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192. 治疗
  因为秘密出行的缘故,所以亚丝娜并没有在虚空城逗留太久。在留下一份由西米收集到的相关情报之后,亚丝娜很快就离开了虚空城,相比起肖恩而言,亚丝娜需要忙碌的事情非常多,毕竟亚丝娜不像肖恩这样掌握着“未来”,麾下虽然伊丽莎白和西米都可以在内政上帮上忙,但是这两个人和起来也不如一个尼尔强,所以很多事情都需要她亲力亲为。

  当然,更重要的是,雷鸣之锋的减员也是一个让亚丝娜情绪低落的难题。

  雷鸣之锋不仅是亚丝娜麾下的嫡系部队,同时也是她赖以成名的精锐部队,而且相对于整个托尼斯领而言,一支雷鸣之锋所能够发挥出来的战斗力,远远超过了她如今安置在托尼斯要塞里的数万兵力。

  但是这一次,居然减员三分之一,这对亚丝娜而言同样是一个非常严重的损失。

  且不说精锐兵力的补充极其困难,要知道雷鸣之锋这支部队可是完全能够算是一支免费的部队。亚丝娜将所有的军事开销都花费在另外两支部队上,所以雷鸣之锋除了保证一曰三餐和高训练度时的加餐外,他们所领取到的薪酬都和当初刚刚开始追随亚丝娜那会差不多,比起托尼斯要塞里的另外两支部队都要少得多。

  这对于一支精锐部队而言,这完全就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可是事实就是如此,雷鸣之锋完全是凭借对亚丝娜的忠诚以及臣服而凝聚起来的,所以在兵源的补充上几乎可以说是不可能的,这纯粹就是一支越打越少的部队。

  所以遽然间减员近三千人,再加上数百名已经被确定再也无法上战场的雷鸣之锋士兵,原本编制就不过万人的雷鸣之锋如今更是只剩六千五百多人。

  面对这样的情况,亚丝娜当然要立即赶回去和伊丽莎白、西米商讨接下来的一系列对策,所以自然不会再做逗留。

  临走前,她也专程跑去看望了薇薇安一下,在确认薇薇安不会有任何生命危险,而且也已经由侍奉生命女神的祭司长出手后,亚丝娜终于安心下来。

  在亚丝娜离开后,肖恩等人同样也没有闲着。

  原本针对领地今后的开发和军务安排等事项,此时也没办法继续展开,毕竟在知晓了多明戈.海汀斯的打算之后,现在的重心自然要转移到关于领地的契约文书上来,否则的话就算再怎么发展下去最终也只会成为他人的嫁衣。而关于领地契约文书的夺取方案,已经转由威廉和尼尔两人共同负责,在这种情况下肖恩直接授予两人拥有调动整个领地一切资源和相关任命的权利,包括肖恩本人在内都要听从这两人的安排。

  当然,肖恩之所以没有参与这件事的讨论,是因为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在亚丝娜离开后的瞬间,整个虚空城似乎就陷入了某种紧张的氛围之中。

  这种氛围就算没有刻意的渲染,但是也同样也因为没有压制,所以很快虚空城里的居民及其他神殿的祭司、使者也都很快就可以感受得到。

  看着领主府那行事匆忙的模样,以及不断有大量的人流量进出,许多人都感到空气里似乎有某种压抑的气氛。在这种情况下,许多本来已经准备好去拜访肖恩.康纳利这位领主的祭司们,都非常默契的选择静观,在这一方面上,这些祭司和使者一点也不像是信奉神明的人,反倒是像那些试图投机的商人。

  只是谁也不知道,在这个时候下,生命女神神殿的祭司长,未来的圣女候选人,希特莉却是被肖恩召见了。

  或许用召见有些对生命女神的信徒不太礼貌,可是从肖恩的行事手段上看,这的的确确是一次召见,而不是邀请。因为许多人都是亲眼看到希特莉这位祭司长是在一队雷霆之狮的护卫下,进入领主府的,而以往跟随在希特莉身边的生命女神教会神殿骑士以及两位祭司长侍从,却并没有出现在队伍里。

  这是一间很简洁的房间。

  房间里只有一张摆放在正中间的大床,床的长宽都达到三米,上面铺有软垫,被子和枕头都是真丝,但是床上没有帷帐,这与这个世界上大多数贵族的床有着本质上的区别,反倒是像平民和苦修士的床。当然,无论是平民还是苦修士都是用不起这种软垫和真丝套。

  在房间的四角落里各放置了一个巨桶,桶里放置着以魔法凝结起来的巨大冰块。冰块上散发出来的清凉很好的降低了夏季的高温——事实上,以当今时代的魔法水准,要绘制一个可以让房间恒温的魔法阵并不是什么难事,可是在这个房间里却偏偏没有这么做,而是采用这种古老的降温方法来让房间降温。

  这不得不说,是一个非常耗财耗力的行为。

  除此之外,房间内就只有一张靠着窗户摆放的书桌,上面有着羽毛笔、墨水以及铺开的白色信纸。坐在书桌边,就可以看到领主府正门的大街,此刻在正门处正有一队雷霆之狮的士兵在站岗,严禁任何无关人士的靠近。

  希特莉站在这房间里有些不知所措,因为房间对于贵族或者说任何一位有身份的人而言,都是属于比较**的地方,并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进入的。当然,通常如果被强行带到贵族的房间里,那么这也意味着某些可能非常糟糕的事情的发生,所以希特莉有些慌张和不知所措,倒也是正常的。

  事实上,她倒是想要离开,可是房间外站着的四名雷霆之狮的士兵,就让希特莉打消了这个念头。

  她是一名祭司,且不说生命女神的信徒都不是特别擅长战斗,就算擅长战斗,祭司通常也不是战斗序列的编制。

  不过没有让希特莉等太久,房门很快就被打开了,如同希特莉所预料的那般,传闻中的那位领主,肖恩.康纳利爵士便已经迈步而入。当然,情况其实也是有些稍微出乎希特莉的预料,因为在肖恩的身后还有一名非常精致漂亮的女孩子,从对方身上的装束来看,希特莉不难看出对方应该是一名魔法师。

  这位就是塞西莉亚了啊。

  希特莉暗自想道。

  来到虚空城这么久,一些该打听的情报她当然不会错过,所以自然而然也就很清楚虚空城,甚至是整个潘达领那些早已公开的情报信息。无论是威廉还是尼尔、肖恩、塞西莉亚、阿尔弗雷德这些极为出名的人,希特莉肯定是不会认错的,这点自信她还是有的。

  “你就是希特莉祭司长吧?”肖恩进门之后,房门很快就又被关上了。

  作为生命女神教会派遣而来,目前还逗留在虚空城的祭司兼使者,肖恩当然也是有所耳闻,但是毕竟还没有见过面。只是此刻一见之下,肖恩还是有些吃惊的。

  希特莉的长相非常年轻,她有一头棕色长发,身上穿戴着的是一套白色的祭司长袍,这种长袍如果把衣裙稍微剪短一些的话,就和连衣裙差不多了,反正也是从头到尾直接套上就行了。只不过想想在这个世界上,似乎所有祭司袍都是这种统一制式,最多就是颜色和花纹以及神徽有所不同而已,所以肖恩倒也就释然了。

  只是,这身长袍穿戴在希特莉的身上,倒是显得有些不太严肃。

  希特莉身高只有一米六,而且她看起来似乎也是贫乳身材,如果不是她的那张脸是标准的少女脸,那么说希特莉是个未成年的萝莉恐怕都有人信。原本作为一名祭司应该散发出一种神姓的气息而显得肃穆威严,但是希特莉给人的感觉却更像是一种小女孩般的天真,这种强烈的反差实在是让人有些难忘。

  “请叫我希特莉就好了。”希特莉点点头,她并没有注意到在这么一瞬间的功夫里,肖恩就已经把她从头到尾都给观察了一遍,所以她并没有太大的戒心,“请问领主大人您邀请我来这里是有什么事吗?”

  “确实有件事需要你帮忙。”肖恩点了点头,然后便开始将身上的衣服给脱掉。

  “哇!”希特莉的反应明显激动起来,她的脸色刷的一下就变得异常通红,隐隐约约间似乎还有热气在快速蒸发,“领主大人,您……您……您要干什么!”

  “干什么?”肖恩有些茫然,“你不是信奉生命女神的祭司吗?”

  “是的。”

  “那么我请你过来当然是为了帮我疗伤啊。”肖恩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

  “疗伤?”希特莉愣了一下,随即才立即反应过来,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在刚才一瞬间她的语气有一种明显松了口气的感觉,“请问是哪里受伤了?”

  肖恩微微侧了一下身子,露出自己那只被伯莱尔一枪擦掉一块肉的手臂。

  希特莉的眼神在肖恩的身上扫了一下,发现肖恩身上的肌肉都线条分明,充满一种棱角感和力量感——这是因为高力量和耐力所带来的变化。在数据化的身体上,肖恩的体魄和各项能力都会因为这些数据的变化而改变,当然在整体上并不会有太大的变化,可是像身体变得结实和肌肉分明这一点,倒是非常正常的现象。

  “这个伤势,有点严重啊。”希特莉看了一眼肖恩的左手臂,神色也变得认真和肃穆起来,“这块水晶是什么?上面有很强烈的神力气息呢。”

  “这是冰雪与凛冬教会的神术,当初是为替我止血和防止伤势上的恶化。”肖恩开口解释起来,“需要将这块水晶解除吗?”

  “是的。”希特莉总算明白,为什么恩科斯会让她带上一滴生命精华了。

  像这种需要对**进行修补的创伤,确实只有生命精华的力量才能够彻底修复。不过因为生命精华非常的珍贵,所以一般情况下当然不可能随意使用,这也是为什么雷鸣之锋还会有数百人因为负伤而无法继续上战场的原因,亚丝娜不可能负担得了那么多生命精华的消耗。

  这种珍贵的玩意,每一滴都价值不菲。

  如果不是为了希望可以在肖恩的领地上散播生命女神的信仰,希特莉绝对不会免费给肖恩一滴生命精华的,这玩意的价值高昂到就算是如今的肖恩也都完全买不起。

  “不同的神术会起到冲突,确实需要领主大人解除这个冰雪与凛冬女神的神术才行。”

  “我明白了。”肖恩点了点头,转过头望向塞西莉亚,然后开口说道,“麻烦你去帮我把雪法妮奥请来吧。”(未完待续。)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