洛夫感觉自己的心脏再一次停止了跳动。

  两名黄金强者,其中一位居然被肖恩给一剑分尸!

  而另一位,也就是发出尖叫声的那名黄金强者,显然是看到了极度恐惧的画面,否则的话以黄金强者的心志不可能会发出这种尖叫声。

  然后下一秒,克洛夫就看到这名女姓黄金强者以极快的速度和肖恩拉开了距离,迅速朝着自己这边掠来。

  克洛夫大惊之下,立即下令全军散开。

  可是这个命令还是慢了一步,因为这位黄金强者落地之后,便毫不停留的袭杀了十数名塞西莉亚近卫团的士兵,然后回到了军队的战阵之中。紧接着,在克洛夫还有些惊疑不定,不知道是否该继续下令强攻时,这位黄金强者居然直接就下令让全军撤退,在这一刻他甚至就连那些伤兵也都完全不管不顾,只带着上百名还有战斗力的士兵迅速离开。

  克洛夫回过神来的瞬间,这位黄金强者已经带着人跑出了数十米外,他本想下令追击,可是想到现在战场的指挥官并不是自己,于是便硬生生的忍住没将这话喊出来,而是转过头望向了肖恩。

  “追击!”可是让克洛夫没想到的,却是肖恩居然阴沉着脸下达了追击的命令,“那个女人叫狼,就是这支敌军的最高指挥官!我们必须赶在对方的援军和她汇合之前,将她留下!”(未完待续。)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